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健康知識 9547 412 2016-12-19

童話

童話是文學體裁中的一種,主要面向兒童,具有濃厚幻想色彩的虛構故事作品,通過豐富的想象、幻想、夸張、象征的手段來塑造形象,反映生活。其語言通俗生動,故事情節往往離奇曲折,引人入勝。

童話的特點

1、它是具有幻想成分的虛構的故事。童話中的主人公的行動,可以不依照自然的法則和科學的規律,但是它又是曲折地反映著現實生活的本質。例如《丑小鴨》的故事,就通過丑小鴨的不幸遭遇,反映了被剝削被壓迫者的不幸,同時又反映了他們對于擺脫歧視和冷遇的渴望。

2、它大都采用擬人化的象征手法。童話往往讓動物、植物、礦物等等披上人的外衣,賦予他們以人的思想和意識,能夠像人一樣地生活著、活動著。例如《古代英雄的石像》中的石像,本來都是沒有生命的,但是在童話中,它們居然像真人一樣會說話,有思想。采用這種擬人化的象征手法,是童話 創造典型的一種常用的方法。

3、童話的情節緊湊,故事性強,而且富有濃厚的趣味性,以便少年兒童能在閱讀后受到有益的教育。正如俄國著名詩人普希金在童話詩《小金雞》中所說的:"童話雖然不真,可是含義卻深!對于年輕人是個教訓。"

讀童話故事的好處

1.開啟思想。童話其實是一種遠距離的對生活的審視表現的結果。(1)童話對生活幻想性的反映,使其內容更有深度,更具深刻的哲理性。而夸張、象征、擬人等手法的運用,使它對生活折射式的反映更接近生活中本質的真實,所以童話具有高層次的啟智作用。而童話的特殊的藝術手段,最接近兒童心理特征、思維特征,所以它的思想品德教育、社會知識的傳授最易于兒童接受。(2)童話對生活的幻想性反映,使其內容極具廣度。因為童話有化復雜為單純、化深奧為淺顯的特異功能,所以童話對社會生活的反映面遠比小說要寬廣得多。《湯姆的午夜花園》通過湯姆走進巴塞洛繆太太夢中的奇異故事,圖畫般地展示了巴塞洛繆太太的一生,寫出了歲月催人老的滄桑感,表達了孩子們總是要長大的人生感慨。這樣嚴肅的主題因與豐富的想象相結合變得輕松了許多,自然潛入小讀者的思想之中。

2.發展想象。童話的基本特征是幻想,而且是最豐富、最神奇的幻想。所以童話是激發兒童想象和幻想能力的最好文學樣式。幻想本是兒童的一種天賦和本能,幻想的成長需要正確的引導和培養。幻想力是 創造力的基礎,幻想是創造的開端。列寧說過:"甚至數學也是需要幻想的。沒有它,甚至不可能發明微積分。幻想是極其可貴的品質。"可以說童話集中了人類最大膽的幻想、最自由的幻想、最優秀的幻想。它的讀者長大后一定是最具幻想力、最具創造力的人。

3.培養美感。優秀的童話往往融思想美、情感美、形象美、意境美、語言美于一體,給兒童以巨大的美的享受。童話中的人物、童話中的故事、童話中的環境,被幻想籠罩著的一切都是美的。而童話的美,最集中表現在有色彩有節奏的意境美。冰波的《大海,夢著一個童話》開頭意境的創造很有代表性。"當圓圓的月亮,微笑地望著大海的時候,大海感到了它的溫柔。當清涼的海風,緩緩地、輕輕地唱起一支古老的搖籃曲的時候,大海感到了微微的倦意。它輕輕地和著海風的節奏搖蕩起來,把雪白的浪花推上金黃的沙灘。大海又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呵,我真想睡了,看那星星都在眨著眼睛哩。大海睡著了。月亮披上了白云的薄紗,海風還在唱著輕柔的歌。大海安靜地睡熟了。"這是讓人心曠神怡、讓人心靈純凈的美的意境。美的陶冶會使人變得純真而高尚。

4.愉悅童心。童話是給兒童最大快樂、最多生趣的文學樣式。英國兒童文學家達頓說:"兒童讀物是為了給兒童獲得內心的快樂而推出的印刷品。"高尚健康的娛樂能使兒童精神凈化、進入更高的精神境界。童話的幻想、夸張、擬人等都具有極大的快樂因素,而兒童在童話境界中的大膽自由馳騁更加劇了快樂的感受。

童話故事分類

童話一般有四種:擬人體童話(代表作如《木偶奇遇記》)、超人體童話(代表作如《巨人的花園》)、常人體童話(代表作如《 皇帝的新裝》)、知識體童話等等。閱讀時,要深入作者幻想的世界,理解文章的內容,體會作者的寫作意圖。有的童話在文章中借主人公之口或用總結性語言把要說的道理直接說出來了,有的則須認真閱讀理解,深入分析文章,才能悟出其中的道理。因此閱讀童話時,要學會透過現象看本質,領悟生活真諦。

童話故事的教育意義

按通常的理解,童話是講給小孩子們聽的,都是些胡編亂造的東西。其實不然。胡編亂造的東西是不會為兒童所喜愛的。童話之所以為兒童所喜愛,是因為它合規律合目的地暗合了兒童與生俱來的集體無意識。

童話所提出的問題都是世世代代所有的人終有一天必須面對的人生問題:恐懼、死亡、不義、絕望、從童年進入成年、尋找伴侶、追尋生活的意義hellip;hellip;童話具有豐富的意義和情感色彩,它們遠比識字課本和有關"現實"的那些教材更為全面,更為豐富,也更為深刻。

弗洛伊德認為,成人將其擔憂、內疚和愿望的實現在夢中以象征的方式安全地表現出來。童話猶如夢一樣,它幫助兒童渲泄不安、恐懼、仇恨等情感。

童話中也往往具有邪惡的力量,它們是兒童內心"邪惡"沖動的投射,最終會被兒童"學好"的欲望所壓倒。心理學家布魯諾。貝特萊姆說:"那些摒棄傳統民間童話的人認為,如果在給孩子講的故事里有怪物,這些怪物必須很友善;這些人忽視了孩子們最熟悉最擔心的怪物,他們自己身內的怪物。這個怪物有時迫害他們。閉口不談孩子身內的怪物,將它藏在無意識中,孩于就無法圍繞著它編織他從童話故事意象中知道的幻想。沒有這些幻想,孩子就無法更好懂得他身內的怪物,不知道用什么辦法控制它。結果,孩子對自己的焦慮毫無辦法,遠不如他聽到過給這些焦慮以具體形狀并顯示如何戰勝怪物方式的童話。如果我們害怕被吃掉的恐懼以巫婆的形式出現,我們可以通過將她放在火上燒死的方式擺脫恐懼。"

現代父母不愿承認他們的孩子有諸如殺人或其它野蠻的欲望。這些父母認為,讓孩子接觸關于善和理性的故事,他們的孩子就可以成為善良與有理性的人。這種認識是大錯特錯的。貝特萊姆警告說,不讓兒童接觸有野蠻和殘酷行為的童話故事,他們就無法宣泄他自己的可怕沖動。而聽到童話里也有這些壞事,孩子便會發現他不是唯一想干這些壞事的人,從而產生一種解脫感。童話中的怪物和犯忌行為從負的方面使兒童感受到人性中的美德,盡管他同時也感受到自己幻想中的邪惡愿望。故事結局對妖魔鬼怪的懲罰,可以幫助兒童減輕內疚和懊悔心理,使他覺得他自身的邪惡沖動已被清除了。

童話故事不只是可以渲泄負面的情感,而且還可以讓兒童在無意識層面上深刻地習得人類智慧、社會習俗和種種美德。許多人格心理學家都曾分析過童話所具有的富含象征意義的主題。他們指出,雖然兒童不能有意識地理解這些象征的意義,但這些象征對鑄造孩子對未來的信心和希望,鑄造他們克服困難的意志和決心具有重要的作用。因為童話所包含的民間智慧已深深植根于兒童的無意識之中,即使兒童后來長大成人,這些無意識中的內容依然會存在于心靈深處。

弗洛姆認為,童話以兒童可以理解的方式解釋社會習俗,盡管兒童必須到長大以后才能完全理解這些習俗。

童話以象征和隱喻的方式把人類生活中某些寶貴的價值以及可能出現的欺騙、踐踏、侵犯行為告訴給兒童,并教給兒童對付類似的邪惡行為的辦法。兒童在聽或讀童話時,會在無意識層面上獲得這些教益,這些教益將深深地埋在兒童的心靈深處。當遭遇到類似的情景時,這些教益將會在無意識層面上自動地促使兒童如何反應,因而它們將會使兒童(甚至他長大成人以后)大受其益。這些無意識層面的教益還可能是在意識層面上產生自覺的價值判斷和道德認識的重要前提。

童話對兒童來說具有重要的發展價值,對教師和父母來說具有重要的教育學意義。童話與兒童的精神世界是非常契合的,我們應當為兒童多提供一些接觸童話的機會。

事實上,兒童是非常喜愛童話的,我們成人可能都講厭了,但是兒童卻經常讓我們重講一些他們已經熟悉的童話,如果你講錯了一個細節或讀錯了一個字,那些小小孩就會忙著幫你矯正。他們就是以如此的熱情重復體驗著這些故事,將自己的愛恨情仇、焦慮、擔憂、內疚、善良等等投射和融匯在童話中的生靈身上。童話幫助他們渲泄著情感,幫助他們習得智慧,也幫助他們看到希望。聽過安徒生童話《 丑小鴨》的兒童都知道:哪怕有多么丑陋,只要你是天鵝蛋,你總有一天會變成美麗的白天鵝。這樣的信念給了孩子多少的美好憧憬,給了孩子多少的力量來面對成長中的困難、挫折、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