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德豐傑風險投資公司

美国企业 9547 171

德丰杰风险投资公司(Draper Fisher Jurvetson,DFJ)
德豐傑風險投資公司(Draper Fisher Jurvetson,DFJ)世界互聯網領域最著名的風險投資商之一

德豐傑官方網站網址:http://www.djf.com/

德豐傑風險投資公司簡介

  德豐傑是唯一一家通過聯合基金網路進行全球投資的風險投資公司,在全球30多個城市設有辦事處,並擁有超過35億美元的投資資金。德豐傑的宗旨是在全球範圍內搜尋具有傑出才能並試圖改變世界的企業家,並向其提供資金和服務。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德豐傑已經成功地對眾多領域近300 家公司進行了投資,包括Hotmail(後被微軟公司收購)、Skype(後被EBAY收購)、United Online(UNTD)、Overture(後被雅虎公司收購)、Interwoven(IWOV)、411(後被雅虎公司收購)、arametric(PMTC)以及Digidesign(後被AVID收購)。近幾年在中國則有百度,分眾傳媒,空中網,龍旗等知名的成功投資。在這些投資中,尤其是Skype以41億美元的天價出售給eBay,百度納斯達克上市,獲得超過50倍的高額回報,而至今被奉為投資界的經典之作。

  德豐傑龍脈中國基金由德豐傑和龍脈投資合資組建於2006年,規模一億美元。該基金

是全球著名風險投資公司德豐傑在中國境內的唯一姊妹基金。主要投資於早期的初創項目。龍脈投資在1999年成立於矽谷。龍脈的兩位創辦人趙光鬥與陸景鍇先生成功地在2000年成立了龍脈的第一基金,該基金旗下八家公司有兩家已經高價被美國上市的公司收購(分別是OSA Tech被Avocent收購、Mobile365被Sybase收購),另外還有一家公司凌訊,不久前拿到中國國家數字電視的標準,併在最近的一輪融資中獲得Intel Capital為首的四千萬美元的註資。

百度背後的德豐傑

  誰能夠經受住波谷的考驗,誰就更有可能在下一個波峰到來之時傲視群雄。

  2000年前互聯網潮起,大批國際VC像趕集一樣來到中國。2000年後,這些 VC中的很多人就像泡沫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德豐傑(Draper Fisher Jurvetson,簡稱DFJ)成為留下來繼續堅守中國市場的少數派。又是5年,當大批國際頂級VC再次踏上中國土地的時候,德豐傑已經迎來了收穫季節。

  百度為綱

  "衡量一個創業投資家是否成功,主要是看他給投資人帶來的回報:投入多少資金,賺回了多少錢。這就是創業投資家成功的標準。"在創業投資界流行著一種有關合格的創業投資企業的標準說法:每投資十家公司中,虧損的只能允許有兩三家,兩三家會賺一些錢,兩三家會有三四倍的回報,還有一兩家會帶來非常大的高額回報。

  雖然距離1999年正式成立還不到7年的時間,但是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至少在中國已經超越了創投行業的"通用標準"。截至目前,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在中國投資的9家企業當中,空中網、分眾傳媒、百度、龍旗通信等4家企業已經分別成功登陸納斯達克或者新加坡交易所,為德豐傑獲取高額回報提供了退出通道。

  "我們手中持有的百度股票,還一張都沒有賣。"百度的投資人、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董事符績勛在剛剛參加完百度董事會後的一個下午如此表示。事實上,在百度上市之前,德豐傑還從百度創始人徐勇手中購買了部分股票。除了看好百度的未來發展,德豐傑敢於如此出手的原因還在於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獨特的期限結構。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成立之初設定的存續期為10年,必要的情況下,存續期滿之後還可以連續進行兩次期限分別為2年的展期。相比一般基金7年~13年的存續期,這種最長可達14年(10+2+2)的期限結構為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在美國之外專註於投資早期項目提供了相當優越的空間。

  另一方面儘管未來的發展還會有變數,但是僅就目前取得的成功而言,百度就足以讓德豐傑等投資者打破在中國投資的怪圈:在中國通常需要70%甚至80%的項目取得成功才能夠彌補20%~30%虧損項目帶來的損失。這一點剛好和美國相反。雖然比Peninsula Capital、Integrity Partners 等第一輪投資者的200倍至300倍回報要遜色不少,但是作為百度最大機構投資者

的德豐傑還是獲得了接近50倍的回報(按2005年10月26日收盤價計算)。

  不僅如此,德豐傑僅僅憑藉投資百度而獲得的股票市值就足以收回其在全球的全部投資成本。"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在全球60多家創業企業當中的投資已經超過了4億美元。" 符績勛透露。

  點播中國

  1999年,互聯網泡沫高潮時期,Asad Jamal和美國著名VC德豐傑等合作共同募集成立了規模達6.5億美元的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Draper Fisher Jurvetson ePlanet Ventures,簡稱DFJ ePlanet Ventures),來自歐洲、美國和亞洲的投資者各自承諾了1/3的基金份額。

  雖然錢來得比較容易,但是Asad Jamal和他的同事符績勛等人並沒有因此就花起錢來大手大腳。和人們印象不同的是,儘管DFJ ePlanet Ventures作為德豐傑的第一支全球性基金在投資地域上並沒有嚴格的限制,當時總部設在上海的億唐雖然是德豐傑在中國投資的第一個項目,卻並不是通過 DFJ ePlanet Ventures投資的。

  2000年互聯網泡沫的破滅客觀上使得包括德豐傑在內的VC變得謹慎起來,但卻沒能阻擋德豐傑探路中國的步伐。

  2000年4、5月份的時候,DFJ中的"F"即創始合伙人John H. N. Fisher通過Scott Walchek瞭解到此時還處在網路熱潮當中的中國有一間名為"百度" 的創業企業,並且很快對這家專註於搜索技術的公司有了興趣。Scott Walchek是百度早期投資者Integrity Partners的創始人,先前曾經創建了一家專註 Shopping Search(購物搜索)的B2B企業。這家企業在創建過程當中就曾經得到過DFJ的投資(後被INKTOMI收購)。

  但是由於當時DFJ ePlanet Ventures在新加坡的董事Finian Tan 以及在中國香港的董事David Williams都不會講中文,因此對百度進行審慎調查(Due delligence)的工作就主要由剛剛離開新加坡國家科技局而加入DFJ ePlanet Ventures不久的符績勛來完成。

  "那段時間,我們大都是在晚上去實地考察百度。"當時在DFJ ePlanet Ventures擔任Senior Associate的符績勛回憶到,"透過百度公司窗戶的燈光,我們看到了這家中國企業身上閃現著矽谷式的創業精神

。"投資談判過程進行的相當順利,到了 2000年9月份的時候,DFJ ePlanet Ventures就聯合IDG以及第一輪的投資者Integrity Partners和Peninsula Capital一起向當時剛剛成立9個月還只有十幾個人的百度投資了1000萬美元(DFJ大約占其中的75%)。儘管通過此次投資,DFJ順利成為了百度的單一最大股東,但是DFJ仍然只擁有百度的少數股權。

  "我們當時主要考察了百度的3個方面:人、技術、市場。"儘管當時美國已經有了一些著名的搜索引擎公司,比如INKTOMI、INFOSEEK等,並且這些公司為DFJ投資百度提供了價值參照系,但是符績勛透露DFJ之所以如此迅速地投資百度,主要是看好百度的兩位創始人以及他們達到的技術水平(百度在4個半月內,比原來預計的6個月提前1個半月就做出了當時全球領先的中文搜索引擎)。儘管DFJ決定投資百度的時候,已經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INKTOMI的股票市值達到了130億美元,而AKAMAI的市值也超過了120億美元,但符績勛表示,"坦率地來說,在如何實現巨大的潛在市場價值方面,我們當時是冒了很大風險的。"

  作為第二輪投資的另一方,IDG

最後下決心投資百度也不是因為李彥巨集讓他們認識到"搜索在中國巨大的前途",而是他們發現這個30歲出頭的年輕人,一直在滔滔不絕的不是自己如何厲害,而是怎麼去找"比自己強"的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怎樣組建最好的團隊。

  "在開始創業的時候,我們希望將來能夠找到一位'能人'擔任首席執行官,所以那時我在公司的職務是總裁。"李彥巨集說。

  看準人是一個方面,在優秀創業者資源相當稀缺的中國,能否贏得創業者的青睞則考驗著VC們的系統能力。2000年前後,和大多數進入中國的VC一樣,德豐傑負責中國市場的團隊並沒有最終的投資決策權。因此如何把中國故事尤其是沒有美國底版的中國故事講給自己遠在美國的投資決策委員會聽,就是這些VC中國團隊必須練就的一門功課。

  2002年7、8月,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資深副總裁兼中國首席代表張帆剛剛上任不到1年就遇到了這樣的挑戰。當時二次創業的周雲帆和楊寧一共已經接觸了大約40家左右的國際VC,其中一家已經答應按照周雲帆和楊寧給出的600萬美估值(投資前)向成立不到半年的空中網投資300萬美元,這個時候張帆代表德豐傑加入了進來。

  張帆從美國帶回來的德豐傑合伙人的答覆卻是:按照400萬美元的估值可以投資200萬美元。但是對於曾經成功創建ChinaRen的周楊二人來說,"Money is Money",他們並不認為德豐傑的品牌能給空中網帶來多大的價值。

  於是在部分投資者由於三大門戶等在簡訊方面都做得很不錯而不大看好新出世的空中網的情況下,張帆再次跑到美國總部成功說服了德豐傑合伙人,使得德豐傑最終按照周雲帆和楊寧的600萬美元估值聯合ChinaAssets(100多萬美元)、中國香港的一家房地產公司以及矽谷的一支小型創業投資基金等財務投資者在2002年9月總共向空中網投入了300萬美元。其中來自德豐傑的投資為 80萬美元,遠遠低於他們在通常情況下的投資額度,但目前德豐傑對空中網的投資回報超過了30倍。

  德豐傑能夠投資空中網,除了張帆的堅持以外,張帆和空中網創始人周雲帆和楊寧之間的斯坦福校友關係無疑也發揮了微妙的作用。

  主角還是配角

  德豐傑在美國以投資互聯網領域的早期公司聞名。為了錯開內部競爭,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在美國以投資擴張期的企業為主;而德豐傑全球創業投資基金在亞洲和歐洲市場仍然以早期項目投資。在中國,德豐傑投資的對象主要包括無線通信、互聯網、半導體、寬頻等領域。

  對於德豐傑等美國VC而言,中國市場和美國市場更大的不同在於,中國企業是由創業者主導的。這就意味即使VC們選對了市場,但是看錯了人,"也很難像在美國一樣通過從外部聘請CEO把創業者從核心管理崗位換下來的方式"使企業有很大起色。

  雖然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可能包括創業者的市場敏感性、職業經理人隊伍的不成熟以及契約制度的不完善等,但是由此形成的創業投資市場游戲規則卻是基本一致的:核心創業者"容許甚至歡迎" VC幫助企業制定戰略、調整管理團隊、開拓市場,"卻很難容忍把自己換掉。"至少在現階段"創業者是企業發展的主角,投資者在很大程度上只能充當配角。" 一個不難觀察到的事實是,中國得到創業投資支持並且取得了成功的企業絕大部分都是屬於創始人直接主導型的,或許為這種說法提供了某種註腳。

  "我們主要是從各個層面幫助創業者制定並且執行正確的戰略來推動創業企業發展的。"作為投資方DFJ的主要代表,百度公司董事符績勛表示,"我們一直在和Robin(李彥巨集的英文名)等人探討百度的商業模式。"儘管百度曾經一度占據著國內搜索技術服務市場80%的份額,但是經過2000年下半年、2001年的網路低潮之後,國內能夠付得起價錢的網站也就只剩下新浪、搜狐等少數幾家大型門戶了。"而且,在服務的範圍、方式以及收入分成等方面,百度還不可避免地會受到這些門戶網站的制約。"在經歷了一系列的小規模嘗試之後,2001年 10月百度決定借鑒Overture公司(同樣也得到過DFJ的投資,2003年雅虎以16.3億美元收購了Overture)的經驗將競價排名作為自己的主要盈利模式。 "在選定了新的業務方向之後,我們就放手讓Robin和Eric(百度另一創始人徐勇的英文名)去做了。"DFJ的創始合伙人Timothy C. Draper(代表DFJ投資給Overture)還曾經親自到中國來向百度介紹Overture的做法和經驗。

  同時DFJ ePlanet Ventures還積極推動投資組合之間產生協同效應:周雲帆、楊寧等創建的ChinaRen(後被搜狐收購)不但是百度的早期客戶,而且在周雲帆、楊寧離開搜狐再次創建空中網時,具有共同投資人的雙方又再度攜手。更早的時候,矽谷動力和百度的共同投資人Peninsula Capital還曾經促進雙方合作推出"動力引擎"。

  "矽谷動力當時的CEO盧建的做法使我們的產品被市場所認可。現在他自己做的醫療方面的網站還在競價排名方面與百度合作。"李彥巨集表示。美國調查機構Alexa 2003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到了2003年年底,百度已經確立了自己在中國搜索引擎市場的絕對領導地位,並且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獨立搜索引擎商。

  百度在上市過程中對於管理團隊的調整更加能夠體現出DFJ ePlanet Ventures的資本面孔。在符績勛和李彥巨集(兩者合計代表或者擁有百度的股份超過了50%)商議並經董事會確定調整方案之後,百度開始按照美國資本市場的口味和要求強化百度的職能部門以便為登陸納斯達克和企業的長遠發展鋪平道路。"通過獵頭公司的幫助,我們找來了PWC(普華永道)最年輕的合伙人王湛生擔任百度的CFO;同時經過幾年的內部培養,朱洪波也正式擔綱首席運營官;為創建百度發揮了關鍵性作用的創始人徐勇則出任首席策略官"。2004年年初,百度董事會也已經正式將李彥巨集的職務由"總裁"升到了"首席執行官"。

  上市≠成功退出

  從融資開始,經過投資、管理直到通過上市等方式實現退出,基本上就代表了一隻創業投資基金走過了一個完整的周期。"上市並一定就意味著成功的退出。"雖然百度的成功上市為投資者的全身而退提供了通道,但是DFJ大約還有8年左右的時間可以用來選擇退出的時機。百度上市之初高達2000多倍的市盈率預示著其過高的股價當中或多或少隱藏著泡沫的成分,因此DFJ等投資人現在面臨的挑戰就是如何幫助百度填平泡沫。更新的挑戰則來自於Google等搜索巨頭在延緩了2年之後對於中國市場的大舉進攻。

  但是對於Google而言,中國只是其全球市場中的一部分,並且中文也只是其推出的100多種語言頁面搜索的一種;相反對於百度至少就目前階段而言,中文搜索就是其全部身家所系。除了語言文化、對中國市場理解上等的不同以外,符績勛對於百度的信心更多的來自於兩家公司在中國市場上主導者的角色上的差異。"中國市場上存在的諸多不確定性要求創業者敢於主動承擔風險,而職業經理人通常的作風則是在儘可能小的風險範圍內去完成份內的事情。"

  百度目前正在積極研究制定對策以應付來自各方面的挑戰。日前百度聯合華友世紀宣佈,以網路和手機作為唯一發行渠道,正式對外發佈陳好的最新單曲《我在世界這頭》。這種模式試圖將唱片公司、互聯網、運營商、SP等數字音樂產業鏈的各個環節整合在一起,這將有可能幫助百度擺脫在MP3搜索上的尷尬境地。

  百度多少有些過高的股價在一定程度上和在美國擁有像Google這樣不可替代的參照物有關;與之相反,DFJ在中國投資的另一家企業-空中網在公開資本市場上卻面臨著和私募資本市場上類似的遭遇。一方面,空中網需要時間讓美國投資者逐漸理解中國特色的SP模式;另一方面,空中網也需要在擁有眾多Players(玩家)的SP市場鞏固自身的競爭優勢以向投資者證明自己具有持續的投資價值。從目前的股價表現來看,空中網朝著這個目標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誰來接盤

  就在空中網股價節節攀升之際,空中網對外宣佈張帆不再擔任其公司董事一職,背後的原因則是因為張帆選擇離開DFJ轉投來自矽谷的另一家著名創投Sequoia, Sequoia曾經和KPCB一道投資了百度的主要競爭對手Google。

  雖然這隻是2005年來中國VC圈中人士變動頻繁的又一例證,不過有跡象表明繼設立上海辦事處之後,DFJ在中國的戰略正在調整當中,那麼剩下的惟一懸念或許會是誰來為DFJ在中國接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