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懷王屢屢上當 被張儀多次忽悠終致死

社會人文 9547 105 2017-10-07

有人上當受騙,把錢拱手送人,事后說是讓人下了迷藥。等到案子破了,原來卻是因為貪小利而自己編造的謊言。為什么會這樣呢?原因就是那個面子在作怪。如果說是因為一時鬼迷心竅上當受騙,總讓人覺得有點兒利令智昏。讓他人下了迷藥則不同,那是騙子太壞,自己是無法抗拒,這樣面子上說得過去。

看起來在利益誘惑面前,人的智慧是會大打折扣的。說起來這事不僅僅是市井小民會有,面對利益誘惑帝王君主同樣也會頭腦短路。君主帝王上當受騙,損失的都是國家利益,他們一“昏”國家就要遭殃。戰國時期的楚懷王就是這樣一個利令智昏的上當受騙者。一般說來,一個人被騙了一次,再遇上同一個人同樣的事情,很少會有人再一次上當受騙,可是這個楚懷王卻被張儀忽悠欺騙了兩次。哲學當中有一句話說,人不可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這個楚懷王卻實在是昏得很,居然在“同一條河流”中“淹死”了兩回。

張儀曾經想在楚國謀求差事,因為在和楚相國喝酒時相國丟了玉璧,懷疑是張儀所偷,就把他打了一個半死。張儀到了秦國,卻被委以重任。秦惠文王十年(前328),張儀被任命為相國,這一年,正好是楚懷王元年。楚懷王十六年(前313),秦國想攻打齊國,可是又擔心齊國和楚國的聯盟關系,于是揚言免掉張儀的相國職務,由張儀出使楚國,通過利益的誘惑拆散齊楚聯盟。

張儀到了楚國,好好地把楚懷王吹捧了一通,然后說:“秦楚兩國所以不能友好,只因為大王您與齊國的關系過于密切,而我秦國君王最恨的莫過于齊國。假如您能關閉關口和齊國斷交,那么您今天就可以跟著我到秦國去,拿回來曾經奪取的楚國方圓六百里的商於地。如此一來,齊國的勢力削弱了,您對于秦國有恩德,還可以得到六百里土地,這真可謂是一箭三雕!”楚懷王十分高興,把相國的玉璽贈給了張儀。楚國君臣高興的忘乎所以,馬上和齊國斷交,只等著到秦國去接受土地了。

楚國不是沒有人識破張儀的陰謀詭計,有個叫陳軫的人就勸過楚王,說,秦國所以看重楚國,正是因為楚國和齊國友善。如果還沒有得到商於之地就和齊國斷交,是楚國自我孤立,秦國又為什么會看重一個孤立無援的楚國呢?如果秦國真心想和我們友好,那就先把商於的土地還給我們,然后我們再和齊國斷交。如果是先斷交,后去索取土地,一旦被秦國欺騙,就等于增加了西邊新的憂患。西邊有了秦國的憂患,北邊又斷絕了和齊國的友好關系,韓國和魏國一定就會來攻打我們。我為楚國傷痛!

楚懷王沒有聽從陳軫的意見,和齊國斷交,派人跟隨張儀到秦國接受土地。

回到秦國,張儀假裝從車上摔下來,在家養傷三個月沒有露面,楚國所說的商於之地當然也得不到。楚懷王還認為這是自己和齊國斷交不徹底有關,就派了人到北方去辱罵齊王。齊王非常生氣,折斷楚國的符節和秦國建立了友好關系。張儀這才上朝,對楚國使者說:“您怎么還在秦國?從某處到某處,方圓六里土地,那是秦王賜給我的,您趕緊接受去吧!”楚懷王惱羞成怒,第二年春天派兵攻打秦國,結果慘敗而歸,八萬名士兵陣亡,楚國大將屈匄(gai)做了俘虜,楚國的漢中之地也成了秦國的戰利品。楚懷王更加憤怒,動用全國兵力和秦國拼命,結果是又一次大敗。正如陳軫所說,韓、魏兩國聽說秦楚交戰,趁機襲擊楚國,楚國知道了這一消息,只得從秦國撤兵回國。

再過一年,也就是楚懷王十八年(前311),秦國派出使者又與楚國約定和善友好,并說把漢中一半的土地還給楚國以示誠意。楚懷王怒氣未消,說:“不愿意得到土地,愿意得到張儀。”秦惠王很為難,張儀卻滿不在乎,要求出使楚國。張儀和秦惠王說了他到楚國能夠安全回來的原因,后來的事實證明,張儀的確號準了這個楚懷王的脈搏。

張儀到了楚國,楚懷王立即囚禁了他。張儀暗中賄賂楚國大臣靳尚,靳尚一邊替張儀在楚王面前說好話,一邊活動楚懷王的夫人鄭袖。靳尚說:“秦王非常喜歡張儀,可是大王卻想殺死他。現在,秦王想用上庸的六個縣賄賂楚國,把美人送給楚王,把宮中善于歌舞的美女送給大王做侍女。楚王看重地盤,秦女也必定得到楚王的寵愛,那么夫人就可能受到排擠了。夫人不如說句話把張儀放了算了。”鄭袖果然在楚王面前為張儀說情,楚王放了張儀。一切盡在張儀的算計之中。

張儀出獄后,楚懷王非常客氣地款待他。楚懷王經不住土地的誘惑和張儀友好親善和婚姻的說辭,又一次背叛了合縱盟約。張儀不但全身而退,還完成了秦王的使命,又一次拆散了楚國的合縱盟約。張儀離開楚國,屈原從齊國出使回來,問楚懷王為什么不殺了張儀?楚懷王后悔了,派人去追趕張儀,可是晚了。

失去了盟友的楚國不僅沒有得到土地,還再一次陷于了和秦國的戰爭,結果還是大敗,召陵被秦國攻占。

這個楚國國王可真是昏得可以,他真的能從秦國得到土地嗎?秦國都是向西向南擴充土地,向東得到三晉土地,很少有把已經占領的土地還給人家的時候,即便偶爾有那么一兩次,也是為了進行一次更大的掠取。秦國當時被稱之為虎狼之國,這個楚懷王不是不知道,所以他才真正是被利益弄昏了頭腦。

說這個楚懷王“在一條河里被淹死了兩次”,是因為他面對著同一個國家秦國,面對著同一個人張儀。其實,這個楚懷王一會兒合縱抗秦,一會兒毀約盟秦的事情還有很多次,當然,多數時候吃虧的是楚國,只有在秦昭王剛剛即位的那幾年得到過一丁點好處。楚懷王二十七年(前302),楚國在秦國做人質的太子殺了人,私自逃回了楚國。秦國以此為借口,在第二年聯合齊、韓、魏攻打楚國,再一年又單獨攻打楚國,都以楚國失敗而告終。終于,楚懷王三十年(前299),秦國又攻打楚國,奪取了八座城市。秦昭王寫信讓楚懷王到秦國的武關去簽訂盟約,楚懷王不敢不去,可是這一去卻再也沒有活著回來。三年后(楚頃襄王三年,前296),楚懷王死在秦國,秦國把他的靈柩送回楚國。

楚國人哀憐他,給了他一個謚號——楚懷王。“失位而死曰懷”、“民思其惠曰懷”,楚國人沒有得到他更多的恩惠,反而跟著他死了那么多的子弟兵,看來,這個“懷”只能屬于前者——失位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