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狄仁杰3

藝術文化 9547 629 2016-06-19

《神探狄仁杰第三部》是中國內地長篇偵探系列電視劇《神探狄仁杰》的第三部。該劇由錢雁秋、張文玲執導,梁冠華、張子健領銜主演。

該劇講述了唐朝時期大臣狄仁杰屢破奇案的故事,由《黑衣社》和《漕渠魅影》兩個部分組成。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稱

    神探狄仁杰第三部

  • 集數

    48集

  • 出品時間

    2007年4月

  • 導演

    錢雁秋,張文玲

  • 制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在線播放平臺

    愛奇藝、搜狐、央視網

  • 首播時間

    2008年3月15日

  • 編劇

    錢雁秋

  • 每集長度

    約45分鐘

  • 錄制單位

    北京華藝浩歌傳媒文化有限公司

  • 制片人

    張文玲

  • 主演

    梁冠華,張子健,須乾,董璇,張樹平,關悅,苑冉,呂中

  • 類型

    古裝,推理,懸疑,武俠

  • 出品公司

    東陽榮煊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 其它譯名

    神探狄仁杰3、神探狄仁杰III

目錄
1劇情簡介
2演職員表
3播出信息
4影片花絮
5分集劇情
6影片評價

劇情簡介

涼州案—黑衣社

(第1-18集)

武周年間,邊事頻仍,連年征戰,大周朝國帑虛竭,守邊將士軍心不寧,軍中缺餉,無力維持。此時的狄仁杰,正帶領著李元芳和四大軍頭蜿蜒在去往涼州的山道中。

狄公自連破幽州、崇州、蛇靈、江州等一系列大案后,幾經懇請,終于得武皇允準回老家并州休養。他想于回家的路上,繞道去看望涼州刺史曾泰并向他辭別。想到老朋友,想到詩酒相會笑談功過,想到回鄉遠離紛爭的朝事,想到專心務農垂釣汾水,狄公倒是頗感自慰。但李元芳耿直地向他指出,他沒有這等享清福的命。

涼州刺史曾泰是狄公的門生,他接到了朝廷急報,說是西北馬上要發生大地震,要他注意防震。曾泰立即組織防災抗震事宜,及時疏散了城中的百姓。但當地震來臨之時,仍然是房倒屋塌,損失慘重。想到大漠之中押運餉銀的三千鐵甲軍,曾泰憂心如焚。萬一他們出了事,那可是要塌天的。但是當派出的援軍找到這支隊伍時,軍中所有的人都中了邪,圍做幾圈不停地歡歌狂舞,不論是誰只要停下來便立即身死。而他們押運的500萬兩餉銀,就仿佛像被沙暴席卷的沙丘一樣,不翼而飛無蹤可尋了。這驚天的變故令曾泰瞠目結舌戰栗不已。案情發生,曾泰采取緊急措施,一方面封鎖州境,盤查各商旅游眾,沒有簽批不得擅離,發現可疑立即拘押。一方面馳報朝廷聽后處置。這時,城中軍中衙中都傳言此案為黑衣天王所為,曾泰鑒于百姓對黑衣天王的迷信,要求眾官注意輿論,控制事態,以防激起民變。

狄公及時趕到了,他批評曾泰對黑衣社的漠然不知,并立即對案情作了準確的推斷。一場驚險絕倫的偵查與反偵查,控制與反控制的戰斗,一場破獲“死亡之神”和“地獄行動”的精彩戰斗打響并層層翻滾推向高潮。最終,真正的黑衣天王現身了,她竟是一直潛伏在狄公身邊的徒弟小桃!小桃得意地告訴狄公所謂“地獄行動”的全部設想,也告訴了他“死亡之神”和“地獄行動”的全部真相。這聽起來真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也頗有些大難臨頭的味道。然而,狄公卻自信地笑了,并娓娓動聽地講了一個黑衣天王的“真正的故事”,從黑衣社的興起到歷史根源再到他們的地獄計劃及具體行動全部一五一十地推說出來,把黑衣社逆黨們都聽傻了。

狄公從黑衣社的起源開講,一直講到她們此行的全部細節和態勢,分析得絲絲入扣毫厘不爽。就在這時,外面響起驚天動地的喊殺聲。狄公告訴逆黨們,這是涼州衛大將軍風揚率領各軍衛鐵騎進城擒殺黑衣社叛黨的聲音。逆黨們頓時驚呆了。接著,狄公開始講述他層層分析破解這一切的神奇經歷,當最后講到主兇小桃和薇兒以為黑衣社已經得手的種種情態,只是他用以迷惑黑衣社的騙局時,小桃絕望地昏倒過去。然而,薇兒扶住了她,因為狄公的故事還沒有講完。狄公終于講到了最后的決戰,講到了雙方力量的部署和戰役勝敗的變化,可謂有聲有色,動魄驚心。當小桃和薇兒自知失敗在即的時候,薇兒拔劍抵住狄公企圖做垂死掙扎。她的逼迫被李元芳輕易化解了。這時張環、李朗率隊將院子團團圍定,黑衣天王小桃和圣騎士薇兒束手成擒。狄公說生命可貴,只有尊重別人的生命,自己才有生存權。神是仁慈不嗜殺生命的,黑衣天王應該明白這一點。小桃說這個世界沒有公平和仁慈可言,是非功過只有勝利者才有資格評判。狄公說所以你永遠不會成為勝利者。

在小桃的最后請求下,她與薇兒自裁了。她們臨死還抱著來世不渝的奪取甘涼的念頭。狄公無奈地搖了搖頭。

大案結陳,次日早晨,狄公與曾泰、元芳二人在刺史府內散步,閑暇之余,曾泰就此案再次提出了一個疑問。問狄公為什么翠紅院的暗道直通歸義伯府而不通暗道網,狄公卻一語驚人,道出了一段鮮為人知的黑衣社祖先情感隱秘,那是一段饒有意味的故事------

涼州城終于恢復了它往日的繁華。只有被貼了封條的翠紅院,狼藉荒荒,空空蕩蕩。鏡頭緩緩升起到房梁之上,梁柱之間,一只紅蝙蝠靜靜地臥著……

邗溝案—漕渠魅影

(第19-48集)

雷鳴電閃,大雨如注。大運河長江通往淮水的邗溝水面波濤洶涌,白浪濁天。狂風暴雨之中,江淮鹽鐵轉運使官船不幸在邗溝覆沒。但這不是一樁偶然的事件。因為,這樣的覆船事件在這一特殊的水段一年之內已經連續發生十五次了。結果是數百萬石食鹽損折,船毀人亡!而朝廷派去揚州查察此事的工部官員一批又一批,均是無功而返,可邗溝覆船的異事卻是一次緊似一次。更有甚者,此番出漕調查的水部郎中李翰竟然在任上自縊身死。由于鹽運受阻,西北各地軍民所用食鹽已呈緊張之勢。而今,邗溝渠道已成死地,北運停止,鹽荒已經發生了!武則天急召自涼州回京復命的狄仁杰進宮,改任他為江南道黜置大使,兼江淮都轉運使,奉旨欽差,整飭吏制,察查邗溝覆船大案。狄公帶領李元芳、曾泰趕赴揚州,經過艱苦卓絕的調查和推斷,終于使全部案情真相大白。查案過程中狄仁杰又從寧氏、魯吉英那兒知道元芳遇難,狄公深痛自責,但所幸元芳被臥虎莊莊主葛天霸的女兒小清救了起來,但失去了記憶。最終因為小清的死過度悲傷而恢復記憶。所謂的邗溝覆船案,乃是江湖巨惡鐵手團糾集官府及綠林各道聯手策劃的巨大陰謀,首先鐵手團派出殺在邗溝將江淮轉運使運鹽船隊鑿翻;而后,出動水鬼將沉入水中的官鹽盜撈起存。緊接著派出大躉船將鹽轉運出境,而漕運使楊九成,則是為私鹽轉運提供一切便利,開據官憑路引,逃避巡河官的檢查。之后,揚州刺史崔亮、長史吳文登便粉墨登場,利用職權威逼利誘淮北各地方官吏,遏止官鹽入淮,人為地造成淮北鹽荒。這樣他們便獨霸淮北鹽市,明目張膽地將邗溝落水的官鹽以高價發售到鹽荒各縣,以牟取暴利。好一張官匪合謀的大網啊,真是令人觸目驚心!

盱眙的鹽荒解決了,狄公命令自即日起,何家鹽號關閉,全城百姓可到城里的另三家鹽號買鹽,鹽價二十文一斗!官府的平鹽令一發,立時舉城震動,百姓們從四面八方趕到三家鹽號購鹽,那情景真是熱烈,堪稱造福一方,解民倒懸。不知誰在街道上放起了鞭炮,轉眼之間,鞭炮之聲響徹全城,死氣沉沉的盱眙,終于復蘇了!

狄公沒有沉浸在一時的勝利之中,他乘勝組織舉行臥虎莊會戰,在洪澤湖驛館遭遇了鐵手團(一個江湖黑社會性質組織,高手如云,殺手眾多,行事極其隱秘,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存在。專替別人收錢辦事。是由南北亂世時期塢壁鄉部宗襲所組成的),揚州刺史崔亮、長史吳文登和漕運使楊九成也公開露了相。狄公認為來的不只是他們三個,果然,鐵手團宗主大步走進門來,冷冷地望著狄公。他就是邗溝覆船的主謀也,也是鴻通柜坊之主——穎王元齊。最后的戰斗動魄驚心,武功蓋世的元齊被李元芳殺死,鐵手團屬下除被殺者外,全部投降。隱藏最深的鐵手團臥底林陽也落入法網,他就是一直跟隨在狄公身旁的山陽縣令魯吉英。葛天霸雖身犯重罪,但關鍵時刻協助大軍攻破臥虎莊,又主動將邗溝覆船失蹤的官鹽獻出,并裝上躉船,足見投誠之意。狄公依前言,特免其死罪,準居盱眙城中。

破案捷報傳到洛陽,武則天聽罷奏折緩緩起身,原來此案的幕后操縱者竟是她的貼親郡王——穎王元齊!武皇對狄公再次充滿了敬畏之情,對狄公所發的奏折一律照準,無再復議!

災難深重的邗溝終于通航了!沉寂了兩年的大運河,又喧囂起來了。淮北終于可以吃到朝廷的官鹽了。狄公望著寬闊的河面,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
狄仁杰梁冠華唐周二朝宰相,一代名臣
李元芳張子健檢校千牛衛大將軍,狄仁杰衛士長,性情剛烈武功高強,
武則天呂 中武周皇帝,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君主
曾 泰須 乾狄仁杰學生,曾為內衛,后經狄仁杰教誨由縣令逐升任涼州刺史
小 桃苑 冉黑衣社首領,稱號“黑衣天王”,奪取涼州事敗自殺
薇 兒關 悅黑衣社乾位圣騎士,
王 薔宋楚炎黑衣社坤位圣騎士,在“黑暗之山”被捕
張 環梁 凱狄仁杰手下八大軍頭之首龍虎軍頭,千牛衛軍官
李 朗李卓琳狄仁杰手下八大軍頭之一龍威軍頭,千牛衛軍官
房 哲楊增元武周主力部隊—左龍武衛將軍,押運軍餉的鐵甲軍統帥
廖文清趙 超左龍武衛將軍房哲副將,實為內奸
王 鍇傅 雋涼州伯爵,黑衣社死敵
李長史石寶善涼州長史
小 娟蘇子西黑衣社震位圣騎士,被千牛衛逮捕
老 鴇劉蘇慧黑衣社成員,被逮捕
風 揚趙 亮涼州邊防軍—右豹韜衛大將軍,率兵擒殺了大批黑衣社逆黨
甲 瓦徐 瑩天竺商人
齊 虎宮海濱八大軍頭之一龍勝軍頭,被稱為“死亡之神”的紅蝙蝠殺害
潘 越王 磊八大軍頭之一龍興軍頭,被稱為“死亡之神”的紅蝙蝠殺害
沈 濤李卓林八大軍頭之一龍揚軍頭
肖 豹何政衡八大軍頭之一龍健軍頭
吳司馬呂懷飛涼州司馬
梅 香劉雪嬌王鍇安插黑衣社臥底,死前交給狄仁杰的腰帶為破案起了重要作用
燕 兒劉 佳侍女
魯吉英張樹平山陽縣令,又名林陽,鐵手團重要成員,曾安排殺死并構陷李瀚
何五奇趙軍凱不法鹽商,被黑吃黑而喪命
文 清過齊鳴盱眙縣令,因黑吃黑事敗被捕處決
寧 氏曲柵柵李瀚之妻,機警狡猾
葛天霸韓振華臥虎莊莊主,鐵手團部屬,后因其幼女之死而棄暗投明
崔 亮王心圣揚州刺史,巨貪大惡,被處決
吳文登安瑞云揚州司馬,巨貪大惡,被處決
封可言王明剛工部侍郎,隨佐狄仁杰破獲邗溝特大鹽案
何 竟于連偉何五奇管家
葛 彪秦漢雷葛天霸管家
鄧 通楊 彥葛天霸手下,因與葛天霸幼女婚事不成而出賣葛天霸,后被殺
夫人喬 紅何五奇夫人
孫喜望鐘衛華裁縫,被文清挾持成為殺人替罪羊,后被殺而被救回
閻 氏柴晶晶孫喜望之妻,被文清殺死并嫁禍孫喜望
宗 主錢雁秋穎王元齊,鐵手團主人,策劃邗溝大案,被李元芳和云姑聯手擊殺
龍 風王 樸鐵手團殺手之一,被李元芳殺死
方 九陳奕霖揚州仟戶,因告狀遭追殺幸被狄仁杰所救
龐 四王 遼鹽梟頭子,李元芳和葛亞青之友
楊九成楊 軍揚州漕運衙門漕運使,巨貪大惡,被處決
彭 春張恒利北溝大倉監庫,被殺后幸被李元芳和葛亞青所救并交代所知情況
季 虎白 濤魯吉英手下,誘騙寧氏時被識破
常媽媽徐 惠老婆子,為何五奇與閻氏通奸牽線搭橋,后被殺
吳頭兒呂 龍盱眙縣捕快
小 蘭郭 萌侍女
虎 云高院峰鐵手團殺手之一,被李元芳砍斷右臂,后被張環李郎等合力擊殺
馮屠戶方 野肉鋪老板
王 周閔 政護漕使,因指使手下殺人滅口而被捕,后被虎云殺死
余 忠李 尊王周手下,因殺人滅口被捕
彭 秋高一南北溝大倉衛隊長,監庫彭春之弟
郭老魯田海鵬老船工
嚴守誠曹 偉司天監監正
張柬之任學海鸞臺侍中,狄仁杰學生
里 長王騰龍里長
春 兒林致欽何府丫鬟
張伸郝中軍殺人兇手,被狄仁杰揪出
姚 崇陳衛國內史,狄仁杰學生
豹 沖樊春雷鐵手團殺手,被李元芳擊斃
蛟 剛周曉鐵手團殺手,被李元芳擊斃
犼 強劉永強鐵手團殺手,被李元芳擊斃
小 清董 璇葛天霸幼女葛亞青,在運河救起李元芳,后為愛人遇難
云 姑董 璇鐵手團殺手,小清姐姐,因小妹遇難而棄暗投明并引大軍消滅鐵手團

職員表

出品人朱彤、張會林
制作人張文玲、崔宇、制片主任:賀貴鋒、制片主任:黃海濤、責任制片:李長江
監制傅思、張曉捷
導演錢雁秋、張文玲
編劇錢雁秋
攝影劉雙慶、樊浩、張遠
道具金崇明、金崇明、雷英才
美術設計周卡、江黃煌
動作指導周春雷
造型設計馬淑英
服裝設計崔宇
視覺特效王文
燈光王銀洋、魯快長
錄音王先濤、李陪龍
劇務總策劃:薛文池、汪國輝
場記策劃:楊國光、呂梁、董平、時民峰
布景師徐化文、李陪龍
發行責任編審:杜力

資料來源:[2])

播出信息

國家播出平臺播出時間備注
中國央視八套2008年3月15日首播[3]

影片花絮

演員

  • 該劇沿襲前兩部風格,主創也均為前兩部劇的原班人馬。青年女演員董璇則在本劇中首次分飾兩角,分別扮演兩個性格截然相反的雙胞胎姐妹。
  • 張子健飾演的李元芳卻給廣大觀眾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李元芳武功超群,似乎所有的兇狠對手在他面前都略遜一籌,沒有背叛只有“忠誠”是李元芳的標簽,和狄仁杰在一起,他們就是一對智勇雙全的絕配搭檔。張子健記得在該劇的《邗溝案》中,在一條大船上拍了15天的武戲,那個船長30米,高10米,后面搭上了同樣大小的綠色背景布,是個巨大的工程,觀眾在電視畫面上看到的打斗場面可能也就幾分鐘,但相當精彩,然而沒有人能想到這其中的苦衷。“因為在戶外,天氣一變背景布就跟著動,有時候我們剛準備好出門,就接到電話說,別來了,步被吹翻了,重新搭吧。”

制作

  • 《神探狄仁杰》拍至第三部已有118集了。和第一部中“神探”十來集就一大案不同的是,第三部的48集總共才講《涼州案·黑衣社》和《邗溝案》兩個故事,而且演員造型包裝得很洋氣,該劇的編劇兼導演錢雁秋對此解釋道:“這樣做,主要是為了突破中國古裝劇傳統的東方造型風格,給觀眾一點新鮮感。”
  • 三部《神探狄仁杰》的編劇都是錢雁秋,他說劇本的創作過程太痛苦了:“我先得想好故事的殼,然后從后往前推,每個邏輯和細節都要準確無誤,過程既矛盾又痛苦,真是太煎熬人了。”

選景

  • 《神探狄仁杰3》的第一個故事發生在大漠中,為了滿足編劇和導演的最初構想,劇組遠道取景敦煌。然而,從北京到敦煌沒有飛機能夠直達,只能坐火車和汽車輾轉而至。取道敦煌已是難事,然而最難的卻在之后的轉場上。從敦煌到橫店,相當于從西北到東南,跨了大半個中國。
  • 為了配合第二個故事的場景,劇組特意在橫店影視城清明上河圖景區的汴河水邊搭建了一個宏偉的碼頭,木樁子全部打在水下兩米的地方,上面還搭了木棧橋,但是剛搭好后主創人員卻發現,碼頭和情節的需要比起來,建小了。“因為在故事中這個碼頭要囤積鹽,按照劇情算是能湊合,但是考慮了一下,還是不惜成本拆掉重建!”張文玲說,大部分木材被拆掉后基本就不能用了,全部要買新的,最后的效果就是碼頭被整體擴大了三分之一,為的就是“真實”二字。
  • 在《邗溝案》中,因為大部分場景都發生在運河之上,一條大船就是主要故事的發生地,導演本來考慮在水上搭建一條長27米的船,再在船旁邊搭建一個平臺便于人員上下,但基于安全問題這個設想并沒有實現。之后,制片方在橫店影視城廣州街景區南門找到一條長30米,高10的大船架子,即電視劇《A計劃》在橫店拍攝時搭建的一艘大船,改造成劇本需要的樣子,為了后期制作用,劇組用腳手架架起了一塊1500平方米的綠布做背景,而且要求基本無縫,氣勢非常恢弘。但是,船太大也進不了攝影棚,只能露在外面。每天拍攝時都需要用3臺吊車把綠布整體打亮。

分集劇情 內容來源: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31-35 36-40 41-45 46-48 展開收起
    第1集
    唐武周年間,邊事頻仍,連年征戰。大周朝國帑虛竭,守邊將士軍心不寧。這一天,皇帝武則天邀集眾臣商議轉運錢糧赴邊之事。忽有欽天監來報說,飛鳥觸柱、池魚殃死、天現異兆。根據天象臺地動儀的顯現,將有大地震在西北發生,并波及神都洛陽。武則天當即吩咐快馬通知有關道、州做好抗震抗災的準備。她特別想到押運巨額帑銀赴邊的鐵甲軍,按時間計算,他們此時正好途徑地震將發的西北大漠,看來是兇多吉少。她特別吩咐派出600里加急快馬,務必通知他們小心防范。此時的狄仁杰正帶領著李元芳和四大軍頭,蜿蜒在去往涼州的山道中。狄公自連破幽州、并州、蛇靈、江州等一系列大案后,幾經懇請,終于得武皇允準回老家并州修養。他于回家的路上,繞道甘涼去看望門生曾泰并想就此向他辭別。想到老朋友,想到詩酒相會笑談功過,想到遠離紛爭的朝事,想到回家務農垂釣汾水,狄公倒是頗感自慰。但李元芳耿直地向他指出,他沒有這等享清福的命。果不其然,當一行人無意中投宿某座蹊蹺的小廟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事發突然,光怪陸離。一通打斗之后,他們救下了一個身受重傷的小女子。可惜小女子說了幾個奇怪的字眼,并托付一條花紋古怪的腰帶后,很快就死去了。朝廷的加急快馬沒有追上鐵甲軍。大將軍房哲帶隊押運著巨額餉銀開進了大漠。
    第2集
    不幸事情終于發生了。沙漠像上帝篩糠一樣顫抖起來,黃色的沙暴以排山倒海之勢撲向鐵甲軍。數十米高的沙墻呼嘯奔騰,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鐵甲軍車駕人馬席卷拋灑騰空四散。就在全軍茫然掙扎,饑渴交迫瀕臨絕望的時候,在夕陽的余暉之中,一彪飄忽詭譎的馬隊進入了他們迷亂的視野。有人恐怖地斷言,這是飄蕩在大漠之中的死神降臨了。將軍房哲已控制不了自己的隊伍,他治軍再嚴,又能奈何誰呢?涼州刺史曾泰是狄公的門生。他接到朝廷急報,立即組織抗災事宜,及時疏散了城中的百姓。想到大漠之中押運餉銀的鐵甲軍,曾泰不免憂心如焚,于是立即派出隊伍進入大漠去尋找接應。但是,當援軍找到這支隊伍時,情形已頗為難以置信。軍中所有人都中了邪,而他們押運的餉銀,就仿佛被沙暴席卷的沙丘一樣,不翼而飛無蹤可尋了。這驚天的變故令曾泰瞠目結舌戰栗不已。夜里,狄公一行無意中來到一處南北朝時代的古堡。狄公覺得在這荒無人跡的深山中,這古堡建得十分蹊蹺,古堡主人解釋云云。狄公驀然想起小廟中供奉的那尊塑像,他覺得小廟和古堡兩者之間,某些景象有著說不出的相似。聯想起小廟的那個夜晚,他隱隱感到這個古堡主人,這座古堡與小廟和那個奇怪的塑像,似乎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第3集
    狄公想到小廟那個神秘死去的小女子,一連串的疑問涌入心中。第一,究竟是什么人,為什么要不顧一切地追殺這樣一個柔弱的女子呢?而小廟中的機關埋伏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還有那位神秘而恐怖的塑像,與這一切又是什么關系呢?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聯系到小女子死前所說的話,還有她留下的腰帶,狄公作了一個大膽的推斷。若假定小女子的三句話是有內在關聯的,那就是有人利用天災,要圖謀大舉,而小女子探聽到了這個秘密。那么這條腰帶中究竟隱藏著什么秘密?與她臨死前所說的那三句話又有什么內在關聯呢?這時,蹊蹺的事情又發生了。古堡女主人請去李元芳,托他捎一封書信,地點和小女子死前交待的一樣。她還囑咐此事切不可讓任何人知道,包括她的夫君。這僅僅是一種巧合么?狄公隱隱有了不祥的預感,經偵查,他們很快發現了轉運使押送貨物的大車,發現了大車旁數十名當地村民的尸體。是什么貨物如此重要,令匪徒殘殺如此眾多的村民?!可以肯定,他們正在籌策一個巨大的陰謀。還有,那個死去的小女子還有古堡夫人,她們又代表著誰呢?這小小的古堡真熱鬧呀。狄公一行的行動被發現了。一場生死搏斗勢所難免。
    第4集
    經過一番激烈較量,李元芳大展神勇,殺得匪徒們鬼哭狼嚎,狼狽遁走。但是他們利用機關施放毒氣,狄公等人命在旦夕。古堡夫人突然趕到出手施救,狄公等這才轉危為安。涼州刺史曾泰初步查清鐵甲軍下落,他們已全體中邪口噴鮮血而亡。案情發生,曾泰采取緊急措施。一方面封鎖州境,盤查各商旅游眾,沒有簽批不得擅離,發現可疑立即拘押;一方面馳報朝廷聽后處置。這時,城中、軍中、衙中傳言四起。曾泰鑒于百姓的迷信心理,要求眾官注意輿論,控制事態,以防激起民變。狄公等在路上救起個身受重傷的騎兵軍官。為進一步治病救人,他們暫宿洪家堡村,并遇到女扮男裝的姑娘小桃。從小桃口中,他們進一步了解到匪徒的情況。在狄公、李元芳的默許下,小桃聯絡村中群眾,特別是苦大仇深的青年準備起義抗暴。但他們的行動被發現了,匪徒們準備大開殺戒,李元芳及時出手殺死匪徒。但他們驚奇地發現,匪徒竟都是碧眼金發的西洋人。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第5集
    狄公等預感到敵人馬上會來報復,于是動員群眾布置對策。果然,匪徒大批趕來,李元芳一馬當先殺入敵陣,狄公帶領群眾隨后掩上,一舉挫敗了匪徒的詭計。經審問俘虜,狄公了解到,他們的頭目都是武林絕頂的高手。但具體是誰,他們不知道。匪徒社在涼州地面約有三十個設有同樣機關的小廟,他們就是利用小廟機關,裝神弄鬼詐騙百姓錢財。狄公感到匪徒在涼州根基之深、勢力之大、影響之廣已不容小視,便決定火速趕往涼州,一面急報朝廷,一面請曾泰設法,鏟出如此囂張的黑惡勢力。狂風呼嘯烏云翻滾的黑暗之山,匪首們鑒于曾泰封鎖州境,劫奪的餉銀無法運出,遂決定設法在涼州城境內,分散與前來的天竺商人秘密交易,要創造機會,將“死亡之神”帶出涼州找到安全的藏所,以備下一步“地獄行動”之用。這時的涼州城,已有百來個西域商隊困留城中,眾商隊鼓噪喧嚷鬧著出城,但曾泰扛住壓力巋然不動。狄公及時趕到了,聽了曾泰關于鐵甲軍中邪和餉銀失蹤的報告,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聯系一路上所聞見,狄公很快將所有案情聯系起來。但這些匪徒竟行如此大案------他們到底要干什么呢?
    第6集
    狄春三人來吉祥巷送信,竟遭遇了不測------狄公批評了曾泰對匪徒的漠然不知,指點了上奏朝廷的奏章寫法。果然,奏章抵達朝廷后,皇帝武則天按照狄公的意圖,傳旨停止了他的休假,任命他為內史并西北道黜陟大使,赴涼州調查餉銀案。提前大軍前來涼州報告的兩個斥侯,證明狄公帶來的封條就是餉銀封條,匪徒作案的推斷被最終證實。狄公立刻傳令進剿古堡,奪回餉銀擒拿逆賊。狄公帶人進山剿匪,留下小桃照顧受傷軍官和大軍統帥。可小桃的身邊也不平靜啊!更不平靜的是涼州城中的天竺商人們。他們焦急等待著出手奇貨——死亡之神。匪徒終于出現了,雙方交易完成,匪徒將天竺商人殺死滅口。但是,這一切沒有逃過暗中監視的李元芳。李元芳跟蹤匪徒,看到他們花巨款買來的奇怪貨物。他想知道那籠中的貨到底是什么,不幸被不明物體咬傷,命在旦夕。
    第7集
    狄公率大軍包圍古堡,剿匪戰斗殺聲四起,下雨了。狄公等沖進古堡,但古堡中空無一人,餉銀也被提前轉移了,狄公料立即率人追趕。昏去的李元芳終于醒來,發現有人救了他,得知身處的宅院是歸義伯府,主人名字叫王鍇,是個襲爵的世家。狄公等追趕餉銀,順著暗道來到懸崖絕壁的出口。拉餉的車轍不見了,仿佛橫空飛走一般,令人殊難思議。而那條指示暗道機關的繡花腰帶,此時也驀地失了靈。大軍找不到絕處逢生的路,只好又回到古堡之中。可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在涼州城中怪事也來了。有商曹向長史急報,滯留城中的天竺商隊出現了可怕的瘟疫,已經死了八個人。為防止瘟疫蔓延,人們主張將死人和有感染嫌疑的客商送出城去。這樣一來,曾泰封鎖搜查的計劃就會被打破,再想勘破餉銀案恐怕很難。可事出無奈,為全城百姓安危著想,長史也只好事急從權。
    第8集
    敵人的詭計沒有騙過李元芳,他根據提供的情報,檢查混出城去埋死人的特批商隊。令他奇怪的是,商隊大車上確實拉載著天竺死尸,沒藏什么餉銀之類可疑的東西。他只好放人出城。狄公等又來到村民曾起義抗暴的洪家堡,這里的情形更慘。留守部隊和村民的死相和古堡的情形一模一樣。他們沒有受傷和中毒的跡象,面色栩栩如生,令人恐怖費解------風雨之夜,小桃細心照料著病人。病人昏迷中大喊噫語,接著就發生了行刺病人的事情。小桃臨危不懼高聲呼救招來李元芳。刺客狼狽逃走,但多少留下些痕跡,病人的昏語也令元芳明白了些事情。這時有人送情報來給李元芳,元芳囑咐小桃后離去。不久,狄公回來看望病人和小桃,小桃把發生的事情細細敘述了一遍。李元芳來到歸義伯府,以調虎離山之虛行投石問路之實,借奸細充當自己抵擋暗器。奸細飽中暗器命喪莫名,元芳趁機查出久已失蹤的狄春一行。
    第9集
    狄公根據小桃的報告做了推斷,初步弄清了鐵甲軍中唯一活著的失蹤者。那么,那位行險兩次要刺殺他的又是誰呢------?這時,李元芳回來了。他帶回了一位客人,就是古堡夫人薇兒。狄公感謝薇兒幾次三番給與的救助,薇兒也驚嘆遇到了名震朝野的狄仁杰和李元芳。就在他們寒暄之時,有匪徒冒著雷雨潛進院子。恰好出門的曾泰察覺了些許動靜,但終究還是什么都沒看到------狄公、李元芳、薇兒和曾泰匯總情況,首先明確了歸義侯府的情況,覺得有太多的線索都指向這里。李元芳建議奏明圣上查抄歸義侯府,但被狄公否定了。他認為在證據不足和情況沒有徹底搞清之前,還是不打草驚蛇好。他們分析,如果匪徒僅僅是為了劫奪餉銀,他們已經達到目的,完全可以銷聲匿跡遠走高飛。可古堡和洪家堡的群死慘案說明事情不是這樣。那他們又是為了什么呢?特別是那殺人無形的神秘之物,這到底意味著什么呢?種種跡象表明,黑衣社在醞釀一個巨大的陰謀。而餉銀案,僅僅是這一陰謀的序幕開啟。
    第10集
    經兩名斥侯辨認,證實了被救軍官的身份。狄公立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屢屢行刺軍官的刺客不是別人,恰恰正是鐵甲軍主帥。可這到底是為什么呢?狄公為證實刺客的身份,采取了敲山震虎之計。刺客果然行動起來,但他的所有行動,都受到李元芳暗中的嚴密監視。為了掌握匪徒作案的真正目的,避免打草驚蛇前功盡棄,狄公說服大家冷靜分析,從最不易引起敵人警覺的線索入手,迂回包抄,掌握破案的主動權。大家群策群力,在狄公的指導下,提出兩個至為關鍵的突破口。那就是秘密查清餉銀被運到了哪里,怎樣存放。秘密查清匪徒殺人無形的手法?到底是什么?這兩點與其說是突破口,毋寧說是所有案情的真正核心。這時候,眾人才真正明白狄公欲擒故縱順藤摸瓜的用意所在。
    第11集
    狄公仍行敲山震虎計,令涼州所有軍、卞、勛、爵來衙點卯,當眾逼歸義伯王鍇摘下他始終帶著的青銅面具。只是誰也沒想到,面具后面竟然是一張西洋人的臉,所有人都驚呆了。狄公當眾宣布餉銀大案,接著他單刀直入詢問王鍇有關情況。一連串突襲問話,攪得王鍇措手不及答非所問,欲蓋彌彰慌了手腳。狄公料定他去后必有行動,即命李元芳布置牽牛衛,對伯府日夜監視準備追蹤。小桃照顧病重昏迷的軍官并出去為他抓藥,臨行托付薇兒姐幫著照顧病人。她沒有想到就在她出門之后,院子里又有了蹊蹺。這一節恰被狄春無意中看到了。歸義伯府果然動作了。張環跟蹤而至,卻被翠紅院的妓女們一通耍弄轟了出來。匪徒們抓住機會,面見了他們的首領,并領受了下一步的行動計劃。狄公順藤摸瓜,勘查天竺商人瘟死的同陽客棧。據店老板說,這批商人頗為奇怪。他們帶來的貨物天天喝血,被神秘地鎖在后院。大災戒嚴之后,他們拼命鬧著要出城,現在又神秘地死亡------這其中到底有著怎樣的玄機呢?進一步的調查說明,天竺商人帶著喝血的神秘貨物,是與匪徒們進行秘密交易------狄公終于發現了匪徒們的行動目標。好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啊!那么,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貨物?能令匪徒花如此大的價錢,冒如此大的風險呢?他們又為了什么呢?
    第12集
    李元芳跟蹤匪徒來到某地,他發現了死于瘟疫的八具尸身,也發現了恐怖的天竺奇貨——的死亡之神。為進一步弄清真相,李元芳用計混入匪幫隊伍,潛入了黑暗之山。這時的狄公大隊,也出了涼州城,直奔古堡而來。狄公率欽差衛隊對古堡進行了徹底的掃蕩。他們幾經周折找到藏匿的餉銀,但匪首們卻借著復雜的密道逃之夭夭了。俘虜所有匪徒拒不招供,竟都寧死不屈咬毒自盡。狄公覺得還有太多迷團有待揭開:大漠劫餉的真正動機、殺人無形的恐怖手法、瘟死客棧的天竺商人、神秘的黑暗之山、如此種種,狄公覺得他們已接近了案件的核心。最危險的時刻就要到來了。李元芳跟著百姓們來到黑暗之山,他發現匪徒們誘騙王家堡百姓來這里,是教他們服食一種黑色的丸藥。這是在做什么?李元芳決定監視下去。李元芳在黑暗之山與眾匪徒周旋較量,憑著大智大勇,冒險來到現場,終于有所發現。在出來的路上,他突然遇到從古堡逃的王鍇兄弟,令他奇怪的是,爵爺王鍇竟不知這是個什么地方,還和弟弟王薔沖突起來,仿佛他不是匪幫的人,而是受了欺騙。就在這時,有人來了。
    第13集
    餉銀如此容易就找到了?難道---就連曾泰都感到蹊蹺。狄公告訴他,這一切都可能是對手給他們下的套。以他的經驗,王氏兄弟不過是匪幫中的小角色,其核心人物還一個都沒有跳出來。而且到目前為止,一切所謂的真相也許都不是什么真相。曾泰認為現在的關鍵,是找出殺人無形的神秘手法與餉銀被劫之間的關聯。只有這樣才能聯系起來對案件的輪廓和性質有個大體確切的判斷。涼州城里,曾泰的刺史府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伺候軍官的小桃,中了刺客的調虎離山之計,被人家聲東擊西,在軍官的藥碗中下了毒,軍官死了。
    第14集
    狄公決定查抄歸義伯府,看能不能找到別的線索。再就是盡快治愈昏迷的軍官,弄清餉銀被劫的真相。得到軍官已死的報告,狄公微微一笑。他告訴小桃,那是麻痹刺客的障眼法。這一切都是他事先的安排。曾泰不解地問狄公這樣做有什么意義呢?狄公說這樣做的結果恰恰證明,大漠劫餉另有隱情,我們一定要把真相搞清楚。狄公率隊將起獲的餉銀押回涼州,在大校場分配給各軍、營、衛。看著各支部隊領走銀子,曾泰長長出了一口氣。他覺得不管怎么樣,銀子一分不少地找回來,餉銀案能對朝廷有個交代了。但是狄公卻覺得,銀子起獲不等于餉銀案已破。而且,很可能會出大事。狄公的感覺令曾泰出了一身的冷汗。狄公和曾泰趕回刺史府。半路遇到小桃和狄春慌張而來,告知一直重病昏迷的軍官癥狀激烈,怕有危險。狄公加快速趕回來,對軍官實施急救并很快令他轉危為安。狄公告訴小桃,根據他的分析,軍官要醒了,大家聽后一陣興奮。果然,軍官醒來說話了。他的交代證實了狄公此前的分析和判斷。
    第15集
    狄公料定,逃走的匪徒們肯定還會出現,因為他們的計劃并不止于劫奪餉銀,也許比這要重要和巨大許多。夜晚,又發生了一件事,臥底軍中的內線終于浮出了水面,大漠劫銀案就是由他一手配合才得逞的。當時他由于良心發現,才留下了活口。狄公進一步掌握了所有嫌疑人的情況,了解到匪徒們恰恰是利用了這些情況,心機用盡,計劃周詳。他們的目的的確不僅僅是搶奪餉銀。恰恰相反,他們仿佛故意誘導狄公來到古堡,并且找到了餉銀。這一切的背后,包藏著更大的陰謀。那么,這陰謀到底是什么呢?狄公翻查《黑衣天王理查紀年》,終于查到所謂“死亡之神”的真相。狄公料定,幾起殺人無形的群死案件,殺人武器肯定是這種手法,所以不會留下任何痕跡。跟蹤偵查的李元芳回來了,他講述了發現死亡之神的恐怖過程。大將軍風揚匆匆然而至,報告說戍邊軍中發生了瘟疫,感染者達萬人,已有三百來人喪生。這個消息太可怕了,因為照這樣的速度,不出兩天瘟疫就會傳遍所有部隊,令各軍衛頓時癱瘓,后果不堪設想。狄公立即率人奔赴軍中調查瘟疫情況,而這時的涼州城里,周圍四里八鄉進城賣貨的農人驟然間多了起來。這些進城的鄉民,是聽說王家堡買賣在城中開了張發了財,這才跟著起哄進城碰運氣的。他們聚到紫運街,發現街上所有的買賣鋪號都關了門,覺得事有蹊蹺,于是趕緊報案。巡城司馬帶人來看,發現所有鋪號中的人都死了,而且死狀和瘟疫的死狀相同。巡城司馬報告刺史曾泰。曾泰當機立斷,命令封鎖爆發瘟疫的紫運街,嚴令各衙署堅守崗位,全城戒嚴,等待狄公歸來處理。在這人心惶惶的混亂中,匪幫成員們悄悄集中到城中某處。匪首得到報告,所有的“死亡之神”已全部準備完畢。匪首興奮異常,指令夤夜展開攻擊,將涼州變為一座死城。
    第16集
    夤夜,在涼州城上空騰起了濃黑色的烏云,盤旋良久消失在城市的夜色中,殘酷恐怖的屠殺開始了。果然,欽差衛隊和城防營的官兵都倒下了,就連刺史府中的狄春也遭到襲擊倒下了。匪徒們行動了。他們里應外合開啟城門,掃蕩街道,搜索各個府衙,聚斂錢財,殺死府吏,搶奪官章府印,并企圖最后消滅染病的官軍。情況萬分緊急。面對如此緊急嚴峻的形勢,狄公沒有立即行動。他認為此時最需要的,是把握全局的冷靜。當匪首得意地出現他面前,并且得意地告訴他,所謂“地獄行動”的全部設想,狄公自然也明白了“死亡之神”和“地獄行動”的全部真相。聽起來,倒還真有些令人毛骨悚然大難臨頭的味道。
    第17集
    然而,狄公卻自信地笑了,并娓娓動聽地講了一個黑衣天王的“真正的故事”。這故事把所有人都聽傻了。狄公從黑衣社的起源開講,一直講到黑衣社此次行動的全部細節和態勢,分析得絲絲入扣毫厘不爽。就在這時,外面響起驚天動地的喊殺聲,匪首們頓時驚呆了。接著,狄公開始講述他層層分析破解這一切案情的神奇經歷。
    第18集
    終于,狄公講到了最后的決戰,講到了雙方力量的部署和戰役勝負的消長變化,可謂有聲有色,動魄驚心。這時張環、李朗等率隊將院子團團圍定,匪首束手成擒。狄公說生命可貴,只有尊重別人的生命,自己才有生存權。匪首說這個世界沒有公平和仁慈可言,是非功過只有勝利者才有資格評判。狄公說所以你永遠不會成為勝利者。匪首們有幸自裁了,臨死還抱著來世不渝的奪取甘涼的念頭。狄公無奈地搖了搖頭。曾泰問狄公翠紅院的事,狄公一語驚人,道出了一段鮮為人知的黑衣社先祖的情感隱秘,那是一段饒有意味的故事--涼州城終于恢復往日的繁華。只有被貼了封條的翠紅院,狼藉荒荒,空空蕩蕩。鏡頭緩緩升起到房梁之上,梁柱之間,一只紅蝙蝠靜靜地臥著。第二個故事《邗溝案》
    第19集
    雷鳴電閃,大雨如注。大運河長江通往淮水的邗溝水面波濤洶涌,白浪濁天。狂風暴雨之中, 江淮鹽鐵轉運使官船不幸在邗溝覆沒。但這不是一樁偶然的事件。因為,這樣的覆船事件在這一特殊的水段一年之內已經連續發生十五次了。結果是數百萬石食鹽損折,船毀人亡!而朝廷派去揚州查察此事的工部官員一批又一批,均是無功而返,可邗溝覆船的異事卻是一次緊似一次。更有甚者,此番出漕調查的水部郎中李翰竟然在任上自縊身死。經揚州刺史崔亮嚴加查察后回文閣部說,李翰收受賄銀二十萬兩,因邗溝又起波瀾,他自知罪責難逃,畏罪自戕。由于鹽運受阻,西北各地軍民所用食鹽已呈緊張之勢,本指望南鹽北調能解燃眉之急,誰料想漕運竟連發怪事。而今,邗溝渠道已成死地,北運停止,鹽荒已經發生了!武則天急召自涼州回京復命的狄仁杰進宮,改任他為江南道黜置大使,兼江淮都轉運使,奉旨欽差,整飭吏制,察查邗溝覆船大案。
    第20集
    其實對邗溝覆船案,狄公剛一進京就有所察覺。那是他在街上無意中受理的一個進京上訪告狀案。可是,當他下得朝來派人前去接待上訪者等一眾村民時,卻發現這些人都被殺死在客棧之中了。惟有領頭的方九和他女兒不知去向。狄公初次感到了邗溝案的迥非尋常。狄公勘查悅來老店上訪群眾被殺的現場,意識到兇手是明顯的殺人滅口!而且兇手假冒了公門中的衙役實施作案,意圖將偵察引向歧途。他感到自己接手案件還未出京城,那些惡賊的魔爪便已經伸到了這里。這就說明,此事對方是蓄謀已久的。李元芳覺得既然訴狀已被狄公受理,對方還要殺人滅口似乎沒有意義?狄公告訴他按永徽律,官府要對一件案子立案偵破,必須要有訴狀和首告之人,這兩點缺一不可。如果首告之人死去,或因故不能出首,那么此案便立即撤銷。兇手是想殺死首告之人,那樣雖有訴狀,也能令此案自銷,所以他們必下毒手!他由此想到方九父女,他們的處境可太不妙了。他下令曾泰立刻命京兆尹出動所有衙役全城搜查,一定要找到方九父女。狄公也立即想到了李翰的夫人,但當他率人趕到李府還是晚了一步。之前已有兩撥人造訪過了。先是揚州來的一位掌故,詐稱李翰重病將夫人寧氏接走探病,接著是一女子云姑聲言有要件呈送夫人,聽說夫人被接走,急返直追去了。兩宗蹊蹺的來客令狄公疑慮非常,立即命李元芳追趕救援,務必確保李夫人寧氏的安全。
    第21集
    李元芳追蹤寧氏,發現了她遺失的香料盒,并根據那特殊的茉莉花香,終于發現了寧氏的所在。同時,他也結識了便服出行的山陽縣令魯吉英。但就在他們寒暄應酬并略略提及邗溝覆船案時,追趕寧氏而來的女子云姑一伙與他們遭遇了。一場絕殺凳倒桌翻,群梟授首。惟有匪首云姑趁亂逃逸。寧氏和魯吉英被李元芳的絕世武功深深折服。夜,萬籟俱寂洛陽城。被歹徒追殺無處藏身的方九抱著女兒小蘭,頂著寒風快步向京兆府大門奔去。但他們遭到早已埋伏等待的歹徒截殺,歹徒們亂刀齊下。但是,他們馬上發現,截殺的人并不是方九。
    第22集
    王周被抓,經對質,他不得不供認了自己的罪行和所知的情況。據他交待,朝廷撥發的護渠款以及兩岸纖戶的護漕餉,是被作為打點費、照應費、招呼費、斡旋費等多種名目,供衙內大吏們吃喝揮霍了。至于邗溝覆船的內幕,他卻并不知情。狄公憑多年的經驗判斷,邗溝覆船、李翰之死、纖戶被殺、寧氏失蹤,以及揚州漕運衙門合謀貪斂巨款,這幾樁案子內中必有緊密關聯,其中的蹊蹺繁復,詭譎多變,絕非今夜王周所述那么簡單。其背后定然醞釀著更大的陰謀。他認為弄清李翰是否受賄?他真正的死因究竟如何?這兩點已成為本案的關鍵。因此,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弄清所謂李翰受賄的那兩張柜坊憑信,到底出自哪一家銀號。開具柜坊憑信的銀號終于查出來了,狄公展開推理,發現李翰之死還存在著諸多的疑點。他決定立刻趕赴揚州!給對方來一個措手不及!
    第23集
    李元芳和魯吉英跟蹤云姑一行來到鐵仙觀,二人巧施調虎離山之計,救出寧氏逃離道觀。三人會和在道觀外的密林里,寧氏告訴李元芳,那封密信是丈夫李翰在月前托人捎回的,內中記錄了很多人名,都是揚州大吏,另外還有一些數目字,似乎是這些人貪污所得的賄銀數目。她為了保險,將密信藏在了迎賓驛的客房之中。三人決定立刻出發,趕往迎賓驛索取密信!狄公仔細審閱了李翰死后,揚州刺史崔亮給閣部的回文,發現其中很多地方的敘述含混不清。首先,李翰之死的準確時間回文中并沒有寫清楚。就所掌握的情況和各方的敘述來講,邗溝覆船應該是造成李翰之死唯一合理的解釋。但是如果假設李翰自縊是發生在邗溝覆船案之前,那么覆船之事就不是致李翰死命的唯一原因。所以李翰自縊的準確時間,在本案之中非常關鍵。可恰恰回文之中沒有提及。還有,刺史崔亮在回文中說,第一個發現李翰自縊的是山陽縣令魯吉英。這個魯吉英有什么要緊之事竟然深夜去打擾上官?李翰是來巡視漕渠,查察邗溝覆船案的。那么可以斷定魯吉英去找他,說的一定是與漕渠和邗溝覆船有關的事情。那么,那天夜里漕渠和邗溝發生了什么重大的事件,以致魯縣令要深夜面見李翰呢?是邗溝覆船!可是,當魯吉英到達山陽行館之時,發現李翰已經自縊身亡了。他當時還不知邗溝覆船,又有什么理由選擇死路呢?如果李翰是在邗溝覆船之前死去,那這案子可就蹊蹺了。他為什么要自殺?又怎么會留下那封絕命書,他此時還根本不知道邗溝發生了覆船之事呀?是誰先于魯吉英將邗溝覆船的事情告訴了李翰。狄公認為崔亮回文把三個最關鍵的環節竟然忽略了,這很奇怪。而第四個疑點就是,崔亮率人搜查山陽行館,發現了李翰留下的那封絕命書和鴻通柜坊開據的兩張二十萬兩白銀的憑信。崔亮將兩張憑信做為證物送達了閣部,卻為什么不把李翰的絕命書送來呢?如此重要的證物不上達閣部,究竟是為什么?這四個疑點,都是本案最為關鍵之處,崔亮身為刺史不會不懂。那么,是什么原因竟令其將這一切全部忽略?這樣做,是無心之失,還是有意為之?狄春忽然來報,王周自殺了!
    第24集
    狄公仔細勘驗王周的尸身和現場,得出一個結論:他是被人殺死的。可是,此次行動為了不驚動對方,行程絕對保密。一路之上偃旗息鼓,晝夜兼程。那么是誰泄露了他們的航行路線和日期呢?從王周的被殺不難看出,殺手早已在此等候了,這難道不奇怪嗎?而且從王周遇害不難看出,這是典型的殺人滅口,行事之人絕不是江湖莽夫,而是訓練有素的專職殺手。這就說明,盤踞揚州的贓官們已徹底撕下了偽裝,決心孤注一擲。既然早晚要短兵相接,狄公決定不必再隱匿行藏!升起黜置使官船上所有纛幡,擺出儀仗鹵薄!舉旗揚帆直奔揚州!狄公的行動確已納入對方的跟蹤監視之下,他們深諳狄仁杰之能冠絕今古,江湖上很多勁旅都敗在他的手下。就以蛇靈來說,如此龐大的基業,竟在一夕之間便被狄仁杰摧毀于一旦。他們不希望蛇靈的悲劇在他們身上重演。他們要打破狄仁杰不敗的神話!
    第25集
    李元芳、魯吉英和寧氏潛入迎賓驛取出密信,聲東擊西調虎離山,分兵兩路企圖甩掉尾隨追殺的匪徒,巧計脫身。但是,李元芳為此卻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雖然他以絕世武功殺敗對方十大高手,但自己也終因體力不支沉入大運河。匪首們仍然驚魂未定,他們從沒遇到過武功如此高絕之人。因為寧氏脫逃,李元芳死去,密信不知下落。匪徒們傳下鐵手令,命揚州及附近各縣中的各個堂口全體出動,查找寧氏蹤跡。就是上天入地,也要將密信找到!來到揚州碼頭的狄仁杰將揚州眾僚撂在一旁,秘密行動直奔民間微服暗察。并通過工部侍郎封可言,將秘密調查的消息故意泄露給揚州官面。他這一敲山震虎之計果然起了作用,對手們驚慌萬分,馬上行動起來!
    第26集
    狄公在民間訪查,了解到邗溝附近的家家戶戶都是用秫秸面混著濟濟草當飯吃,而且還為此爭搶,燒火的柴都買不起,他感到心情十分沉重。當問詢到邗溝覆船案件時,被詢問的老魯叔告訴他只有運鹽船才翻,其它的船只都能安全通過。而且每次翻了船幾天之后,官府才派船到河中打撈落水的官鹽,可連個麻袋片都沒撈上來過。這船翻了十多次,沒撈上過一包鹽。漕運衙門說是纖戶合伙做賊,從水底下撈走官鹽。于是又抄家又搜查,把兩岸的纖戶抓了好幾千???狄公分析,如果事情真如郭老漢所說,這絕對不是巧合,內中定有文章。但如此重要的情況,揚州刺史和漕運使在給閣部的回文中卻只字不提。更進一步的情況是,據星兒媳婦的敘述,在鹽船翻覆的當天夜里,有一隊快船滿載身穿水靠之人向事發地點鬼石頭方向行進?兩天后看到船隊返回行駛得很慢,好像水下拖著什么東西。狄公立刻意識到,這個船隊是去打撈沉沒在水下的官鹽!如果事情真是這樣,那么邗溝覆船就絕非意外,而是有歹人作祟!如果這一推論成立,那么,這支多達上百只快船的龐大船隊是從何處出發,又要回到哪里呢?如此龐大的一支船隊在河面上招搖而行,難道不怕引起別人的注意嗎?他們能逃得過巡河官的檢查嗎?狄公深深感到了邗溝兩岸的不平靜,他還要還要多走一走,多看一看。
    第27集
    狄公一行訪查到河口鎮,住店時感覺這店主人甚是奇怪。照顧他的生意,他還好象老大不樂意,房子開得很勉強,吃飯也被他支去上了街。而且,進來時看見他的褲子竟是反穿了,也不知為何,繼而又看見他和伙計嘀嘀咕咕,指使伙計懷里抱著什么東西,快步向后門方向奔去。狄公等只好出去找了家飯鋪,邊吃邊聊。曾泰覺得此次訪查收獲頗豐,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細節。狄公認為邗溝翻船,是這些人做的手腳。現在首先要搞清的便是,究竟是不是那些快船將落水的官鹽打撈起來,悄悄運走?他們這樣做的動機又是什么?而且還要搞清漕運衙門的官船,為什么不在覆船后第二天,便前往出事地點打撈,卻要等到幾天之后才來?這種種疑點都說明,邗溝覆船案絕非意外,其中定然隱藏著巨大的陰謀!正說話間,只見鎮上的里長率幾名甲丁,押著一名叫鞏生的秀才進店詢問,狄公等旁聽了解到,是鞏生抱著帶血的人頭在街上走,被里長發覺拿下。可鞏生說人頭是馮屠戶當豬頭賣給他的???現在里長還斷不清鞏生和馮屠戶到底誰是殺人真兇。狄公仔細驗看,斷定死者是剛剛被殺的,死去的時間不超過半個時辰。而且,兇手所用的兇器并不鋒利,下手也不干凈。就憑著這兩點,他命人仔細搜查了鞏生和屠戶的住所,證明二人都不是殺人的兇手。那么,這個帶血的人頭從何而來呢?狄公耐心地啟發鞏生,終于使他回憶起來一條重要的線索。循著這條線索,狄公找到了他們那位蹩腳的店東家------當里長率領幾名甲丁高舉燈籠火把,押著身背大口袋的店伙計走進門來,并將口袋打開,圍觀眾人登時發出一陣驚叫。口袋中赫然裝著一具無頭尸身。店主渾身顫抖,慢慢跪在了地上。里長嘆服狄公的神斷,問他其中的奧妙,狄公娓娓道來,眾人驚嘆不已。里長伸起大母指道:老先生,不老神仙,我真服了。要依著我,明兒一早兒就把鞏生和馮屠戶交官了查辦了。
    第28集
    經進一步審問,狄公得知被殺死的客人,是個倒騰私鹽的鹽販子。這一點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視,進一步的搜查,竟發現了邗溝翻船落入水中的官鹽!顯然,官鹽是從歹人的秘密窩點盜出的。狄公根據提供的線索,知道了歹人們秘密打撈官鹽的內幕,和藏匿官鹽的秘密地點,還有打撈的組織者。了解到每一次撈回鹽包后,便會來一艘大船將庫存的官鹽運走。至于大船將官鹽運到了何處。又不得而知了。但大船上的人好象是淮北口音。而且每次大船前來運鹽,組織者都會出現。狄公等返回河口鎮后兵分兩路,狄春率張環、李朗和衛士們跟蹤運鹽船隊,摸清他們的藏鹽地點,他自己則同曾泰趕往山陽縣,他要親自查看李翰的死亡現場,再見一見那位第一個發現李翰自縊的山陽縣令魯吉英,然后返回揚州等候狄春的消息。想來元芳也該到達了。
    第29集
    狄公在山陽仔細地勘查了李翰懸梁自殺的現場,他們在船上的分析和懷疑逐步得到證實,李翰之死成了個謎。他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致其死命的原因又是什么?會不會與那兩張鴻通柜坊的憑信有關?狄公決定回揚州探探鴻通柜坊的底細,摸清究竟是不是李翰親自將二十萬兩銀子存入柜坊,這一點對判斷李翰的死因至關重要。還有,就是李翰之妻寧氏身上定然隱藏著一個重大的秘密,而且,這個秘密與李翰之死有著緊密關聯,甚至有可能是直接原因,可要弄清這一點,只有等待李元芳的消息了。同在山陽縣,魯吉英和寧氏也在等待著李元芳的到來。不過元芳一時是來不了了。他當時雖然元氣耗盡沉入河底,卻并沒有死。而是被恰巧路過的姑娘小青救了起來。不過此時的元芳腦海中已一片空白,他失憶了,想不起自己是誰,也不知道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他雙手抱住頭極力思索,痛苦萬分。
    第30集
    好心的小青載著元芳回奔盱眙縣境內臥虎莊自己家中, 半路被鹽梟龐四率人打了埋伏,幸虧元芳憑慣性出手大顯神通,不但打散眾鹽梟救下小青,而且生擒匪首龐四。小清感佩元芳的蓋世武功,又慶幸自己好心救人得到好報,她的善良和單純侵入了元芳本已空白的記憶。李元芳笑了笑,眼神逐漸黯淡,轉過頭望向河面呆呆地出起神兒來。寧氏和魯吉英雖然沒有等到李元芳,卻等來了死對頭龍風和云姑。二人雖然擺脫了云姑,但寧氏的腰牌被云姑得到。就在二人決定立刻趕赴揚州,面見狄公將密信呈上時,云姑陰惻惻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別忙了,你們誰也走不了!狄公通過幾日的調查,確定了案情的幾個要點,明確了這幾點后,他立即回到揚州面見眾僚,公開表示了對邗溝覆船案的懷疑,并透露他已經知道有人在邗溝覆船后盜撈官鹽。他的這番巧詐,立刻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
    第31集
    進一步的調查,又發現了鴻通柜坊幕后主人的真實身份。并且,鴻通柜坊與揚州官場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而且,對于李翰之死,他們掌握著一些內情。狄公又調來李翰的絕命書仔細勘驗卻不得其解,李翰是在不知邗溝覆船的情況下自殺的,他又怎么會留下這樣一封絕命書呢?經曾泰提醒,狄公終于解開了絕命書這個疑團,綜合其他情況狄公得出的結論:李翰絕非自縊,而是被人謀殺的。而且,兇手是經過悉心策劃,和長時間的準備的。這些歹人為什么要花費這么大的氣力,做一件畫蛇添足的事情呢?這背后定有隱情。下面要做的,就是要盡快查清兇手殺死李翰的動機,是因為分贓不均,還是殺人滅口?要搞清此事,李翰是否受賄就變成至關重要的一點。可,怎樣才能從鴻通柜坊套出實情呢?狄公緩緩踱了起來,忽然,他停住腳步,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狄公借三具尸身使詐,一路追蹤,終于搞清有人對李翰進行栽贓陷害。可以斷定,這是一個龐大的陰謀集團。他們設計害死李翰之后,布置自殺的假現場,并制造偽證以混淆視聽,其用心不可謂不深,手段不可謂不毒。狄公斷定,匪徒交待的匪首林陽是官場中人,林陽這個名字,只是罪犯使用的化名。而且,栽害李翰之事,乃多人所為,只是眼下證據不足罷了。李翰一定查知了什么內幕,這才迫使對方不得不對他痛下毒手。要破解整個案件,林陽是個關鍵人物。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只能從官鹽的下落查起,循序漸進。
    第32集
    狄公決定首先突襲北溝大倉,抓捕林陽,以此做為突破口,順藤摸瓜,揪出元兇,找回失蹤的官鹽,將這群喪心病狂,禍亂鹽政,為害百姓的逆黨一網打盡!但突襲大倉的結果,沒有抓到林陽,卻意外救出了被關在大倉中的寧氏和山陽縣令魯吉英。寧氏見到狄公痛哭失聲。魯吉英則拿出迎陽驛分手之時,元芳寫下的絕筆條子,聲稱元芳已經遇難了。狄公的腦海中嗡的一聲巨響,身體登時晃動起來, 但是他沒有倒下。寧氏提及李翰密信,狄公吃了一驚。看了密信所寫,狄公感到了肩上擔子的分量,他必須沿著官鹽的去向窮追不舍。只要找到了鹽,所有籌劃和參與此案的元兇巨惡,都會從幕后跳出來,一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根據俘虜彭秋交待,決定盡速趕往盱眙,查出官鹽下落!
    第33集
    小青帶著李元芳來到臥虎莊,見了父親——莊主葛天霸。由于小青的追求者鄧通吃醋挑釁元芳,結果被元芳無意中回敬得狼狽不堪。葛天霸發現元芳那身奇絕的武功,認定他絕不是等閑之輩。他思忖如果元芳真是個失憶的傻子,當然是最好。就憑那一身功夫,有了他,還有什么事辦不成呢?!如果他是裝瘋賣傻,實際是個企圖謀奪鹽市的江湖豪強,或者是官府暗線,那可就成了禍害。為此,他暗派鄧通監視元芳,一旦發現蛛絲馬跡,便立刻動手予以清除。小清勸葛天霸今后別再迫害那些窮苦人出身的鹽梟,給他們留一條活路。葛天霸要她請鹽梟頭目龐四來臥虎莊面談。
    第34集
    小青去給龐四送信,遭到鄧通的跟蹤。葛天霸的計劃是將鹽梟們一網打盡,永絕后患!李元芳幫助小青擺脫了跟蹤的鄧通,小清覺得李元芳平時傻呆呆的,到了關鍵時刻竟然這么機靈。兩人找到龐四,通報了葛天霸的企圖。龐四等一時慌張不知如何舉措,李元芳雖已呆傻卻獻了個奇計,那就是“你們抓我,我抓他們???”龐四一時不解,可小清的眼睛卻猛地亮了。按照李元芳的計策,鄧通等臥虎莊的勢力中了鹽梟的埋伏。到了此時,龐四終于明白了李元芳“你們抓我,我抓他們”的話。贊嘆這真是一條妙計。小清拍拍李元芳的肩膀道:我真是看不懂你,平常癡傻呆臬,一言不發,可到了關鍵時刻,數你聰明。你是不是故意裝出那副傻樣兒的呀?小清和李元芳回到臥虎莊,告訴葛天霸說葛彪、鄧通和他派去的幾十名莊丁,已落入了鹽梟們的手中,正等著開膛破腹呢!小清望著葛天霸,淚水在眼中打轉,說葛天霸在她的內心深處,一直是條鐵錚錚的好漢,不管走到哪里,說出你的名字,我都會感到驕傲。可這一次竟會做出這種卑鄙的事情來!如果不是元芳,她現在已經命喪蛟王祠了!現在莊里的人都扣在鹽梟手上,龐四就在門外正等著和他談條件呢。葛天霸無奈見了龐四,答應將鹽梟編入臥虎莊的籍冊之中,不再為難他們。但是,他要龐四必須要替他做成一件事,而且要絕對保密。龐四答應了。
    第35集
    狄公一行來到盱眙,看到城中百業俱廢,買賣關張,鋪戶上板,顯然是發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住店老板告訴他們,官鹽沒了,鹽商們出售的鹽價是官府常平鹽的二十倍?老百姓買不起,都管它叫霸王鹽。鹽梟賣的鹽雖比鹽商便宜,但鹽商竄掇官府嚴懲鹽梟。老百姓就再也吃不起鹽了。人不吃鹽走不動路,市面上自然就蕭條起來。狄公吩咐大家分頭行動,到民間走訪。首先要搞清,城中的鹽商是從什么渠道搞來的那些霸王鹽。狄公等住進盱眙城中的通衢客棧,第二天便開始調查,了解到邗溝發生覆船事件后,官鹽運不到盱眙,縣城中只有一間鹽號還在售鹽,那就是何家鹽號,其余三家早已閑置。問到何家所賣之鹽的來歷,百姓們都認為他是從鹽梟手中購買的。何家鹽號的主人名叫何五奇,每一次都能從外面搞到幾十石食鹽,而且,可以斷定乃是私鹽無疑。難道,如此大量的食鹽,何五奇真的是從鹽梟手中所得?狄公決心通過何五奇查出私鹽的來源。這期間,臥虎莊發生了一件大事。派去接鹽的大躉船在飛云浦被劫了!李元芳和小青奉命勘查現場,無意中發現一封密信,元芳將信揣進自己的懷里,他分析案情,認為很有可能是龐四率領鹽梟所為!劫船一事果然是龐四率人干的,但他是受葛天霸的指使。他將劫持的人質關押在蛟王祠中,請葛天霸自己處置。葛天霸為成其事,竟下令殺人滅口。但是,他的密謀被鄧通偷聽了。李元芳也分析到了葛天霸的計劃,只是小青不肯相信。狄公根據調查掌握的材料,進行進一步推斷和假設發現,只要能夠確定橫行盱眙的私鹽,就是邗溝覆船失蹤的官鹽,那么,這些推斷和假設便會被逐步證實。而此案的元兇,也會很快浮出水面。
    第36集
    李元芳和小清來到蛟王祠,發現祠堂已被燒成了一片廢墟,數十具燒成焦炭的尸身,橫七豎八地倒臥在廢墟中。經仔細勘查,李元芳分析死者很可能是被劫大躉船上的人。果然,他們找到了北溝大倉的監庫彭春,他還沒有死。盱眙,鹽商何五奇的夫人夤夜負傷跑回家中,囑咐丫鬟不要聲張此事。李元芳帶著重傷的彭春四下尋找藥鋪,發現鄧通向店小二打聽劫船臟鹽的去向。店小二說,曾經看到幾十人押著大車,向北而去。領頭的是個大胡子,聽他的形容很象是龐四。他和小青遂決定前往盱眙。一來為彭春治傷,二來查找龐四的下落。就在狄公打算加快查清私鹽源頭的時候。他駐蹕的通衢客棧卻發生了一起命案,一對男女半裸身體被殺死在地字甲號客房中。狄公就近對現場進行了必要而仔細的勘察。得知死人的房間是被人包租的,可死者并不是包房的人,且奇怪的事情很多。
    第37集
    盱眙縣令文清,來通衢客棧勘查裸尸現場, 狄公以平民的身份,與文清就案情進行了廣泛深入的切磋。狄公認為昨夜共有五人進入了客棧,恰巧都被他看到了。這五人之中,最先到的兩個是受害者,隨后而來的三人,可以肯定,便是兇手。奇怪的是,三名兇手分為兩撥進入店中,而且殺人后并不逃離現場,而是回到了另外一間客房之內。而那間客房又發生了激烈地搏斗,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狄公請縣令大人馬上出簽,將縣城所有店中的老板和裁縫,統統喚到通衢客棧,還要他們帶齊剪裁的用具。通衢客棧院中,一場特殊的考試開始了,通過考試,狄公初步篩選了重要的犯罪嫌疑人孫喜旺,而且令其承認了夜入客棧,刺傷房客的事實!但是,被他刺傷的卻不是已經死去的那對男女,而是另一房中的另一個女人,他不是殺人兇手。那么,那個真正的殺人兇手到底是誰呢?狄公認為要想解開這個謎團,首先要搞清裸尸究竟是何人?只有查清了這一點,才能確定殺人兇手的真正動機,也才能徹底破解此案,抓出兇犯。狄公決定還是采用老辦法,敲山震虎。
    第38集
    狄公有意要將通衢客棧的消息透露,很快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孫喜旺的夫人閻氏迅速行動起來,但她的行動被跟蹤了。經指認,又一個號稱常媽媽的人浮出了水面。很快,常媽媽便將偵察的視線,引到了大鹽商何五奇的家。狄公將偵查的焦點鎖在了何五奇身上,通過對何五奇身份的判定,狄公斷言,殺人兇手的真正目標,絕不是死去的那對男女,而是何五奇! 分析常媽媽的口供,狄公注意到何五奇曾到過臥虎鎮,他懷疑何五奇的私鹽是從臥虎鎮運來的?現在官鹽案和通衢命案的焦點都集中到了何五奇身上,狄公決定設計潛入何園,將案情查個水落石出!狄公在盱眙的消息,驚動了介入此案的犯罪組織,他們感到了狄仁杰的利害和難以對付。宗主認為狄仁杰孤身犯險,跑到盱眙,而他的大批衛士卻留在了揚州,這是殺掉狄仁杰的好機會。狄仁杰一死一切就都平靜了。
    第39集
    狄公借用江湖豪客的霸道手段,在淮水茶樓給何武奇來了個干凈利落的下馬威。尋釁的頭目化名懷英,說是看上了盱眙這塊碼頭,要何五奇自即日起,每從外面躉來一批私鹽,就要分他一半。而且下午就到何家鹽號提鹽,如果沒有,鹽號就得關門。何五奇望著懷英一行浩浩蕩蕩地走出茶樓,惱羞成怒。下午,懷英真的將何氏鹽號的鹽運到了通衢客棧,支起布棚開賣常平鹽,價錢二十文一斗。城里的老百姓潮水似的奔來買鹽!何五奇招集人手,想與懷英拼個魚死網破。但是他怎么也沒想到,懷英手下不但武藝高強人多勢眾,而且竟然還有馬隊。這可是遇上吃生米的了。結果,何五奇被懷英收拾的服服帖帖。甘愿痛改前非通力合作,唯懷英馬首是瞻。并趁機邀請狄公到何園家中吃飯,這便正中了懷英的下懷。
    第40集
    其實懷英就是化名的狄公,答應了何五奇要他搬到園中居住的請求。由此,狄公發現了兩個線索,一是據何五奇透露的情況,臥虎莊與落水官鹽關系重大。他必須利用何五奇,喬裝改扮,潛入臥虎莊取證!二是通過暗察何五奇周圍之人的舉動,何五奇的夫人李氏進入了狄公的視野。他根據李氏左臂有傷,推斷在通渠客棧罪犯誤傷那個女人,很可能就是李氏?他必須設法證實這一點。李元芳和小青跟蹤龐四來到柳林之中,沒想到等待龐四的不是什么私鹽交易,而是殺聲震天的上百名官軍。官軍將鹽梟團團包圍,很快鹽梟們便被殘酷地屠戮了。李元芳和小青利用鄧通救下龐四落荒而走。密林中緩緩走出了一個身穿黑斗蓬的人,站在空地中央,他告訴帶兵的宋都尉,此事多虧有你幫忙,才能如此順利。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
    第41集
    盱眙,嫌疑人閻氏和丈夫孫喜旺,又為奸情的事情撕打起來,閻抓起桌上小笸籮里的剪刀,向孫喜望胸前狠狠刺來,孫喜望口中怒罵著抓住了閻氏拿著剪刀的手,并搶下了剪刀。此時,閻氏有些害怕了,她撲上前去抱住孫喜望的腿厲聲尖叫:你打吧,你打死我吧!孫喜望狠狠一腳將她踹了出去,用剪刀指著閻氏的喉嚨罵道:你這惡婆子,娶了你真是我孫喜望倒了八輩子霉!我真恨不得一剪刀戳死你,方解我心頭之恨!剪刀在閻氏喉嚨前不停地晃動,孫喜望雙眼通紅咬牙切齒。閻氏真的害怕了,她連連后撤:你,你,你真要殺我???話音未落,撲的一聲輕響,風燈滅了。黑暗中,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閻氏死了,孫喜旺有重大殺人嫌疑。狄公請縣令文清立刻發下海捕,命三班捕快各路追蹤,緝拿孫喜望到衙。這時又有衙役來報,常媽媽昨夜被人勒死在家中!狄公感到這兩件案子當中定有內在的關聯,要想進一步揭開謎底,還真得搬進何府再說了。
    第42集
    狄公真地搬進了何府,并且很快了解到,販賣私鹽的臥虎莊只收納鴻通柜坊開據的憑信。看來,鴻通柜坊不但參與了邗溝覆船案,而且參與了盱眙私鹽案。很可能,鴻通柜坊就是盱眙鹽案真正的幕后操縱者,而臥虎莊和葛天霸只不過是它的屬下。那么臥虎莊之行,就不光是要查清葛天霸私鹽的來路,還要摸清鴻通柜坊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狄公本想抓緊這段空閑時間,先勘破盱眙城中這幾宗離奇命案。沒想到現在案情竟愈演愈烈,而今,涉案之人非死即逃,兇手的身份更是撲朔迷離。他雖然覺得孫喜望的嫌疑最大,然勘察現場之時,他也發現了幾個小小的疑點。突然,狄春飛奔來報,說他和魯吉英在通衢客棧門前見到了李元芳!狄公見到了李元芳和小青,并且將垂危的彭春救了過來,安排他們及隨身行囊也搬進了何園。重逢元芳的激動令狄公緩緩跪倒,向著蒼天深深一拜。這是他平生第一次真心地仰拜上蒼!蒼天有眼呀!他的熱淚奪眶而出,可他的臉上卻帶著笑意。李元芳沒有死,這比破獲什么大案都要令他高興!但是,李元芳喪失了記憶,這該怎么辦呀?他相信會有辦法的。而且,那位昏迷的彭春也十分重要,一旦他醒來道出實情,那么失蹤官鹽的去向,以及歹人們的屯鹽之所便都真相大白了!狄公提醒曾泰等人,元芳的兩位朋友小清和龐四身份不明,因此,他們不能貿然暴露真實身份。
    第43集
    狄公向李元芳詢問小青的情況,他們談到了臥虎莊和葛天霸,在狄公的極力啟發、誘導和鼓勵下,李元芳雖然記不起從前的事情,但還是被狄公調動了內心深處的正義感,于是將他偵察得到的林陽給葛天霸的信交給了狄公。狄公仔細地推究閻氏死亡現場的情形,懷疑真正的兇手并不是孫喜望,而是另有其人。顯然,這個神秘的兇手一直處心積慮要除掉何五奇。在客棧中他失手錯殺了那對裸男女,不但令同伴受傷,還使衙門介入了此事。于是,他吸取上次的教訓,精心策劃了孫喜望殺妻這幕極為逼真的好戲。分析種種跡象狄公斷定,這個兇手要殺的下一個人是何五奇。狄公感到勢態緊急,命人立刻將隨從喚醒,組織人馬全城查找何五奇的下落!這時,另一條線索開始收網了。
    第44集
    當何五奇的夫人李氏來到老地方與情人約會時,一個人緩緩從樹后走了出來,不是別人,正是狄公。夫人一聲驚叫,扭身想跑,身后人影一閃,李元芳和曾泰攔住了她的去路。夫人徹底驚呆了,渾身不住地發抖。狄公望著她冷冷地道:說說吧,他是誰?何五奇被殺了,狄公勘查現場得到一張字條和一枚金簪。這張字條以閻氏的口吻,約何五奇到望水亭見面。而那支金簪很可能是何五奇送給閻氏的,兇手用它做個信物,使何五奇對這張條子的真實性深信不疑。那么,只有孫喜望才能夠得到閻氏的金簪;也只有他才知道字條上閻氏的乳名。而且,殺死何五奇的鋼刀把柄之上有一個左手的血手印。看起來,一切證據都指向了孫喜望。縣令文清也認為,孫喜旺是唯一一個有殺人動機的人。狄公深吸一口氣道:馬上就可以定案了。何宅大門前狄公請縣令文清將何五奇的死訊及事情的始末原尾告之何夫人。文清來到內堂前,他沒有見到夫人,卻見到了孫喜望!狄公告訴他,那個在通衢客棧地字甲號房中錯殺梅香、田六;在孫記綢布店及常家暗夜行兇,殺死閻氏和常媽媽,嫁禍孫喜望;以及昨日以金簪、紙條誘騙何五奇夜至望水亭,最終將其殺死的連環命案兇手,已經找到了!何夫人也快步走了進來。她跪倒在狄公面前,淚流滿面地承攬責。可狄公告訴她,兇手之所以殫精竭慮,不擇手段除掉何五奇,真正的目的,是要取而代之,獨霸盱眙鹽市!而夫人不過是被他利用的工具而已!兇手徹底暴露,不得不交代了與臥虎莊聯手,謀劃除去何五奇的動機和全過程。
    第45集
    彭春醒了, 他的供詞使狄公所有的判斷得到證實,邗溝覆船案的全部案情真相大白。一張官匪合謀的大網最終被狄公挖出來,真是令人觸目驚心!狄公請彭春辨認林陽的筆跡,彭春順便交待有一次,他清晨去見林陽,發現他坐在銅鏡前,正在往臉頰上粘胡須,狄公聽了一驚。盱眙的鹽荒解決了,狄公命令自即日起,何家鹽號關閉,全城百姓可到城里的另三家鹽號買鹽,鹽價二十文一斗!官府的平鹽令一發,立時舉城震動,百姓們從四面八方趕到三家鹽號購鹽,那情景真是熱烈,堪稱造福一方,解民倒懸。不知誰在街道上放起了鞭炮,轉眼之間,鞭炮之聲響徹全城,死氣沉沉的盱眙,終于復蘇了。狄公沒有沉浸在一時的勝利之中,現在他該推究的是,鴻通柜坊與鐵手團之間又有著什么樣的關系呢?那個鐵手團的宗主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他號召江湖勢力為其所用,這一點不難理解。可他竟然能夠將揚州的三位最高行政長官全部買通,替他為奴,這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呀。還有,彭春提到林陽易容化妝之事,此事也甚為蹊蹺,難道,我們在北溝大倉搜查時,忽略了什么???如果彭春之言屬實,那么林陽現在很有可能仍然混跡在北溝大倉那些俘虜當中。狄公設巧計,終于拿到了查獲林陽的重要線索。而此時的臥虎莊,葛天霸和鐵手團正在進行著一場生與死的較量。
    第46集
    小青得知他爹葛天霸參與的是一樁震動朝野的大案,內心十分痛苦。李元芳感于小青的救命之恩,求狄公對葛天霸網開一面。狄公答應了,但要求葛天霸必須舉義投誠。宗主興師臥虎莊,責問萬擔食鹽被劫之事,葛天霸虛與委蛇,不料由于鄧通的出賣,全部真相被宗主證實。一場惡戰之后,宗主制服葛天霸,將繳械投降的莊丁全部殺死,布下埋伏,專等狄仁杰自投羅網。云姑帶著隊伍先行發現狄公,本擬行刺,結果意外發現李元芳沒有死。同時還發現了妹妹小青與李元芳相處一道。一個陰險的計劃很快就形成了。
    第47集
    因為云姑的搗鬼,李元芳誤以為狄公殺死了小青。一時的悲憤沖昏了他失憶的頭腦,他竟然用幽蘭劍抵住狄公險些要殺死他。但是,他畢竟已經把狄公當做了最親的人!他弄不清狄公為什么要殺死小清。當他回到葦蕩抱起小清的尸體哭訴時。卻發現懷中的女人并不是小清而是云姑。云姑閃電般地出手了--- 但是,她沒能殺死李元芳。一場惡戰,李元芳和云姑、小青站在了一起。在激烈的浴血鏖戰中,李元芳竟然落水重溫了當時失意的感覺,找回了作為千牛衛大將軍的自己。遺憾的是,小青獻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第48集
    狄公舉行臥虎莊會戰,最后的戰斗動魄驚心。災難深重的邗溝終于通航了!沉寂了兩年的大運河,又喧囂起來了。淮北終于可以吃到朝庭的官鹽了。狄公望著寬闊的河面,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影片評價

《神探狄仁杰3》傳承了神探狄仁杰2》中裝神弄鬼的虛無玄妙之功。突飛猛進的武打神技同樣沒落下,以致各路人馬神乎其神的“動作大展”。將狄公陡然擢升為“神人”,并使劇情一味執著與沉醉于“神功”的“放大”,就有點喧賓奪主、嘩眾取寵了,因為《神3》可是部偵探推理懸疑劇,不是武俠劇。對于一部偵探懸疑劇來說,如何將一些奇巧之事不露痕跡,合乎邏輯,順理成章地嵌于故事之中,至關重要。就這點而言,《神3》顯然做得不夠,劇中破綻之處、牽強之處不少,和著名的美劇《X檔案》相比更是差距明顯。(新浪娛樂 評)[4]

“黑衣社”一案中,黑衣邪教多次使用毒氣,面對如此劇毒之氣,房將軍、黑衣圣騎士王薔及狄仁杰等人,卻又能具有“天生免疫力”,安然逃過一劫。餉銀押運大軍遭遇大地動引發的沙旋風一場戲,場面非常壯觀。待一切恢復平靜,全然不見剛才風沙肆虐的影子。至于狄仁杰,更是藝高人膽大。分析案情,面授機宜,從來不避諱場合。甚至在敵人的心臟地帶也依然故我,勝似閑庭信步。他每到一處,面對形形色色分分鐘可能奪命的機關暗構,他像把玩藝術品般,這里摸摸,那里按按。狄仁杰已被“神話了”。(新浪娛樂 評)[4]

《神探狄仁杰3》又是一個考驗觀眾智商的電視劇,編劇的功力自然倍加重要,神探狄仁杰作為民間的故事流傳甚廣,香港即將要播出的同題材電視劇也是取材該民間傳說。第三部,觀眾發現,狄仁杰更胖了,更愛玩推理了,劇情更凸顯驚悚了,有些小細節又被放大提了又提了,導演稱斷案題材拍到第三部對主創和他都是一次頗為艱難的過程,觀眾智商已經不容許一絲的忽略,該劇中比較吸引人的還有兩個女性角色,一個是作為綠葉出現的董璇,一個是佟大為的新婚妻子關悅。(新浪娛樂 評)[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