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亨利·保爾森

9547 171

亨利·保尔森(Henry "Hank" Merritt Paulson, Jr.,)
放大
亨利·保爾森(Henry "Hank" Merritt Paulson, Jr.,)
亨利·保爾森(Henry "Hank" Merritt Paulson, Jr.,)——第74任美國財政部部長

目錄

  • 1 亨利·保爾森簡歷
  • 2 亨利·保爾森的精英時代
    • 2.1 布希盛情邀請保爾森入閣
    • 2.2 從“宣傳員”到“決策者”
  • 3 亨利·保爾森的中國情節
  • 4 熱愛動物的環保人士

亨利·保爾森簡歷

  亨利·保爾森全名小亨利·“漢克”·梅里特·保爾森(Henry "Hank" Merritt Paulson, Jr.,)

  1946年3月28日生於美國佛羅里達州棕櫚海灘(PalmBeach,Fla.),在伊利諾伊州巴靈頓的一家農場長大,信仰基督教科學派。

  1968年畢業於達特茅斯學院,獲得英語學士學位。

  1970年從哈佛大學,獲得工商管理碩士(MBA)學位。

  1970-1972年供職於五角大樓,擔任美國國防部助理國防部長的助手。

  1972-1973年尼克鬆在位期間,任白宮總統辦公室助理。

  1974年開始進入高盛公司的芝加哥分部工作。

  1982年成為高盛公司的合伙人。

  1990年出任高盛公司投資銀行部的聯合主管。

  1994年晉升為高盛公司總裁兼營運總監,並首次被提名為首席執行官。

  1998年成為高盛公司高級合伙人之一。

  1999年高盛上市,鮑爾森成為美國高盛集團主席兼首席執行官。

  2006年7月就任美國第74任財政部長

亨利·保爾森的精英時代

  在保爾森的領導下,高盛集團成為華爾街最賺錢的投行。高盛的員工數目雖然僅及業界老大美林證券和第3位的摩根士丹利的一半,但去年高盛盈利都名列榜首。此外,從2000年起,高盛就一直保持著全球併購業務第一的地位。

  保爾森統率高盛期間,不僅連奪證券承銷大單,並引領高盛進入商品市場。成為商品期貨的最大炒家之一,高盛去年的營業收入中,商品期貨交易的收入已經超出了投資銀行業務。   保爾森也是華爾街最賺錢的銀行家,他去年的薪酬收入為3830萬美元,比美林證券的奧尼爾、雷曼兄弟的富爾德、貝爾斯登的凱恩及摩根士丹利的麥克這些大投行掌門人都高出一截。不僅如此,保爾森也是華爾街最慷慨的老闆,根據高盛向美國證監會呈交的文件,該公司22,425位職員在2005年度共獲發117億美元薪酬,平均每人獲得52.1萬美元,在華爾街無出其右。在他的執掌之下,高盛成了美國最賺錢的證券公司

。2005年,有著100多年曆史的高盛的盈利達到了創記錄的56億美元。

  保爾森屬於美國證券界中的“鷹派”。蟄伏高盛30餘載,他“治軍”嚴明,手腕強硬。“(在高盛)15%到20%的人創造了公司80%的價值,所以很多人可以被裁掉,而不會影響公司的業績,”保爾森的這句經典名言至今還讓絕大多數高盛的雇員們心驚膽戰,雖然此後保爾森對此番言論表示道歉,但高盛的“痛苦的裁員”卻沒有因此停滯,據《財富》測算其裁員比例僅次於美林公司。

  在獨特理念的支撐下,高盛與美林及摩根士丹利多年來穩居全球投資銀行業內三雄,保爾森本人也成為華爾街最能賺錢的老闆,在高盛任職32年期間,保爾森積蓄了超過5億美元的資產。光是2005年,保爾森的年薪就高達3830萬美元。就在保爾森即將履新、離開高盛之際,高盛董事會又特意準備了一份1870萬美元現金的“大紅包”送給保爾森。

  但作為高盛的掌門人,保爾森發揮的影響力遠遠超越高盛公司本身。除掌管高盛,保爾森還承擔起公共職責,在華爾街發起公司治理運動。例如在2002年,保爾森公開嚴厲批評美國上市公司的瀆職行為;在格拉索案爆發時,他挑頭反對格拉索高達1.4億美元的薪資結構,鼓吹對紐約證交所董事會進行改組,他還支持高盛前首席執行官約翰·塞恩出任紐約證交所首席執行官。作為高盛第一把手的保爾森也躍升為美國最有影響力的金融

高手之一。2004年在美國媒體評選的“華爾街權力排行榜”上,他曾高居榜首,而被冠以“華爾街權力之王”的頭銜。

布希盛情邀請保爾森入閣

  布希總統延攬保爾森入閣,著實下了不少功夫。面對布希的邀請時,保爾森當初的反應是婉言謝絕,因為他不想做一個“花瓶”和“傳聲筒”。在布希任內的前兩任財長保羅·奧尼爾和約翰·斯諾,都不是總統決策圈內的一員,而是淪為推銷白宮減稅政策的“推銷員”。奧尼爾在離職後就曾感慨自己被排斥在白宮決策圈外,處於一個無關痛癢的職位。

  到布希再次邀請保爾森出任財長時,兩人在白宮長談了一個下午,布希答應給保爾森會比斯諾及奧尼爾前兩任財長有更大的國內和國際經濟政策的決策權,他的實質權力會和國防部長及國務卿平起平坐,終於讓保爾森心動。布希於2006年5月30日正式提名保爾森出任財政部長,接替當天早些時候宣佈辭職的約翰·斯諾。

  斯諾的離職並不意外。幾個月內,白宮官員們就在私下裡傳聞他即將“走人”的消息;但對保爾森的任命,卻是出乎意料的。據說,白宮一直在試圖“引誘”保爾森出任財長,但他拒絕了好幾次,原因是布希內閣看起來已將財政部長的角色降格為一個“推銷員”。

  保爾森曾向友人提及,此番出任財長是因為“應該有一番作為”,所以他不惜放棄3830萬美元的華爾街職位,去華盛頓上任,後者的收入只有20萬美元,兩者相差近200倍。如此巨大的差距也說明,保爾森同意出任財長絕非為了金錢,畢竟,僅其在高盛持有的股份

就價值數億美元。很快,印製在被稱為“綠背”的美元紙幣上“約翰·W·斯諾”的親筆簽名,就被“亨利·M·保爾森”的字眼所取代,這也是宣誓就任美國新一任財長的保爾森所被賦予的第一項特權。

  相比以往的財長上任,保爾森的就職儀式似乎得到了布希的格外重視,總統先生甚至“罕見地”(美聯社語)從白宮步行到財政部大樓出席儀式,而以往碰到類似情況,布希通常都會以車代步。布希宣佈保爾森的任命時,稱贊保爾森“有極豐富的商業經驗和對證券市場的深刻理解,有能力看清楚經濟局勢”、“保爾森會成為我在本土及國際經濟政策方面的首席顧問,我們將保持相同態度,為國民制定合適的政策,繼續保持美國經濟繁榮。”

  “財政部-華爾街共同體的又一例證,”對於保爾森的獲任,中國商務部研究院的梅新育博士如此表示,“這個‘共同體’的勢力太強大了,製造業、運輸業背景的斯諾根本擺不平。”“應該說布希是不得不找這個人來。” 對於斯諾的離開,彭博通訊社的評價是,“儘管深受贊譽,但他從未成為布希政府真正的‘圈內人’。”

  保爾森在就職儀式上說:“美國經濟發展與全球經濟緊密相連,我們必須努力推動貿易和投資,促進改革和國際金融市場現代化。”他同時表示,自己將盡全力使美國經濟繼續成為“一個富有活力

、彈性以及開放度的典範”。

  在發表完簡短就職宣言的當天,保爾森馬上召集美國財政部的全體人員開會,向他們闡述了自己對於財政部未來工作的規劃。在當天餘下時間里,保爾森還一一與美國國會議員、政府同僚以及其他國家的財政高官進行了電話交談。

從“宣傳員”到“決策者”

  保爾森出任財長,不僅意味著財富的大量縮小,也面臨著非常棘手的問題———不斷刷新紀錄的政府預算赤字和對外貿易逆差。由於伊拉克戰爭推動軍費和有關各類政府支出激增,再加上布希政府幾度大規模減稅,使得美國政府的年度預算赤字已經超過4000億美元。與此同時,美國對外貿易赤字去年一年也增長到 7420億美元,達到美國GDP的約7%。今年5月中旬的蓋洛普民意調查顯示,只有29%的美國人對經濟滿意。

  據華爾街人士透露,保爾森出任財長,意圖效仿其高盛前輩羅伯特·魯賓,在華盛頓大展一番手腳,推行強勢美元,給美國經濟註入持久的活力。

  儘管面臨諸如時間緊迫和任務艱巨等種種挑戰,但作為布希任期內首位有著華爾街從業背景的財長,保爾森的上任還是令外界充滿了期待。

  “是布希在求著他,”匯豐銀行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巨集斌表示,“因此,保爾森有資本去討價還價

。”屈巨集斌表示,保爾森應該更多扮演經濟決策的角色,而不僅僅是像其前任那樣成為白宮的政策“宣傳員”和“推銷員”。具體而言,保爾森尤其要在財政政策以及“雙高”赤字等方面採取實質性的舉措,真正通過內部結構調整來解決美國經濟當前面臨的問題,屈巨集斌說。“像以往那樣一味地把美國的經濟問題‘出口’到別的國家,並不能從根本上改善全球經濟失衡。”

  不管怎麼樣,對保爾森的提名,標志著白宮的一個重要轉變。小布希一直對來自華爾街的人持懷疑態度,更喜歡任命商界人士作為紐約的財政要人。比如,他的前兩任財長一個來自美鋁公司(鋁業巨頭),一個來自鐵路公司。儘管保爾森沒有英國新教徒貴族血統,但他代表了華爾街精英的精神。

  布希政府一直在尋找一位更有效的經濟政策代言人,保爾森是最合適的人選之一。《經濟學家》稱,他的政策本性多半都很符合“布希學”(Bushonomics):他忠於自由貿易,是減稅政策的堅定支持者。他曾經說,21世紀面臨一個主要問題是,我們該如何在不失去政治支持的情況下促進自由貿易。他認同全球化的進步作用,認為“無論我們在哪兒阻止或阻礙全球化,都會給更多的人製造麻煩”。

  不過,只有在一個領域,保爾森跟他的新老闆不合拍。他非常關註環境,而且還是美國自然保護協會的負責人,該協會支持京都議定書,將其作為一個阻止全球變暖的有效方式。此外,他還使高盛成為華爾街“最綠”的公司。他提倡的“擁抱樹木”的主張,也讓一些保守派大傷腦筋。

  不過,對於小布希將這麼一位華爾街重量級人物引入內閣,大部分人還是感覺很欣慰。這至少意味著,在對美國經濟力量盲目自信的背景下,白宮官員已認識到什麼地方可能出問題了。   美國的財政赤字越來越大,美元一直在下跌,金融市場也變得越來越容易“激動”。直到最近,小布希還指望萬一有危機發生格林斯潘可以發發話,但如今格林斯潘已經離職,他的繼任者伯南克,現在仍掙扎著試圖修補他對市場的信用度。

  相反,保爾森卻在莊嚴的華爾街熠熠生輝。他掌控高盛公司8年時間,讓它賺取了超高額利潤;他還擁有巨大的全球人際關係庫,尤其跟中國有著親密接觸。從1990年起,他訪問中國的次數不下70次。無論共和黨人還是民主黨人都認為,一旦市場碰上麻煩,保爾森無疑將是最合適的掌舵人。這次任命,就像一個內部人士所說的,事實上就是在“雇用信用度”。

  那麼,現在的問題是,這種信用度會持久嗎?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保爾森本人。他在高盛的成功有可能也預示著在華盛頓的成功,但是對此誰也不敢保證。保爾森在高盛的前任斯蒂芬·弗里德曼曾在布希的內閣運作經濟政策,但取得的效果不大。而且,保爾森還要一開始就成為“熟練工”。魯賓在成為財長之前,就多花了2年半的時間,在柯林頓政府照管經濟。

  無論他的個人能力有多大,保爾森成功與否最終還要由白宮決定。這是因為只有他在被視作經濟政策制定的中心時,他才能贏得市場的尊重。小布希的第一任財長保羅·奧尼爾就是因為在美元問題上犯了一系列愚蠢錯誤後,浪費了他的可信度。約翰·斯諾沒犯這些錯誤,但他是一個小心翼翼、心思很重的人,在很多方面不事張揚。

  不過,自從人人都知道他被排除出政策制定圈子之後,他也就失去了華爾街的信任。他有意推進稅改,但被白宮斷然“喝止”。而在今年衛生保健稅改突破的背景上,也基本上看不到斯諾的印記。在白宮看來,斯諾的工作,不過就是扮演一個啦啦隊隊長或者布希減稅政策的推銷員。

  如果保爾森要成為一個強勢財長,他必須要避免類似命運才行。當然這並不容易。魯賓之所以博得了政府之外的尊敬,無非是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政府里能說了算。對保爾森來說,現在真正的麻煩是,布希的第二屆任期所剩時間不多了,他也不會有太多政治資本,來制定明智的政策。保爾森可能會成為魯賓第二,但他前面的任務會更艱巨。

亨利·保爾森的中國情節

  美國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2006年9月又現身北京,但與以往70多次訪華不同的是,這次是他2006年7月就任美國財長以來首次訪問中國。與他以前的73任美國財長最大的不同是,他最瞭解中國。

  在過去10多年裡,保爾森訪問中國不下70次;他一手帶領高盛在中國開創數個“第一”。

  “我從來沒夢想過工作是如此充滿樂趣,我從來沒夢想過會在1994年到人民大會堂宣佈高盛北京代表處的開業,我從來沒有夢想過涉足中國的國有企業重組和股票上市,我從來沒有夢想過與中國的許多國家領導人相見。”2001年12月保爾森的這段“夢想”表白,明白清晰地傳遞出保爾森的中國情結。

  2004年是保爾森開拓中國市場的巔峰年。當年12月,高盛高華證券有限責任公司獲准組建,此舉被輿論稱為中國證券界的大突破,保爾森成功地“曲線”進入中國證券業。

  “傾聽”中國

  在出席新加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會議時,保爾森就明確表態,此行將認真“傾聽”中國的觀點,不會尋求人民幣匯率進行“快速調整”,也不希望美國各界對他中國之行的收穫期望過高。

  在訪華前夕的一次講話中,他贊揚了中國的經濟改革成就,並將中美關係提高到戰略高度。他表示,美中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經濟關係,“不應被那些有害的政治語言或那些散佈煽動言論的人所左右”。美中兩國有必要“以世世代代的眼光”來看待雙方的關係。“對我們來說,最大的風險不是中國將取代美國,而是中國不進行必要的經濟改革,就不能夠保持它的增長率。” “一個繁榮穩定的中國,一個能夠而且願意發揮全球經濟領袖作用的中國,與美國的利益息息相關。” 他對中國說:“我們希望你們成功。”這次講話第二天占據了國際媒體的重要版面。

  這番話給溫家寶總理留下深刻印象,他在會見保爾森時說,他那次講話是對中美關係的“畫龍點睛”。

  保爾森還表示,中國的改革之路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繼續改革是中國保持貿易開放的關鍵,自己作為美國財長,將以中國未來兩年內的改革成效作為判斷依據。

  市場分析人士認為,保爾森想把自己定位為北京與美國國會的中間人角色。保爾森很清楚,如果他希望在中國得到些什麼,首先不能採取強迫的態度。馬克·法貝爾投資公司總裁馬克·法貝爾表示,保爾森是一個很智慧的人,他知道如果想從中國之行取得成果,就不能盛氣凌人。

  巧合的是,當保爾森19日抵達中國的當天,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升至7.9450:1,是去年7月人民幣匯率機制改革以來最高水平。有市場人士猜測,想必是中國金融界送給老朋友的“見面禮”。

  保爾森就任財長後第一次中國行的一大成果是啟動雙邊高層對話機制:每年兩次進行中美戰略性經濟對話,磋商經濟全球化和中美雙邊經濟關係。美國前任副國務卿鮑勃·佐利克建立了與中國同行的“高級對話”機制並一直持續至今,但那是副部長級的一對一接觸。而新的對話機制將涉及整個經濟與外交政策制定領域的內閣級官員,協調為一個單一過程,美方由保爾森領導,中方則由副總理吳儀牽頭,規格上可謂更上一層樓。此外,新對話機制的密集程度將比過去任何行動都要大得多,雙方每6個月將舉行峰會,並保持持續的官方接觸。

  分析人士認為,這標志著保爾森主導的美國對華政策開始實施。保爾森訪華的身份並不只是財政部長,而且是“美國總統特別代表”。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關於建立美中高層對話的設想是保爾森7月上任之後向布希總統提出的。保爾森提出,在處理美中雙邊問題的時候只有現在的雙邊商貿聯席會議是不夠的,還需要建立更高一層的對話機制,以保證雙邊關係的長期穩定,為此,保爾森說服了布希和其他內閣成員。布希總統在8月21日打電話給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最後敲定了建立雙邊高層對話的機制。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保爾森正在成為美國對華政策的主導者之一。

  美國媒體認為,保爾森更註重長期問題,一方面接受了斯諾強調中國的匯率改革要與金融體制改革配套進行的觀點;另一方面又放棄斯諾高調敦促北京調整匯率的做法,降低了對中國政府的錶面壓力。保爾森這種“水到渠成”的對華策略是明智且符合實際的。

  多面手的中國通

  保爾森能坐到財政部長的位子,據說也和他的“中國通”背景有關。保爾森對中國有著異乎尋常的熟悉,1992年起,他曾經到訪中國不下七十次,在美國高級官員中當屬罕見。“9·11”時,保爾森正在北京訪問。2002年北京非典期間,在一些人避之唯恐不及之時,他如約飛往北京訪問,《人民日報》海外版在頭版頭條稱贊他“患難之中見英雄”。

  保爾森對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和巨大潛力印象深刻,8年前出任高盛掌門時,他把中國市場列為高盛全球戰略的重點地區。在他領導下,高盛取得了中國金融市場的龍頭地位。高盛協助多家中國大企業海外上市,包括中國石油、中國平安保險和中國銀行。聯想併購 IBM公司PC業務的財務顧問,也是高盛集團。高盛也是第一家獲得上海證交所B股交易許可權的外資投資銀行,以及首批獲得QFII資格的外資機構之一。 2004年12月2日,高盛高華證券公司成立,使高盛成為第一家通過“買門票”方式直接在中國開辦證券公司的外國投行。在高盛內部,這個方案的代號是“漢克計劃”,漢克即是大家對保爾森的昵稱。

  《華盛頓觀察》指出,布希政府的第一任財長奧尼爾雖然是個成功的商人,但並不知道和中國打交道的細節問題;之後的斯諾在當上財長之前是做鐵路生意的,對中國也知之不多。而保爾森此前所在的高盛公司在中國市場十分活躍,和中國決策層有頻繁的接觸;保爾森本人也知道中國的金融官員們是怎麼想的。

  美國賓厄姆頓大學社會學教授詹姆斯·彼得拉斯認為:保爾森對中國所知的確多於兩位前任,但更重要的是,他所來自的社會領域決定了他的對華經濟政策。“保爾森來自華爾街,而他的前任斯諾和奧尼爾都是來自美國的製造業。華爾街一向有經濟自由主義、崇尚自由市場的傳統。”

  在中國人眼中,保爾森並非只是一個單純的財政部長或高盛前掌門。鮑爾森在最近十幾年中頻繁往來於中美,頻繁接觸中國政界、金融界和學術界的高層人物。他是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的創始人之一,也是首任主席,他還支持好朋友約翰·桑頓辭掉高盛首席運營官,到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執掌教鞭。據說,他與朱鎔基曾一起在北京觀看了2004年美國總統選舉的電視轉播。

  2001年,江澤民主席和鮑爾森圍繞全球金融以及環境保護問題,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交談。作為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主席,保爾森還曾應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之邀,與雲南省合作開展了大河流域項目(又稱滇西北保護與發展項目),其目標為在滇西北地區建立一個集自然保護與經濟發展於一身的自然保護體系。在保爾森推動下,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在昆明、麗江、中甸和德欽都開設了辦事處。為求獲得第一手材料,他和妻子、女兒一起徒步十幾公裡,進入不通公路的山村,住過每晚20塊錢的鄉村客棧。

  這些高層交往為他的企業贏得了機會。高盛成為獲准在中國設立合資投資銀行的第一家華爾街公司,而且,它在過去十幾年中,還贏得數個中國大型首次公開募股(IPO)的承銷業務。

  它曾於2000年幫助承銷了中石油的IPO,還是中國銀行IPO的聯席承銷商。1998年,美國自然保護協會還獲邀參與雲南省的自然保護項目,這也是鮑爾森最上心的項目。

  這些經歷將有助於保爾森更好地成為雙邊問題的協調人。有分析認為,保爾森成為新任財長後,必將關註中國匯率體制問題以及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問題。但也有專家認為,與中國有密切往來的保爾森加入布希內閣,並不意味著白宮對中國這個經濟高速增長的亞洲大國在戰略上發生什麼變化。

  不過,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主席傅強恩說,保爾森就任新財長對中國金融體系改革非常有益。他說,保爾森瞭解中國的金融領域,也瞭解中國需要怎樣的改革,“我相信他有能力處理好相關問題”。

  2005年10月斯諾訪華期間,在有關中國匯率改革的話題之外,還主動與中國領導人就金融領域改革問題進行了討論。傅強恩說,保爾森應該會在這方面繼續下去,而且鑒於他的背景,他還將探討得更深入。

  2005年保爾森在接受德國《明鏡》周刊專訪時表示,面對中國和印度的崛起,“首先,我們應對於那麼多中國人和印度人在過去20年裡脫離貧困感到高興,而且,我們也歡迎它們帶給全世界的增長引擎。如果中印不能實現增長,我們大家就會遇到更大的麻煩”。

  對於中國未來是否會“成為世界經濟領導者”的疑問,保爾森認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說,如今在很大程度上,中國以低成本製造商品取勝,但它同樣面臨很多挑戰,例如人民幣幣值問題和知識產權保護等問題。

  2005年,他所在高盛公司的經濟學家曾預測,中國會在2040年時趕上美國。對此,保爾森未下結論,只是委婉地指出,“中國現階段正處在市場經濟和計劃經濟之間的半路上”,國有企業改革任重而道遠,農業改革也仍然是個問題,資本市場仍然很稚嫩,等等。

  在美國努力為微妙的中美關係確定方向的時候,熟諳中國的保爾森,將變得非常關鍵。

  溫家寶總理會見保爾森時說:“到訪過中國70多次的人是不多的,而且你還深入到雲南偏僻的地方,住了20塊錢的旅館,你可稱得上是中國的老朋友”。

  說服中國還是說服國會?

  如果認為保爾森會對人民幣匯率問題手下留情,也許言之過早。“屁股決定腦袋”並不只限中國,在其位,謀其政,保爾森作為美國財長,必以美國的利益為第一齣發點。但以他的中國背景,會對布希總統及美國國會多做一些解釋性工作,減少不必要的貿易摩擦,是意料之中的事。

  “我認為對保爾森來說,最大的工作不是說服中國人民幣升值,而是讓美國政府認識到他們試圖通過逼中國人民幣升值而減少逆差的立場是錯的。”美國拉特利奇公司董事長約翰·拉特利奇說。他認為美國政府在人民幣匯率上的強硬立場90%是出於國內政治因素,經濟因素可能只有10%。

  隨著美國國會中期選舉的到來,保爾森備受國會三方面的壓力。美國國會希望他的中國行取得具體成果。一些政客已經對保爾森的靈活性提出批評。美國民主黨參議員查爾斯·舒默和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9月底將推動一項對所有中國進口產品加徵 27.5%的報複性關稅的議案交由國會表決。議案稱,人民幣匯率是造成美國對中國存在大量貿易逆差的重要原因。

  保爾森本周將與舒默和格雷厄姆會面,舒默說他很想聽聽保爾森的北京之行。“我可能會讓舒默和格雷厄姆感到失望,他們一直希望我此次訪問中國會帶回來一些重大成果,但我認為,許多事情都需要從長計議,”保爾森說,“我本人或者政府絕不會支持任何保護主義立法,因此,我會竭力勸說他們不要再推動相關立法程式。” 保爾森稱,說服中國政府與說服美國國會均非易事,但他不會顧此失彼。

  保爾森一直反對孤立地看待人民幣匯率問題,他認為應當將其放到整個中國市場化改革大環境之中去對待。“一個繁榮穩定的中國———一個能夠而且願意在全球經濟中發揮帶頭作用的中國,與美國的利益息息相關。”“我們面臨的最大風險不是中國超過美國,而是中國停止推進維持經濟增長所必需的改革。” “如果中國不迅速採取行動,繼續進行經濟改革,就會面臨來自其他國際經濟利益相關者的反彈。這種反彈對我們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在參議員們齜牙咧嘴扮白臉的時候,紅臉也登場了。經過4天首次訪華後,美國財長保爾森心滿意足地回國了,並且一改之前的含糊態度,明確表示同國會的人溝通是他的工作,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向參議員格拉厄姆和舒默做工作,勸說他們收回因人民幣匯率政策而對中國商品征收懲罰性關稅的議案。

  在磕磕絆絆的中美關係中,美國政府和參議員已無數次使用過這種一個扮白臉、一個扮紅臉的游戲了。光是這個懲罰性關稅議案,之前就已表演過3次,每次都是參議員們將議案推到表決邊緣,最後又從中美關係的大局考慮,應布希政府的呼籲取消表決。雖然,每次他們都不能通過這種游戲獲取全部想要的,但每次總會有所獲。這次估計也不例外。

  在保爾森訪華期間,人民幣匯率連續4天創新高,為保爾森訪華創造了很好的合作氛圍。保爾森能夠如此高高興興地回家,顯然得到了他所想要的東西。而這些東西,也遠非人民幣在4天里連創新高升值200多個基點那麼簡單。

熱愛動物的環保人士

  在美國中部農場長大的保爾森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環保人士。今年春天,他向一個致力環境保護及教育的基金捐出總值1億美元的高盛股份。作出這項捐贈後,保爾森的個人財富仍超過5億美元,並私下表示有意捐出所有財產。

  在環保問題上,保爾森與布希總統不大合拍,因為他是《京都議定書》的支持者。為支持環保事業,他不惜開罪部分股東,把高盛在智利擁有的68萬英畝土地捐獻給環保組織的“野生動物保護協會”。

  保爾森自幼喜歡動物,他少年時代的夢想是當一名護林員,在伊利諾伊州巴靈頓家鄉他的農場里,除了有普通動物,還養著蛇、鱷魚、毒蜘蛛,並允許四隻浣熊自由走動。

  在華爾街時,偷得浮生半日閑,作為美國保護野生捕食鳥基金會名譽主席的他,常常擁著當教師的妻子,到紐約中央公園去觀鳥。在全球各地旅行時,他也不忘看動物觀鳥,一次訪問途中遇見一條蛇,他興奮地飛身跳下車去觀看。

  保爾森說過,自己的任期或與美國總統布希一樣是2年半,目前還沒有卸任後的打算,最有可能的是去從事資源節約的保護工作及到大學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