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哨

體育運動 9547 304

黑哨一般指在職業運動比賽中因為裁判收取球隊的賄賂或受到黑道威脅而做出有利於該球隊判罰的裁判。是裁判員違反公平性原則的一種行為。

黑哨現像被認為在體制不健全的中國足球聯賽中時有發生。一般指裁判員收受賄賂或受人指使違背公平、公正執法的裁判原則,在比賽中通過有意的誤判、錯判、漏判等個人行為來主導比賽結果。黑哨問題與政治、經濟因素密不可分,尤其是經濟因素是造成「黑哨」的毒瘤之一。英語中沒有「black whistle」這一說法,美國人形容裁判的「黑哨」很直接,如「cheating/bad call」。

據北京一家市場研究公司所做的調查,有7 2.9%的受訪者認為,中國足協有人捲入了黑哨事件。卻寧願相信派出黑哨只是由於失察,而絕非內外勾結的結果。但失察也是錯誤,也傷害了球迷的利益,也有損於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可中國足協曾就此進行過檢討、表達過歉意嗎?

從不檢討好像是中國足協的一種傳統。龔建平一案一審宣判,除綠城外,又有5家俱樂部被供出。中國足協對這6家俱樂部進行處罰是必須的,但同時也應該自我批評幾句吧?依然沒有。這樣,管理中國足壇的中國足協,反倒因禍得福地淨收罰款430萬元人民幣。如此結果,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在掃黑鬥爭中,中國足協有一次倒是表現得氣宇軒昂(其實是理不直氣卻壯)。2002年1月25日,該協會的一位副主席宣佈,「凡是能夠主動向中國足協講清問題,退出收受俱樂部的錢款,檢討深刻的,將不予以曝光,繼續使用。」但立即有法學專家指出這位副主席是法盲,怎麼可以用行規來否定國法呢?

典型事例

2002年3月份,曾擔任全國足球甲級隊A、B組主裁判員的龔某因涉嫌在比賽中吹黑哨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4月17日,北京市宣武區檢察院依法以涉嫌企業人員受賄罪正式批捕龔某。

在公佈的證據中,龔某在執法綠城隊的兩場比賽中受賄10萬元。2003年1月29日,宣武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龔某涉嫌受賄案,據查,2000年至2001年,龔某在受中國足球協會指派擔任全國足球甲級隊A、B組主裁判員職務期間,先後9次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37萬元。法院審理認為,其利用擔任裁判員職務之便,多次收受他人財物,且數額巨大,構成受賄罪。因其在被採取強制措施之後,主動坦白交待了受賄的大部分事實,酌情從輕處罰。法院當庭宣告一審判決,以受賄罪判處被告人龔某有期徒刑十年。宣判後,龔某不服,提起上訴。2003年3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作出終審裁定,駁回龔某的上訴,維持原判。

8年之後,掃賭打黑反腐風暴刮向了裁判圈。這一次,一切都不一樣了。

隨著「金哨」陸俊和國際級裁判黃俊傑、周偉新被警方帶走調查,關注中國足球的人們都不禁發出感慨,既然曾經代表中國裁判最高水平的陸俊都已經成為「黑哨」,那還有幾名裁判能夠潔身自好呢?顯然,中國足球裁判的聲譽隨著「金哨」褪色,已經跌至谷底。

目前,中國足協召集了中國211名裁判在香河足球基地召開了為數3天的反腐倡廉大會,席間,足協掌門人韋迪公開表示:「歡迎自我揭發和檢舉別人」,但兩部自首檢舉熱線至今無人問津……

後遺症

 黑哨在出國的時候,很多國外的裁判員都問過同樣的問題—為什麼你們的比賽總是出現球員扎堆質問裁判?對此又為何不做判罰?其實,對裁判大不敬的又何止球員!全場數以萬計的球迷異口同聲地高喊「黑哨」、「換裁判」,同時還伴以「京罵」或其他什麼地方特色罵,那才真正是驚天動地、蔚為大觀呢!

之所以會如此,首要的原因當然是裁判的錯判太多且太嫌出格。4月15日上海申花在傷停補時階段攻入廈門藍獅大門的那個事後被陸俊稱之為「既越位又犯規」的進球,裁判員表現的荒謬詭異讓人無法理解。球迷均疑如果真的是水平低劣導致的錯判還算罷了,會不會是摻和著

黑哨別的什麼更為卑劣的東西呢?正像廈門藍獅的球員所質問的那樣,「這麼明顯的越位和犯規都視而不見,不知道是真的不懂規則,還是有其他用意?」對執法記錄上劣跡斑斑的當值主裁判李玉紅的這次荒謬詭異判定,還真的是該畫一個大大的問號。

不過,在正常的足球環境裡,裁判出現了誤判,哪怕再嚴重,人們怕是也只會去指責其水平低下吧!但為何中超的裁判出錯,人們往往就無法避免地聯想到很可能存在著的綠茵場外的骯髒勾當呢?這是因幾年前,中國足壇曾經有過一段賄賂盛行、黑哨橫行的歲月。當時,據北京一家市場研究公司的調查,51.2%受訪者認為中國足球裁判界黑哨多於紅哨,更有72.9%的受訪者認為,中國足協有人捲入了黑哨事件。另據媒體披露,僅僅龔建平這麼一個裁判,就牽出了實德、申花、魯能、綠城、舜天、頤中六家俱樂部;沒有人相信這六家俱樂部在近十年的聯賽中,就只是盯著龔建平這一個裁判送錢。當然,還有不少和龔建平沒牽連的俱樂部,但它們會不會和那些還沒有暴露的黑哨有牽連呢?也沒有人會對這一點否定。儘管如此,中國足協卻悍然宣佈,「凡是能夠主動向中國足協講清問題,退出收受俱樂部的錢款,檢討深刻的,將不予以曝光,繼續使用。」於是,除龔建平以外的所有黑哨,就這樣蠻不講理(甚至是違法亂紀)地被包庇下來,中國足球裁判的公信力也因此幾乎喪失殆盡。在遠不止一個曾經的黑哨繼續在綠茵場上耀武揚威地執法的情況下,裁判的錯判又怎麼能讓球迷、球員不產生諸如暗箱操作、場外交易、黑錢買黑哨之類的聯想呢?此之謂黑哨後遺症。

刑法分析

怎樣判定

足球裁判員作為中國足協委派的人員執法裁判足球比賽是否能夠構成中國刑法中的受賄罪的主體關鍵還是看他是否是國家工作人員或者按照中國刑法的規定是否能以國家工作人員論。在討論上述問題是關鍵取決

於以下兩個因素:第一,作為足球裁判的註冊管理機關的中國足球協會究竟應當是個什麼樣的機構;第二,足球裁判員執法裁判比賽的行為究竟一個什麼性質的行為,具體的說這種行為究竟是不是從事公務的行為?

足協的地位

關於第一點,應當看到,作為中國足協本身來說,它只是一個足球行業的管理組織,它在法律上屬於社會團體。但同時中國足協又是一個相對比較特殊的社會團體,由於中國足協實際上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這個機構既是國家體育總局下轄的足球管理中心,此時它屬於國家機關是無可爭議的,但同時它又是足球行業管理協會,此時它又是一個社會團體。那麼作為社會團體的工作人員是不是就一定不能構成受賄罪的主體呢?答案是否定的。社會團體本身一般是不能從事公務的,但當它得到法律的授權或者接受有權組織的委託成為行政法上的授權組織或委託組織時,它就完全有可能從事公務。而中國足協就屬於這種情況。1995年制定的中國體育界的最高行為準則《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第29條規定:「全國性單項體育協會對本項目的運動員進行註冊管理。」同時該法第31條第3款規定:「全國單項體育競賽由該運動的全國性協會負責管理。」《中國足球協會章程》第3條第2項規定「中國足球協會是中華全國體育總會的團體會員,接受中華全國體育協會和民政部的業務指導和監督管理。」根據1998年九屆人大一次會議通過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國家體委被撤銷,其履行的體育行業管理職能由作為社會團體的中華體育總會行使。改革後的實際結果是,國家體委改為國家體育總局,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予以保留,與中華體育總會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從這一沿革可以看出,中華體育總會是國有性質的社會團體,而中國足協作為中華體育總會的團體會員,當然也屬於國有性質的社會團體。該章程第7條第3款規定,中國足球協會的職責是「研究和制定並組織實施本項目的全國競賽制度、競賽計劃、規劃和裁判執法,負責本項目全國各類競賽的管理」。在章程的第44條關於裁判委員會的規定中,對於裁判委員會的職責規定其中第(七)項為「按程序監督裁判員、選派裁判員工作」。

足協的特殊性

可見,中國足協不僅僅是帶國有性質的體育社會團體,而且是依照《體育法》及其他法律法規具有對中國足球各類比賽進行管理的法定機構。也就是說中國足球協會在中國足球的各類全國比賽中行使的是公共管理職能,扮演的是依照其他法律從事公務的角色。這類性質的機構應當屬於行政法領域的法律法規授權機構。在搞清楚了中國足協在法律上的特殊性後,再來認識足球裁判員執法裁判足球比賽這一行為的性質就不難了。作為中國足協派遣執法裁判足球比賽的人員,他們的裁判行為的權利來源是中國足協的派遣和授權,而中國足協的這一權力又是通過法律授權的公共管理行為。那麼裁判的執法裁判足球比賽的行為也相應應該是執行公共管理職權的行為這種說法在邏輯上和法律上都應該是站得住腳的。有說中國的現行刑法沒有明確規定裁判員是或者應當視為國家工作人員。這種說沒有全面的理解中國《刑法》第91條的法律精神。《刑法》第91條除了明確規定了有三類人是國家工作人員或者應當被視為國家工作人員以外,還規定了一個「其他從事公務的人員」也應當視為國家工作人員。而這裡的「其他從事公務的人員」主要應當是指一些法律法規授權的組織或一些有權機關的委託組織的從事公務的職權。而足球裁判就屬於這種情況。

足協的職責

組織足球是中國足協的依據體育法規定的權限履行的一種職責。同樣,中國足協委派裁判員、助理裁判員負責裁判足球比賽的工作,是組織、管理足球比賽的一部分,因此在足球場上裁判履行的是法律賦予中國足球協會的公務行為,不是個人行為。從另一個角度看,裁判員是各項體育比賽的仲裁者,對他的要求是公正,不偏不倚,與比賽的參賽者任何一方都沒有利害關係,他不代表個人,而代表社會賦予的公眾意義。為保障這一點,國家體育管理部門對裁判的選拔、培訓、管理、紀律要求、處罰都建立了完備的制度,並且裁判與地方足球協會是完全割離的,這恰好表明了裁判在執法時候不是履行個人行為,而是公務行為。

組織足球是中國足協的依據體育法規定的權限履行的一種職責。同樣,中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