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高考

教育學習 9547 332 2014-11-24

2000年1月,北京、安徽兩地在全國率先進行春季高考的改革,不再「一考定終身」。

參加春季招生的考生報名條件與2000年全國統一高考招生考試的報名條件相同,但高等學校、普通高中和中等職業學校和其它國家承認學歷的各類學校在校生不得報考。春季高考的組織方法、考試規則、錄取等均按全國普通高校統一招生的有關規定實施。

2000年全國共有29所高校參與招生,北京包括北方工業大學、北京工業大學等13所,安徽省16所,共計劃招收7426名學生。日期定為2000年1月19日、20日、21日三天,各科試題由教育部考試中心統一命題,考試內容與難度與全國統一高考相當。

第一年進行春季高考,安徽的競爭就十分激烈。本科、專科、新高職三個招生批次的總計劃有6191名,而考生則有3、5萬人,本科最低錄取分數線文理科分別比上年秋季招生的分數線高出23分和34分;專科最低分數線文理科比上年秋招的分數線分別高出2分和11分。相比之下,北京的春季高考則是逐漸升溫。2000年,北京地區計劃招生人數1715人,而報名人數只有1101人。從理論上說,只要有人考試,就一定能錄取。但這一年,北京在靜悄悄中結束了第一次春季高考。2001年,計劃招生人數卻減少到1440人,而報名人數幾乎增加3倍,達到3073名。今年,北京的計劃招生人數繼續減少,北京工業大學等12所市屬院校招收1437人,可報名人數攀升到4968人。

增加春季高考,緩解了夏季一次高考對考生的壓力,帶給考生更多的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也鼓勵一部分社會青年繼續深造,從而有利於延緩社會就業的壓力。春季高考還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中學升學的壓力,為全面實施素質教育創造了寬鬆的環境。並且春季高考為高校擴大招生規模提供了機遇,為學校探索實行學分制創造了條件,有利於提高辦學效益,促進學校加快專業改造,促進高校加快教學和管理等方面的改革。

多年以來,春季招生取得了成功經驗並在社會上產生了良好的影響。作為新生事物,春季高考需要進一步完善有關政策規定和操作辦法,特別是需要在社會上大力宣傳,以使全社會對春季高考加深瞭解,進一步深化高考制度改革,推進中學全面實施素質教育。

春季高考存在兩大致命缺陷

2004年11月29日,北京教育考試院對外公佈了2005年春季高考招生方案。2005年春季高考計劃面向北京招生1542人。今年春季高考在北京招生1500人,但僅有2200人報名,比去年減少了3600人。報名人數的銳減導致今年春招錄取率高達68%,對招收春考生的高校來講,這意味著他們的生源質量將因此降低。

從「降生」開始,春季高考在北京市就不太受「待見」,儘管相關部門做了不少努力,可是仍然給人「一年不如一年」的感慨,2005年的報考人數更是急劇下降,錄取比例居然達到了68%。是我們的高等教育資源太富裕了嗎?顯然不是。

究其原因,春季高考有兩大致命缺陷——一是招生的學校和專業比較少,本科比例太低;二是不允許在校生報考。如果把春季高考比作一個產品,那麼供貨渠道(學校與專業)和銷售渠道(生源)都受到了限制,而這兩個因素還互為因果:越是沒有好的學校或專業,就越沒有人報考;而生源越枯竭,就越沒有學校願意招生。

設置春季高考的初衷無疑是好的,是為了給那些高考的落榜生、給那些已經在社會上工作的人多一次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可惜的是,在教育帶有「產業化」傾向的今天,這個產品的設計,相對於夏季高考和成人高考,劣勢一目瞭然。在生源上,它無法與眾多應屆畢業生參加的夏季高考比肩,而在教育手段和收費上,又遠不如成人高考靈活。報名卻不參加考試,或者考中卻放棄上學的現象,在以前的春季高考中屢屢出現,白白浪費了許多資源。在2004年的春季高考考場上,有些考生甚至建議取消春季高考。這樣「不領情」的效果顯然是春季高考的設計者始料未及的。

當然,春季高考遭到冷遇,也並不是絕對令人悲觀的現象。這至少說明高等教育在發展,覆蓋面在擴大,學校和考生都有了更大的選擇空間;同時也說明,在教育體制「轉型」的過程中,在高等教育帶有越來越濃的「商品」味道的時候,一相情願式的設計會走彎路,會出現問題。做做市場調查、做做一個「項目」或「產品」的市場分析,恐怕比奔走、號召、抱怨更有說服力,也更具有實效。

從以往的效果來看,春季高考最紅火、最受歡迎的地方不是北京,而是安徽、內蒙古這樣的地區。這說明春季高考在某種環境下,還是有吸引力的。仔細研究這種環境的構成,有針對性地制定政策和措施,讓更多的人擁有受教育的機會,是春季高考生存與發展的必要條件。決策者應該在這方面多動腦筋,春季高考這條路要是被封住,的確讓人惋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