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協和謬誤

博弈论 9547 171

協和謬誤(Coordination Problem)——欲罷不能的困局

協和謬誤概述

  協和謬誤即某件事情在投入了一定成本、進行到一定程度而後發現不宜繼續下去,卻苦於各種原因而將錯就錯,欲罷不能。

  沉沒成本很可能會延續人們無畏的堅持。已經沉沒的本該放棄,可惜大部分有賭徒式的心理,相信阿基米德的杠桿終將啟動。可惜他們在爬到足夠撬動杠桿的支點之前,已經窒息了。

  協和謬誤,倒是給了人們半途而廢的理由,會不會有人擔心它的濫觴會左右一些本該堅持的目標?的確有這個可能,但是應該相信人們足夠理智,完全可以比較沉沒成本、機會成本與未來收益的關係。看清了的,必定會坦然地走出協和謬誤。

  例如:媽媽花2000元給亞莉買了一架電子琴,可亞莉生性好動,對音樂沒有什麼興趣,電子琴漸漸落了灰。不久,亞莉媽媽的同事介紹說有一位音樂學院鋼琴專業的老師可以給亞莉做家教。這個時候你覺得亞莉媽媽會做何決定呢?亞莉媽媽決定請家教,理由是:“電子琴都買了,當然要好好學,請一個老師教教,要不這個琴就浪費了!”於是,每月500元的付出又堅持了半年, 最終不得不放棄了。為了不浪費2000元的電子琴,亞莉媽媽繼續浪費了3000元的家教費。

  當你進行了一項不理性的行動後,應該忘記已經發生的行為和你支付的成本,只要考慮這項活動之後需要耗費的精力和能夠帶來的好處,再綜合評定

它能否給自己帶來正效用。比如進行投資時,把目光投向前方,審時度勢,如果發現這項投資並不能贏利,應該及早停掉,不要惋惜已投下去的各項成本:精力、時間、金錢……

  這就是亞莉媽媽的教訓,她所陷入的困境,在博弈論上稱為“協和謬誤”。

協和謬誤案例

  案例一:[1]

  在冷戰期間,美蘇為爭奪霸權拼命發展武器,無論是原子彈、氫彈等核武器的研製,還是如隱形戰鬥機這樣的常規武器的研製,雙方均不甘落後。20世紀80年代,里根在位時準備啟動“星球大戰”計劃,此舉意味著兩個超級大國的武器競賽將進一步升級。美蘇之間的武器競賽就相當於拍賣中輪番出價,雙方均不斷出更高的價,如果一方沒有出最高的價錢,退了下來,即沒有繼續競賽下去,那麼意味著它在軍備上的投入沒有效果,而對方將贏得整個局面。但如果繼續競賽下去,一旦支撐不住,損失也就越大。

  1991年蘇聯的垮臺在一定程度上是軍備競賽的結果。蘇聯將整個力量放在軍備競賽上,而民用建設無法跟上,國力不濟,最終退下陣來。里根的“星球大戰”計劃其目的就是要拖垮蘇聯。

  一旦進入騎虎難下的博弈,及早退出是明智之舉,然而當局者往往做不到,這就是所謂當局者迷。這種騎虎難下的博弈經常出現在國家之間,也出現在企業

或組織之間,當然個人之間也經常碰到。20世紀60年代,美國介入越南就是一個騎虎難下博弈。賭紅了眼的賭徒輸了錢還要繼續賭下去以希望返本,也是騎虎難下博弈,其實,賭徒進入賭場開始賭博時,他已經進入了騎虎難下的狀態,因為,賭場從概率上講是肯定贏的。從理論上講,賭徒與賭場之間的博弈如果是多次的,那麼賭徒肯定輸的,因為賭徒的“資源”與賭場的“資源 ”相比實在太小了。如果你的資源與賭場的資源相比很大,那麼賭場有可能輸的;如果你的資源無限大,只要賭徒有非0的贏的可能性,那麼賭徒肯定會贏的。因此,像葡京這樣的賭場要設定賭博數額的限制。博弈論專家將這裡的騎虎難下博弈稱為協和謬誤。

  案例二:[2]

  20世紀60年代,英法兩國政府聯合投資開發大型超音速客機,即協和飛機。該種飛機機身大、裝飾豪華並且速度快,其開發可以說是一場豪賭,單是設計一個新引擎的成本就可能高達數億元。難怪政府也會被牽涉進去,竭力要為本國企業提供更大的支持。

  項目開展不久,英法兩國政府發現:繼續投資開發這樣的機型,花費會急劇增加,但這樣的設計定位能否適應市場還不知道;但是停止研製也是可怕的,因為以前的投資將付諸東流。隨著研製工作的深入,他們更是無法做出停止研製工作的決定。協和飛機最終研製成功,但因飛機的缺陷(如耗油大、噪音大、污染嚴重等)以及運營成本

太高,不適合市場競爭,英法政府為此蒙受很大的損失。

  在研製過程中,如果英法政府能及早放棄,本來可以使損失減少,但他們沒能做到。最後,英國和法國航空公司宣佈協和飛機退出民航市場,才算是從這個無底洞中脫身。這也是“壯士斷腕”的無奈之舉。

  人們往往會陷入類似的誤區:一項工作的成本越大,對它的後續投入就越多。其實不僅是在製造協和飛機這樣的重大項目上,就是在日常的生活中,人們在決定是否繼續做一件事情的時候,不僅是看它對自己有沒有好處,而且也過於註意自己是不是已經在這件事情上面有過投入。

  我們把那些已經發生、不可收回的支出,如時間、金錢、精力稱為“沉沒成本”。沉沒的意思是說,你在正式完成交易之前投入的成本,如果一旦交易不成,就會白白損失掉。但如果對沉沒成本過分眷戀,就會繼續原來的錯誤,造成更大的虧損。

  對於沉沒成本,炒股的朋友更容易理解。因為他們或多或少都有由淺入深被套的經歷,其原因就在於最初的“不甘心”。如果在股票發生虧損後能夠及時止損,就可以把損失降到較低的限度。而越是猶豫不決,曠日持久,沉沒成本就越來越大,就更不願意做壯士斷腕之舉,導致難以自拔。

  有這樣一個人,他在向一家健身俱樂部付了一筆會費後,突然被醫生告知他在一段時間內不適宜劇烈運動。這個人非常可能不顧劇烈運動帶來的痛苦和後果,繼續健身。顯然,如果尚未支付這筆會員費,他會很樂意接受退出俱樂部的選擇。問題在於,冒著身體的痛苦繼續運動,可以使自己不用面對會員費變成一筆巨大的損失,但是由此帶來的痛苦和損害健康的後果,很可能會遠遠大於會費的損失。這裡的會員費就是一筆沉沒成本,不應再去考慮。

  也許,在健身的問題上很多人還可以清醒過來,但在其他很多類似的事情上,卻往往在沉沒成本的誤區里泥足深陷。

  做錯了一件事,明知是自己有問題,卻怎麼也不肯認錯,反而花加倍的時間來找藉口,這又造成自己的形象大打折扣。被人罵了一句,花了無數時間生氣難過,道理相同。為一件事情發火,不惜損人不利己,不惜血本,不惜時間地進行報複。所有這些不是一樣無法從沉沒成本中自拔?

  從理性的角度來說,沉沒成本不應該影響我們的決策,然而,我們常常由於想輓回或避免沉沒成本而做出很多不理性的行為,從而陷入欲罷不能的泥潭,而且越陷越深。

  案例三:認賠服輸的智慧

  一位老太太的獨生子死了,雖然已埋葬多日,但是她仍然整日以淚洗面,悲傷不已:“兒子是我唯一的寄托,唯一的依靠。他離我而去,我再活下去還有什麼意思,不如跟他一塊去吧!”她心裡這樣想著,連續四五天呆在墓地里,不思飲食。

  釋尊聽說了這件事,帶著弟子趕到墓地來。老太太看見釋尊,忙向前施禮。釋尊問道:“老人家,你在這裡做什麼呢?”老太太傷心地說:“獨生兒子棄我而去,但是,我對他的愛心卻愈來愈熾烈,我總想跟他一塊離開人世算了。”釋尊說:“寧願自己死去,也要讓兒子活著,你是這樣想的嗎?”老太太聞言滿懷希望地問道:“佛陀啊,您認為能做得到嗎?”釋尊靜靜地回答:“你給我拿火來,我就運用法力,讓你的兒子複活。不過,這個火必須來自未曾死過人的家庭,否則,我作了法也沒有效果。”老太太趕緊去找火,她站在街頭,逢人就問:“府上曾經死過人嗎?”大家回答她:“自古以來,哪有不曾死過人的家庭呢?”老太太需要的火始終無法找到,只好失望地回到釋尊的面前說:“我出去找火了,就是找不到沒有死過人的家庭。”

  釋尊這才說道:“自從開天闢地以來,沒有不死的人。死去的人已經死了,可是活著的人仍然要好好地活下去。而你卻不想面對這個現實,難道不是執迷不悟嗎?”老太太如夢初醒,不再想尋死。

  沉沒成本對決策產生如此重大的影響,以至於很多英明的決策者都無法自拔。很多時候,他們開始做一件事,做到一半的時候發現並不值得,或者會付出比預想多得多的代價,或者有更好的選擇。但此時付出的成本已經很大,思前想後,只能將錯就錯地做下去。但實際上,做下去往往會帶來更大的損失。

  具體說來,我們怎麼才能讓自己擺脫沉沒成本的羈絆呢?一是在進行一項事業之前的決策要慎重,要在掌握了足夠信息的情況下,對可能的收益與損失進行全面的評估;二是一旦形成了沉沒成本,就必須要承認現實,認賠服輸,避免造成更大的損失。

參考文獻

  1. ↑ 潘天群.書摘:“騎虎難下”博弈
  2. ↑ 王春永.博弈論的詭計——日常生活中的博弈策略[M]中國發展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