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市場勢力理論

市場勢力理論(Market Power Theory)

目錄

  • 1 什麼是市場勢力理論?
  • 2 市場勢力理論的核心觀點[1]
  • 3 市場勢力併購的情況
  • 4 市場勢力理論的發展
  • 5 增強市場勢力的來源[2]
  • 6 市場勢力理論的評價
  • 7 參考文獻

什麼是市場勢力理論?

  市場勢力理論又稱市場力量理論市場壟斷力理論,認為企業收購同行業的其他企業的目的在於尋求占據市場支配地位,或者說兼併活動發生的原因是它會提高企業的市場占有份額。

  根據這一理論,企業在收購一個競爭對手後,即產生了將該競爭者擠出市場的效應,可能會在削減或降低現有競爭對手的市場份額的同時,提高其市場地位和控制能力,從而可以提高其產品的價格和市場的壟斷程度,獲得更多的超額利潤即壟斷利潤。

市場勢力理論的核心觀點[1]

  市場勢力理論的核心觀點是,增大公司規模將會增大公司勢力。在這個卜題上,許多人認為併購的一個重要動因是為了增大公司的市場份額,但他們為不清楚增大市場份額是如何取得協同效應的。如果增大市場份額僅僅意味著伯公司變大,那麼我們實際上是在談論前面己闡述過的規模經濟問題,事實上,增大市場份額是指增大公司相對於同一產業中的其他公司的規模。

  關於市場勢力問題,存在著兩種意見相反的看法。第一種意見認為,增大公司的市場份額會導致合謀和壟斷,併購的收益正是由此產生的。所以,在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中,政府通常會制定一系列的法律法規,反對壟斷,保護競爭。但第二種意見卻認為,產業集中度的增大,正是活躍的激烈的競爭的結果。他們進一步認為,在集中度高的產業中的大公司之間,競爭變得越來越激烈了,因為關於價格、產量、產品類型、產品質量與服務等方面的決策所涉及的難度是如此巨大,層次是如此之複雜,簡單的合謀是不可能的。這兩種相反的意見表明,關於市場勢力的理論,尚有許多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

市場勢力併購的情況

  通常在三種情況下會導致 以增強市場勢力為目的的併購活動:

  一是在需求下降,生產能力過剩的削價競爭狀況下,幾家企業合併,以取得對自身產業比較有利的地位;

  二是在國際競爭使國內 市場遭受外商勢力的強烈滲透和衝擊的情況下,企業間通過聯合組成大規模企業集團,對抗外來競爭;

  三是由於法律變得嚴格使企業間的多種聯繫成為非法,通過並 購可以使一些“非法”、“內部化”,達到繼續控制市場的目的。

市場勢力理論的發展

  Comanor在1967年的論文中就指出,獲取壟斷

的併購也可能在縱向併購中出現。公司可以併購產業鏈上下游中的關鍵企業,通過對這些企業的控制,樹立產業壁壘,限制其他廠商進入該產業,達到獲取壟斷地位的目的。

  惠廷頓在1980年發現大公司在利潤方面比小公司的變動要小。這說明大公司由於市場勢力較強,不容易受市場環境變化的影響。規模、穩定性和市場勢力三者是密切相關的。

  威廉姆森認為:企業持續購併,並以此擴張規模並不是為了提高效率,而是為了追求、維持和加強其在市場上的壟斷地位。實證分析表明,過去以至現在的確存在一 些企業為了謀求壟斷地位、獲得壟斷利潤而進行購併和擴張的事實,但這是在一定時期記憶體在的現象。從長期來看,如果企業購併擴張不能帶來效率的提高和風險的 降低,企業購併就難於持續下去。這裡需要明確一個基本命題:最終決定企業規模的是壟斷的力量,還是效率的力量。

  錢德勒通過描述兩項事實對這一問題給予了明 確回答:最終決定企業規模的是效率。第一項事實是,美國煙草公司為了壟斷雪茄的生產開展了大規模的購併。雖然該公司已經在煙草行業舉足輕重,但其企圖控制 雪茄生產的努力卻以失敗而告終,原因在於該公司無法通過控制雪茄工業而使雪茄生產更有效率。第二項事實發生在19世紀80年代,斯威夫特肉類加工公司試圖 在西部屠宰牲口,然後用冷凍車運到東部銷售,而不像通常那樣先把活的牲口通過鐵路運到東部,然後再在當地屠宰、銷售

。雖然這一做法受到鐵路系統和東部肉類 批發商的抵制,但“價廉物美的優勢終於使斯威夫特戰勝了重重的反抗”。到19世紀90年代,該公司已擴張成為少數幾個能支配肉類加工的企業之一。兩項事實 從正反兩面說明壟斷並不是發生企業購併的必要條件。

  錢德勒進而認為,如果企業規模的擴張不能使效率有所提高,那麼無論是已有的壟斷力量,還是追求壟斷的努力,都不能導致企業規模的持續擴張;相反,如果一個企業擴大規模可以帶來效率的提高,那麼,即使是強大的壟斷力量也無法阻止企業的擴張。

  壟斷的力量限制了更有效率的市場競爭機制作用的發揮,長期下去,反而造成壟斷企業本身缺乏效率。可口可樂前總裁在回答為何不通過兼併百事可樂以壟斷飲料市場時指出:保留一個強大的百事可樂更有利於提高可口可樂公司的經營效率。

  事實上,由於美國等發達國家信奉自由競爭市場的哲學思想,因而企業併購會受到反壟斷法的強硬約束。在併購產生過度集中現象時,常藉助法庭控訴和管制手段來 干預併購活動。但有的學者認為市場占有率的提高,並不代表規模經濟或協同效應的實現。只有通過橫向或縱向收購整合,使市場分額上升的同時又能實現規模經濟 或協同效應,這一假說才能成立。反之若市場占有率

的提高建立於不經濟的規模之上,則該項收購可能會帶來負效應。

增強市場勢力的來源[2]

  對金融機構而言,通過併購增強市場勢力主要源於以下幾種情況:

  一是需求下降、服務供給過剩,幾家金融機構合併,可以取得本產業合理化較有利的地位。

  二是國際金融競爭使國內市場遭受外資銀行強烈滲透和衝擊,本國幾家金融機構合併組成大銀行,可以對抗外來競爭。

  橫向併購、縱向併購和混合併購雖然作用機理不同,但都能達到擴大市場勢力的目的。橫向併購通過行業集中,減少了本行業中的銀行數量,使併購後的銀行對市場控制力得以增強,形成某種程度上的壟斷;縱向併購後的銀行業務範圍向縱深發展,形成一體化服務,可以使銀行利潤來源增加,市場影響擴大;混合併購則擴大了銀行的絕對規模、拓展了銀行的業務面及其利潤來源,使其擁有相對充足的財力與競爭對手進行競爭,達到獨占或壟斷某一業務領域的目的。基於此,市場勢力理論的核心觀點是:增大銀行規模將會增強銀行實力,大就是美,大則不倒。

  市場勢力理論實際上就是規模經濟理論在併購中的運用。按照規模經濟理論的解釋,企業規模越大,所可能耗費的單位成本越低,因此,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形下,應儘力擴大經營規模。更為重要的是,對於商業銀行

這種特殊形式的企業來說,其規模經濟效應更易形成,這是因為:

  第一,商業銀行經營的對象是貨幣,貨幣的“同質性”使銀行具有其他任何行業都無可比擬的廣闊市場。銀行規模越大,可能籌措的貨幣資金就越多,貸放貨幣資金的對象選擇就越廣泛,潛在收益也就越大。

  第二,經營的方式是借貸,經營規模越大,“產出”所消耗的單位成本下降速度越快。

  第三,商業銀行可以通過發放貸款等業務創造派生存款,銀行規模越大,越有可能達到銀行制度所創造的多倍存款的極限。總之,對於經營“同質服務”的商業銀行來說,規模越大,可能籌措的貨幣資金就越多、業務面越廣泛,相應地收益越高。這一點在1980年就已被英國經濟學家惠延頓證明過。

市場勢力理論的評價

  傳統的市場勢力理論認為企業併購的動機源於對企業經營環境的控制,併購降低了市場中企業數量,提高了市場集中度,便於剩餘企業進行串謀,操縱市場價格,從而獲得超額壟斷利潤。

  近些年,許多學者對這種傳統理論提出了置疑,認為市場集中度提高往往是激烈競爭、優勝劣汰的結果,而且在實際競爭中,企業串謀幾乎不可能實現。他們指出市場一方競爭者的併購擴張行為將迫使其他企業進行併購重組,同時,先發企業往往有很強的動機加快併購步伐,即具有繼續併購的動機

。引起企業之間的併購重組大戰。而且這種併購有助於提高市場(特別是信息產品市場)的標準化程度,實現企業間的資源互補。

參考文獻

  1. ↑ 張秋生 王東.第二章 企業兼併收購的理論解釋.《企業兼併與收購》
  2. ↑ 吳韡(wěi).第二章 銀行併購的理論分析.《銀行併購與中國銀行業發展》5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