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互聯網崛起 傳統制造業迎來機遇

電腦通訊 9547 201 2018-09-17

伴隨著全球范圍內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蓬勃興起,工業互聯網正以迅猛之勢崛起,成為未來工業形態的新趨勢和經濟增長的新引擎。相關數據顯示,預計2020年全球工業互聯網市場規模達5000億美元,我國工業互聯網技術和應用面臨較好的發展機遇。

我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現狀如何,未來的發展趨勢如何,能否為傳統制造業注入新的生機……日前,記者在由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南京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聯合舉辦、賽迪顧問股份有限公司承辦的“2018中國互聯網創新發展論壇上尋找答案。

工業互聯網成為新方向

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軟件服務業司副司長李冠宇表示,隨著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圍繞工業互聯網開展的智能制造,已經成為新時期我國制造業發展的一個新的方向。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要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工信部自2015年提出制造強國發展戰略之后,穩步推進智能制造落地,先后在標準體系、信息安全、試點示范項目等方面出臺了一系列的專項政策,大大地促進了我國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產業的發展。

賽迪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孫會峰據介紹,工業互聯網產業是指工業企業在生產、經營、管理等全流程領域,以構建互聯互通的網絡化結構、提升自動化和智能化水平為目的,所采用的生產設備、通信技術、組織平臺、軟件應用以及安全方案。涵蓋高功能設備、低成本傳感器、互聯網、大數據收集及分析技術等,可大幅提高傳統產業的效率并創造新的產業環節。

孫會峰表示,未來工業互聯網將迎來十大發展趨勢。包括從工業數據從信息割據到無邊界流通、信息化工具從單機軟件到工業APP、工業分析能力從云端到邊緣延伸、工業價值從產品驅動到服務驅動、工業通信從預設組網到靈活組網、安全防護范圍從“IT防護”到“IT+OT防護”、產品生命周期管理從實體測試到數據孿生、產品研發模式從單點作戰到協同互補、產品供應鏈從靜態管理到動態管理、運營方式從割裂競爭到合作共贏。

孫會峰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傳統企業進入工業互聯網領域,首先要基于模式變革從行業內部的供應鏈和營銷端找到切入點,有利于發揮企業自身優勢,有利于對于借用行業資源快速實現鏈接和協同,另一個方向就是企業要找到短板,例如現在工業傳感器、工業軟件等需要基礎的能力的領域等,可迅速彌補市場獲得快速發展。

企業如何用新技術

工業互聯網被普遍看作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美國、中國、德國、日本等全球主要工業國家都在搶抓新型制造業戰略布局的重要機遇,中國制造業乃至工程機械行業如何抓住這一重要戰略機遇?

海爾家電產業集團全球CIO李福生從海爾集團自身工業互聯網平臺——COSMOPlat平臺來進行介紹,以用戶為中心提升全流程體驗,應用最新互聯網及物聯網的技術,整合產業生態來賦能制造企業轉型。據李福生介紹,海爾在全球大概有116家企業和工廠,如此大的體量下海爾需要工業互聯網的平臺來做支撐,同時基于這樣一個平臺創新出自己的大規模定制模式,即從規劃設計產品到最后制造、怎樣銷售、怎樣提供服務,以用戶為中心全流程體驗。

“我們這個平臺有靈活部署的能力,還有生態聚合的能力,可以把制造商、物流商等等都可以聚合在新模式新業態下面。從模型轉型方面來看,過去做洗衣機,傳統模式是研發人員自己設計,實際上現在可以請所有的消費者上來交互,你需要洗衣機有哪些功能,比如說污染、節能或者是安靜,用戶都可以投票參與,企業再對前一代產品進行升級迭代,然后資源商參與進來討論怎么滿足節能安靜這樣一個功能,再往上可以做預售。還有一個更有趣的現象就是海爾以前的洗衣機是通過渠道,通過自己的專賣店賣出去的,現在海爾在洗衣機里面加了一個物聯的模塊,智能的洗衣機連上網以后怎么用的、什么時候洗的、洗衣的如何水質如何,這些都可以點對點鏈接到用戶。”

西門子工業4.0項目總監陳江寧從數字化理念和未來智能工廠的三大特征出發,結合寶武西門子工業4.0的實踐經驗,構建中國智能制造體系,提出中國智能制造實現路線圖。資料顯示,西門子于2016年推出MindSphere平臺。該平臺采用基于云的開放物聯網架構,可以將傳感器、控制器以及各種信息系統收集的工業現場設備數據,通過安全通道實時傳輸到云端,并在云端為企業提供大數據分析挖掘、工業APP開發以及智能應用增值等服務。工業互聯網平臺是工業互聯網的核心要素,正成為制造業和互聯網深度融合的新焦點、新抓手,驅動制造業加速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方向延伸拓展。

不過,傳統企業在向工業互聯網轉型時也并非一帆風順,當前以工業互聯網為代表新技術相關產業融合發展正處于關鍵時期一方面由于蘊含巨大的潛在能量受到各方追捧,另一方面,也面臨基礎研發投入難以支撐要求產業高速發展等諸多的挑戰。李福生表示,在信息安全方面,工業互聯網和工業物聯網平臺仍有一些需要完善的地方,另外,從整個人才體系來看,工業互聯網人才仍然十分稀缺。“尤其是我們在青島更加有難度,在上海、廣州、杭州會相對容易一些,這個也是我們整個生態體系當中需要突破,然后需要聯合起來一起解決問題的地方。”

南京科遠自動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趙文慶也表示,對于傳統企業來說,整個基因或思維方式要做傳統變革,傳統工業企業或者制造業可能是以盈利為第一要務,但目前還是很難從中盈利還是很困難的。除此之外,目前工業互聯網發展方面還沒有形成一個權威第三方的標準,行業百家爭鳴,暫時不可能形成一家獨大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