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散

健康知識 9547 580 2016-06-20

六一散,清暑利濕。用于感受暑濕所致的發熱、身倦、口渴、泄瀉、小便黃少;外用治痱子。

基本信息

  • 用法用量

    調服或煎服,一次6克,一日1~2次

  • 有效期

    三年

  • 執行標準

    《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10年版一部

  • 主治

    感受暑濕所致的發熱、身倦、口渴、泄瀉、小便黃少;外用治痱子

  • 功效

    清暑利濕

  • 規格

    每袋裝9g

  • 批準文號

    國藥準字Z35020069

  • 商品名

    六一散

  • 通用名

    六一散

  • 組成

    滑石、甘草

目錄
1基本資料
2簡介
3傳說
4源流發展
5病機分析
6病癥
7臨床應用
8應用鑒別
9藥理作用
10配伍意義
11方論
12疑難闡釋
13注意事項

基本資料

六一散六一散

通用名稱:六一散

漢語拼音:Liuyi San

劑型:散劑

成份:滑石、甘草。

性狀:本品為淺黃白色的粉末;具甘草甜味,手捻有潤滑感。

作用類別:本品為中薯類非處方藥藥品。

功能主治:清暑利濕。用于感受暑濕所致的發熱、身倦、口渴、泄瀉、小便黃少;外用治痱子。

用法用量:調服或包煎服,一次6~9克,一日1~2次;外用,撲撒患處。

歸經:足太陽手太陰藥也。

加減:中寒者,加硫黃少許。

禁忌:若陰虛,內無濕熱,或小便清長者忌用。孕婦忌服。

簡介

六一散六一散

六一散被譽為“凡人之仙藥”,是祛暑良方。因其價格便宜,效果顯著,也是夏季家庭必備的藥品之一。本期欄目中,武林藥店執業藥師施紅兒為大家詳細講解六一散的功效及服用方法。

六一散制法簡單,由滑石六份加甘草一份組成,兩種藥藥量之比為六比一,故名六一散。“中暑”其實從中醫的角度看,也有“中濕”的成分。而六一散主

治的病癥就是暑濕癥,因為滑石有清熱、利濕,改善口渴的功用,甘草有養陰清熱,涼血止血的作用。

什么情況下需要服用六一散呢?中暑后必然有體溫升高、發熱的癥狀,或出現中醫所說的“上火”癥狀,即熱象;而且由于人體津液損失,往往會伴有口渴喜飲的脫水癥狀;以及小便量少、熱痛、顏色發黃甚至尿閉等癥狀;如若暑濕傷及腸胃,還會出現嘔吐或腹瀉的癥狀。

當出現以上癥狀中的三種就可考慮服用六一散。判斷關鍵在于是否兼有小便赤黃短澀之癥,如若小便清而長(無色而量多易排出)則不宜用。一般以涼開水調服效果最好。

此外,六一散中添加一些其他中藥,療效也很顯著。比如,心煩不安者,可加上朱砂少許調服,名為“益元散”;若兼目赤咽痛、口舌生瘡,可加青黛少許,名為“碧玉散”;如兼有輕微的外感(發熱、頭痛等)的癥狀,可用鮮薄荷葉煎湯或搗汁少許同服,名為“雞蘇散”。這些方劑,都是夏季治療暑病的良方。民間還有一種用法是以六一散給小兒浴后涂撒,既可防止痱毒,又可預防濕疹。

傳說

六一散六一散

相傳“六一散”為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劉完素(別號劉河間)所創。在公元1147年(金皇統元年)的仲夏,金熙宗晉尚書右丞相韓企先為濮王,賜宴三日。誰知,未出三天,韓企先卻得了一種怪病:發熱、口渴、煩躁不安、小便不暢、大便瀉痢。家人四處求醫,熙宗也派太醫前來診治,無奈近百劑藥下去,病勢有增無減,便在城門懸榜求醫。當時20歲的劉完素正在京城購置藥品,見了榜文,一則他初出茅廬,不知深淺;二則自認為對此病頗有把握:三則早聞韓企先博通經文典章,能仿宋律制定皇統新律,所以劉完素很想見見這位賢相。

因此他揭了榜,入王府為韓企先診治。經過按脈察色后問道:“可有身熱、心煩、口渴、頭暈、少氣、多汗之癥?”韓閉眼而微微點頭。“當有惡心泄瀉,胸悶納呆,倦怠身重。”劉完素言道。“對,對。”韓企先說,這時睜眼打量了一下劉完素的模樣。“此乃暑濕也,治暑不治濕,醫之過也!”“暑濕?”太醫忍不住說:“吾等豈不知暑濕之理?”劉完素說:“你們治暑祛濕,瀉熱不養陰,尤其小便不利、大便泄瀉,定然不敢使用寒涼之劑,故洽而無效。”韓企先挺起身子,睜大眼睛問:“你有何方?”劉完素思索有頃舉筆處方:滑石、甘草,共研細末。一旁韓夫人問:“此為何方?”劉指著方中“滑石六兩,甘草一兩”,脫口而出:“六一散”。

他解釋道:“滑石能解肌清熱,滑竅行水而利濕,統治表里上下三焦。加入甘草瀉火和中,便能清暑利濕。”“如何服法?”“每用三錢,和白蜜少許,冷開水或燈心湯調服,三日見效。”韓企先見他說得有理,就照方服了三貼,果然小便通而泄瀉止,不禁感慨萬分。韓企先找來劉完素,請他棄醫從政,但劉卻只要求賜醫書若干。此后仍然用心攻讀,終于成為一代名醫。明代大醫學家李時珍也頷首稱贊“六一散”。因此六一散被譽為“凡人之仙藥”。

源流發展

六一散六一散

本方原名益元散,出自金•劉完素lt;黃帝素問宣明論方gt;卷10,《傷寒標本心法類萃》卷下稱之為六一散,流傳至今。劉完素為金元四大家之首,他倡導火熱論,強調六氣皆能化火,善治火熱病。對于表證,認為固應汗解,但“怫熱郁結”于表,絕非辛熱藥所宜,唯有用辛涼或甘寒以解表,才能表解熱除。臨床具體施用中,本方為主方之一,如夏季外感,“以甘草、滑石、蔥、豉等發散為甚妙”(《素問玄機原病式》卷2);陽熱郁遏于表,用石膏、滑石、甘草、蔥、豉等開發郁結;表證兼有內熱,予表里雙解,可用天水一涼膈半,或天水涼膈各半等。

完素認為,本方能通九竅六腑,生津液,去留結,消蓄水,止渴,寬中,除煩熱;補益五臟,大養脾胃之氣;安魂定魄;明耳目,壯筋骨,通經脈,和血氣,消水谷,保元真,耐勞役饑渴,宣熱,久服強志,輕身,駐顏,延壽;能令遍身結滯宣通,氣和而愈。用于身熱,吐利泄瀉,腸澼,下痢赤白,癃閉淋痛,石淋,腸胃中積聚,寒熱,心躁,腹脹痛悶;內傷陰痿,五勞七傷,一切虛損,癇痙,驚悸,健忘,煩滿,短氣,臟傷咳嗽,飲食不下,肌肉疼痛;口瘡,牙齒疳蝕,百藥酒食邪毒,中外諸邪所傷,中暑,傷寒,疫癘,饑飽勞損,憂愁思慮,恚怒驚恐,汗后遺熱,勞復,兩感傷寒;婦人下乳催生,產后損益血衰,陰虛熱甚,一切熱證,吹奶乳癰,等等。可見,完素的學術思想,在本方中得到了高度體現。因此譽之為“神驗之仙藥”,“若以隨證驗之,此熱證之仙藥也,不可闕之”(《黃帝素問宣明論方》卷10)。

完素自擬的衍化方,除益元散、雞蘇散和碧玉散以外,還有以本方加黃丹之紅玉散,“主療不殊,收效則一”(《傷寒直格》卷下),以及加入麻黃二兩的神白散(《黃帝素問宣明論方》卷10)。后世六一散類方主要有二類:一類是加入溫熱補益之品,使扶正力量得到加強,主要用于嘔逆瀉利等證,如《丹溪心法》卷2之清六丸(又名清六散),以本方加炒紅曲活血健脾,卷5之溫清丸,加干姜溫中降逆;《醫方考》卷2之溫六丸(又名溫六散)亦加干姜,但三藥劑量與溫清丸稍異,卷4之茱萸六一散,加吳茱萸溫中下氣。

《醫學衷中參西錄》上冊之加味天水散,以本方加山藥滋陰固元。另一類加入苦寒清熱除濕之品,使祛邪的力量得到加強,主要用于淋證,如《濟陰綱目》卷91之加味益元散,以本方加車前子清熱利濕;《醫方考》卷4之三生益元散,加生側柏葉、生車前草、生藉節汁清熱涼血;《中醫方藥手冊》之滑石黃柏散,加黃柏清熱燥濕。另外,后世醫家,尤其是溫病學家,將本方加人他方中,廣泛用于濕熱諸病,并創立了許多行之有效的方劑。

病機分析

“長夏炎蒸,濕土司令,故暑必兼濕”(《醫方集解•清暑之劑》)。本方證乃暑熱挾濕所致。暑為陽熱之邪,其性升散,易耗氣傷津。暑熱傷人,故身熱;暑氣通于心,熱擾于心,故心煩;暑傷津液,故見口渴。濕性粘滯,易阻遏氣機。

暑熱挾濕,膠結不解,阻遏三焦,三焦氣化不利,升降失司,傷及胃腸,則見嘔吐、泄瀉;影響膀胱,氣化不利,故見小便不利;濕熱下注,則小便赤澀淋痛;濕熱互結,煎熬津液,而成砂石,則為砂淋;濕熱之邪留連氣分,淹滯不解,郁蒸肌膚,蘊釀而成濕疹、濕瘡、汗疹。

病癥

可以概括為熱、渴、淋、瀉4個字。由于盛夏感受身濕,暑本為熱邪,故其人身熱惡熱,此其一;暑熱傷津,故其人口渴心煩,此其二;暑濕之邪阻遏三焦,下注膀胱,故其人小便不利,黃赤而短澀,甚則淋瀝難出,此其三;若濕熱傷及胃腸,升降失司,清濁倒置,又可出現泄瀉或嘔吐,此其四。熱季見此癥,或僅見前三癥,投以此藥,很少有不獲效的。

臨床應用

六一散六一散

暑濕或濕溫證屬暑濕或濕熱內蘊,癥見身熱汗出,口渴心煩,小便短赤或澀痛,或見嘔吐泄瀉,皮膚濕疹,痱子等。

方義;

(1)滑石氣輕能解肌,質重能清降,寒能瀉熱,滑能通竅,淡能行水, 使肺氣降而下通膀胱,故能袪暑住瀉,止煩渴而行小便也 。

(2)加甘草者,和其中氣,又以緩滑石之寒滑也。

(3)加辰砂者,以鎮心神,而瀉丙丁之邪熱。

(4)其數六一者,取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義也。

變化方;

(1)本方加辰砂少許,名益元散; 加薄荷少許,名雞蘇散; 加青黛少許, 名碧玉散,治同。

(2)本方加紅曲五錢,名清六丸,治赤痢; 加干姜五錢,名溫六丸,治白痢。

(3)本方加生柏葉、生車前、生藕節、名三生益元散,治血淋。

(4)本方加牛黃,治虛煩不得眠。

(5)本方除甘草,加吳茱萸一兩,名茱萸六一散,治濕熱吞酸。

(6)本方除滑石,加黃耆六兩,大棗煎,熱服,名黃耆六一散,治諸虛不足, 盜汗消渴。

新用途:

1.治皮膚劃痕癥:內服六一散,每次9克,每日3次,白開水沖服。可同時外用六一散涂搽患處,每日2次。

2.治小兒夏季熱:取六一散8克,水煎分2~3次服,3天為1個療程。

3.治泌尿系結石:六一散10克,金錢草、威靈仙各30克,水煎服,每日一劑。

4.治慢性前列腺炎:六一散、丹參各20克,柴胡9克,萹蓄、瞿麥各15克,車前子30克,水煎服,15天為1個療程。

應用鑒別

六一散六一散

功能類同藥物鑒別與蓮花峰茶的鑒別:兩藥均為祛暑劑,均有清熱解暑利濕之功。從二者的藥物組成看,蓮花峰茶較六一散疏風散寒、健脾開胃、解暑化濕、理氣和中之力更強,故側重于治療夏月傷暑感寒夾濕所致之暑濕感冒,脾胃失和者;而六一散中以甘寒之滑石為主藥,既能利水滲濕,又能清熱解暑,故側重于治療暑濕或濕溫。

與甘露消毒丸的鑒別:兩藥均為祛暑利濕劑,均有清熱解暑利濕之力。從二者的藥物組成看,六一散僅滑石粉、甘草兩味藥,清暑利濕,使內蘊之暑濕從下而除;而甘露消毒丸以藿香、石菖蒲、豆蔻芳香化濕為主藥,連翹、黃芩、木通、滑石、茵陳上清熱下滲濕,以分消其勢共為輔藥,川貝、射干清熱解毒為佐,薄荷辛涼清透,表散濕熱之邪,清暑利濕之力優于六一散,還可用于治療黃疸。

主治類同藥物鑒別暑濕、濕溫。與甘露消毒丸的鑒別:兩藥均用于治療暑濕、濕溫。六一散與甘露消毒丹所治之暑濕、濕溫均為暑濕或濕熱內蘊所致,但六一散僅清熱利濕之滑石及甘草兩味藥組成,而甘露消毒丸中更有芳香化濕、清熱澡濕解毒之品,增強了其芳香化濁、清熱利濕、解毒之力,因此,后者所治之暑濕、濕溫較前者病情較重,濕熱之象更為明顯。

藥理作用

現代研究表明,該藥不僅具有利尿作用,還有抗菌及保護黏膜的作用。滑石對傷寒桿菌、副傷寒桿菌有抑制作用,且對腦膜炎雙球菌有輕度抑制作用;滑石的主要成分硅酸鎂有吸附和收斂作用,能保護腸道,止瀉而不引起鼓腸;滑石粉細膩光滑,可在黏膜、皮膚處形成膜,起到保護皮膚及黏膜的作用,另外滑石撒布創面能形成被膜,有保護創面,吸收分泌物,促進結痂的作用。

該藥也可用于治療膀胱炎、尿道炎、膀胱結石、復發性尿路結石、新生兒腹瀉、百日咳痙攣、小兒胃熱流涎、腎囊風、藥物致皮膚過敏、黃疸型肝炎、精液異常、糜爛性胃炎等多種疾患,還可用于解斑蝥、農藥中毒。外用可治療皮膚濕疹。

配伍意義

本方為暑熱挾濕之證而設。根據《素問•至真要大論》“熱者寒之”和“濕淫于內,……以淡泄之”的治療原則,以清暑利濕立法。方中滑石,味甘淡性寒,質重而滑,甘以和胃氣,寒以散積熱,淡能滲水濕,質重下降,滑能利竅,以通水道,《本草通玄》卷4稱其能“利竅除熱,清三焦,涼六腑,化暑氣”;lt;本草再新gt;卷8謂其能“清火化痰,利濕消暑,通經活血,止瀉痢嘔吐,消水腫火毒”;“是為祛暑散熱利水除濕,消積滯,利下竅之要藥”(《本草經疏》卷3),既能清三焦,解暑熱,又能滲濕邪,利小便,故方中以之為君藥。甘草,甘緩性平,李呆稱其“生用則氣平,補脾胃不足,而大瀉心火”(錄自《中藥大辭典》),既可清熱瀉火和中,又可緩滑石之寒滑重墜太過,為佐使藥。二藥配伍,清熱解暑,利水通淋,使內蘊之濕從下而泄,則熱可退,渴可解,淋可通,利可止,正合“治暑之法,清心利小便最好”(《明醫雜著》卷3)之意。

本方的配伍特點在于,應用六份質重寒滑的滑石,與一份甘緩和中的甘草相配,清熱利水,甘寒生津,使清熱而不留濕,利水而不傷正。

方論

六一散六一散

費伯雄:六一散,施之于體壯熱盛,濃厚太過之人則可,若體虛氣弱者,則寒傷脾而滑傷腎,反致飲食減少,津虧作渴。(《醫方論》)

劉完素:“此藥是寒涼解散郁熱,若病甚不解,多服此藥無害,但有益而無損。俗惡性寒,兼易得之賤物,而不明lt;素問gt;造化之理,故不取本草神驗之言,而多不用焉。若以隨證驗之,此熱證之仙藥也,不可闕之。傷寒當汗而不可下,當下而不可汗者,且如誤服此藥,則汗自不出,而里熱亦不獲效,亦有里熱便得宣通而愈者。或半在里、半在表,可和解而不可發汗、吐、下者,若服此藥多愈;若不愈,亦獲小效,是解散怫郁;邪熱甚者,小加涼膈散和解尤佳。或自當汗解者,更可加蒼術末三錢,同蔥、豉煎湯調服甚良。”

“此藥泛常多用,雖為效至大,俗以病異藥同,將為妄行,反招侮慢。今以若加黃丹,令桃紅色,是以名之紅玉散;若加青黛,令輕粉碧色,名碧玉散;若加薄荷末一分同研,名雞蘇散,主療并同,但以回避愚俗之妄侮慢耳。”(《黃帝素問宣明論》卷10)

李時珍:滑石利竅,不獨小便也。上能利毛腠之竅,下能利精溺之竅。蓋甘淡之味,先入于胃,滲走經絡,游溢津氣,上輸于肺,下通膀胱。肺主皮毛,為水之上源。膀胱司津液,氣化則能出。故滑石上能發表,下利水道,為蕩熱燥濕之劑。發表是蕩上中之熱,利水道是蕩中下之熱,發表是燥上中之濕,利水道是燥中下之濕。熱散則三焦子而表里和,濕去則闌門通而陰陽利。劉河間之用益元散,通治表里上下諸病,蓋是此意,但未發出爾。(《本草綱目•石部第9卷》)

吳昆:中暑,身熱煩渴,小便不利者,此方主之。身熱口渴,陽明證也。小便不利,膀胱證也。暑為熱邪,陽受之則入六腑,故見證若此。滑石性寒而淡,寒則能清六腑,淡則能利膀胱。入甘草者,恐石性太寒,損壞中氣,用以和中耳。經曰:“治溫以清,涼而行之”,故用冷水調服。是方也,簡易而效捷,暑途用之,誠為至便。但于老弱陰虛之人,不堪與也。此虛實之辨,明者詳之。否則蹈虛虛之戒,惡乎不慎。(《醫方考•卷1》)

汪昂:此足太陽、手太陰藥也。滑石氣輕能解肌,質重能清降,寒能瀉熱,滑能通竅,淡能行水,使肺氣降而下通膀胱,故能祛暑住瀉,止煩渴而行小便也。加甘草者,和其中氣,又以緩滑石之寒滑也。加辰砂者,以鎮心神,而瀉。

丁之邪熱。其數六一者,取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義也。(《醫方集解》)

柯琴:元氣虛而不知者死,邪氣盛而無制者亦死。今熱傷元氣,無氣以動,斯時用參、芪以補氣,則邪愈甚;用芩、連以清熱,則氣更傷。唯善攻熱者,不使敗人元氣;善補虛者,不使助人邪氣,必得氣味純粹之品以主之。滑石稟土中沖和之氣,行西方清肅之令,秉秋金堅重之形,寒能勝熱,甘不傷脾,含天乙之精而具流走之性,異于石膏之凝滯,能上清水源,下通水道,蕩滌六腑之邪熱從小便而泄。炙甘草稟草中沖和之性,調和內外,止渴生津,用以為佐,保元氣而瀉虛火,則五臟自和矣。然心為五臟之主,暑熱擾中,神明不安,必得朱砂以鎮之,則神氣可以遽復;涼水以滋之,則邪熱可以急除,此清心之陽熱可通行也。至于熱痢初起,里急后重者宜之,以滑可去著也。……益氣而不助邪,逐邪而不傷氣,不負益氣之名,宜與白虎、生脈三方鼎足也。(《醫宗金鑒•刪補名醫方論》)

張秉成:治傷暑感冒,表里俱熱,煩燥口渴,小便不通,一切瀉痢淋濁等證屬于熱者。此解肌行水,而為卻暑之劑也。滑石氣清能解肌,質重能清降,寒能勝熱,滑能通竅,淡能利水,加甘草者,和其中以緩滑石之寒滑,庶滑石之功,得以徹表徹里,使邪去而正不傷,故能治如上諸證耳。本方加辰砂少許,名益元散,以鎮心神而瀉丙丁之邪熱。蓋暑為君火之氣,物從其類也。河間曰:此方能統治上下表里三焦濕熱,然必暑而挾濕者,用之為宜。若津液虧而無濕者,又當以生脈散之類參用之。本方加薄荷少許,名雞蘇散,治前證兼肺部風熱者。本方加青黛少許,名碧玉散,治前證而兼有肝火者。本方加紅曲五錢,名清六散,治暑傷營而為赤痢者。本方加干姜五錢,名溫六丸,治暑濕傷于氣分而成白痢者。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總貴于臨病制宜耳。(《成方便讀•卷3》)

張錫純:六一散,為河間治暑之圣藥,最宜于南方暑證。因南方暑多挾濕,滑石能清熱兼能利濕,又少加甘草以和中補氣(暑能傷氣),是以用之最宜。若北方暑證,不必兼濕,甚或有兼燥,再當變通其方,滑石、生石膏各半,與甘草配制,方為適宜。(《醫學衷中參西錄•藥物》)

疑難闡釋

六一散六一散

1.關于方源與方名 《黃帝素問宣明論方》卷10、《傷寒直格》卷下和《傷寒標本心法類萃》卷下均載有本方,《黃帝素問宣明論方》為劉完素所撰,成書于1172年;而后兩書為其弟子所編,成書于1186年。因此,本方始見于《黃帝素問宣明論方》,其方源應以該書為是。本方名稱眾多,見于《黃帝素問宣明論方》有益元散,見于lt;傷寒直格gt;有益元散、天水散、太白散,見于《傷寒標本心法類萃》有益元散、天水散、六一散。

稱為六一散,既可說明滑石和甘草的用量比例,又可區別于加辰砂之益元散,故為后世所常用。《增補內經拾遺方論》卷3謂:“六一者,方用滑石六兩,甘草一兩,因數而名之也。”又謂:“不曰一六,而曰六一,乾下坤上,陰陽交而泰之道也。一名天水散,天一生水,地六成之,陰陽之義也。又名益元散,益元者,除中積熱以益一元之氣也。亦名神白散,神白者,因其色白而神之也。”這里的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即由五行生成數學說中的地六配天一而來。任也認為,本方“益氣而不助邪,逐邪而不傷氣,確不負益元之名”。

2.關于本方的適應證 由于本方藥少力薄,單獨使用,應以輕證為宜。正如程國彭指出,暑病“有傷暑、中暑、閉暑之不同。傷暑者,感之輕者也。其癥煩熱口渴,益元散主之。中暑者,感之重者也。其癥汗大泄,昏悶不醒,或煩心喘喝,妄言也。昏悶之際,以消暑丸灌之,立醒。既醒,則驗其暑氣之輕重而清之,輕者益元散,重者白虎湯”(《醫學心悟》卷3)。河間將本方廣泛用于內科、婦科、臟腑、經絡、耳目九竅等七十余證,遍及表里、虛實、氣血、內外。對此,汪昂認為:“蓋取其能通除上下三焦濕熱也”(《醫方集解•清暑之劑》),可謂一語中的。后世溫病學家多將本方融人各自的方治當中,廣泛用于暑溫、濕溫、伏暑諸證。

注意事項

1、飲食宜清淡,忌酒及辛辣、生冷、油膩食物。

2、不宜在服藥期間同時服用滋補性中藥。

3、外用時用畢洗手,切勿接觸眼睛,皮膚破潰處禁用。

4、有高血壓、心臟病、肝病、糖尿病、腎病等慢性病嚴重者應在醫師指導下服用。

5、兒童、孕婦、哺乳期婦女、年老體弱者應在醫師指導下服用。

6、服藥3天癥狀無緩解,應去醫院就診。

7、對本品過敏者禁用,過敏體質者慎用。

8、本品性狀發生改變時禁止使用。

9、兒童必須在成人監護下使用。

10、請將本品放在兒童不能接觸的地方。

11、如正在使用其他藥品,使用本品前請咨詢醫師或藥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