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海菜腔

社會人文 9547 362 2016-06-10

石屏彝族海菜腔,又稱“石屏腔“、“曲子“,俗稱“倒搬槳“,以異龍湖中一種稱為“海菜“的草本水生植物而得名,流行于異龍湖畔、陶村鴨子壩、牛街、龍朋六街等地尼蘇頗(三道紅)聚居地區。同時,也為漢族所喜愛,流傳于建水、開遠、通海、個舊等地。《海菜腔》是彝族勞動群眾在長期的勞動和生活中創作的;由青年男女在山野、田間、湖上談情說愛唱出的山歌發展衍變而來的。

2006年5月20日,彝族海菜腔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稱

    彝族海菜腔

  • 別名

    石屏腔,曲子,倒搬槳

  • 所屬地區

    云南紅河州

  • 類別

    民歌

  • 遺產級別

    國家

  • 代表曲目

    哥唱小曲妹來學、石屏橄欖菜

目錄
1基本資料
2簡介
3歷史淵源
4發展
5形式特點
6現狀
7傳承意義
8代表人物
9影響
10相關視頻

基本資料

彝族海菜腔彝族海菜腔

所屬地區: 云南 · 紅河州

文化遺產名稱: 彝族海菜腔

遺產編號: Ⅱ—31

遺產類別: 民間音樂

申報日期: 2006年

申報人/申報單位: 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

遺產級別:國家

簡介

彝族彝族

素以能歌善舞著稱的彝族人民,民歌滲透到他們生活的各個方面,是他們表達感情,自我教育和娛樂的一種重要形式。民歌被用來記載歷史,交流情感,傳授文化,掌握農時節令。不論是在祭祀,節日,婚娶喪葬,還是在勞動生產,談情說愛,修繕建屋等活動中,都能聽到歡快樸實,婉轉而又充滿濃郁鄉土氣息的歌聲。

海菜腔本義是在海上唱的腔,因當地的異龍湖中一種名為“海菜”的水生草本植物而得名。它是彝族人在長期的勞動和生活中創作的;由青年男女在山野、田間、湖上談情說愛唱出的山歌發展衍變而來。 其歷史久遠,自誕生以來,便在以異龍湖為中心方圓百里的農村、城鎮廣為流傳。

彝族海菜腔是海內外知名的云南彝族特有的民歌品種,它又稱大攀槳、倒扳槳,俗稱石屏腔,主要流傳于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石屏縣彝族尼蘇人村落。石屏彝族海菜腔屬海菜腔變體的民歌,與其他三種變體曲調沙悠腔、四腔、五山腔并稱“四大腔”,彝族稱之為“曲子”。

歷史淵源

云南的招牌云南的招牌 --石屏古城

海菜腔的由來

海菜腔俗稱石屏腔,它是滇南四大腔之首,起源于石屏縣異龍湖附近的原生態民歌。異龍湖畔風光旖旎,山水秀麗,湖里生長著一種水生草本植物,名曰海菜,長長的根莖碧綠,頭部盛開小白花,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可以食用。傳說彝族先民搖著槳櫓在異龍湖中打魚或采摘海菜,漁民邊劃船邊歌唱,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優美動聽的海菜腔。但在《紅河民間音樂舞蹈研究》一文中,汪致敏先生提到海菜腔時,考證其中較有代表性的說法有兩種:

一是白章富先生的多名說。他在《彝族海菜腔源流初探》一文中說:石屏“大水村地區的甜石榴聞名滇南,海菜腔又名石榴花,就是因此而命名。”

二是海菜腔源于彝族語之說。據許象坤先生的《石屏彝族與海菜腔》一文介紹,海菜腔的名稱,最早出現于《石屏縣志》藝文卷。其中有石屏廩貢胡贏的“香稻花香玉露稠,月明漁話滿船頭。小蠻打槳冪蒙里,海菜腔尖醒睡鷗。”的七絕詩句。這是海菜腔見諸于文字的記載。但是許先生認為,文人騷客將其列入詩文,并不是海菜腔定名的開端。于是,他從彝族語言的角度,對其進行了分析,認為“用漢語讀海菜,可以讀成海吉。彝語的海讀‘黑’,與漢語的‘海’聲母相同音相近。彝語的‘對歌’是‘吉’,用彝語說‘黑吉’,就是‘海上對歌’的意思。然而漢人聽起‘黑吉’來,就是‘海菜’。于是看見彝族男女到海上劃著船對歌,就說是去唱《海菜腔》……其實還應該先有‘黑吉’后有‘海菜’”。“靠打獵捕魚,這也許就是海菜腔產生于海上的依據”。

以上兩種說法,雖各有所據;但有另一種不同的說法:“當地彝族群眾認為海菜腔發源于異龍湖畔,據說是在元朝末年,異龍湖畔發生了一場戰爭,雙方打了七天七夜才結束。打了勝仗的一方就在異龍湖畔的五轉商店(羅色廟的小島上)燒篝火、擺酒席慶祝勝利,老百姓在唱歌跳舞中就把彝族話中的白話方言排列成有規律的唱詞唱了出來,隨后就在湖畔彝族村子中流傳起來。在后來的演變中有人就把它規律的整理后形成了海菜腔。取名海菜腔的原因是:異龍湖畔的彝族人民非常喜歡唱歌跳舞,在湖中打魚、扯海菜時也要唱,歌聲聲調拖得很長,很有韻味,唱的過程中使人感到就象摘海菜一樣很長很長,顧名思義就取名為海菜腔。”

其實,無論哪種說法,都離不開特定的環境和人們的生產生活習俗與特定環境相符的心態。也就是任何名稱的起源,都離不開深厚的社會基礎。由此可見,海菜腔不僅是異龍湖畔彝族人民曾經經歷過的歷史生活的真實寫照,同時也是繁衍生息在石屏縣的人們祖祖輩輩思想情感與理想追求的濃縮。

云南的招牌云南的招牌 --石屏古城

海菜腔的形成

石屏彝族海菜腔的形成源于“吃火草煙”活動。“吃火草煙”這種風俗,是彝族青年獨特的戀愛方式。在月明星稀之夜,常常由一個寨子的男青年先選好玩場,然后帶上煙筒、四弦和食品,邀約另一寨子的女青年參加。男女青年聚集于寨外選好的場地中,燃起篝火,裝煙逗樂,盡情唱跳玩樂。男女之間互唱曲子、侃白話,要求較嚴格,必須做到字正腔圓,對答如流,若女方輸了,必須給男方裝煙點火,若男方輸了,會被看不起倍受冷落。其中主唱者用真聲演唱實詞,假聲演唱虛詞,使之更富抒詠性,其忽高忽低,或張或弛的音色對比,讓音樂高潮迭起,悅耳動聽,獲得美感。在演唱過程中,主唱者與伴唱者之間,或低吟迥唱,或縱情高歌,綿綿不倦的對歌,通宵達旦,許多青年就是在這里傾露感情,最后結成姻緣的。

當然在勞動時,在山野湖濱,歌手們為了抒發心中的情懷,也會進行即興演唱。自古就有“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的說法,海菜腔的演唱,出于心性,激于真情,有時站在船頭“拉”一腔,會唱得魚兒冒出水;有時站在山頭“喝”一聲,也會唱得鳥兒飛出林。因此,彝族海菜腔,都是歌手們觸景生情而又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總是出口成章,充分顯示了人民群眾的才華和智慧。如筆者在小他臘村采訪時,當地歌手自編自唱的:“一進公園亮堂堂,四方賓客來唱腔,歌唱石屏大變化,全縣人民奔小康。”這一細膩的表現手法,也就形成了彝族人的歌唱風格。彝族人認為,人的美不在外表,只有能歌善舞,能編善唱,才最具有美感。所以口齒伶俐,對答如流,四弦演奏技藝嫻熟者,盡管無標致的身材,出眾的容貌,卻倍受青睞和愛幕,被稱為“曲子師傅”、“四弦老板”。

可見,歌聲是人民心聲的自我流露,任何一個民族的民歌,都是該民族的社會歷史、時代生活和民族風情的一面鏡子。

發展

云南的招牌云南的招牌 --石屏古城

彝族民歌源于勞動,傳播于民間。千百年來,一直延續著,發展著。因地而異,各具濃郁的地區特點。海菜腔以其動聽的旋律,朗朗上口的歌詞,即性發揮,順口而出,深受彝族人民的喜愛,是彝族人民培育出來的民族藝術之花。

彝家男女自幼聽大人唱曲,耳聞目睹,心領神會,萬事萬物經口即成詩句,是憎是愛,出聲直露情懷。無論湖中、山林、田地間,隨時皆可唱曲對歌,男女歌聲互答,其情融融樂樂,非見高下,不肯停聲。

明代石屏人袁潤曾在軍隊中供職,后隱居故里,他常進山游玩,聽樵夫唱海菜腔,寫下五律《禮社漁歌》:

禮社漁家樂,風清晚泊舟。

歌憐喉舌巧,出愛水天秋。

G乃波紋碎,輕腸月影浮。

魚羹常一飽,不似把人憂。

清初的石屏文人胡瀛,趁月游異龍湖,當即吟道:“香稻花輕玉露稠,月明漁話滿船頭。小蠻打槳冥蒙里,海菜腔夾醒睡鷗”。

民國年間,石屏的彝家婦女走西頭到思茅、普洱一帶背運東西,一路上唱海菜腔,跳煙盒舞,勞逸結合,以解困乏。民國lt;石屏縣志gt;四十卷lt;奕志gt;中載:夷人婦至思茅地,為人負茶至普洱,每唱朧匆調為嬉,又名跳朧匆(按:煙盒舞民間也稱為跳朧匆)。

這些史料中對海菜腔的有關記載,說明了海菜腔淵遠流長,是彝族民眾傳統的歌舞藝術形式。它在形成及發展過程中深受明清時期漢族移民所帶來的漢族文化影響。清代以來的地方志中,有很多關于海菜腔歌唱的記載和詩文。一首完整的海菜腔曲調通常由拘腔、空腔、正七腔及白話腔等部分組成,結構復雜,篇幅宏大,是一種由多樂段組合,集獨唱、對唱、領唱、齊唱、合唱等形式于一體的大型聲樂套曲。海菜腔代表性曲目有《哥唱小曲妹來學》、《石屏橄欖菜》等。

形式特點

石屏彝族花腰歌舞節石屏彝族花腰歌舞節

海菜腔的演唱形式獨具一格,被譽為民族中的“美聲”唱法。它屬于一種對唱形式的民歌,有領唱、有幫腔、有問有答。音域寬廣,昂揚激越,優美動聽、旋律起伏連貫,婉轉悠揚,猶如異龍湖水,清澈明亮,聲浪如波。彝家男女自幼聽大人唱曲,耳聞目睹,心領神會,萬事萬物經口即成詩句,是憎是愛,出聲直露情懷。無論湖中、山林、田地間,隨時皆可唱曲對歌,男女歌聲互答,其情融融樂樂,非見高下,不肯停聲。

海菜腔原為民歌小調,現已發展成數十種曲子。海菜腔的演唱形式獨具一格,在演唱開始,男女雙方要款一段枸腔白話,這是雙方在相互推讓過程中充分表現自己知識才能和藝術水平的一個機會,是戀愛過程中相互了解這樣一個不可缺少的過程。它的演唱基本形式是多以一人唱眾人合為主,也有男女對唱。海菜腔正曲是七言絕句,演唱的內容一般起到表達思想、心愿的作用。

彝族《海菜腔》,歌詞是漢語,曲調保持彝族音樂風格、節奏細致多變,旋律悠長。樂器伴奏以四弦為主,有時也用樹葉吹響伴合,但普遍不用器樂伴奏,張口即來,字正腔圓,大概是于勞動和行走中練出的緣故。《海菜腔》以對唱為主,對歌中夾對白話,出品成章,滔滔不絕,妙趣橫生,別開生面。

《海菜腔》的唱詞,從內容上分,有試曲、勾曲、抽曲、熱曲、掃曲、離曲、掛曲、怨曲、閑曲、怪曲等,都是附合情緒的即興創作,反映出男女青年在愛情生活中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

現狀

由于近幾年的旅游開發和央視“青歌賽”的大力宣傳,很多外地游客專程到石屏異龍湖上欣賞“海菜腔”。而異龍湖周邊地區由于交通便利,帶動著當地人的生活方式逐步向城市化趨近,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當地原有的生產、生活習俗也在悄然蛻變,原本穿著民族服飾的尼蘇人現在的穿戴已完全漢族化。筆者采訪中了解到目前異龍湖畔幾乎沒幾個漁民會唱“海菜腔”,會唱曲的只會隨口哼唱了幾句尼蘇花腰的阿哩或新近幾年創作的民間小調。

在異龍湖里捕魚的彝家人已經很少,相反這幾年湖中出了很多“食船”,據統計整個異龍湖大概有五十余這樣的餐館式“食船”,以異龍湖里捕來的鮮魚和湖里產的海菜為主要食源招攬游客生意,用餐其間若有人問及“海菜腔”,船家會立即用手機召集附近異龍鎮上的尼蘇姑娘小伙上船,穿戴漂亮“花腰”服飾的尼蘇姑娘小伙會在船頭一字排開,唱起悠揚美妙的滇南彝族小調,眾食客一邊欣賞歌聲一邊品嘗美味,現已成為異龍湖的特色旅游之一。

傳承意義

彝族海菜腔彝族海菜腔

作為特定環境下產生的傳統藝術形式,海菜腔在特定的生態、社會文化中有高度的適應性和廣泛的群眾性,在彝族發展史、文化史、道德價值觀、藝術思維方式及彝漢文化交融等課題的研究上有重要的價值。對以海菜腔為代表的少數民族特有的民歌進行系統發掘、搶救和研究,對于豐富和完善中國傳統音樂體系和音樂史的研究,也具有積極的意義。

隨著20世紀50年代以來海菜腔所依存的男女交際習俗吃火草煙的消亡及其他文化娛樂形式的傳入,海菜腔的歌唱漸趨式微,現已鮮有能完整歌唱成套海菜腔的“曲子師傅”、“曲子老板”(均為對著名歌手的尊稱),年輕一輩中也少有海菜腔的愛好者,其傳承面臨嚴重危機,亟待保護。

國家非常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2006年5月20日,彝族海菜腔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代表人物

李懷秀、李懷福姐弟二人李懷秀、李懷福姐弟二人

海菜腔是彝族人民喜愛的一種演唱形式,已進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目錄。李懷秀、李懷福姐弟二人用歌聲讓世人認識了彝族文化,無愧于“云南歌王”之稱。

2006年8月9日晚,當李懷秀、李懷福從頒獎者手中接過第12屆CCTV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原生態唱法一等獎的獎杯時,這對來自云南石屏的彝家姐弟的心,就像他們參賽歌曲lt;吉祥鳥兒飛起來gt;中的吉祥鳥兒一樣飛升云端。

“海菜腔”起源于云南省石屏縣的彝族生活區,在那里,農民經常在田間地頭唱起這種綿柔悠長的民間歌曲,這無疑為從小就在此地生活的李懷秀、李懷福姐弟倆提供了一個得天獨厚的音樂成長環境。

姐姐李懷秀12歲起便跟當地的民間藝人學習“海菜腔”。進入云南民族文化傳習館后,李懷秀先后師從后寶云、施萬恒、阿家文等著名的民間歌手,不僅使演唱技藝日臻完善,還掌握了山藥腔、四腔、五山腔的唱法。除此之外,李懷秀還學習了石屏彝族民間煙盒舞,花腰彝支系的數十套歌舞,以及哈尼族、納西族、佤族、怒族、藏族等民族的部分歌舞。憑借優秀的唱跳技能,李懷秀曾多次參加國內外的演出活動及賽事活動并獲得10多個獎項。

弟弟李懷福在家排行老四,他從小就勤奮好學,喜歡唱歌跳舞及民族樂器,2000年他也如愿以償地進入了姐姐所在的“云南民族文化傳習館”。李懷福在館里不僅學習了煙盒舞與以“海菜腔”為首的滇南四大腔,還跟李文藝老師學習了紅河歌舞。在老師和姐姐的幫助下李懷福的唱跳技能也越來越好。幾年之中,他曾多次與國內外的專家學者交流學習并與他們同臺演出。

李懷秀、李懷福姐弟二人李懷秀、李懷福姐弟二人

2004年1月,李懷秀曾和她的老師施萬恒一起,在中央電視臺舉辦的西部民歌大賽中獲得原生對唱組金獎;同年8月,李懷秀和李懷福一起參加了在山西省左權縣舉辦的第二屆中國西北民歌擂臺賽,一舉摘得“中國民歌王”桂冠。接下來就是一次次地參加全國的大型文藝演出……從2004年起,全國的觀眾就開始認識了這對來自云南省紅河州石屏縣的姐弟,開始認識了“海菜腔”。

而人們真正開始注意到“海菜腔”這種原生態民族唱法卻是在2004年第11屆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上。當時李懷秀和李懷福姐弟倆曾以一曲原汁原味、地道純正的《海菜腔》征服了評委和觀眾,也引發了中國音樂界的一場爭論。一石激起千層浪,這首來自哀牢山原生態的民族歌曲除了它本身的藝術魅力外,還首次把民間藝術的表演和表現形式推向了風口浪尖,在用歌聲打動了觀眾的同時,打破了音樂界傳統的評判標準,引起專家評委的爭論。

由于他們的演唱打破了音樂界傳統的評價標準,沒能進入決賽。這在當時引起了全國聲樂界的一場大討論,為民族音樂的發展提供了重要的借鑒作用,也正因如此,2006年的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特別設立了原生態唱法組。

姐弟倆獲得了第12屆青歌賽原生態唱法的金獎,不僅讓觀眾記住了這對彝族姐弟,更記住了“海菜腔”。有的觀眾說,我們就像他們身邊的樹木花草,聽他們在大山上自由地歌唱,那歌聲天然而清澈,自由而開朗。有的觀眾說,他們的歌聲穿越了歷史的時空,讓我們領略了一種有些陌生的民族風情,讓都市里的人感受到一股久違的清新之風。

影響

石屏“花腰歌舞節”石屏“花腰歌舞節”

文化是民族和國家存在和發展的根基之一,增強綜合國力呼喚文化的繁榮和發展,因此建設和諧文化是構建和諧社會的精神的保障。由于海菜腔的娛樂性和群眾參與性很強,歌手們曾經幾次進京到中南海懷仁堂為中央領導人演出,她們高亢委婉的曲調,受到了國內外專家的一致好評。

弘揚民族文化事業,需要具備文化的眼光。文化的最高價值不是同一性,而是它的獨特性。舞蹈家楊麗萍的《云南映象》以及大型音詩畫lt;花腰放歌gt;中,海菜腔都占有一定的比例。海菜腔走出了大山,走出了云南,在國外演出時被稱為“天籟”之音。人們在用自己甜美的歌聲歌唱著自己的家鄉,同時也在向世界證明:云南是歌的天堂,是我國民族音樂的寶藏之一。因此,在當今世界日益全球化的生態環境中,人們正是以堅持文化的獨特性方式來堅持自己的民族精神,來擔負文化傳承的歷史使命。

魯迅先生曾經說過:“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為了讓世界了解紅河民族文化,紅河人一直在致力于民族文化的挖掘和開發,海菜腔作為民族文化中的“美聲”唱法,它不僅是彝家人的絕唱,也是原生態歌舞的傳承。如今,石屏縣異龍湖的異龍鎮、龍朋鎮等各鄉村文化站都有海菜腔演唱組,縣里每年還舉辦一次民族民間“海菜腔煙盒舞”比賽,讓海菜腔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有了很大的改善。人們已經認識到自己本土的民族文化寶貴的價值,所以保護和發揚傳承就成了首要的任務。

“五步三進士,對門兩翰林,舉人滿街走,秀才處處有。”這是石屏縣明清兩代文人輩出的真實寫照。豐富的文化遺產,秀麗的自然風光,得天獨厚的資源,造就出了被稱為天籟之音的石屏彝族海菜腔。海菜腔作為彝族文化中的一份子,幾百年來傳承不斷,去年六月已被列入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由此可見海萊腔在我國民族文化寶庫中的價值和地位。

總之,海菜腔作為彝漢文化碰撞交融的結晶,顯示出了獨特的個性和成熟的美,從而成為一種較高層次的民族民間音樂藝術。我們要把傳統文化資源的保護與當代的再創作相結合,通過創新使之有活力,創作出富有時代氣息的作品,才能使海菜腔得到真正的保存與發展。我們真心期望這震撼人心的天籟之音——海菜腔傳承不斷,成為世界文化的奇葩。

相關視頻

滇南“四大腔:海菜腔(花腰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