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鼠效應

商業金融 9547 287

「旅鼠」——散戶中不理智、容易陷入集體無意識的一群。巴菲特先生把旅鼠,曾經拿來比喻證券機構,股民就如旅鼠的家庭,當投資者的財富效應放大時,馬上傳到其他人的耳朵當中,不斷有人會加入這個市場,數量迅速擴大,市場因此而急劇膨脹。來說明股市的跟風效應,最後給我們的忠告是,不要相信市場而要相信自己。

旅鼠是一種極普通、可愛的小動物,常年居住在北極,體形橢圓,四肢短小,比普通老鼠要小一些,最大可長到15厘米,尾巴粗短,耳朵很小。旅鼠主要分佈於挪威北部和歐亞大陸的高緯度針葉林,旅鼠是北極所有動物中繁殖力最強的。

但是這樣的動物為什麼種群數量一直都大不起來呢,就是因為這些東西有個特點。當旅鼠的數量急劇地膨脹,達到一定的密度,奇怪的現象就發生了:這時候,幾乎所有的旅鼠一下子都變得焦躁不安起來,一改往日膽小怕事,在任何天敵面前它們都顯得無所畏懼,具有明顯的挑釁性,有時甚至會主動進攻,唯一可能而且合理的解釋是,它們為了干方百計地吸引天敵的注意,以便多多地來吞食消耗它們,與自殺沒有什麼區別。

驅使旅鼠前進的,不是求死的慾望,而是驚慌。包括對飢餓的驚慌,以及對方向迷失的恐慌。正如投資者的突然增多,導致過多的錢追逐過多的股票,投資機會頓時減少。而當市場出現暴跌時,撤離市場的通道將非常狹窄,集體的恐慌導致了投資者的自殺性的拋售。。。

巴費特先生把旅鼠,曾經拿來比喻證券機構,來說明股市的跟風效應,最後給我們的忠告是,不要相信市場而要相信自己。

旅鼠效應產生的原因

旅鼠效應的產生原因有兩條,一是群體成員傾向於與其他成員保持行為與信念的一致,以獲取群體對他的認可及團體歸屬感;二是群體成員在對需要決策的事件拿不準的時候,模仿與順從他人的行為與信念往往是安全的。

旅鼠效應在人類的投資活動中充分體現了出來。人們的投資行為往往會受到他人的影響,當大多數投資者都陷入貪婪的瘋狂而拚命追漲時,很少有投資者能冷靜而理智地抵制購買的誘惑;而當大多數投資者都陷入恐懼之中而拚命殺跌時,也很少有投資者能抵制拋售的衝動。

這種從眾的壓力是非常巨大的,然而,明智的投資決策往往是「預料之外而情理之中」的決策,大家都看中的熱點板塊的投資價值通常已經提前透支了,而聰明的投資者一般會不斷觀察與跟蹤具有投資價值的股票,當它的股價下跌到合理的區間範圍之內時(被大多數投資者忽視),就會果斷吃進。

很顯然,這樣做不僅需要專業的價值評估水平,更需要抵制從眾壓力的堅定意志與敢為天下先的巨大勇氣。要從股市的情感漩渦中拔出來,要發現大多數投資者的不理智行為,他們購買股票不是基於邏輯,而是基於情感。

旅鼠是生活在北極地區的大約20種小型草食動物的統稱。人們很早就注意到,它們的數量會出現週期性的變化,有的年份數量極多,有的年份又非常少見。由此就出現了各種傳說。在16、17世紀,很多歐洲學者相信旅鼠是「天上掉下來的」——只要空氣條件合適,就能自發生成旅鼠。當時丹麥博物學家奧爾·佛姆為了駁斥這種說法,首次對旅鼠做瞭解剖,證明旅鼠的解剖結構和其他齧齒類動物類似。

旅鼠之所以會讓人產生突然從天而降的感覺,是因為它們的繁殖力強得驚人。旅鼠出生大約一個月後就能繁殖,一隻雌鼠每5周就可產下一窩大約8只小鼠。在條件適宜時,一個旅鼠種群的數量一年之內就能增長10倍。大約每4年旅鼠的數量就會出現一次頂峰,之後又銳減,少到難以尋覓。那麼多的旅鼠到哪裡去了呢?

傳說,當旅鼠數量達到頂峰時,它們就會自發地集體遷移,奔赴大海自殺,只留下少數同類留守並擔當起傳宗接代的神聖任務。迪斯尼在1958年拍攝的紀錄片《白色荒野》中,就記錄了旅鼠成群結隊地遷徙、最終跳海自殺的場面,配上了非常煽情的解說。這部奧斯卡獲獎影片影響深遠,使旅鼠奔赴死亡之約的動人傳說在西方家喻戶曉。

不過那部紀錄片的場面是偽造出來的。那部影片是在加拿大的阿爾伯達省拍攝的,那個地區並不產旅鼠。攝影組到北極地區向因紐特小孩買了幾十隻旅鼠,讓它們在一個覆蓋著雪的轉盤上奔跑,從各個角度拍攝,剪輯後就出現了成千上萬隻旅鼠大遷移的情景。之後,攝影組把這些旅鼠帶到懸崖上,希望拍攝它們跳到懸崖下的河中淹死的場面。不料旅鼠卻不願往下跳,在等了兩天之後,不耐煩的攝影組把這些旅鼠趕下了懸崖,人為製造了跳海自殺。

旅鼠的數量為什麼會出現週期性的變化,是一個還沒有定論的生物學課題,可能與天敵、食物、氣候、季節等因素有關係。例如,一個很明顯的但還未得到證實的解釋是,旅鼠數量的劇增破壞了植被,出現食物匱乏,導致大批旅鼠被餓死。然後植被開始恢復,出現了新一輪的循環。實際上這並非旅鼠特有的現象,在嚴酷條件下生存的其他一些小動物,其種群數量也會出現類似的週期性變化。

雖然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專家們在這一點上是一致的:旅鼠不會集體自殺。在旅鼠數量劇增,當地的食物變得稀少時,旅鼠和其他動物一樣,會向其他地方擴散。人們觀察到,在挪威山區,山上的旅鼠向山谷擴散,有一部分會逐漸到了湖邊和海邊,在那裡安置下來。但隨著後來者越來越多,有些就會試圖游到對岸去,有的就被淹死了。這可能就是旅鼠集體自殺的神話的源頭。

近年來也有些專家試圖從旅鼠自身的變化解釋其數量減少之謎。例如,隨著鼠口密度的增大,旅鼠彼此之間出現了更多的社會交流和壓力,導致體內激素水平出現變化,從而使其繁殖力下降,變得更有攻擊性。在群體密度過大時,旅鼠的反應不是犧牲自己,而是更傾向於攻擊其他旅鼠,乃至出現自相殘殺。

旅鼠奔赴死亡之約的神話不會像旅鼠從天而降的神話那樣輕易消失。不管專家們如何澄清,這個神話會一直被當成一個科學事實,作為一個有教育意義的自然奇觀流傳下去。畢竟,對許多人來說,一個美麗的謊言勝過冷酷的事實。

見過傳說中的旅鼠投海麼?

少則數百隻,多則數萬隻,浩浩蕩蕩,遇到河流,走在前面的旅鼠會奮不顧身跳入水中,給後繼者架起一座「鼠橋」;遇到懸崖或是深溝,數千隻旅鼠便抱成一團,形成一個個大肉球,不顧死活地向下滾去。

這群「旅鼠」現在已經站到了中國a股近2800點的峭壁上,正準備俯衝底不知在何處的「海洋」。也許不用很久,大家將可以親眼目睹他們的「悲壯」演出。

「大象」們集體跳舞、板塊接力、上證綜指拉升1200點不回頭等,從去年八月中旬開始,中國a股以一種挑戰傳動牛市思維的方式狂飆突進。即使偶爾盤中也有大幅震盪的波動,那是也給散戶們「練膽」的熱身舞。

現在的中國a股,越來越像一座「圍城」,裡面的人都想跌跌撞撞地衝出來,而城外的人則接踵闖進去。從近幾日的成交量看,滬市連續幾天成交八百億天量,也就是說,每天有八百多億的「旅鼠」準備去投海,當然每天也有八百億的資金在暗自慶幸能全身而退。

當然,如果說a股現在就將調整,則為時過早,至少在股指期貨出來之前,肯定不會有真正的回調,但是,如果目前每日近八百億的成交量不能持續,或者說沒有更多的「旅鼠」衝進去為裡面的「碩鼠」接盤的話,大盤短期內小調將不可避免。

可憐這些「旅鼠」,他們或傾囊而出,或搜親刮友,或典當全部家當,本想在目前流光溢彩的a股牛市中不勞而獲一把,最後搭進去的是自已和全部希望。

而令人不安的是,即使在這些「旅鼠」投海的過程中,許多機構都為他們大唱讚歌,有些機構甚至將目前已近40倍市盈率的a股龍頭股--工商銀行仍維持買入,而有些機構對以200倍市盈率亮相的中國人壽三年看高90元。

但是,不要小看這些旅鼠的力量,一旦這些旅鼠將他們的財富在股市中付之一炬,最後將不可避免地對中國宏觀經濟產生惡性影響,2001年,中國股市泡沫破滅,通貨緊縮接踵而至,並不是一種巧合,尤其是目前中國內外經濟失衡的情況下,財富破滅帶來的消費銳減,將使目前中國主導消費型的經濟政策前功盡棄。

當然,也許不會是所有的旅鼠都會在接下來的這波行情中消失,可能更多的旅鼠在嗆了幾口水後就會趕快爬上岸,也有一部分旅鼠將被隨後的「解放軍」救起,但相當一部分旅鼠,尤其是目前沒有任何股市經驗、盲目追高的旅鼠,或許將會在「大海中永生」。

旅鼠效應與逆市投資法

大跌時群體恐慌的「旅鼠效應」發生,而投資機會也在這時降臨。在經歷了上輪大跌行情後,即使是最樂觀的券商研究員,也難以相信股市能如此迅速地抹平暴跌後的傷痕:深成指在5月30日後的五個交易日裡,最多下跌20、87%。可是,其後竟連拉7陽,以逼空的方式創出歷史新高。昨日以13811點收盤,較5月30日還有2、64%的漲幅。

打開深成指的日k線圖,一個典型的v形反轉讓人感歎牛市的美妙。在調整市道中,無論是機構還是個人投資者,大都堅信深滬股市中長期大牛市格局不變。可是,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在最恐慌的時候,拋售手中的股票呢?本文試圖為您解碼。

市場上突然沒有了買家。前兩周,深滬股市遭遇大牛市裡的恐慌:自5月30日至6月5日,很多股票以跌停方式進行拋售。其中,英大集團以連續五個跌停板,成為深市上市公司中「跳水冠軍」。其股價從17、95元,一直跌至10、63元,短期跌幅達40、78%。

在個股基本面沒有發生突變的情況下,僅僅是因為政策遏制過度投機的信號,數百隻股票像英大集團一樣,突然遭到市場大肆拋售。

跌停,通常意味著個股流動性的消失。是什麼的恐懼,令市場上大面積的股票突然沒有了買家呢?

「調高印花稅的舉措突然出台,多少出乎市場預料,因此引起激烈反應。在情緒化狀態下,人們一時很難理智對待,所以也就有了股市的嚴重超跌。」申銀萬國證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師桂浩明認為,暴跌開始的時候大家一時都無法適應,很多投資者不顧一切地奪路而逃,以至於整個市場都出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