明朝最荒政縱樂明武宗是“豹房”縱欲而死的嗎

社會人文 9547 140 2017-10-07

在明朝歷史上,明武宗朱厚照無疑是一位最荒政縱樂的皇帝。清康熙年間參與纂修《明史》的毛奇齡,采擷《明武宗實錄》中所載武宗遺事撰寫了《明武宗外紀》一書,記錄了明武宗敗德失政的事例。其中有記錄豹房一事,揭露了明武宗為政昏庸,荒淫鮮恥的面目。

文中記載:明正德六年,有人向明武宗推薦說,錦衣衛都督同知于永擅長陰道秘術。于是,明武宗就將于永召進豹房,跟他談話,武宗十分高興。于永是色目人(所謂色目人,是元代出現的對中亞、西亞乃歐洲諸多種族的統稱),他對明武宗說,回族女子氣質圓潤,光亮奪目,大大勝過中原地區的女子。當時都督呂佐也是色目人,于永便假造圣旨,索取呂佐家里善于跳西域舞的十二位回族女子,進獻給明武宗,白天黑夜不斷地為明武宗唱歌跳舞。于永還認為這不夠,還將一些色目人官員家中能歌善舞的女子搜羅進豹房,借口教習樂舞,選擇其中漂亮的婦人留在宮內,不讓出宮,歌舞達晝夜。

《明武宗外紀》中提及的豹房,是歷史上臭名昭著的皇家淫窩。所謂豹房并非武宗創建,元朝時期已有此風氣,它是貴族豢養虎豹等猛獸以供玩樂的地方。另有虎房、象房、鷹房等處,房又稱為坊,如羊坊、象坊、虎坊等,北京至今尚存此類地名。有學者考證武宗興建的豹房原址在皇城的西苑太液池西南岸,臨近西華門的地方,即今天的北海公園西面。(今中海、南海、北海三海,明代統稱為太液池)明武宗豹房,始修于正德二年,至正德七年共添造房屋200余間,耗銀24萬余兩。史載,豹房宮殿數層,而造密室于兩廂,勾連櫛列,講的是豹房多構密室,有如迷宮,又建有校場、佛寺等。開始時,明武宗只是白天來玩玩,到后來索性就住在豹房,經宿不去,號為新宅。

關于明武宗營建的豹房,其他歷史文獻也有所記載。明沈德符《萬歷野獲編》記載:嘉靖十年兵部覆勇士張升奏,西苑豹房畜土豹一只,至役勇士二百四十名,歲廩二千八百石,占地十頃,歲租七百金。明朱國楨《涌幢小品》記載:西華門狗五十三只,御馬監狗二百一十二只,日共支豬肉并皮骨五十四斤。虎三只,日支羊肉十八斤。狐貍三只,日支羊肉六斤。文豹一只,支羊肉三斤。豹房土豹七只,日支羊肉十四斤。西華門等處鴿子房,日支綠豆粟谷等項料食十石。西苑豹房畜文豹一只,役勇士二百四十人,歲廩二千八百余石,又占地十頃,歲租七百金,此皆內臣侵牟影射之資。這兩段文獻材料中出現了豹房、西苑豹房兩個名詞,說明他們指的就是武宗豹房,還說明武宗豹房有過一頭豹,并配備了240人的兵士隊伍來飼養宮內這只豹。

歷史學家鄧之誠先生在《骨董瑣記》中單有一節《豹字牌》講述了這支隊伍的狀況:吳騫客藏豹字銅牌,上有穿,兩面有文,正面隱起作豹像。橫刻豹字陸佰拾號rsquo;,凡六字。背面文六行,云隨駕養豹官軍勇士,懸帶此牌,無牌者依律論罪,借者及借與者罪同rsquo;。凡二十七字。蓋正德間創立豹房,守衛軍士所配也。此牌傳世當移,與騫客同時藏者,當有數人,予友丁□公,亦得一枚。鄧先生講的隨駕養豹,當然指的是飼養武宗豹房中的那只豹。一頭文豹,要用240個飼養人,足以說明明武宗的奢侈與腐敗。

《明武宗外紀》還記載,正德十二年(1517)九月,武宗不聽御史張欽等大臣的勸阻,快馬出關,抵達宣府,住在指揮僉事張彬為他營建的鎮國府第,肆意尋歡作樂。武宗每天夜里出行,看見高大房屋就跑進去,或者索取飲食,或者搜尋婦女。居民痛苦不堪,以致有人暗地賄賂奸人江彬求免騷擾。后來,將士燒柴缺乏,就強行拆毀百姓房屋,拿木材當柴燒,使得當地市肆蕭然,白晝戶閉。

《明武宗外紀》又記載了一則明武宗與劉娘娘的軼聞。正德十三年,武宗駐在偏頭關,在太原大肆搜索女樂人。偶然,在眾多樂妓中遠遠看見一位美麗而且善于長歌的女子。武宗把她召來,詢問她的籍貫。她原本是樂戶劉良的女兒,晉府奏樂工楊騰的妻子。武宗賜她一起飲酒,試驗她的藝技,很是高興。后來武宗從榆林回來時,再次召見楊騰妻子,將她帶走了。從此以后她跟隨武宗外出,受到的寵幸超過諸侍女,號稱美人,飲食和日常起居都與武宗在一起。左右侍臣凡有觸犯武宗發怒時,就暗地求她,只要她笑一下,就不會受到處罰。于是,江彬等親近侍臣,都叫她劉娘娘。

另據明史記載,豹房和大內已經妖麗如云,武宗卻不滿足。他聽人說回回女子白皙潤澤,就命令回回籍達官貴人,將家中年輕婦女輪流送豹房承應。延綏總兵官馬昂因奸貪驕橫已被罷官,他將善于歌舞已出嫁的妹妹奪回獻給武宗,武宗大為高興,就立即升他為右都督,他的兩個弟弟也都受到賞賜。后來,武宗又要召馬昂的愛妾入豹房承應,馬昂也照辦,于是他的兩個弟弟一個被提升為都指揮,另一個被提升為儀真守備。《明武宗外紀》還記載,武宗南征回來時,遇到湖廣參議林文纘,上了他的船,又奪走了林文纘的一個小妾。

《明武宗外紀》中揭露了明武宗荒淫無恥給百姓帶來的禍害:凡車駕所至,近侍先掠良家女已充幸御,至數十車,在道日有死者,左右不敢聞,且令有司餼壩之,別具女衣首飾為賞賚費。遠近騷動,所經多逃亡,上不知也。你看,凡是武宗車駕所到之處,他的親近侍臣首先掠取良家女子供武宗玩弄,并且命令官員贈送錢糧,另外購置女人衣服、首飾作為賞賜用。以至于遠近地方為此發動騷動,在武宗所經之地,百姓紛紛逃亡避難。而這些情況,武宗竟然全不知之!

明武宗朱厚照(1491mdash;1521),弘治十八年(1505)五月孝宗病死后登基為皇帝,這時他才十五歲。武宗這個小皇帝,登基第二年便娶了一后二妃,但此后其生活卻愈加放縱。按照明太祖所定下的祖訓,天子、親王決不允許狎近娼妓,但武宗竟微服出宮到煙花小巷游蕩。武宗不聽忠臣們的勸諫,反而重用善于逢迎的大臣和太監。當時朝廷太監劉瑾和馬永成等人狼狽為奸,控制朝政,時人謂之八虎。武宗只管自己縱欲享樂,幾乎將政事權交給了劉瑾。劉瑾常常乘武宗玩心正濃時去奏事,武宗就將手一揮說道:我用你們這些人干什么的,卻只是來煩我!于是,劉瑾索性也不奏聞了,竭力誘導武宗玩個痛快。正德二年,修繕南海子的工程還沒有完成,準備在次年元宵節大大熱鬧一番的燈彩還在制作之中,劉瑾又在西華門營建了一座取名為豹房的巍峨宮殿,挑選了許許多多美女及技藝精絕的樂工在里面,讓武宗晝夜沉湎于歌舞淫逸之中,武宗也就此把豹房看成新宅,把后宮大內丟到腦后。正德九年上元節,乾清宮張燈時因不小心而著火,延燒宮殿,自二漏至天明,乾清宮一下皆成灰燼。當火勢盛時,武宗還在豹房,回頭望去,光焰烘烘,武宗竟笑道:好一棚大煙火!

武宗荒淫奢靡的生活,使得國家財政支出劇增。皇室為了增加收入,不斷擴充莊田,曾經弄得京城近郊都騷動起來。武宗則用賣官鬻爵的辦法增加收入。正德二年,修繕南海子等處工程的經費不足,工部奏請出賣官爵,武宗批準了。正德三年,軍餉不足,有人提出出賣官爵,武宗又批準了。更為荒唐的是,作為富有四海的武宗,竟然干起索賄受賄的勾當。據明陳洪謨《繼世紀聞》記載,正德時,武宗聽信劉瑾之言,收取中官賄賂,將天下鎮守(太監)取回,新用者論地方大小,借貸銀兩進獻,即得差用,內官韋興、齊玄等皆先朝犯贓問發,亦夤緣差出分守。于是,這些新用鎮守太監因向皇帝送了賄賂,所至剝削民財,全無顧忌。此外,武宗還實施劉瑾提出的罰米法和停發各邊年例銀兩。

武宗和劉瑾的胡作非為,導致了朝廷對人民的加緊搜刮,引起社會政治動亂。當時湖廣、江西、四川、河北、陜西等地區農民接連爆發起義,其中四川農民起義歷時六年,河北起義軍直接威脅到明朝首都。同時,統治集團內部亂象橫生,寧夏安化王朱?瑛發動叛亂,八虎內部也出現了張永和劉瑾之間的利益沖突。正德五年,劉瑾及同黨被清除。但是,武宗并沒有汲取教訓,改弦更張,宦官當權的局面沒有改變,武宗也仍然耽于逸樂,繼續過著荒淫的生活。正德十三年,武宗三次出巡,一路上,近侍掠奪良家婦女以充幸御,百姓受盡騷擾之苦。正德十四年,武宗又下詔南巡,雖然一路上已有劉美人陪從,但是沿途百姓仍是受盡災難,未婚女子都爭搶夫婿。江彬等奸臣不時傳旨征索財物,郡縣長吏竟像犯人一般被銬縛起來,通判胡琮甚至害怕得自縊而死。正德十五年,武宗在南京心血來潮,泛舟獨釣,結果船翻落水,雖被救起,但從此生病。正德十六年三月,武宗在豹房死去,三十一歲,無后。

明武宗生于富貴,沉迷荒淫,入則沉溺女色,出則搶掠婦女,寵信奸佞小人,遺棄賢才,君臣共同宣淫,荒廢朝政,禍國殃民。明武宗朱厚照養虎遺患,自己終于被虎吃了;營建豹房縱欲淫樂,自己終于被豹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