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存在主義馬克思主義

9547 171

目錄

  • 1 什麼是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
  • 2 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的代表人物
  • 3 薩特的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1]
  • 4 相關條目
  • 5 參考文獻

什麼是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

  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義中把馬克思主義人本化的哲學思想流派。它致力於綜合存在主義與馬克思主義。

  作為“西方馬克思主義”流派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法國出現的一種企圖把存在主義和馬克思主義調和起來,按照存在主義的精神解釋馬克思主義的哲學思潮。其內部有兩種傾向:一種以列裴伏爾為代表,從馬克思主義走向存在主義;另一種是以梅勞-龐蒂和薩特為代表,用存在主義融合馬克思主義。由於薩特把存在主義看成是“接近”馬克思主義,與馬克思主義“結合",因此他的存在主義被稱之為“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

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的代表人物

  列斐伏爾(Lefebvre,Henri,1901—1991),法國人,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主要代表。著作頗豐,主要有:《辨證唯物主義》、《日常生活批判》、《馬克思主義現實問題》《元哲學》《現代世界的日常生活》、《總結和其他》、《馬克思、哲學》、《資本主義的幸存》、《論國家》等。

  梅勞—龐帝(Merleau-ponty,maurice 1908--1961),法國著名現象學、存在主義哲學家、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主要代表。著作主要有:《行為結構》、《知覺現象學》、《人道主義與恐怖》、《意義和無意義》、《辯證法

的歷險》、《哲學贊詞》、《符號》、《知覺的第一性》、《可見的和不可見的》等

  薩特(Sartre,jean-poul 1905--1980),法國存在主義領袖人物之一,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的集大成者。代表作《噁心》、《存在與虛無》、《存在主義史一種人道主義》、《辯證理性批判》等

薩特的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1]

  讓·保羅·薩特(1905—1980)是二十世紀法國著名的哲學家。以他為代表的存在主義思潮,曾經在歐美國家風靡一時,併在世界各國產生廣泛的影響。薩特關於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這一理論是基於他本身的哲學矛盾以及社會政治環境的影響下形成的。薩特一方面認為馬克思主義是“不可超越的哲學”,另一方面又認為“馬克思主義已經停滯了”,因此需要存在主義來“補充”馬克思主義。對薩特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探討,有助於更深刻地把握薩特的哲學思想。

  (一)馬克恩主義是“不可超越的哲學”,存在主義是寄生於這一哲學中的思想體系

  薩特認為,在17世紀到2O世紀之間只有三個時代,即笛卡爾和洛克的時代,康德和黑格爾的時代,最後是馬克思主義的時代。他還把“思想體系”看作是那種寄生於特定哲學的、“仍然從偉大死者的依然活著的思想中吸取養料的”思想和學說。進而自稱:他的存在主義是寄生於馬克思主義哲學上的“思想體系”,它“在馬克思主義的邊緣上發展著,它並不反對馬克思主義”。所以,按照薩特的這種區分,哲學能夠獨立存在,而思想體系則必定是依附於哲學的,離開了哲學,它就不能存在。薩特還指出,“只要產生和掌握一種哲學並受這種哲學指導的實踐還有生命,那麼這種哲學仍然是有效的。”而“當它們所反映的那個歷史時期還沒有被超越時,它們是不可能被超越的。薩特說,馬克思

所表現的那些歷史因素直到目前尚未被超越,因此,現在企圖超越馬克思主義是~ 種幼稚的想法,是根本辦不到的。所以,“反馬克思主義”的論調不過是回到馬克思以前的陳腐思想上去;所謂對馬克思主義的“超越”,只可能有兩種選擇:或者是重彈馬克思主義以前的老調,或者是重覆馬克思早已闡述過的思想。薩特選擇了馬克思主義,確切些說,他要使自己的學說依附於馬克思主義,因為他並沒有放棄自己學說的基本立場和基本原則。

  (二)“馬克思主義已經停滯了”,薩特用存在主義來“補充”馬克思主義

  薩特認為,馬克思主義在其發展過程中,產生了某種障礙性的疾病:“馬克思主義,在象月亮吸引潮汐一樣地吸引了我們之後,在改變了我們的全部思想之後,在清算了我們中間的資產階級思想的種種範疇之後,它突然把我們丟棄了;它沒有滿足我們的對理解的需要;在我們所處的特殊立場上,它再沒有一點新的東西來教育我們了,因為它自己已經停滯了。”薩特認為,歷史人學是馬克思主義產生卻又棄絕的東西,而“馬克思主義如果不把人本身作為它的基礎而重新納入自身之中,那麼它將變質為一種非人的人學”。同時,也“正是由於這種對人的排斥,即把人排斥在馬克思主義的知識之外,這才需要在知識的歷史總匯之外再生出存在主義的思想來。”這就是馬克思主義對存在主義歷史人學的需要所在。薩特機智地告訴我們:與其說存在主義的出路在於依附於馬克思主義哲學,倒不如說,馬克思主義的停滯和缺陷召喚著存在主義歷史人學的誕生。薩特公開指責了蘇聯黨的領導者

和盧卡奇、伽羅蒂等歐洲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或者說現代的馬克思主義者。薩特說:“許多年來,馬克思主義的知識分子違反經驗,不顧一切使他們感到麻煩的細節,粗暴地把條件簡單化,尤其是在研究事實以前就把事實概念化。”他們所進行的只是一種貪圖方便的“淘汰工作”,是一種“偷懶的馬克思主義”。

  此外,薩特強烈譴責蘇聯政府的官僚主義和侵略、批評法共對匈牙利事件的右傾態度,認為法共領導人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姿態乃是三十年的欺騙和僵化的結果。1956年底和1957年初,薩特發表了反對斯大林主義的《斯大林的幽靈》,1957年1O月發表了《方法問題》,1960年4月發表了《辯證理性批判》。這三年多中,它系統地批判了斯大林主義即官僚主義的馬克思主義。薩特從“馬克思主義完全停滯不前了”這一論斷中,引出了存在主義的“自律性”原則,亦即存在主義的合理性,存在主義“補充”馬克思主義的絕對必要性。“我們同時已經深刻相信,歷史唯物主義提供了對歷史的唯一合理的解釋,而存在主義則仍然是接近現實的唯一的具體道路。” 因為馬克思主義完全停滯了,它雖然有自己的理論基礎,雖然它把人類的全部活動都包羅進去,但現在它是在具體的歷史活動之外,它什麼也不知道了;它的概念變成了一些強迫命令,它的目的不再是取得知識而是把自己先驗地構成絕對知識。

相關條目

  • 新馬克思主義
  • 分析馬克思主義
  • 生態學馬克思主義

參考文獻

  1. ↑ 陳欣欣.淺析薩特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內蒙古民族大學學報,2011年1月第l7捲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