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垂直專業化分工

9547 171

垂直專業化(Vertical Specializing)

目錄

  • 1 什麼是垂直專業化[1]
  • 2 垂直專業化趨勢的發展效應[1]
    • 2.1 人才流動效應
    • 2.2 要素價格效應
    • 2.3 產業升級效應
    • 2.4 貿易效應
  • 3 垂直專業化對貿易彈性的影響[2]
  • 4 參考文獻

什麼是垂直專業化[1]

  生產過程中國家間的內在聯繫日益緊密,中間產品貿易不斷增加,形成了跨越許多國家的垂直性貿易鏈,一種商品的生產過程延伸為多個連續的生產階段,每一個國家只在某個連續的特殊階段進行專業化生產。這種現象被人們稱之為“垂直專業化”(Vertical Specializing)。

  對“垂直專業化”概念所涵蓋的範圍,應包括以下三個方面的內容:(1)一種商品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連續階段生產;(2)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國家在商品生產過程中提供價值增值;(3)至少有一個國家必須在它的生產過程中使用進口投入品,產出的產品除了部分用於國內消費及投資外,還必須有一部分用於出口。

垂直專業化趨勢的發展效應[1]

  跨國公司實行垂直專業化,對投資國和作為東道國的中國來說,不僅會影響勞動力資源價格,而且還會對我國的技術、管理、要素價格

、貿易模式和福利等方面產生重要的影響。

人才流動效應

  首先,跨國公司通過垂直專業化充分利用了世界各地的人才和智力。例如世界著名的微軟公司就在中國、印度等發展中國家設立研發機構,最大限度地攫取當地的人才和智力。跨國公司進行垂直專業化生產,看中的只是我國的技術管理人員和熟練勞動力,尤其看中的是相對低成本的熟練勞動力。大量的人才資源和熟練勞動力流向跨國企業在東道國開設的工廠和公司,造成我國企業的人才流失,使本來就缺乏人力資源、在競爭中處於劣勢地位的中國企業雪上加霜。同時,跨國企業高工資的示範效應,又使當地企業人心不穩,不斷面臨加薪的壓力,這也會增加企業的運營成本。技術進步效應。通過垂直專業化,跨國公司帶來了相對先進的生產設備、產品製造技術和管理經驗。但是跨國公司往往控制著一些非常關鍵的核心技術。東道國的下屬企業能生產“外圍”的低級中間品和零配件,但無法涉及更加複雜、更加先進的製造技術和工藝。此外,跨國公司也可能通過利用品牌等無形資產,控制東道國的下屬公司。

要素價格效應

  跨國公司實行垂直專業化的戰略安排,對我國的要素價格將產生重要影響。第一,我國比較充裕而跨國公司母國比較稀缺的資源及要素的價格將會呈上漲趨勢。這類典型的要素包括熟練勞動力和我國生產的原材料

。第二,我國比較稀缺而跨國公司母國比較充裕的資源或要素的價格則會呈下降趨勢。原因是跨國公司可以通過垂直專業化,從具有比較競爭優勢的他國進口這類本地稀缺的原材料或中間品,這一方面緩解了本地這類資源的短缺程度,另一方面又對我國的企業形成示範效應,使這些企業紛紛從海外購買質優價廉的原材料或中間投入品。與此同時,本地較為昂貴的原材料或中間品由於來自海外的競爭,也不得不降低價格,提高競爭力。

產業升級效應

  跨國公司通過海外投資,把我國的部分企業納入到它們的垂直專業化產業鏈中去,這對於我國的這些企業來說,是一個吸收經驗、積累知識的良好機遇。隨著跨國公司產品生產鏈不斷向具有更低勞動力成本的國家延伸,我國企業原有的產品可能會由勞動密集型向資本或技術密集型轉變,該產業的知識、技術含量將增加,產業將得到優化升級,這也帶動了國內相關產業的升級和發展。

貿易效應

  在貿易方面,以跨國公司為代表的垂直專業化生產貿易已經占據世界進出口貿易的較大比例,並呈進一步增長之勢,而傳統的國家間產品貿易則不斷萎縮。這說明,貿易的層次已經從產品轉移到中間投入品,貿易的本質已經由為了貿易而貿易,轉變為為了生產而貿易。當前跨國公司的垂直專業化趨勢已經席卷了全球,中國東南沿海一些地區已經卷入了跨國公司垂直專業化的生產鏈條,並迅速向其他地區擴展,勢不可擋。同時,隨著中國加入WTO

,跨國公司垂直專業化的戰略模式將會深入中國每一個角落,滲透在人們的生產生活中。目前的任務是,面對跨國公司垂直專業化的戰略模式,中國企業必須有自己的應對方案。

垂直專業化對貿易彈性的影響[2]

  自中國實行出口導向性政策以來,勞動生產率得以提高,也實現了人均收入的增長,同時形成了對進口中間品的高度依賴關係。根據測算,僅2003年,我國參與國際垂直專業化分工程度比較深的裝備製造業VS比率(垂直專業化比率)均在20%以上,即來自進口的中間產品價值占同類出口產品價值20%以上。2008年,我國製造業部門進口中間投入品價值占整個價值增加值的37.3%(Escaith,2010),清楚地表明我國已經在相當程度上融入生產的全球化過程。貿易彈性本文指的是進口需求收入彈性,是進口數量變動的百分率與國民收入變動百分率之比。Freund(2009)從歷史的角度分析了全球貿易下降的影響,並指出貿易對GDP的彈性在最近50年變得很大,所以當發生如2008年金融危機時,貿易量會出現劇烈的下降。垂直專業化和貿易彈性的關係,我們可以這樣考慮,一般的觀點認為出口帶動了一國經濟增長,然而對於我國來說,隨著日益融入國際生產網路,需要大量進口零部件、中間產品

,並且國內相關部門也進一步整合起來,為出口部門服務。因此進口,尤其是中間產品的進口間接地影響到了總產出。垂直專業化分工與貿易彈性的關係可以從以下兩方面來解釋。第一是結構效應。當工業生產的產業鏈在全球不同國家分割時,各個部分彼此之間都十分重要,對某一環節的衝擊將導致整個鏈條受到影響。與傳統傳導路徑不同的是,衝擊將從供應商向終端客戶傳播。而不是需求驅動的,從客戶到供應商的傳導方式。當外部衝擊發生時,會嚴重影響到中間產品的供給和需求,同時對供應鏈內不同國家、不同部門的影響也是不均衡的。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耐用消費品和投資品需求受到銀行信貸收縮的嚴重影響,而這些部門是垂直專業化分工程度最高的,對國際貿易在中間品和最終品的衝擊非常大,遠遠大於農業、服務業等其他部門。然後,初期衝擊將對參與程度較低的其他部門產生影響,總產出繼續下降,經濟危機轉化成經濟衰退,此時國際貿易的下降趨於減速。第二是存貨的影響。Baldwin(2009)提出,由於地理分割造成企業必須維持一個最小的存貨水平,以應對國際運輸方面的問題。各環節的生產者按銷售計劃和預期的風險,傾向於迫使上游供應商保持大量存貨以應對需求。此外還有上游廠商大規模生產

,從規模經濟中獲益,降低平均成本。這樣大量存貨轉化成對銀行信貸的較大需求,當最終需求下降或者面臨信用危機時,首先是降低存貨,然後是上游廠商的生產停滯。Alessandria(2009)說明國際貿易參與者面臨更劇烈的存貨管理問題,進口企業保持存貨比率大體是只購買國內材料企業的2倍,產生的貿易流是塊狀而且流動性差,只要下游進口企業存貨沒有減少的最優水平以下,上游供應商面臨生產的停滯,要麼裁減工人,要麼設備閑置。因此在垂直一體化的生產網路中,緩衝效應越來越小,如果初始的衝擊非常大,最終消費突然停止,將導致整個供應鏈快速波及,這也是製造業貿易為代表的國際生產大幅度波動的主要原因。

參考文獻

  1. 1.0 1.1 劉志彪,劉曉昶.垂直專業化:經濟全球化中的貿易和生產模式.經濟理論與經濟管理.2001年第10期.
  2. ↑ 蘇楠.國際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進出口貿易結構的影響機制.湖北經濟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0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