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

健康知識 9547 601 2016-06-20
朱砂即硫化汞,化學品名稱HgS;朱砂又稱辰砂、丹砂、赤丹、汞沙,是硫化汞的天然礦石,大紅色,有金剛光澤至金屬光澤,屬三方晶系。朱砂主要成份為硫化汞,但常夾雜雄黃、磷灰石、瀝青質等。 朱砂有無鎮靜催眠作用,認識不甚一致;有解毒防腐作用;外用能抑制或殺滅皮膚細菌和寄生蟲。 朱砂為汞的化合物,汞與蛋白質中的疏基有特別的親合力,高濃度時,可抑制多種酶和活動。進入體內的汞,主要分布在肝腎,而引起肝腎損害,并可透過血腦屏障,直接損害中樞神經系統.
目錄
1基本簡介
2性味歸經
3功效簡介
4處方用名
5主要分類
6地理分布
7采制方法
8現代研究
9藥用價值
10文獻記載
11其他資料

基本簡介

基本解釋

即辰砂。一種紅色硫化汞礦物HgS,三方晶系,通常產狀為細粒的塊狀體,為提煉汞的唯一重要礦石。亦用作中藥,別名丹砂。甘,微寒,有毒。入心經。安神定驚,解毒。

注:“朱砂”為礦石并不是豬身上的“結石”。

詳細解釋

1.朱砂:礦物名。又稱“丹砂”、“朱砂”、“辰砂”。為古代方士煉丹的主要原料,也可制作顏料、藥劑。

晉葛洪《抱樸子·黃白》:“朱砂為金,服之升仙者上士也。”《南史·隱逸傳下·陶弘景》:“弘景既得神符秘訣,以為神丹可成,而苦無藥物。帝給黃金、朱砂、曾青、雄黃等。”唐白居易《自詠》:“朱砂賤如土,不解燒為丹。”元張可久《天凈沙·由德清道院來杭》曲:“丹爐好養朱砂,洞門長掩青霞。”

2.像朱砂樣的紅色。

宋梅堯臣《記春水多紅雀傳云自新羅而至道損得之請余賦》:“舉臆發朱砂,為瑞應火德。”

3.朱砂:亦作“朱沙”。礦物名。舊稱丹砂。煉汞的主要原料。色鮮紅。可作顏料,亦供藥用。以湖南辰州產者為最佳,故又稱辰砂。

元無名氏《朱砂擔》第二折:“苦奔波,枉生受。有誰人肯搭救。單只被幾顆朱砂送了我頭。”清昭連《嘯亭雜錄·尹文端公》:“公白晳少須眉,豐頤大口,聲清揚遠聞,著體紅瘢如朱砂鮮,目秀而慈,長寸許。”清沉初《西清筆記·紀文獻》:“上命蹤跡得之,遂令祈雨,果驗。上欲賞之,李言世外人無所須,乃賜朱沙一盒。”

4.道教用來畫符驅邪的用品之一,道教(現在佛教也用)通常用朱砂,并配合朱砂筆,對黃紙(符紙),或者其他驅邪物品加以矜持,提到驅鬼辟邪的功效!最早見于《神龍度圣經》,《洞庭法源經》等均有描敘![1]

性味歸經

甘,微寒。有小毒。歸心經。

功效簡介

清心鎮驚,安神解毒,用于心悸易驚,失眠多夢,癲癇發狂,小兒驚風,視物昏花,口瘡,喉痹,瘡瘍腫毒,心神不寧,心悸失眠,驚風,癲癇,瘡瘍腫痛,咽喉腫痛,口舌生瘡。[2]

處方用名

朱砂、丹砂、辰砂、飛朱砂、鏡面砂(研末,水飛后用。)

其它名稱 丹粟,赤丹,汞沙。

考證:出自《本草經集注》

1.《吳普本草》:丹砂,生武陵。采無時。能化朱成水銀。

2.陶弘景:按,此化為汞及名真朱者,即是今朱砂也。俗醫皆別取武都、仇池雄黃夾雌黃者名為丹砂,方家亦往往俱用,此為謬矣。

3.《開寶本草》:朱砂,今出辰州、錦州者,藥用最良,余皆次焉。

4.《本經逢原》:丹砂入火,則烈毒能殺人,急以生羊血、童便、金汁等解之。

主要分類

朱砂

該品為硫化物類礦物辰砂族辰砂。

辰砂 Cinnabar

形態:三方晶系。為粒狀或塊狀集合體,呈顆粒狀或塊片狀。鮮紅色或暗紅色,條痕紅色至褐紅色,具光澤。有平行的完全解理。斷口呈半貝殼狀或參差狀。硬度2~2.5。比重8.09~8.2。體重,質脆,片狀者易破碎,粉末狀者有閃爍的光澤,無味。金剛、半金屬、暗淡光澤。其中呈細小顆粒或粉末狀,色紅明亮,觸之不染手者,習稱“朱寶砂”;呈不規則板片狀、斜方形或長條形,大小厚薄不一,邊緣不整齊,色紅而鮮艷,光亮如鏡面而為透明,質較松脆者,習稱“鏡面砂”;方塊較大,方圓形或多角形,色發暗或呈灰褐色,質重而堅,不易碎者習稱“豆瓣砂”。

名醫方論之朱砂安神丸

朱砂正如葉仲堅曰:經云神氣舍心,精神畢具。又曰:心者生之本,神之舍也,且心為君子之官,主不明則精氣亂神,太勞則魂魄散,所以寤寐不安,淫邪發夢,輕則驚悸征忡,重則癡妄癲狂也,朱砂具光明之體,色赤通心,重能鎮怯,寒能勝熱,甘以生津,抑陰火之浮游,以養上焦之元氣,為安神之第一品,心若熱,配黃連之苦寒瀉心熱也,更佐甘草之甘以瀉之,心主血,用當歸之甘溫歸心血也,更佐地黃之寒以補之,心血足則肝得所藏,而魂自安,心熱解則肺得其職,而魄自寧也。因此朱砂能治心神昏亂,驚悸征忡,失眠多夢。[3]

地理分布

產于石灰巖、板巖、砂巖中。分布湖南、湖北、四川、廣西、云南、貴州。

采制方法

采挖后,選取純凈者,用磁鐵吸凈含鐵的雜質,再用水淘去雜石和泥沙,研成細粉,或用水飛法制成極細的粉末。

現代研究

主要成分

主要成分為硫化汞(Mercuric sulfide).亦夾雜有雄黃、磷灰石、瀝青質等物質。近年亦有報告:朱砂在在人工胃液中含有汞、砷、鉛、鎘、鋇、鎂、鐵、鋅等多種元素。

藥理作用

1.鎮靜、催眠、抗驚厥作用

有報告認為,朱砂能降低大腦中樞神經的興奮性,有鎮靜安眠作用。但亦有報告認為, 朱砂混懸液給小鼠灌胃后,無明顯的催眠、鎮靜和抗驚厥作用.尚有報告指出,用含有磁朱丸(1%)的食物給小鼠喂飼,自由進食連續3周, 結果不能使閾下劑量的異戊巴比妥鈉引起睡眠,提示無協同作用;但能使其催眠劑量的睡眠時間有所延長.報告者認為,該作用可能是由于汞的積蓄而影響了肝腎對巴比妥鈉鹽類的代謝功能和延長了從尿中排泄的結果。

實驗表明:給小鼠以每20克體重灌服1.2克朱砂,連續7天后, 腹腔注射安鈉咖,其產生驚厥的平均時間比對照組推遲約1分20秒。

2. 其他作用

研究表明:朱砂外用對皮膚細菌和寄生蟲有抑制和殺滅作用。[4]

有報告指出:給家兔口服人造丹砂0.1~1.0g/kg 后,尿中總氮量增加;但對血象則無影響。

藥用價值

臨床應用

1.用于心神不寧,心悸,失眠。朱砂甘寒質重,專入心經,寒能清熱;重能鎮怯。所以朱砂既可重鎮安神,又能清心安神,最適心火亢盛之心神不寧、煩躁不眠,每與黃連、蓮子心等合用,以增強清心安神作用。亦可用治其它原因之心神不寧,若心血虛者,可與當歸、生地黃等配伍,如朱砂安神丸;陰血虛者,又常與酸棗仁、柏子仁、當歸等養心安神藥配伍;驚恐或心氣虛心神不寧者,將該品納入豬心中燉服即可。

2.用于驚風,癲癇。該品重鎮,有鎮驚安神之功。用治高熱神昏、驚厥,常與牛黃、麝香等開竅、息風藥物同用,如安宮牛黃丸;治小兒急驚風,多與牛黃、全蝎、鉤藤等配伍,如牛黃散;用治癲癇卒昏抽搐,每與磁石同用,如磁朱丸。

3.用于瘡瘍腫毒,咽喉腫痛,口舌生瘡。該品性寒,有較強的清熱解毒作用,內服、外用均效。治療瘡瘍腫毒,多與雄黃、大戟、山慈菇等配伍,如紫金錠;治療咽喉腫痛、口舌生瘡,多與冰片、硼砂等配伍,如冰硼散。

醫學作用

【理化鑒別】

1. 該品粉末用鹽酸濕潤后,在光潔的銅片上摩擦,銅片表面顯銀白色光澤, 加熱烘烤,銀白色消失.HgS 2HCl→HgCl2 H2S↑

↓Cu

→CuCl2 Hg

2. 取該品粉末2 g,加鹽酸—硝酸(3∶1)的混合液2 ml使溶解,蒸干, 加水2 ml使溶解,濾過,濾液顯汞鹽及硫酸鹽的鑒別反應.⑴汞鹽的鑒別反應:取該品溶液,加氫氧化鈉試液,即發生黃色沉淀(HgO).⑵硫酸鹽的鑒別反應:取該品溶液, 加氯化鋇試液,即發生白色沉淀;分離,沉淀在鹽酸或硝酸中均不溶解.

【藥理作用】

該品有鎮靜、催眠作用,外用能扼殺皮膚細菌及寄生蟲.人工朱砂給家兔灌胃0.1~0.2 g/kg,能使尿排出的總氮量增加,體重亦有增加.

【附注】

朱砂的合成方法:取適量汞置反應罐內, 加入1.3~1.4倍量(重量比)硝酸(比重1.4),任其自然反應,至無汞后,加一倍量水稀釋, 在攪拌時逐漸加入按汞量計算1.21倍量的含結晶水硫化鈉或0.7~0.8倍量硫化鈉水溶液至完全生成黑色硫化汞,反應結束時,溶液控制在pH9以下.黑色硫化汞用傾瀉法反復洗滌3~4次,布袋過濾, 濾液烘干,加入4%量的升華硫,混勻后,加熱升華, 即得紫紅色的塊狀朱砂,其反應式如下:

Hg 4HNO3→Hg(NO3)2 2NO2↑ 2H2O

3Hg 8HNO3→3Hg(NO3)2 2NO 4H2O

Hg(NO3)2 Na2S→HgS(黑色↓) 2NaNO3

HgS(黑色)(升華Δ HgS(紫紅色)

文獻記載

1.《本經》:養精神,安魂魄,益氣,明目。

2.《別錄》:通血脈,止煩滿、消渴,益精神,悅澤人面,除中惡腹痛,毒氣疥痿諸瘡。

3.《藥性論》:鎮心,主抽風。

4.《日華子本草》:潤心肺,治瘡疥癡息肉,服并涂用。

5.《珍珠囊》:心熱非此不能除。

6.李杲:納浮溜之火而安神明。

7.《醫學入門》:痘瘡將出,服之解毒,令出少。治心熱煩躁。潤肺止渴,清肝明目,兼辟邪惡瘟疫,破癥瘕,下死胎。

8.《綱目》:治驚癎,解胎毒、痘毒,驅邪瘧,能發汗。

9.《本草從新》:定顛狂,止牙疼。

10.《綱目》:丹砂同遠志、龍骨之類則養心氣;同當歸、丹參之類則養心血;同枸杞、地黃之類則養腎;同厚樸、川椒之類則養脾;同南星、川烏之類則祛風。可以明目,可以安胎,可以解毒,可以發汗,隨佐使而見功,無所往而不可。

11.《本草經疏》:丹砂,味甘微寒而無毒,蓋指生砂而言也。《藥性論》云,丹砂君,清鎮少陰君火之藥。安定神明,則精氣自固。火不妄炎,則金木得平,而魂魄自定,氣力自倍。五臟皆安,則精華上發,故明目。心主血脈,心火寧謐,則陰分無熱而血脈自通,煩滿自止,消渴自除矣。丹砂體中含汞,汞味本辛,故能殺蟲,宜乎《藥性論》謂其有大毒,若經伏火及一切烹煉,則毒等砒、硇,服之必斃。

12.《本草正》:朱砂,入心可以安神而走血脈,入肺可以降氣而走皮毛,入脾可逐痰涎而走肌肉,入肝可行血滯而走筋膜,入腎可逐水邪而走骨髓,或上或下,無處不到,故可以鎮心逐痰,祛邪降火,治驚癇、殺蟲毒,祛中惡及瘡瘍疥癬之屬。但其體重性急,善走善降,變化莫測,用治有余,乃其所長。若同參、芪、歸、術兼朱砂以治小兒,亦可取效,此必其虛中挾實者乃宜之,否則不可概用。

13. 《神農本草》:殺精魅邪惡鬼。用于治療精神失常。

用藥禁忌

1.不宜久服、多服。

2.惡磁石,畏鹽水,忌用火煅。

3.《吳普本草》:畏磁石。惡咸水。

4.《藥對》:忌一切血。

5.《本草從新》:獨用多用,令人呆悶。

選方

1.朱砂安神丸(《醫學發明》),鎮心安神,瀉火養心。主治心火偏亢,陰血不足所致心煩神亂,失眠,多夢,怔忡,驚悸,甚則欲吐不吐,胸中懊惱。

2.磁朱丸(《備急千金要方》),重鎮安神,潛陽明目,主治水火不濟之心悸失眠,耳鳴耳聾,視物昏花。

3.丹砂散(《圣濟總錄》),主治咽喉腫痛。

4.朱砂丸(《圣惠方》),主治眼昏暗。

5.丹砂丸(《圣濟總錄》),主治風邪諸癇,狂言妄走,精神恍惚,思慮迷亂,乍歌乍器,飲食失常,疾發撲地,口吐白沫,口噤戴眼,年發深遠者。

6.朱粉散(《圣濟總錄》),主治諸般吐血。

7.安宮牛黃丸(《溫病條辨》),主治邪入心包,舌蹇肢厥,或溫毒神昏譫語者。

8.治小兒鵝口瘡:朱砂、白枯礬各五錢牙硝五錢.共為細末.搽舌上.(《片玉心書》保命散)

9.治面上粉刺:朱砂一兩 麝香、牛黃各半兩雄黃三分.上細研令勻 以面脂和為膏.勻敷面上避風經宿 粉刺自落.(《普濟方》紅膏)

朱砂的毒性

祖國醫藥學對朱砂毒性的認識,經歷了由“無毒”到“有毒”,到目前“限量”使用的過程。自《神農本草經》將其列為上品以來,直至明清,對朱砂的毒性,特別是導致慢性中毒的弊端,基本上沒有認識,幾乎均認為朱砂“無毒”。雖然在唐代一些醫家中,曾引起過較大的異議,如《藥性論》言其“有大毒”,但并未引起后世醫家的重視,仍以為其“無毒”。直到明清時期,諸醫家才改變了對朱砂“無毒”的認識,如《本草經疏》中載:“若經伏火及一切烹煉,則毒等砒硇,服之必斃”,不僅指出了朱砂的毒副作用,而且還指出了火鍛可使朱砂的毒性增強。目前中藥學已將朱砂列為“有毒”中藥,且忌火煅。 

現代研究表明,朱砂內服過量可引起毒性。由于無機汞在人體內的吸收率為5%,甲基汞的吸收率可達100%。朱砂在厭氧有硫的條件下,PH7、溫度37℃的暗環境中與帶甲基的物質相遇均能產生甲基汞,而人體腸道正具備一條件,故內服朱砂制劑增加了中毒機會。 

朱砂在臨床上的主要中毒表現為

神經系統:失眠多夢,記憶力減退,頭痛頭暈,手腳麻木等

消化系統:初期表現為惡心,嘔吐,咽喉腫痛,食欲不振,重者可出現消化道出血

泌尿系統:常表現在中毒后期,血壓下降,心率紊亂或中毒性心肌炎等。汞吸收入血后通過生物膜進入紅細胞與血紅蛋白的巰基(-SH)結合,可侵害腦細胞、胎兒、精子、卵子、心、肝、腎等,還可抑制多種酶的活性,嚴重時發生急性腎功能衰竭而死亡。

中毒原因

炮制不當 臨床應用的朱砂細粉多半質地不純,甚至顏色發黑,究其原因,可能與炮制不當有關。目前,朱砂的炮制,仍有采用機械化加工,如使用球磨機研磨,這樣會使有毒汞游離出來,所得朱砂細粉就必然發黑。內服這種朱砂,很明顯會導致汞中毒。古法和2000版《藥典》規定炮制朱砂時,均要求先以磁鐵吸去鐵屑,然后以水飛法不斷加水研磨,方可得到紅色細粉正品朱砂。這樣炮制后的朱砂,游離汞和可溶性汞鹽的含量最低。因此,臨床選用朱砂應以外形光明無雜者為佳,其炮制應以《藥典》規定的水飛法為準則。 

劑量過大 朱砂鎮心安神,常用于風痰諸癇、,精神恍惚、口吐白沫等證。臨床對癲癇等精神疾患治療時,常大劑量口服朱砂,致使中毒者屢有發生。2000版《藥典》明確指出,含有朱砂的藥中,朱砂含量應為0.1~0.5g,因此日服用量不能超過0.5g。 

服用時間過長 臨床有患者因患頑固性失眠癥而長期輪換服用朱砂安神丸等含朱砂制劑,結果造成慢性腎功能衰竭。有學者計算了,當人體汞的積蓄量達到100mg時即可發生中毒反應。按照汞在人體內代謝速度推算,每天吸收10mg汞,經過10.5天即可達到100mg的體內積蓄量。因此,對一般患者,連續服用朱砂及其制劑的時間不宜超過7天。 

制備服用方法不當 治療失眠癥的中藥湯劑中,一些中藥常用朱砂包衣,以提高其安神作用,如朱茯苓等。這些藥常與其它中藥一起入湯劑同煎,結果造成汞中毒。因此,朱砂入湯劑時,應用煎制好的藥液或溫開水沖服,禁止與群藥同煎;朱砂掛衣的藥物不宜入湯劑。同時,朱砂應避免與含鋁成分的藥物(如明礬)同用,也不宜將朱砂置于鋁器中加水研磨,或盛放在鋁器皿中。因朱砂與鋁會發生化學反應,生成灰色的鋁汞齊,而導致中毒。 

配伍不當 研究表明,含朱砂的中成藥不宜與碘化物、溴化物配伍同用。兩者同時服用可在腸道內生成碘化汞或溴化汞,毒性大大增強,可導致藥物性腸炎。而最有機會混合使用到這三種藥物的要數神經衰弱和失眠患者。因此,患者服用含朱砂的安神中藥時,一定不要同時服用三溴合劑之類含溴化物的西藥。 體質因素研究表明,肝腎功能不全的患者和小兒,更易出現汞中毒的情況。因此,《藥典》規定,肝腎功能不全者禁服。小兒臟腑嬌嫩,應盡量少用或不用。 

綜上所述,朱砂在臨床應用中,功過兩分,既發揮了重要的醫療作用,又對人體造成了嚴重的不良后果,其中毒原因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在臨床應用時,只要嚴格按照《藥典》規定使用,并對朱砂開展深入系統的毒理學研究,尤其注意朱砂中汞對中樞神經系統、腎臟及生殖系統的毒性作用,即可揚長避短,趨利避害。

偽品的鑒別

朱砂為汞化合物類礦物辰砂族辰砂,主含硫化汞,為常用的重鎮安神藥。今發現一種朱砂偽品,其性狀、理化鑒別如下。

1.性狀鑒別

1.1 正品該品為塊狀或顆粒狀集合體,呈顆粒狀或塊片狀,鮮紅色或暗紅色,條痕紅色或暗紅色,具光澤,體重,質脆,片狀者易破碎,粉末狀有閃爍的光澤,無臭,無味。該品水飛時,片狀或顆粒物易研碎,其混懸液呈朱紅色,乳缽底部無殘渣。

1.2偽品該品粉末狀,呈暗紅褐色,略帶少量規則顆粒,顆粒具光澤,體重,質堅,無臭,無味。該品粉末處之染手,直火加熱,暗紅褐色迅速褪去,呈銀灰色的粉末。水飛時,其顆粒不易研碎,其混懸液呈黑褐色,傾盡混懸液后,可見一層銀灰色的砂狀物。

2.理化鑒別

2.1 正品取粉末20g,裝入密閉管中加熱,管壁上出現黑色硫化汞,但加入碳酸鈉共煮時,則可見金屬汞球。

2.2 偽品同樣取粉末20g,裝入閉管中加熱,管壁上無任何物質出現。

綜上所述,偽品在性狀上與朱砂有顯著差異,理化試驗表明其中未含有汞成分,故此物不是朱砂。請各位同行在實踐工作中注意甄別,以免誤用。

道教用品

道教用來畫符驅邪的用品之一,道教(現在佛教也用)通常用朱砂,并配合朱砂筆,對黃紙(符紙),或者其他驅邪物品加以矜持,起到提高發起靈氣作用,提到驅鬼辟邪的功效!最早見于《神龍度圣經》,《洞庭法源經》等均有描敘!

其他資料

注意事項

0.1~0.5g;外用適量。

該品有毒,不宜大量久服,以免汞中毒。忌火煅,火煅則析出水銀,有劇毒。水沸入藥。肝腎病患者慎用。

相關用途

朱砂又稱丹砂、辰砂,朱砂的粉末呈紅色,可以經久不褪。中國利用朱砂作顏料已有悠久的歷史,“涂朱甲骨”指的就是把朱砂磨成紅色粉末,涂嵌在甲骨文的刻痕中以示醒目,這種做法距今已有幾千年的歷史了。中國還是世界上出產朱砂最多的國家之一,近幾年朱砂的市場價格一路攀升。

朱砂,古時稱作“丹”,其主要化學成分是硫化汞(HgS),在中國湖南、貴州、四川等地都有出產。用這種顏料染成的紅色非常純正、鮮艷。《史記·貨殖列傳》中記載著一位名叫清的寡婦的祖先在重慶涪陵地區挖掘丹礦,世代經營,成為當地有名巨賈的故事。由此可見,在秦漢之際,這種紅色顏料的應用廣泛。1972年,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大批彩繪印花絲織品中,有不少花紋就是用朱砂繪制成的,這些朱砂顆粒研磨得又細又勻,埋葬時間雖長達兩千多年,但織物的色澤依然鮮艷無比。可見西漢時期煉制和使用朱砂的技術水平是相當高超的。

東漢之后,為尋求長生不老丹而興起的煉丹術,使中國人對無機化學的認識有了很大提高,并逐漸開始運用化學方法生產朱砂。為與天然朱砂區別,古時的人們將人造的硫化汞(HgS)稱為銀朱或紫粉霜。其主要原料為硫磺和水銀(汞),是在特制的容器里,按一定的火候提煉而成的,這是中國最早采用化學方法煉制的顏料。人造朱砂還是中國古代重要的外銷產品,曾遠銷至日本等國。

古時辰砂又被稱為丹砂或朱砂,許多古代女子都直接以“朱砂”為名,那一點鮮紅像是凝結了中國五千年的悠悠情怨,十分美麗,但估計很少有人知道,辰砂用來磨墨,是可以磨出彩墨的,很像女孩子多變的內心,藏著一份外剛內柔的情懷。

真偽鑒別

鑒別要點

朱砂純品以色鮮紅,有光澤,質脆體重,無雜質為佳。驗看方法將少許朱砂置于玻璃板上,以筆管壓碎,碎后內外色紅為純品,內色白的為夾石,質不佳。

名典鑒別

1、梁·《名醫別錄》載:“丹砂生符陵山谷,采無時,光自如云母可拆者良,作末名真朱。”

2、陶弘景曰:“即今朱砂也。俗醫別取武都仇池雄黃夾雌黃,名為丹砂用之,謬矣。符陵即涪州接巴郡南,今無復采者。乃出武陵、四川諸蠻夷中,皆通屬巴地,故謂之巴砂。仙經亦用越砂,即廣州臨漳者。此二處并好,惟須光明瑩澈為佳。如云母片者,謂之云母砂。如樗蒲子、紫石英形者,謂之馬齒砂,亦好。如大小豆乃大塊圓滑者,謂豆砂。細末碎者,謂之末砂。此二種粗,不入藥用,但可畫用爾。采砂皆鑿入坎入數丈許。雖同處一郡縣,亦有好惡。地有水井,勝火井也。仙方煉餌,最為長生之寶。”

3、唐·蘇恭曰:“丹砂大略二種,有土砂、石砂。其土砂,復有塊砂、末砂,體并重而色黃黑,不任畫,用療瘡疥好,但不入心腹之藥,然可燒之,出水銀乃多也。其石砂有十數品,最上者光明砂,云一顆別生一石龕內,大者如雞卵,小者如棗栗,形似芙蓉,破之如云母,光明照徹,在龕中石臺上生,得此者帶之辟惡,為上。其次或出石中,或出水內,形塊大者如拇指,小者如杏仁,光明無雜,名馬牙砂,一名無重砂,入藥及畫俱善,俗間亦少有之。其磨嵯新井、別井、水井、芙蓉、石末、石堆、豆末等砂,形類頗相似。入藥及畫,當擇去雜土石,便可用矣。”

4、宋·蘇頌曰:“今出辰州、宜州、階州,而辰砂為最。生深山石崖間,土人采之,穴地數十尺,始見其苗,乃白石,謂之朱砂床。砂生石上。其大塊者如雞子,小者如石榴子,狀花芙蓉頭,箭簇、連床者紫黯若鐵色,而光明瑩澈,碎之嶄石作墻壁,又似云母可拆者,真辰砂也,無石者彌佳。過此皆土石中得之,非生于石床者。宜砂絕有大塊者,碎之亦作墻壁,但罕有類物狀,面色亦深赤,為用不及辰砂,蓋出土石間,非白石床所生也。階砂又次之,都不堪入藥,惟可畫色爾。凡砂之絕好者,為光明砂,其次謂之顆塊,其次謂之鹿籟,其下謂之末砂,惟光明入藥,余并不用。”

5、寇宗奭云:“丹砂今人謂之朱砂。辰州砂多出蠻峒錦州界狺獠峒老鴉井。其井深廣數十丈,先聚薪于井焚之。青石壁進裂處,即有小龕。龕中自有白石床,其石如玉,床上乃生砂,小者如箭簇,大者如芙蓉,光明可鑒,研之鮮紅,砂洎床大者重七八兩至十兩。晃州所出形如箭簇帶石者,得自土中,非此比也。”

6、陳承曰:“金州、商州亦出一種砂,極有大者,光芒墻壁,略類宜州所產,然有砒氣,破之多作生砒色,若入藥用,見火恐殺人。今浙中市中往往貨之,不可不審。”

7、明·李時珍曰:“丹砂以辰、錦者為最。麻陽即古錦州地。佳者為箭簇砂,結不實者為肺砂,細者為末砂。色紫不染紙者為舊坑砂,為上品;色新染紙者為新炕砂次之:蘇頌、陳承所謂階州、金、商州砂者,乃陶弘景所謂武都雄磺,非丹砂也。”

8、清·《本草從新》:“朱砂,辰產。明如箭簇者良。名箭簇砂。獨用多用,令人呆悶;若火煉則有毒,服餌常殺人。”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