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和硅谷的邊界坍塌,金融機構為何集體牽手Fintech?

電腦通訊 9547 189 2018-09-17

紙醉金迷、西裝革履的華爾街大鱷們,開始脫帽向硅谷致敬了——頂著“華爾街最高效賺錢機器”盛名的高盛,跑到硅谷瘋狂挖人,聲稱要轉型為“科技公司”。

不止華爾街,也不止美國,在中國,金融機構也集體牽手 Fintech了。

中農工建四大行陸續牽手BATJ,而另一方面,也有不少金融科技公司,開始收回2C業務的觸手,轉而賦能B端的金融機構,助力后者趕潮Fintech的風口。

從“水火不容”到“水乳交融”

(朗迪峰會參會銀行代表參訪飛貸金融科技后合影)

當高盛開始向硅谷“拋媚眼”的時候,9月5日,美國花旗銀行、新加坡星展銀行、荷蘭國際集團等全球著名金融機構,萬里迢迢,奔赴深圳取經,在參訪了平安、騰訊之后,也專程造訪了金融科技領域的“隱形冠軍”——飛貸金融科技。

這家唯一入選美國沃頓商學院中國金融科技案例的公司,讓多國銀行高管們眼前一亮,花旗銀行科技負責人Jayne Opperman點贊說,“國外的很多信貸業務都還在用傳統的方法解決業務中面臨的挑戰,顯然你們在移動信貸技術方面走在了前面。”

不僅僅是國外銀行,就在兩周之前,廣州銀行、珠海銀行、重慶銀行、富滇銀行等全國各地城商行高管也深度訪問了飛貸。

牽手科技公司的不僅僅有中小銀行,還有以四大行為首的金融巨頭們,雙方從“水火不容”變成了“水乳交融”。

去年3月,曾一度擔心被銀行“扼殺”,公開叫板四大行的馬云,出現在了螞蟻金服和建行的發布會上,左手是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王祖繼,右側是螞蟻金服CEO井賢棟,雙方將在信用卡獲客、支付、信用體系互通等領域展開合作。

以螞蟻金服和建行的牽手為起點,到了6月,四大行陸續和BATJ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

全球情況相似,在美國,2018年1月30日,金融常青樹巴菲特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聯手亞馬遜和摩根大通成立了合資公司。很長時間以來,住在美國四線小城的巴菲特一直對硅谷很不友好,他聲稱自己對科技股票毫無興趣,但最近兩年,他開始承認自己看走眼了。

普華永道發布的《2018年中國金融科技調查報告》顯示,目前商業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主要側重在應用成果,如反欺詐、加密、風險控制等領域的合作最多;未來一至三年,雙方合作還將持續深化。

這份報告還說,受益于雙方的合作,中國Fintech的發展走到了全球領先位置。這一觀點同樣得到了現實驗證,比如,飛貸金融科技在全球率先推出的移動信貸整體技術,就讓那些前來參觀的國際銀行家印象深刻,驚嘆于中國金融科技技術的領先性。

牽手原因——監管強勢,市場變遷,優勢互補

在銀行、保險等金融機構們集體轉型Fintech的同時,也有不少新金融公司,變身“金融科技”公司,過去“互懟”的雙方“牽手”成為主流,這種轉型,雖然在意料之外,卻在情理之中。

第一,中國政府開始對新金融進行全行業、全周期的穿透性嚴格監管。

持續兩三年的強監管,已經終結了新金融的野蠻發展期,使其和銀行受到同樣嚴苛的監管,喪失了政策套利空間。

2015年7月,人民銀行聯合十部委發布《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揭開了中國金融科技監管的序幕。

今年上半年,監管力度持續加大,一大批劣質平臺開始斷斷續續暴雷,而央行也在7月表示,要用一至兩年時間完成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推進互聯網金融監管長效機制建設。

不僅僅是原生性的互聯網金融公司,涉足金融業務的互聯網巨頭,亦受監管波及,比如對支付寶、微信支付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央行出臺了嚴格的額度限制。

在強監管成為業內共識后,過去的新金融公司,開始收縮2C業務,轉而開展2B業務,螞蟻金服聲稱,未來“只做tech不做金融”。

第二,市場需求的變遷。

互聯網的原生一代對金融服務的要求越來越挑剔了,在線、快捷、智能、精準成為金融服務的基本要求,倒逼金融機構,進行互聯網升級和智能化轉型。

中小微企業,則一直被攔截在傳統金融服務門檻之外,數據顯示,中國94%以上的中小微企業還沒有得到相應的金融服務。

而在供應端,大多數金融機構,在金融創新方面短板明顯,亟需科技公司輸血、賦能。

統計顯示,截至2017年底,中國銀行業金融機構法人共有4549家,除了少數幾家大行外,多數還是中小銀行,比如城市商業銀行134家、農村商業銀行1262家、村鎮銀行1562家等等。

以城商行為例,其在本區域內的業務優勢明顯。但是,其短板同樣明顯,包括信息科技建設缺乏統一的規劃且管理水平不高;科技自主可控能力弱,風險較為突出;科技人才嚴重缺乏等。

而科技公司的助力,可以支持他們快速實現Fintech轉型。比如,針對中小微金融機構普遍缺失的風控能力,飛貸金融科技于2015年首創了天網量化風控體系,該風控體系經多家合作銀行實測, 300億資產無一例被確認為身份欺詐。在合作案例方面,某城商行在飛貸技術支持下,10個月累計放貸 46 億元,不良率僅為 0.98 %。

第三,從競爭維度來看,金融科技與金融機構優勢互補。

對于以BATJ、飛貸等金融科技公司來說,銀行的優勢,第一是低成本的資金,第二則是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能力。

大中型銀行存款成本,幾乎都在2%以內,沒有任何一家金融科技公司能獲取如此低成本的資金。

第二,當然是專業的金融產品運營和金融服務能力。

那么,銀行到底能從金融科技公司方獲得什么?場景、流量、用戶、大數據風控、人工智能等資源優勢和技術賦能。

一家大銀行的內部人士透露,該銀行的信用卡用戶平均年齡超過了30歲,現在,他們已經從追求用戶規模和用戶的平均收入水平,轉而追求新用戶的年輕化,希望用戶平均年齡下沉到20歲,25歲。而這個年齡段的用戶,就在互聯網上。

此外,把很多業務在線化、智能化之后,銀行也能減員增效。

在整個零售銀行的成本構成中,分行成本占比為50%,也就是說,如果把現金柜臺交易量降低、把線下分行網點數量減少、把線下分行人員減少,銀行還能大幅壓縮成本,比如,飛貸金融科技自主研發的慧眼智能大數據平臺可助力企業內部運營效率提升10倍以上,營銷ROI提升4倍以上;同時單一客戶貢獻度提升30%,高價值客戶占比提升50%。在合作案例方面,某國有大型銀行依托飛貸的營銷技術,單月最高獲取新增客戶接近10萬,新增余額近20億。

那些獲得飛貸移動信貸整體技術支持的金融機構,可以大幅度的降低試錯成本,并且最快3個月實現項目的快速落地,趕上這一輪的風口。

合作則雙方共贏,互懟則雙方受損。

三類Fintech誰能雪中送炭?——移動信貸整體技術

在中國,大大小小的金融機構,高達數萬家之巨,基于戰略目標、市場定位、自身優勢不同,他們也需要千人千面個性化的金融科技服務——多樣化的需求,也催生了不同類型的金融科技公司。

整體而言,2B的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大致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資源型公司,他們的優勢在于手握浩瀚如海的流量、用戶、場景、數據,可以為金融機構拓寬獲客渠道,構建金融場景等等,以互聯網公司為主,比如月活10億用戶的微信,就曾與中信銀行等聯合推出微信信用卡。

工商銀行人士曾經透露,未來希望把信用卡用戶提升到5億,而截止2018年6月末,工商銀行信用卡累計發卡量為1.56億張,還有超過3.4億的缺口,未來很大一部分可能通過互聯網渠道獲取,比如電商網站等等。

這種流量性、資源型公司之于金融機構,優勢在于合作門檻低,但短板同樣明顯,就是其價值只能在平臺內部實現,無法走出平臺。

第二,單一技術輸出模式,比如前端的反欺詐技術,加密技術、風控技術、人臉識別技術等等,這是科技公司和金融機構合作的主流模式,普華永道的調查顯示,有超過55%的雙方合作中,覆蓋了這一領域,廣泛度排名第一。

比如人工智能公司商湯科技利用人臉識別,人證比對等技術,幫助金融機構提供在線服務。

這類科技公司,往往在某一領域具有獨特優勢,但是,其在金融行業缺乏深入積累,其短板在于能力比較單一、片面,無法提供整體性的解決方案,缺乏全流程的服務能力,金融機構需要一一對接多個公司,然后再耗時耗力,對碎片化的技術能力進行整合,如此一來,合作效率大大降低,試錯風險隨之提升,線上信貸業務難以上線。

第三,提供整體解決方案的“應用類”企業,打包集成了資源和技術優勢,金融機構可以一鍵獲取,隨用隨取,方便快捷,合作效率高,方案成熟,試錯成本低,對服務的金融機構的科技能力要求低;在共建的過程中,金融機構還可以從零快速建立和培養自己團隊的能力。整體技術有效解決了技術不兼容、無法落地的問題,使得金融機構能夠最快在3個月的時間內,順利上線移動信貸業務。

此類公司,代表企業比如飛貸金融科技等等。作為移動信貸整體技術服務商,飛貸基于八年專注普惠信貸領域的豐富經驗,抽離出可以普及的全流程能力,包含移動信貸產品服務、品牌與營銷服務、核算與清算服務、風控運營服務、智能客戶運營服務、經營決策分析服務等能力,集合成移動信貸整體技術,成為業內首家推出覆蓋業務全流程、運營全體系的移動信貸整體技術。

這種全流程的服務能力,對于數目龐大的中小微金融機構來說,具有獨特價值,后者并沒有自主構建科技金融部門的能力,短板明顯,而借助飛貸的整體技術支持,就可以快速補足在多個領域的短板,大踏步登上Fintech的高速列車。

這種整體技術的合作潛力巨大,普華永道的調查結果顯示,仍有超過六成的傳統金融機構受訪者坦言科技投入不夠,僅兩成的受訪者認為投入足夠,主要原因在于,科技的投入缺少有效的回報評估機制,追求穩健的大量中小金融機構,擔心試錯成本,燒錢無回報,而飛貸這種集成式全流程的整體解決方案,恰好可以如同“雪中送炭”,低成本、低風險的解決上述中小行微金融機構的轉型升級難題。

當然,對于那些動輒年投入幾十億進行研發,具備自主創新能力的金融巨頭來說,這種集成式、全流程的整體解決方案,可能就是“錦上添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