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文

藝術文化 9547 242 2014-11-24

白話文(又稱語體文),指的是以現代漢語口語為基礎,經過加工的書面語。白話文在古代也有一段很漫長的歷史,在宋代己有話本,明清兩代也有部分白話小說,如金瓶梅、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等,不過為古白話,而且白話文作品在古代文壇上只佔少數,文言文在當時仍然是主流。1919年五四新文化運動以後,白話文才取代了文言文,成為寫作的主流,使文言文慢慢地退出了歷史的舞台。

白話文是相對於文言文而說的。清末開始的文體改革可以分為「新文體」、「白話文」和「大眾語」三個階段。

《狂人日記》是中國的第一部白話文小說;和合本《聖經》則是第一部白話文翻譯著作。

「白話」是指「漢語書面語的一種。它是唐宋以來在口語的基礎上形成的,起初只用於通俗文學作品,如唐代的變文,宋、元、明、清的話本、小說等,及宋元以後的部分學術著作和官方文書。到『五四』新文化運動以後,才在全社會上普遍應用。白話文相對於文言文(文言文是以先秦口語為基礎,視秦漢經典著作為範式,並隨封建主流意識形態的不斷強化而形成的一種書面文體),即用白話寫成的文章,也稱語體文。

對於「白話文」的淵源,一般可以追溯到唐代。一些敦煌史料研究者「基本承認變文是一種(白話)文學,認同變文是通俗(白話)小說的肇始」胡適稱「由初唐到晚唐,乃是一段逐漸白話化的歷史。敦煌的新史料給我添了無數的佐證。」為確立「白話文」正宗的書面語地位,他極力尋找「歷史的依據」。因此,在他那裡「白話文」是極為寬泛的概念,它指與「官方文學」、「廟堂文學」相對的歌謠、語錄、彈唱等形式的「民間文學」、「平民文學」,「一千八百年前的時候,就有人用白話作書;一千年前,就有許多詩人用白話做詩做詞了……」一言蔽之,在胡適看來,每個朝代都有「白話文」的存在,「中國文學史就是一部白話史」。周作人則認為「現在的用白話的主張也只是從明末諸人的主張內生出來的。」首屆「公安派文學」討論中,許多學者認為「公安派推崇白話文學可視為『五四『新文學之前驅』」一般地,我們認為從北宋到清末是「白話文」潛伏、蓄勢、發展的重要階段,其作品有宋元的話本、明代的話本和擬話本、明清的小說如《水滸傳》、《金瓶梅》等等。

「白話文」作為一個「口號」與「術語」的出現與晚清白話文運動有緊密聯繫。「新詩派」的先行者黃遵憲提出「我手寫我口,古豈能拘牽」;梁啟超、夏曾佑、譚嗣同等力主「詩界革命」;南社主將柳亞子主持《自治白話報》,文章以白話文為主。這期間「有裘廷梁等呼籲提倡白話文」。1887年出現了近代最早的白話報——《申報》的副刊。「根據現今能找到的資料,清末最後約十年間,出現過140份白話報和雜誌。」晚清白話文運動開啟了「五四」白話文運動的先聲,但其性質是不同於「五四」的白話文運動。它仍屬古代白話文的範疇。「晚清的白話文和現在的白話文不同,那不是白話文學,只是因為想要變法,要使一般國民都認些字,看報紙,對國家政治都可明瞭一點,所以認為用白話文寫文章可得到較大的效力。」「現在白話文是『話怎麼說便怎麼寫』。那時候卻是由八股翻白話……」

「白話文」作為中國現代文學的一個語體範疇,是不同於用「白話」寫文章的文學現象,其最終取代文言文成為主要的書面表達方式,是「五四」的白話文運動。

新文學第一個十年,白話書面語創作在各種體裁一一展開,並在實踐中接受了檢驗。其中爭論最大的是白話詩歌(新詩)。胡適的創作打破了傳統詩歌的格律,卻帶來了「非詩化」的傾向;郭沫若《女神》則能較重視詩歌本身的規律(尤其是意象);新月派創作是前二者的反撥,使詩歌走向「規範化」,並在「新」、「舊」的聯繫中,確立了白話詩的現代美學原則。

綜觀「五四」白話文運動,它廣泛吸收了西方的詞彙資源、語法結構,在語言、文字、思想等多層面展開,這場運動不只是「語言內部的自足變革」,它同整個思維觀念的革新及國家現代化運動緊密聯繫。「白話」與「文言」的較量,很大層面上也是兩種不同價值體系與社會意識形態的撞擊。

「白話文」與大眾口語有緊密關係,「大眾語不是白話之外的一種特別語言文字,『大眾化』,即是能夠把白話做到最大多數懂得的本領。」魯迅認為「提倡大眾語,就是要做『更淺顯的白話文』」一些論者認為白話文運動是大眾化運動的前奏;其實這二者的概念內涵是有區別的,不能盲目地把「白話文運動」等同於「大眾化」。此外,白話文運動也是30年代左聯時期「大眾文藝」,40年代解放區「文藝為大眾服務」的理論起點,後者是對前者的延伸與凸現,同時隨之即來的是概念內涵的窄化。「白話文」作為現代文學的一個範疇確立之後,時至今日,仍有一些爭論與闡釋,主要集中在「反思」層面,如錢谷融《反思白話文》等等。

漢語自古以來就有文言文和白話文之分,而文言文則是官方的語言,是公卿文人的文字語言。然而中國還存在並行的一套漢語,就是白話文,這是平常老百姓會話所用的語言,平民百姓不懂什麼文言文,更不可能用文言文來作為日常會話,這個白話文才是中國歷史上佔絕對多數使用人口和使用頻率的漢語。但同樣不能說白話文是沒有文字的語言。中國古代文字之多、音域之闊遠遠超出現代人所使用的狹小的幾千個字的範圍,現代文就是從這個平行的漢語中演變而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