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已成往事

藝術文化 9547 201 2016-06-02

《當愛已成往事》是金宗昌執導,蔡施娜等主演的電視劇,2004年度韓國電視劇收視冠軍。

該劇講述了在韓國漢城,姜、羅、盧三家兩代人之間的故事。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稱

    當愛已成往事

  • 外文名稱

    애정의 조건/Terms of Endearment

  • 集數

    24集

  • 出品時間

    2004年

  • 首播時間

    2004年

  • 制片地區

    韓國

  • 在線播放平臺

    百度影音、韓國KBSnbsp;

  • 編劇

    文英南

  • 導演

    金宗昌

  • 每集長度

    45分鐘

  • 上映時間

    2004年3月20日

  • 拍攝地點

    韓國

  • 主演

    蔡施娜,韓佳人,池城,李鐘原

  • 類型

    愛情

  • 出品公司

    韓國KBS電視臺

  • 其它譯名

    《愛情的條件》第一部/讓愛留在心底/愛讓我們在一起

目錄
1基本信息
2演職員表
3人物介紹
4劇情簡介
5分集劇情

基本信息

電視臺:韓國KBS2
首 播:2004年3月20日
片 長:60集(內地版:79集)
導 演:金宗昌
編 劇:文英楠(玫瑰色人生,傳聞中的七公主,糟糠之妻俱樂部)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
姜銀波韓佳人----
盧尹澤池 城----
陳正翰李鐘原----
羅艾莉趙茹靜----
羅長秀宋一國----
姜金波蔡時那----
全盛基樸勇宇----

職員表

職員表
導演:金宗昌
編劇:文英楠

人物介紹

宋一國

姓名:宋一國(송일국Song Il Guk)

出生日期:1971.10.01

出生地:漢城

血型:A型

身高 / 體重:185cm / 80kg

家庭成員:母親(演員,也從政:金乙東,金斗漢之女) 妹妹宋松怡(也是演員)。出身名門之后的宋一國,母親金乙東與外公金斗漢(韓國名將之子,連續劇「野人時代」就是根據金斗漢的故事改編而成的)都是韓國知名人物,分享者影視,因此宋一國在出道之前就已經為人熟知。

出道年份:1998年

喜歡的顏色:藍色

喜歡服裝的顏色:紅色

專長:滑雪,自行車,滑冰

緊張時:跑

喜歡的飲料:啤酒、咖啡

宗教:天主教

尊敬的演員:母親

最有印像的話劇,電影或書:《時間簡史》

想推薦的旅行地:人工建筑少的地方,其中最想推薦濟州島

曾演出電視劇:

MBC周日早間劇場:除了愛,我不知道

MBC BEST劇場 417集 夫婦十戒命

MBC BEST劇場 465集 美人時代

MBC BEST劇場 491集 隱才的故事

KBS2胡同里的人們

KBS2 敢愛(原名:不停息的愛)

KBS1 TV小說- 人生雜志

2002年:KBS《張嬉嬪》

2003年:MBC《沙漠之泉》

2003年:KBS2《保鏢Body Guard》

2004年:MBC周日早間劇場《溪花村的人們》

2004年:KBS2《愛情的條件》

2005年:KBS2《海神》

曾拍攝電影:

2004年:《紅眼Redeye》

受獎:

2002年KBS演技大賞  新人賞

2004年MBC演技大賞 新人賞提名

2004年KBS演技大賞 最佳熒幕情侶賞

曾代言服飾:

韓國crocodile男裝

曾出演廣告:

農心辛拉面

LOTTE樂天工業

NFC果汁

百歲酒2004年:《紅眼Redeye》

受獎:

2002年KBS演技大賞  新人賞

2004年MBC演技大賞 新人賞提名

2004年KBS演技大賞 最佳熒幕情侶賞

曾代言服飾:

韓國crocodile男裝

曾出演廣告:分享者影視

農心辛拉面

LOTTE樂天工業

NFC果汁

百歲酒

韓佳人

本名:金鉉珠

身高:168cm

體重:47kg  

生日:1982年2月2日

血型:AB

出道:2000年韓亞航空廣告

家族:父母、一姐

學校: 慶熙大學 飯店旅游系

愛好:十字繡, 聽音樂, 看電影

特長:游泳

理想型:體貼,理解我工作的男人  

雜志: Cindy the preky,流行通信,Figaro girl 封面模特等

CF : 東亞制藥PAKPAS CF,Lotte七星飲料茶,CF韓亞航空專屬模特等  

電視劇:《獵取陽光》(2002,KBS)

《黃色手帕》(2003,KBS)

《愛情的條件》(2004,KBS)

《新入社員》(2005,MBC)

電影:《墨竹街頭殘酷史》

獲獎經歷:2003 KBS表演大獎女子新人獎(《黃色手帕》)

2004 KBS表演大獎優秀女演員獎(《愛情的條件》)

劇情簡介

在韓國漢城,姜、羅、盧三家兩代人之間上演了一系列酸甜苦辣的感情糾葛。 
不知情的爸爸強迫銀波相親,沒有坦白懷孕事實的她陷入進退兩難。退伍的盧尹澤尋找以前連面都沒露過的初戀情人,但每次都撲空。尹澤被舅舅盧馬鎮帶進了夜總會做服務員,他原來的夢想只是當一個平凡教師,因此他拒絕了舅舅。但在夜總會卻發現了他的初戀情人姜銀波,銀波也在夜總會當服務員,銀波的冷漠使尹澤十分沮喪,但想到每天都能守候她身邊,他便留了下來。尹澤想幫助銀波,可是得知欺負她的竟是與她同居的那位男子后深受打擊。銀波同居的事實暴露了,爸爸迫不得已準備讓銀波與全成基結婚。結婚那天全成基卻沒有出現,而伴之而來的是別人送來的一枚Tiffany戒指,一枚及其金貴的鉆戒。這枚鉆戒由此又導致了一場軒然大波。銀波用慘淡的心情送走參加婚禮的賓客。
另一面,過著讓人羨慕生活的律師妻子金波,察覺丈夫的行為異常,開始查手機,郵件……通過各種渠道查出老公有了外遇的她痛苦萬分,但她卻沒有勇氣離婚,因為她知道在韓國社會里沒有經濟能力的離婚女子生活會多么累。就因為跟艾麗當晚發生的事,被捆住的尹澤一邊在愛麗家所經營的飯店里擔任經理,一邊在大學復學。允澤把銀波埋在心里,一天晚上,他碰見走進飯店的銀波,倆人又從新開始了……[1][2][3]

分集劇情 內容來源:

1-5 6-10 11-15 16-20 21-24 展開收起
    第1集
    韓國漢城,故事講述了姜、羅、盧三家兩代人之間的一系列感情糾葛。 姜翰杰有三個引以為傲的女兒。大女兒姜金波已結婚生子,丈夫陳正翰是一名律師,年輕有為,六歲大的兒子陳秀彬聰明可愛,更是全家人的掌上明珠。 二女兒姜振波,國際律師,典型的單身“不婚族”。三女兒姜銀波即將大學畢業,理想是當一名教師。 羅家有一對兒女,兒子羅長秀在美國留學,是媽媽李賢實心中的驕傲,女兒艾莉剛剛學成回國,主修珠寶設計。賢實的老公萬德操持家務,幾十年來一直是支持賢實開創事業的“賢內助”。 搓澡工盧馬鎮單身一人將兩個自幼雙親亡故的侄子撫養長大,雖然生活艱苦,倒也其樂融融。哥哥光澤為老板開車,弟弟允澤在部隊服役。 這日,賢實和綺子相約見面,賢實一心想物色一個家庭教育良好,從事教師行業的兒媳婦。今天她要見的正是姜家的三女兒銀波。銀波因為和盛基同居,又在夜總會工作,沒有去相親,不知實情的翰杰非常生氣,不顧銀波的哀求,命她搬回家住。 允澤服役回來,一直在打聽銀波的消息,但始終沒有音訊。萬德妹妹貞德一直沒有正式工作,也沒有成家,年過三十的她急于找到一個金龜婿,于是假稱自己是小學教師與冒牌公司老總的馬鎮碰到了一起。馬鎮和光澤想從貞德那里騙點錢財,答應給貞德換一部進口車,貞德信以為真。正翰沒有按時回家慶祝岳丈的生日,對此岳母琦子有所不滿,金波極力為老公辯解。
    第2集
    一日,允澤在街上偶遇銀波,在追趕中一時情急,被艾莉的車所撞。馬鎮和光澤想借機敲詐艾莉一筆,允澤知道后很是氣憤。銀波對盛基提出結婚,盛基不同意,因此二人發生口角。 馬鎮和光澤因欠了夜總會的錢,想讓允澤去夜總會上班掙錢還債,對此允澤非常苦惱。為解決家中困境,無奈之下還是前去報到。在應聘中卻意外發現銀波在那里當助興小姐,驚訝不已。但銀波卻把允澤拒之以千里之外,不愿再提及從前。 。 金波對正翰的一些古怪舉止心存疑慮,猜測他在外面有女人,在爭論中被正翰駁斥了一頓。
    第3集
    銀波和盛基同居的事情唯一的知情只有金波,她很為銀波的幸福擔心,勸銀波盡快和盛基有個結果。馬鎮找到艾莉訛賠償金,艾莉很惱火,但還是出了這筆不合理的賠償金。馬鎮用這筆錢大置行頭,開始實施對貞德的“詐騙計劃”。允澤得知叔叔向艾莉詐錢,急忙前去道歉,給艾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一直在家里扮演賢妻良母的金波最近總是心神不寧,正翰最近的反常舉止不由得讓她想入非非。其實,一切并非空穴來風,正翰的確有一個交往超過一年的秘密情人——他的屬下白珍珠,白律師。盛基因欠債未還,被債主綁架,債主逼銀波替盛基還債。馬鎮和貞德開始了“貓捉老鼠”的游戲,真真假假好不熱鬧。翰杰決定去銀波住所看望 ,在金波的掩護下 ,銀波和盛基同居的事沒被爸爸發現。 因手機短信事件,金波再一次對正翰起了疑心。正翰極力掩飾,拒不承認。
    第4集
    金波到電信局查正翰的手機通訊記錄但未能如愿。她找到已經離婚的好朋友美善傾訴煩 惱,美善的勸說不但沒有讓金波心緒平靜,反倒更加不安。正翰自覺有過錯,主動找金波講和。馬鎮繼續以會長身份蒙騙貞德。正翰帶金波外出就餐,珍珠尾隨而至,正翰緊張萬分。高利貸主來找銀波催債,恰被允澤遇上,很為銀波擔心。他找到艾莉借錢,艾莉欣然同意但提出了交換條件。允澤將錢交給銀波解了燃眉之急,銀波內心感激萬分。
    第5集
    光澤要馬鎮趕快處理和貞德的事情,馬鎮因對貞德產生好感,對她戀戀不舍,不愿立刻結束這場“騙局”。盛基領女人回家被銀波撞見,銀波傷心離去,盛基醉酒后來找銀波道歉,希望得到原諒,銀波不為所動。 艾莉向允澤提出的條件就是讓允澤做她的男朋友,歷時一個月。為了幫助銀波,允澤別無選擇只好硬著頭皮做起了飛揚跋扈的艾莉的“男朋友”,被銀波誤會,允澤有口難辯。 珍珠以正翰的名義給金波買了一件連衣裙,使金波對正翰的疑心煙消云散。一家人氣氛又融洽起來。盛基為讓銀波回心轉意,向銀波求婚,但銀波已經無法再相信他的承諾。 正翰假稱有官司要辦和情人珍珠一道去清平游玩,金波無意中從振波那里得知不是這樣,疑心又起,一張清平的罰單讓金波心緒大亂。和盛基分手的銀波在大姐的勸說下終于回家看望父母。
    第6集
    金波去律師樓給振波送文件,在門口巧遇珍珠,從振波口中得知珍珠是正翰的助手,大為震驚,正翰有外遇的猜測終于得到證實。痛苦萬分的金波找美善商量,美善勸金波再給正翰一次機會。 允澤等銀波下班帶她一起去吃面,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時代,二人內心感慨萬千。銀波感覺身體不適,允澤勸她到醫院去做檢查,兩人在一起的情景被艾莉看到,醋意大發。光澤以為允澤有了女朋友,允澤有口難辯。盛基又來找銀波糾纏,但銀波下定決心不再原諒他 。 振波找到珍珠,警告她不要再糾纏姐夫,破壞別人家庭。允澤與銀波交往日益漸近,萌發一同復學的念頭。翰杰帶銀波去吃烤肉,恰被人認出是夜總會的助興小姐石一樂文,慌忙掩飾,翰杰未覺出異常。金波尾隨正翰至珍珠住處,內心矛盾的她最終還是沒有勇氣直面二人的尷尬場面。
    第7集
    正翰直到第二天才回到家,繼續編造借口欺瞞金波,金波內心痛苦但表面還是裝做一如常態。正翰心中也深感對金波有虧欠,約她中午一道用餐,滿心歡喜的金波特地換上正翰送的裙裝赴約,沒想到珍珠又來攪局,也穿了同樣的裙裝出現在餐廳,金波大受刺激,終于忍無可忍拂袖而去。外遇一事終于挑明。振波從中斡旋,希望大事化小,正翰向金波深刻道歉,暫時得到金波的諒解。艾莉到夜總會找銀波,警告她不要糾纏允澤,允澤十分惱火。金波開始了對正翰無休止的盤問,正翰漸漸失去了耐性。 銀波去醫院檢查身體,卻被告知已懷有身孕。銀波不知如何是好。正翰向珍珠提出分手,被珍珠拒絕。美善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勸說金波不要一時沖動提出離婚,金波不知何去何從。
    第8集
    心情郁悶的金波醉酒回來,正翰看到此情此景心情復雜。銀波因為懷孕的事再次找到盛基,盛基趁機搬了回來,但他仍堅持讓銀波在夜總會打工維持生計,銀波深感失望。艾莉對允澤展開猛烈的追求,讓允澤左右為難。馬鎮為了騙錢,又在貞德面前布下圈套,誘其投資。 允澤在夜總會偶遇前來找銀波的盛基,老友重逢很開心。可盛基卻神色慌張,允澤此 時才從好友范秀口中得知銀波和盛基已同居兩年,他受到了打擊,和盛基大打出手,讓盛基離開銀波。貞德根本沒有能用于投資的儲蓄,她一面找借口拖延時間,一面向哥哥萬德求助借錢。 金波夫婦為了平復感情的裂痕,相約去清平慶祝結婚紀念日。就在二人沉浸在甜蜜的回憶中,珍珠給正翰打來電話,說自己在醫院,手術需要正翰代為簽字,正翰左右為難,心中不忍決定去醫院,金波苦苦哀求他留下未果,再次為兩人埋下裂痕。 翰杰給銀波打電話無意發現了她在夜總會上班的事,到住處找銀波又碰到了盛基,同居一事也被發現,翰杰怒不可遏,到夜總會把銀波帶回家。綺子擔心顏面受損,常發牢騷,更令翰杰惱火萬分。
    第9集
    銀波把懷孕的事告訴了金波,金波又疼又氣,銀波想把孩子生下來,金波無奈之下只好和爸爸決定,讓銀波和盛基盡快完婚。貞德來找哥哥,碰巧賢實回來吃飯,只好藏在桌子下,聽到兄嫂的對話,貞德很為哥哥在家里的地位抱不平。翰杰找到盛基商量他們結婚的事情 ,看到盛基不爭氣的言談舉止,甚為惱火,無論如何也不允許女兒與這樣的無賴成婚。翰杰把銀波變成如今的樣子歸罪于綺子對她關心照顧不夠盡心,綺子不服兩人爭執起來。 金波因為正翰去照料珍珠的事心中不快,正翰想辦法彌補但無濟于事。金波希望銀波打掉孩子,銀波不肯,連夜跑回與盛基同居的小屋,想和他私奔。就在兩人在車站等車之際,盛基退縮了,丟下懷孕的銀波自己逃開了,銀波被來找她的翰杰帶回了家。紙包不住活,銀波懷孕的事被綺子知道了,家里又掀起軒然大波。
    第10集
    金波查到正翰和珍珠關系仍然密切,又和正翰開始了新一輪的爭吵。允澤和范秀想創業賺錢,兩人打算成立一個清潔公司。 因為銀波已經懷孕,翰杰別無選擇,打算接受盛基這個女婿,準備在家里招待盛基。了解到盛基家境窘困,生計沒有著落,翰杰打算讓他來公司從頭做起,盛基感到壓力巨大,想推脫,令翰杰不滿,催促他們盡早完婚。盛基此時才知道銀波懷孕的事,氣急敗壞,責備銀波給他平填了無形的壓力與負擔。翰杰為了銀波的婚事費心費力,出資替盛基還債,還打算為他們購置房產引起綺子不滿。 貞德鼓動萬德用私房錢搞投資,萬德猶豫不決。 美善見金波痛苦不堪,就到醫院找珍珠理論,正翰得知此事對金波更加不滿。美善勸金波要多為自己的以后著想,尋求經濟保障,在此之前,金波對這些毫無概念。 銀波希望盛基改過自新,能承擔起家庭的責任,敦促他上進卻招來盛基的抱怨。在工地,盛基好逸惡勞的本性暴露無遺。盛基帶銀波見媽媽,盛基媽媽見到銀波欲言又止。
    第11集
    金波心情復雜,還是想挽回和正翰的感情,美善給她出主意,讓她利用正翰對孩子的感情奪回丈夫的心。正翰因失誤,事業面臨危險,珍珠挺身而出,幫正翰度過難關,正翰因此感到歉疚,也十分感動。 銀波找到允澤感謝他出錢幫她度過難關,并告訴允澤自己即將結婚,允澤聽后傷心欲絕。光澤見弟弟心事重重,便陪他談心,勸他忘掉銀波。 盛基媽媽單獨來找銀波,勸銀波對結婚一事要三思而后行,她不忍心看到銀波步自己的后塵,失去一輩子的幸福。與此同時,盛基也對結婚一事產生抵觸,銀波內心苦不堪言。 金波覺得不安決定找珍珠談話,希望她能放棄正翰,珍珠不置可否。 金波找珍珠談話被正翰當場撞到,正翰感覺有失顏面,當中呵斥金波,責令其馬上離開,金波心碎不已。回到家里,正翰大發脾氣,任金波如何解釋都無濟于事,.兩人矛盾加深,夫妻關系進一步惡化。
    第12集
    貞德把錢交給馬鎮,馬鎮叔侄心中暗喜,要用這筆錢幫允澤離開夜總會.。幾天來一直躲躲藏藏的貞德還是被嫂子賢實發現,往日宿怨被提起,歷來不和的姑嫂間的唇槍舌戰也隨之展開。艾莉進一步對允澤發動愛情攻勢,令允澤哭笑不得。 經過的緊張的籌備,銀波和全盛基的婚禮如期舉行,但就在賓朋滿至的婚禮上,盛基還是選擇了逃避……!與此同時,姜家那個隱瞞了20多年的秘密也初露端倪…… 銀波終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原來她是姜翰杰年輕時帶回家的私生女。傷心欲絕的銀波再次離家出走。她又回到幼兒園開始了打工的生活,決心一邊賺錢一邊復習功課準備教師資格考試,開始新的生活. 母親綺子向金波道出當年舊事,翰杰年輕時的出軌行為造成了他們夫妻二十多年來關系不合。
    第13集
    銀波結婚的消息令允澤痛苦萬分,獨自一人到酒館買醉,被艾莉接走,酒醒的允澤被艾莉告知犯下了無法挽回的錯誤……金波的初戀戀人明秀通過美善了解到金波的現狀,給予了她 無微不至的關心。.在艾莉的暗中幫助下,允澤和范秀成立的衛生間清理公司終于有客戶問津,但這一切允澤毫不知情。金波與正翰的關系繼續惡化,振波看不過去,單獨找姐夫談判,試圖讓他回心轉意。 美善不忍看金波繼續痛苦下去,找到正翰,試圖勸他懸崖勒馬,這引起了正翰的反感,也更增加了對金波的不滿,與此同時,珍珠也約金波見面攤牌,企圖讓金波放棄與正翰的婚姻。二人回到家爆發了最激烈的爭吵。金波終于將離婚二字說了出來,
    第14集
    悲痛欲絕的金波無處訴說,就在這時,明秀的關心讓金波感動不已也讓她放下了最后的防線……金波把自己出軌的事告訴了美善,自責、后悔充斥著她的內心,懷有身孕的銀波繼續打工謀生,掙扎在生存邊緣。盛基媽媽找到銀波,表示愿意承擔養育未出生的孩子的責任,銀波表示自己將獨自撫養孩子。為了生活,光澤開始在駕校當教練。艾莉到允澤家里拜訪,馬鎮和光澤受寵若驚。 光澤勸允澤忘掉銀波,尋找新的幸福。盛基又惹上了債務麻煩,債主再次找到銀波,逼她代為還債。
    第15集
    銀波在夜總會當洗碗工賺錢還債,在旁人的唆使下,為了盡早還債也為了未出生的孩子,銀波當起了陪唱小姐,恰被允澤發現,不知新郎逃婚的允澤很是心痛,但又不知如何助她一臂之力。 明秀開始了對金波的愛情攻勢,內心矛盾的金波無力抗拒,這也引起了正翰的懷疑。貞德也終于發現自己被騙,惱怒不已卻束手無策,只得向哥哥求助,在嫂子面前隱瞞實情。 明秀的追求日益強烈,令金波難以招架也充滿矛盾,允澤見到當陪唱小姐的銀波既心痛又失望,卻束手無策。
    第16集
    珍珠替正翰接秀彬回家。珍珠的反常舉動引起了金波母親綺子的懷疑,也令金波大為不滿。同時,正翰查到明秀發給金波的短信,加重了心中疑惑,夫妻二人再度爆發爭吵。銀波跟姐姐金波借錢,把欠下的酒店的錢還上,重新找到托兒所的工作。允澤知道盛基拋棄銀波的事情之后,很是心疼,決心全力幫助她。一次,艾莉碰見兩個人在一起,心里不安,就找到銀波,讓她離開允澤。 珍珠告訴正翰金波可能有外遇,正翰半信半疑。 金波看見媽媽在喝悶酒,聽媽媽聊以前的事情,自己不知不覺地把正翰有外遇的事情告訴了媽媽,金波母也由此埋怨女婿,正翰對此很生氣,責怪金波不知羞恥。
    第17集
    次日,金波約明秀去郊外練車,回家路上與正翰碰個正著,她心里很是不安。與明秀見面被老公發現的金波,為掩飾實情,和正翰大吵了一架,結果是兩敗俱傷。從金波那里知道銀波身世的允澤,去找銀波,但被拒之門外。 面對自己深愛的銀波和愛著自己的艾莉,允澤充滿矛盾與痛苦,無從選擇。允澤的客戶就是艾莉的父母,在艾莉的蓄意安排下,允澤與艾莉父母的見面十分尷尬。艾莉母親對允澤的境況十分不滿;允澤也深感自尊心受到傷害。
    第18集
    珍珠雇傭私家偵探監視金波的外出活動,并拍下了照片。已經開始懷疑老婆是否出軌的正翰,從珍珠那里得到了照片又看到了明秀發給金波的郵件,這樣的事實令他無法接受,也令他痛苦萬分。 艾莉來找允澤,想求得原諒,允澤向艾莉坦白了內心的情感,希望她能給他時間忘記過去。艾莉傷心不已,精神一撅不振。 正翰從各種渠道打探金波的行蹤,引起金波的不安,內心也陷入自責與矛盾當中,但她還沒有足夠的勇氣向丈夫坦白一切。賢實不忍看到女兒為情所傷,決定作出讓步,讓允澤來公司上班實習。
    第19集
    允澤跟蹤到銀波的住處,并把地址告訴金波,他決心放棄和銀波的感情,開始新的生活。 銀波因過度勞累住進了醫院,由于營養不良導致孩子流產。金波決心斷絕與明秀的交往,但明秀不肯放手,繼續糾纏令金波煩躁不安。金波父母希望正翰與金波重歸于好,但并不能改變正翰與金波的現狀。 金波希望流產后的銀波與允澤重新開始,銀波不敢確定自己是否有勇氣接受這份感情。翰杰的公司出現危機,他也因心力交瘁而病倒。在這緊要關頭正翰挺身而出幫姜家渡過難關。賢實終于發現萬德和貞德向她隱瞞的被騙事件,惱怒萬分。
    第20集
    在正翰,振波的幫助下,翰杰終于度過了財政難關,房子也保住了。姜家又漸漸恢復了平靜。正翰與金波感情日漸好轉,但由于明秀的糾纏,夫妻之間仍然危機四伏。金波手足無措找美善商量對策,兩人決定保守秘密,不讓正翰發現出軌一事。馬鎮和光澤還在為生活奔波著,二人的婚姻問題也成了大難題。 萬德被逐出家門后,賢實深感諸多不便,但還是不肯原諒萬德兄妹的欺騙行徑。幸有艾莉從中周旋才得以讓爸爸回家。貞德和哥哥一起回了家,并且保證要用在桑拿中心按摩打工賺的錢還給嫂子。
    第21集
    金波來看望銀波,希望她能和允澤和好。 銀波決心重新振作,開始新的生活,也鼓起勇氣要接受允澤的感情。美善找到明秀,希望他不要再糾纏金波,但明秀根本聽不進任何勸告。艾莉一時疏忽說出了自己并沒有和允澤有越軌行為的事實,允澤感到被欺騙,很是氣憤。 珍珠用金波有外遇之事催促正翰離婚,但正翰擺出種種理由加以拒絕。允澤打算帶銀波離開漢城,為兩個人的未來共同打拼。美好的前景令銀波心動,經過反復權衡,決心和允澤遠走高飛。不能接受分手事實的艾莉選擇了自殺,以此要挾允澤回到自己身邊。允澤不得不再次讓銀波失望,回去挽救艾莉。賢實的“小朋友之家”終于成功開業,翰杰前來道賀,賢實有意在事業上助其一臂之力。
    第22集
    一心想學開車的振波遇到的教練竟然是鬼靈精怪的光澤,一對歡喜冤家的故事由此展開。 銀波決心忘掉過去的一切,包括和允澤的感情,以幼兒園教師的身份開始了新的生活。珍珠再次找到金波,企圖逼她放棄與正翰的婚姻。金波偶遇銀波,才知道允澤的失約令銀波再次受到極大的傷害。 翰杰繼續為家庭的生計而努力的奔波著。金波和正翰的夫妻關系,因明秀的插入,最終走到了不得不離婚的地步。 賢實又為翰杰新起步的鍋爐事業提供資金支持,令翰杰心存感激。
    第23集
    萬德兄妹總能想出新花樣尋開心,令賢實看不順眼,除了冷嘲熱諷 也沒辦法阻止他們。正翰正式向金波提出離婚,并且暗中將財產轉移。更令金波無法接受的是,正翰爭奪孩子撫養權。視兒子為自己生活的全部的金波為了得到秀彬的撫養權,向正翰一再懇求,但狠心的正翰卻對此無動于衷。綺子知道金波有外遇的事,又氣又恨。在朋友和家人的勸說下,金波決定動用法律維護自己的權利。 身為國際大律師的振波面對方向盤卻無計可施,為此常常遭到光澤的奚落,十分沮喪。萬德想把馬鎮介紹給貞德,卻遭到貞德的拒絕。但在萬德的說服下,勉強同意見面。
    第24集
    秀彬因為無法適應沒有媽媽的生活,所以凡事都會粘著正翰,正翰不得已只好決定暫時帶著秀彬上下班,這天當他在跟客戶商談的時候,突然發現秀彬不見了,急得他急忙出外尋找,他還懷疑是不是金屏偷偷把他給帶走了,所以還打電話過去詢問,這一下也被金屏知道了秀彬失蹤,急得他們兩夫妻到街上忙找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