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旅游價值

9547 171

旅游價值(Tourism Value)

目錄

  • 1 什麼是旅游價值
  • 2 旅游價值的特點[2]
  • 3 旅游價值與旅游的區別與聯繫[2]
  • 4 參考文獻

什麼是旅游價值

  旅游價值是指一種旅游資源吸引力的大小,是以它適合從事某種活動的程度為衡量標準的。[1]

旅游價值的特點[2]

  旅游價值與其他價值有許多共同之處,為了進一步闡述旅游價值內涵,姑且把從不同角度審視到的旅游價值的表現稱作“特點”來敘述。

  旅游價值具有層次性、客觀性、倫理性與共同性等特點。

  1.旅游價值的層次性

  人們普遍認為旅游價值有經濟價值、審美價值、社會價值、政治價值、文化價值、科普(或科研)價值、生態價值等等。應該認為,旅游價值是有層次性的,其核心是審美價值。其他價值形式是由審美價值而派生的基本價值。旅游價值是以審美價值為核心的一個價值群體,人們在言及“旅游價值”時,可能是指旅游價值的整體,也可能是指其一部分。

  旅游的審美價值,可以描述為人們對存在於旅游客體之中、給旅游主體精神上愉悅或倫理上贊賞的普遍的一般的品質對於旅游主體的意義及需要的滿足。正是由於旅游具有審美價值,它才能作為吸引旅游者的商品進入市場產生其經濟價值;也由於其審美價值,才能吸引成規模的旅游主體(含旅游者

和旅游經營者)的加入和流動,使這種活動成為具有現代意義的旅游而產生社會價值、科普價值、政治價值、生態價值,並且由此引起文化的碰撞與交融,實現其文化價值。

  國家旅游局人事勞動教育司指定教材《旅游概論》中把旅游按出游的動機和目的分為:觀光旅游、度假旅游、商務旅游、會議旅游、探親訪友、宗教旅游、特種旅游。把旅游者劃分為“消遣、休閑型旅游者”、“公務、差旅型旅游者”、“家庭和個人事務型旅游者”,“特種旅游者”。參加商務旅游、會議旅游、探親訪友、宗教旅游的人應列入“公務、差旅型旅游者”或“家庭和個人事務型旅游者”之中,其實他們的所謂“旅游”並不是單純的旅游,而是旅游和事務的結合。其中旅游的部分是為了獲得精神上愉悅或倫理上贊賞。事務部分是旅游的附帶抑或事務部分附帶著旅游。“消遣、休閑旅游者”或“特種旅游者”是為了體驗旅游生活和過程中的舒適、安逸抑或艱險,刺激、神奇給人帶來的精神上的美感。由此,不管哪一種旅游者參與哪一種旅游,其真正的旅游部分都以追求旅游的審美價值為核心。由此,旅游者獲得審美體驗,旅游經營者獲得經濟回報,社會則獲得經濟發展、社會平衡、文化交流、生態保護甚至國家的政權穩定。

  2.旅游價值的客觀性

  旅游價值是多方面組合的一個整體,對其認識是具有科學性和體驗性的,並且是一個不斷展開的歷史性的過程,在不同的社會歷史背景下,不同社會群體和不同的人往往只關心或只看到旅游價值的不同方面,或者旅游價值的某一方面比較能凸現在人們面前。在一定的社會歷史條件下,不管人們有沒有認識到,旅游價值的某些方面都是客觀存在的,其中永恆存在的最容易被人們認識的是其審美價值。遠自傳說中的周穆王西游,以至李太白夢游天姥,徐霞客雲游天下,都是因為他們所游的目的地具有使其獲得精神上愉悅的價值。因而可以說,旅游價值的核心層——審美價值是具有客觀性的。

  旅游價值應該存在“價值域”,即旅游價值發揮作用的區域或“領域”。人類所說的“價值”,最大的“價值域”往往主要在人類社會範圍內。人們不一定能在對整個地球生物圈所起的作用的意義上來評價人類所說的所有的“價值”,更不容易在對太陽系乃至宇宙的作用的意義上來評價人類所說的“價值”。旅游價值,最大的“價值域”也主要在於人類世界。很多的“價值”,其“價值域”小於此範圍。應當說,這也是“價值”的相對性。旅游所投射的價值域至少是以旅游主體所涉及的範圍為低限的。價值域過小,將不被社會認同。沒有認同的價值,可能是無意義的價值,或是被否定乃至“封殺”的價值。正是由於價值域的存在,旅游價值的客觀性有時才為人們所忽略。

  3.旅游價值的倫理性與共同性

  人們在評價旅游價值時總是依照已有的倫理標準去衡量取捨,使得旅游價值帶有鮮明的倫理色彩,而且,這些倫理色彩滲透於所有的旅游價值中,使一定的時空範圍內的人們在評價旅游價值時有著比較相同的看法。旅游價值的客體是旅游資源(包括人文旅游資源和自然旅游資源)與旅游活動本身,人文旅游資源和旅游活動本身的倫理性是顯而易見的,而自然旅游資源也往往被人們賦予倫理意義。孔子曰:仁者樂山,智者樂水。老子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他們已經賦予山水與天地一定的倫理意義。思想家所奠定的民族思想體系普遍滲透於中國人評價旅游審美價值中。陶淵明的詩曰:“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荀中郎登北固望海雲:“雖未睹三山,便自使人有凌雲意。”桓溫北徵,經金城,見前為琅琊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攀條執枝,泫然流淚。中國人在幾乎所有的審美活動中都用自己的情感、倫理價值觀去感知、審視和評價其耳聞目睹的一切。而情感與倫理價值觀則已由思想家奠定,什麼情景產生哪些種類的情感,歷史積澱下來的景觀往往令人睹物思人、臨風懷古,涌現某種特定的情感或思想。由此,反映於人們頭腦之中的旅游必然是經過人腦過濾、修正過後的映像,而不是完全的客觀的旅游。

  李澤厚先生曾經把中國人的智慧內涵歸結為“血緣根基”、“實用理性”,“樂感文化”、“天人合一”四點。也就是說中國人基本達成如此的共識。中國人作為一個民族群體普遍習慣於用某種基本相同的帶有強烈特定倫理色彩的審美模式去審視和評價旅游。因而可以說,旅游價值是具有倫理性和共同性的。

  旅游學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存在,其基礎理論仍是薄弱的,甚至許多的概念仍在探索階段,然而許多旅游學者的精力投入旅游規劃的熱潮中,旅游應用工作和應用研究缺乏基礎理論的支持,也造成旅游教育落後與旅游行業蓬勃發展不相協調。筆者提出“旅游價值”概念的界定問題,撰成本文,希望拋磚引玉,與同仁共同夯實旅游基礎理論。

旅游價值與旅游的區別與聯繫[2]

  人們談論旅游價值時或許不可避免地與旅游的作用、功能相並舉,有時交叉使用、混淆使用,但旅游價值與旅游的作用、旅游的功能是有明顯區別和密切關係的。

  旅游價值與旅游的作用的區別表現在:①旅游價值包含著相當大的主觀性,而旅游的作用則是客觀的甚至很少具有主觀的成分。旅游價值是以旅游主體的標準來衡量現實中旅游的作用對於主體的意義,因而帶有強烈的主觀色彩。旅游價值包含著基於旅游的作用狀況而做出的評價。②應然性是旅游價值的基本屬性,旅游的作用則更多的具有實然性。③旅游價值是積極的,而旅游的作用則可能包括消極的方面。《莊子》內篇曰:“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這裡的“有用”、“無用”可以理解為作用,“用”可以理解為價值。也就是說旅游價值是具有有益性的。人們在評價旅游價值時,從旅游的作用中剔除了消極的成分。旅游的作用是人們提取旅游價值的原料,它不一定都具有積極意義。例如敖榮軍、龔勝生老師的《旅游業的外部不經濟性及其內化研究》一文提及旅游的諸多負面影響。

  旅游價值與旅游的作用的關係是旅游價值潛藏在旅游作用的各種積極表現的背後,旅游的積極作用實現著旅游價值。這是旅游價值潛在性的表現。國家旅游局的教材《旅游概論》中關於“旅游的影響”一節詳細地談論旅游的作用,如:增加目的地國的外匯收入,旅游在經濟方面的另一作用表現在可以帶動和促進很多其他經濟部門或行業的發展。這些都是指旅游的作用,它們是旅游在現實中體現著旅游價值的一個方面,即經濟價值。人們從這些旅游的作用的表現中認識到旅游價值的存在。

  旅游價值與旅游的功能都具有應然性、有益性的特點。但是,旅游價值的應然性是從旅游主體的終極意義上提的,旅游主體是旅游價值的最終裁判者。而旅游的功能則是更多的基於旅游的社會地位而對其應然效應的描述,旅游的功能是人們對旅游應有的有益性的概述、描述、總結,它更多的與旅游的社會應然性相聯繫。而本文所指的“旅游價值”的主體己涵蓋旅游者、旅游經營者及社會,因而應該說,旅游的功能是旅游價值內涵的一個部分。

參考文獻

  1. ↑ 邢淑清,戴衛東.中國旅游地理.電子工業出版社,2008.1
  2. 2.0 2.1 現代教育理論與實踐指導全書.中國文聯出版社,2005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