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牙皂

健康知識 9547 318 2016-07-04

豬牙皂,豆科皂莢屬植物皂莢,因受外傷等影響而結出的畸形小莢果。秋季采收,除去雜質,曬干。呈圓柱形,略扁而彎曲。表面紫棕色或紫褐色,被灰白色蠟質粉霜,擦去后有光澤,并有細小的疣狀突起及線狀或網狀的裂紋。頂端有鳥喙狀花柱殘基,基部具果梗殘痕。質硬而脆,易折斷,斷面棕黃色,中間疏松,有淡綠色或淡棕黃色的絲狀物,偶有發育不全的種子。氣微,有剌激性,味先甜而后辣。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稱

    豬牙皂

  • 出處

    《別錄》

  • 拼音名

    ZhūYáZào

  • 別名

    皂莢

  • 生境分布

    主產四川、貴州、云南、山東。此外,陜西、湖北、河北、山西、安徽、河南、江蘇等地亦產

  • 注意事項

    體弱者及孕婦忌服

目錄
1

基本概述

2原形態
3炮制
4鑒別
5功能主治
6注意事項
7選方
8臨床應用
9各家論述

基本概述

【出處】《別錄》

【拼音名】ZhūYáZào

【別名】皂莢(《本經》),雞棲子(《廣志》),皂角(《肘后方》),豬牙皂角(《海上集驗方》),牙皂(《本事方》),烏犀(《綱目》),小皂(《本經逢原》),眉皂、小皂莢(《中藥志》)。

【來源】為豆科植物皂莢已衰老或受傷害后所結之果實。秋末,將成熟的果實采下,曬干。

原形態

③《雷公炮制藥性解》:入肝、胃二經。

鑒別

(1)本品粉末棕黃色。石細胞眾多,類圓形、長圓形或形狀不規則,直徑15~53μm。纖維大多成束,直徑10~25μm,壁微木化,周圍細胞含草酸鈣方晶及少數簇晶,形成晶纖維;纖維束旁常伴有類方形厚壁細胞。草酸鈣方晶長6~15μm;簇晶直徑6~14μm。木化薄壁細胞甚多,紋孔及孔溝明顯。果皮表皮細胞紅棕色,表面觀類多角形,壁較厚,表面可見顆粒狀角質紋理。

(2)取本品粉末1g,加乙醇8ml,加熱回流5分鐘,放冷,濾過。取濾液0.5ml,置小瓷皿中,蒸干,放冷,加醋酐3滴,攪勻,沿皿壁加硫酸2滴,漸顯紅紫色。

(3)取本品粉末1g,加水10ml,煮沸10分鐘,濾過,濾液強烈振搖,即產生持久的泡沫(持續15分鐘以上)。

功能主治

通竅,滌痰,搜風,殺蟲。治中風口噤,頭風,風痼,喉痹,痰喘,痞滿積滯,關格不通,癰腫,疥癩,癬疾,頭瘡。

①《本經》:主風痹死肌,邪氣,風頭淚出,利九竅。

②《別錄》:療腹脹滿,消谷,除咳嗽囊結,婦人胞不落,明目益精。

③《藥性論》:主破堅癥,腹中痛,能墮胎。將皂莢于酒中,取盡其精,煎之成膏,涂帛,貼一切腫毒,兼能止疼痛。

④《日華子本草》:通關節,除頭風,消痰,殺勞蟲。治骨蒸,開胃及中風口噤。

⑤王好古:按肝風,瀉肝氣。

⑥《本草會編》:燒煙,熏久痢脫肛。

⑦《綱目》:通肺及大腸氣,治咽喉痹塞,痰氣喘咳,風癘,疥癬。

⑧《本草述》:主治中暑風,喉塞腫痛,風邪癇疾,風涎眩暈,胸膈痞塞,痰逆嘔吐反胃,除風濕腫淌,利二便關膈。

【用法用量】內服:煎湯,0.5~1錢;或入丸、散。外用:煎水冼,研末摻或調敷,吹鼻,熬膏涂,燒煙熏。

注意事項

體弱者及孕婦忌服。

①《本草經集注》:青葙子(一作柏實)為之使。惡麥門冬。畏空青、人參、苦參。

②《品匯精要》:妊娠不可服。

③《本草備要》:年老氣虛人忌用

④《得配本草》:陰虛痰盛,熱極生風者禁用。

選方

①治卒中風,風涎潮于上膈,痹氣不通,昏昏若醉,形體惛悶,四肢不收,或倒或不倒,或口角似利微有涎出:豬牙皂角四挺(削去黑皮),晉礬一兩。二味同搗羅為細末,再研為散,如有患者,可服半錢,重者三字匕,溫水調灌下,不大嘔吐,只是微微涎稀冷出,或一升二升,當時惺惺,次緩而調治,不可便大段吐之,恐過,傷人命。(孫用和救急稀涎散)


豬牙皂

②治中風口噤不開,涎潮壅上:皂角一挺(去皮),豬脂涂炙黃色,為末,每服一錢,溫酒調下,氣壯者二錢,以吐出風涎為度。(《簡要濟眾方》)

③治諸竅不通,因氣、因痰、因風、因火,暴病閉塞者:豬牙皂莢(去皮、弦、子,炒),為細末,吹入鼻內即通。(《本草匯言》) ④治卒頭痛:皂莢末吹鼻中,令嚏則止。(《斗門方》)

⑤治腦宣:皂角(去皮、弦、子)蜜炙捶碎,水中揉成濃汁,熬成膏子,鼻內搐之,口中咬箸,良久涎出為度。(《儒門事親》)

⑥治風邪癇疾:皂莢(燒存性)四兩,蒼耳根莖葉(日干)四兩,密陀僧一兩。為末,成丸梧子大,朱砂為衣,每服三四十丸。棗湯下,日二服,稍退,只服二十丸。(《永類鈐方》抵柱丸)

⑦治急喉閉,逡巡不救:皂莢(去皮子)生半兩,為末,每服少許,以箸頭點腫處,更以醋調藥末,厚敷項下,須臾便破,少血出即愈。(《靈苑方》)

⑧治咽喉腫痛:牙皂一挺(去皮,米醋浸炙七次,勿令太焦)。為末,每吹少許,八咽吐涎即止。(《圣濟總錄》)

⑨治咳逆上氣,時時唾濁,但坐不得眠:皂莢八兩(刮去皮,用酥炙)末之,蜜丸梧子大,以棗膏和湯服三丸,日三夜一服。(《金匱要略》皂莢丸)

⑩治一切陽邪積滯,凡氣積、血積、蟲積、食積、傷寒、實熱秘結等證:牙皂角(耖微黃)一兩六錢,川大黃一斤。上為末,用湯浸蒸餅搗丸,綠豆大,每用五分或一錢、或二、三錢,酌宜用引送下,或用蜜為丸亦可。(《景岳全書》百順丸)

⑾治大小便不通,關格不利:燒皂莢細研,粥飲下三錢。(孫思邈)

⑿治霍亂轉筋:皂莢末,吹一小豆入鼻中,得嚏便瘥。(《梅師集驗方》)

⒀治足上風瘡作癢甚者:皂角炙熱烙之。(《綱目》)

⒁治腎風陰癢:稻草燒皂角,煙熏十余次,即止。(《濟急仙方》)

⒂治卒外腎偏疼:皂莢和皮為末,水調敷之。(《梅師集驗方》)

⒃治鼻齆:炙皂莢,末之,如小豆,以竹管吹鼻中。(《千金方》)

⒄治小兒頭瘡粘肥及白禿:皂角燒黑,為末,去痂敷之。(《衛生雜興》)

⒅治吹乳:豬牙皂角(去皮、弦),蜜炙為末,酒調服之。(《袖珍方》)

⒆治風熱牙痛:皂角一挺,去子,入鹽滿殼,仍加白礬少許,黃泥固濟,煅研,每日擦之。(《楊誠經驗方》)

⒇治腳氣腫痛:皂角、赤小豆。為末。酒醋調貼腫處。(《永類鈐方》)

臨床應用

①治療急性血吸蟲病

取牙皂、五倍子,磨細后分別裝入膠囊(牙皂0.45克,五倍子0.5克)。第1天每次各服4粒,第2天起每次各服2粒。均每日3次,2周左右為一療程。據觀察,對中度或輕度急性血吸蟲病患者,有一定的退熱作用,對重度(高燒)患者的效果不明顯。治療9例。除1例用藥四天未退熱改用激素外,其余均獲退熱效果。退熱時間一般在4~7天。退燒后改用銻劑或口服血防片根治。

②治療急性腸梗阻

取豬牙皂2兩搗開,放文火上燒煙,熏肛門約10~15分鐘,即有腸鳴聲;如未見效,再熏1~2次,治療10例,9例見效。此藥氣味有竄透作用,刺激腸道后可引起腸蠕動亢進而有通便排氣效果。

各家論述

①《綱目》:皂角,味辛而性燥,氣浮而散。吹之導之,則通上下諸竅。服之則治風濕痰喘腫滿,殺蟲。涂之則散腫消毒,搜風治瘡。

②《本草經疏》:皂莢利九竅,疏導腸胃壅滯,洗垢膩,豁痰涎,散風邪,暴病氣實者用之殊效,第似中風證由于陰虛火炎,煎熬津液,結而為痰,熱極生風,以致猝然仆蹶,世人多以稀涎散吐之,損其不足,竭其律液,津液愈耗則經絡無以榮養,為拘攣偏廢之證矣,法所最忌也。

豬牙皂豬牙皂

③《藥品化義》:皂莢,為搜痰快藥。凡痰在腸胃間,可下而愈。若蓄于胸膈上,則橫入脂膜,膠固稠粘,消之不能行,瀉之不能下,以致氣壅喘急,甚則悶、脹、痛齊作,或神呆昏憒,或時常吐濁,但能坐而不得眠,以此同海石為丸,橫胸濁痰,使漸消化,搜出凝結,大有神功。 ④《本草新編》:凡心疼之病,隨愈而隨發者,必用皂莢,始可除根,此《本草》所未言也。張夫子曾傳余治心疼之方,實有皂莢火炒一兩,炒梔子一兩,炙甘草五錢,白芍二兩,廣木香三錢,為細末,老黃米煮粥為丸,如半米大,滾水送下,即愈,永不再發,是皂莢又可以治心疼也。然而皂莢非治心疼之藥,借其開竅,引入于心之中,使諸藥直攻其邪也。皂莢熟用則無益矣,必生用為佳,而生用切不可用蛀者;研為細末,即包在紙包之內,亦必須時常取出經風,以防其再蛀。有一法制之最佳,用麝香同包,斷無再蛀之理,且又可借麝香之香氣,引入鼻空,而開關更靈也。

⑤lt;本經逢原gt;:大小二皂,所治稍有不同,用治風痰,牙皂最勝,若治濕痰,大皂力優。古方取用甚多,然入湯藥最少,有瘍醫以牙皂煎湯,涌吐風痰,服后全身赤痱,數日后皮脫,大傷元氣,不可不慎。至于鎖喉風癥,尤為切禁,常見有激動其痰,鎖住不能吐出,頃刻立斃者。

⑥《長沙藥解》:皂莢辛烈,開沖通關透竅,搜羅痰涎,洗蕩瘀濁,化其粘聯膠熱之性,失其根據攀附之援。臟腑莫容。自然外去,雖吐敗濁,實非涌吐之物也。其諸主治,開口噤,通喉痹,吐老痰,消惡瘡,熏久痢脫肛,平婦人吹乳,皆其通關行滑之效也。

⑦《本經疏證》:皂莢之治,始終只在風閉。風閉之因有二端,一者外閉毛竅,如風痹死肌邪氣。一者內壅九竅,如風頭淚出是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