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子仁丸

健康知識 9547 262 2016-07-04

麻子仁丸,中醫方劑名。瀉下劑,潤下,具有潤腸瀉熱,行氣通便之功效。主治腸胃燥熱,脾約便秘證。大便干結,小便頻數,苔微黃少津。本方臨床常用于治療虛人及老人腸燥便秘、習慣性便秘、產后便秘、痔瘡術后便秘等胃腸燥熱者。

基本信息

  • 藥品名稱

    麻子仁丸

  • 主要適用癥

    腸胃燥熱,津液不足。大便干結,小便頻數

  • 用法用量

    每次9克,1~2次,溫開水送服

  • 劑型

    丸劑

  • 出處

    《傷寒論》

  • 組成

    火麻仁,芍藥,枳實,大黃等

  • 功能

    潤腸泄熱,行氣通便

目錄
1正文
2來源
3異名
4組成
5用法
6臨證加減
7現代運用
8病機
9配伍特點
10功效
11

主治

12方論
13方歌
14辯證要點
15禁忌
16方解
17化裁
18附方
19附注
20文獻
21現代運用二
22各家論述
23藥理作用

正文

麻子仁丸 麻子仁丸麻子仁丸

來源

lt;傷寒論gt;

異名

麻仁丸(lt;類證活人書gt;卷十五)、脾約麻仁丸( lt;太平惠民和劑局方gt;卷六)。

組成

麻子仁20克 芍藥9克 枳實9克(炙) 大黃12克(去皮) 厚樸9克(炙,去皮) 杏仁9克(去皮、尖,熬,別作脂)

用法

上六味,蜜和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10丸,日三服,漸加,以知為度。

臨證加減

兼血虛,加熟地黃、當歸;兼氣虛,加人參、白術、黃芪;便血,加槐花、地榆。

現代運用

虛人及老人便秘,習慣性便秘,痔瘡便秘等屬胃腸燥熱,津液不足者

病機

胃強脾弱,脾的功能被胃約束,津液輸布失調。

配伍特點

攻潤結合;瀉下藥與滋潤藥配伍。

功效

潤腸瀉熱,行氣通便。

主治

腸胃燥熱,津液不足,大便秘結,小便頻數。現用于習慣性便秘見有上述癥狀者。

方論

方中麻子仁潤腸通便為君;杏仁降氣潤腸,芍藥養陰和營為臣;枳實、厚樸消痞除滿,大黃瀉下通便,共為佐使。諸藥同用,共奏潤腸通便之功。

方歌

麻子仁丸治脾約,燥熱津虧便下難,枳樸大黃蜜杏芍,潤腸泄熱便下來。

辯證要點

大便干結,脘腹痞脹,舌紅苔黃而干。

禁忌

本方雖為潤腸緩下之劑,但含有攻下破滯之品,故年老體虛,津虧血少者,不宜常服,孕婦慎用。(如屬純由血少津虧引起的便秘,則不宜使用。孕婦忌用。)

方解

本方治證乃由胃有燥熱,脾津不足所致。脾主為胃行其津液,今胃中燥熱,脾受約束,津液不得四布,但輸膀胱,而致小便頻數,腸失濡潤,故見大便干結。此時治法亦應以潤腸通便為主,兼以泄熱行氣。因而方中用火麻仁潤腸通便為君藥;大黃通便泄熱,杏仁降氣潤腸,白芍養陰和里,共為臣藥;枳實、厚樸下氣破結,加強降泄通便之力,蜂蜜能潤燥滑腸,共為佐使藥。諸藥合而為丸,具有潤腸泄熱,行氣通便之功。

本方即小承氣湯加火麻仁、杏仁、白芍、蜂蜜組成,雖亦用小承氣湯瀉腸胃之燥熱積滯,但實際服用量較小。更取質潤多脂之火麻仁、杏仁、白芍、蜜蜂,則益陰增液以潤腸通便,使腑氣通,津液行;二則甘潤可減緩小承氣湯攻伐之力,使下而不傷正,而且原方只服十丸,以次漸加,都說明本方意在潤腸通便,仍屬緩下之劑。對于腸中燥有積滯的便秘最為適合。老人與產后腸燥便秘,以及習慣性便秘亦可服用。

★方義2:本方治證乃因胃有燥熱,脾津不足所致。《傷寒論》稱之為“脾約”。成無己說:“約者,約結之約,又約束也。經曰:脾主為胃行其津液者也,今胃強脾弱,約束津液不得四布,但輸膀胱,致小便數而大便硬,故曰其脾為約。”(《傷寒明理論》)根據“燥者潤之”、“留者攻之”的原則,故當潤腸瀉實,宜潤腸藥與瀉下藥同用。方中麻子仁性味甘平,質潤多脂,功能潤腸通便,是為君藥。杏仁上肅肺氣,下潤大腸;白芍養血斂陰,緩急止痛為臣。大黃、枳實、厚樸即小承氣湯,以輕下熱結,除胃腸燥熱為佐。蜂蜜甘緩,既助麻子仁潤腸通便,又可緩和小承氣湯攻下之力,以為佐使。綜觀本方,雖用小承氣以瀉下泄熱通便,而大黃、厚樸用量僅從輕減,更取質潤多脂之麻仁、杏仁、芍藥、白蜜等,一則益陰增液以潤腸通便,使腑氣通,津液行,二則甘潤減緩小承氣攻下之力。本方具有下不傷正、潤而不膩、攻潤相合的特點,以達潤腸、通便、緩下之功,使燥熱去,陰液復,而大便自調。

本方為丸劑,而且只服10小丸,依次漸加,均意在緩下,潤腸通便。”

化裁

痔瘡便秘者,可加桃仁、當歸以養血和血,潤腸通便;痔瘡出血屬胃腸燥熱者,可酌加槐花、地榆以涼血止血;燥熱傷津較甚者,可加生地、玄參、石斛以增液通便。

附方

潤腸丸 五仁丸

附注

本方為治療胃腸燥熱,脾津不足之“脾約”證的常用方,又是潤下法的代表方。臨床應用以大便秘結,小便頻數,舌苔微黃少津為辨證要點。(本方又名脾約麻仁丸、脾約丸。名曰脾約,是取其能治脾約證之意。)

文獻

方論 成無己:“約者結約之約,又約束之約也lt;內經gt;曰:飲入于胃,游溢精氣,上輸于脾,脾氣散精,上歸于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水精四布,五經并行。是脾主為胃行其津液者也。今胃強脾弱,約束津液,不得四布,但輸膀胱,致小便數而大便硬,故曰其脾為約。麻仁味甘平,杏仁味甘溫。《內經》曰: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麻仁、杏仁,潤物也,本草曰:潤可去枯,脾胃干燥,必以甘潤之物為之主,是以麻仁為君,杏仁為臣。積實味苦寒,厚樸味苦溫。潤燥者必以甘;甘以潤之;破結者必以苦,若以泄之。積實、厚樸為佐,以散脾之結約。芍藥味酸微寒,大黃味苦寒,酸苦痛泄為陰,芍藥、大黃為使,以下脾之結燥。腸潤結化,津液還人胃中,則大便利,小便少而愈矣”。《傷寒明理論》

方論選錄 王子接《絳雪園古方選注》卷上:“下法不曰承氣,而曰麻仁者,明指脾約為脾土過燥,胃液日亡,故以麻、杏潤脾燥,白芍安脾陰,而后以枳樸大黃承氣法勝之,則下不亡陰。法中用丸漸加者,脾燥宜用緩法,以遂脾欲,非比胃實當急下也。”

《傷寒論·辨陽明病脈證并治》:“趺陽脈浮而澀,浮則胃氣強,澀由小便數,浮澀相搏,大便則硬,其脾為約,麻子仁丸主之。”

現代運用二

茅氏用麻子仁丸加味治療高脂血癥,效果良好。臨床治療50例,并設西藥對照組30例。治療組用麻子仁、制首烏、決明子、生黃芪、絞股蘭各30克,生白芍、枳實、厚樸、杏仁、澤瀉各10克,參三七、大黃各5克,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對照組口服煙酸肌醇酯片,每次 0.4克,每日 3次。結果:治療組顯效 28例,有效 16例,無效 6例,總有效率 88%;對照組顯效12例,有效7例,無效11例 總有效率63.3%。兩組總有效率有非常顯著性差異(P<0.01)。[茅國榮.麻仁丸加味治療高脂血癥50例。實用中醫藥雜志 2000 ;16(2):19]

各家論述

1.《傷寒論講義》:本方是小承氣湯加麻仁、杏仁、芍藥而組成。取麻仁潤腸滋燥通利大便為主藥,配以杏仁潤肺沉降,使氣下行,并具有潤腸道、通大便的作用。芍藥和營而緩急。大黃、枳、樸泄熱去實,行氣導滯。以蜜和丸,漸加,以知為度取其緩緩潤下之義。

2.《方劑學》:方中麻子仁潤腸通便,為主藥;輔以杏仁降氣潤腸,芍藥養陰和里;佐以枳實破結,厚樸除滿,大黃通下;使以蜂蜜潤燥滑腸,合而為丸,具有潤腸、通便、緩下之功。

藥理作用

​主要有致瀉,緩解平滑肌痙攣,降壓等作用。

1.瀉下:25%麻仁丸水液可使離體家兔腸管蠕動波幅增大,頻率加快,家兔在體實驗,麻仁丸能增加在體腸最大振幅和平均振幅,也能增加離體豚鼠回腸的頻率,最大振幅和平均振幅。小鼠給麻仁丸后,糞便粒數、重量均有顯著增加,表明有致瀉作用。火麻仁含脂肪油較多,對腸壁和糞便起潤滑軟化大便作用。

2. 緩解平滑肌痙攣:白芍有緩解平滑肌痙攣的作用,亦有鎮靜、鎮痛等作用。

3.降壓:火麻仁可使麻醉的貓、大鼠血壓顯著下降,而對呼吸、心率無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