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最低資本

9547 171

監管資本 (Regulatory Capital),又稱最低資本(Minimum capital)

什麼是監管資本

  監管資本指監管當局規定銀行必須持有的資本。監管當局一般是規定銀行必須持有的最低資本量,所以監管資本又稱最低資本(minimum capital)。最低資本是監管當局的規定,所以必須是明確和可以實施的。計算方法應當事先確定。對不同銀行的最低資本可以進行橫向和縱向比較。由於最低資本的計算方法比較簡單,所以一般公眾也可以掌握最低資本的規定和計算方法。最低資本是最好銀行的資本標準,其他銀行應當持有更高的資本。

資本監管的重要性

  ①資本監管是審慎銀行監管的核心。

  ②資本監管是提升銀行體系穩定性、維護銀行業公平競爭的重要手段。

  ③資本監管是促使商業銀行可持續發展的有效監管手段。

商業銀行監管資本和經濟資本在績效評估中的比較

  一、商業銀行績效評估的發展趨勢

  (一)傳統的商業銀行績效評估

  20世紀90年代以前,中國銀行績效評估還屬於一項相對簡單的活動。商業銀行以存貸款及資產增長速度作為判斷銀行實力的重要標準,主要關心業務發展規模和收益水平,強調以業務擴張帶動資本擴張

,商業銀行所奉行的戰略基本上可以定性為“增量戰略”、“速度情結”和“擴張規模”。在這種發展戰略指導下,商業銀行的資本問題越來越突出,對銀行的制約作用也越來越顯著。商業銀行本身是一種駕馭風險並獲取風險收益的金融企業,通過對以信用風險、市場風險和操作風險等的合理承擔、分解、組合和轉化,提供市場上不同客戶所需要的不同風險層次和風險偏好的金融產品和服務。真正運作良好的銀行,應該是能夠長期堅持較好資本收益率和風險控制能力、持續發展能力和均衡發展能力較強的銀行。

  (二)以資本為基礎的現代商業銀行績效評估

  20世紀90年代以來,基於信用風險和其他風險的內部模型極大地提高了銀行計算風險損失的精度,並通過風險損失映射資本承擔,國際銀行業實現了資本管理從監管資本到經濟資本的飛躍。經濟資本管理將是未來銀行風險和價值管理的核心,實行經濟資本管理,建立以經濟資本為中心的績效評價系統成為促進中國商業銀行改革和發展的必然要求。

  二、基於RAROC的績效評估模型

  在商業銀行中,傳統上績效評估使用的是會計數據,如資產收益率(Returnon Asset,簡稱ROA)或者權益收益率(Return on Equity

,簡稱ROE)。但在金融領域,如果沒有用風險表示支付價格就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績效評估。因此,只有將風險一收益相結合的績效評估才有意義。在現代銀行績效度量的發展中,風險調整的績效評估模型(Risk-adjusted Performance Measurement,簡稱RAPM)得到快速發展和廣泛應用。風險調整的績效評估模型是基於經濟資本(CaR)的。由於CaR是以單個數值度量各種類型的風險,所以把CaR作為風險調節收益的基礎。RAROC即風險調整的資本收益率是當前國際先進銀行最常用、最信賴的一個測評指標,該指標充分考慮了風險對商業銀行的巨大影響,其計算公式為:

  RAROC=(收入-支出-預期損失)/非預期損失=(凈收益-預期損失)經濟資本

  目前,RAROC已在國際先進銀行中得到了廣泛運用,在其內部各個層面的經營管理活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在單筆業務處理上,RAROC可衡量一筆業務的風險與收益是否匹配,為銀行決定是否開展該筆業務以及如何進行定價提供依據。在資產組合方面,銀行在考慮單筆業務的風險和資產組合效應之後,可依據 RAROC衡量資產組合的風險與收益是否匹配,通過RAROC模型驗證對呈現不利變化趨勢的資產組合進行及時處理。在銀行總體層面上,RAROC可用於目標設定、業務決策、資本配置

和績效考核等。高級管理層在確定銀行能承擔的總體風險水平即風險偏好之後,計算銀行需要的總體經濟資本,以此評價自身的資本充足狀況;並將經濟資本在各類風險、各個業務部門和各類業務之間進行分配,即進行資本配置,以有效控制銀行的總體風險,並通過分配經濟資本優化資源配置;同時,將股東回報要求轉化為對全行、各業務部門和各個業務線的經營目標用於績效考核,使銀行實現在可承受風險水平之下的收益最大化,並最終實現股東價值的最大化。

  三、監管資本與經濟資本績效評估的比較分析

  度量資本收益是進行績效評估的關鍵,合適的度量模型能夠準確地測度銀行資產的經營業績,幫助銀行調整業務結構,實現銀行利潤最大化。目前在銀行績效評估體系中,有兩種常用的資本收益度量模型,一種是基於監管資本,一種是基於經濟資本。通過實證分析建立監管資本和經濟資本的績效評估度量模型。

  假設銀行資產組合P由三筆貸款組成,分別表示為A、B、C。這三筆貸款的基本信息均是已知的,具體如表1所示。假設這三筆貸款資產的違約相關係數pij是已知的(如表2),在該已知條件下,根據巴塞爾協議中的標準法和經濟資本計量模型(違約模式)分別計算該資產組合的監管資本和經濟資本以及兩者的收益率併進行比較。

Image:表123.jpg

  (一)監管資本的計量

  每一筆貸款所應該分配的最低監管資本是基於最低資本充足率來計算的。首先確定該筆貸款在新資本協議中所屬的類別及信用評級,確定出該筆貸款在巴塞爾協議中對應的風險權重RW;然後乘以該筆貸款的風險敞口EAD,即可以計算得到該筆貸款的風險資產數額RA;再乘以8%的最低資本充足率,即得到該筆貸款應該占有的最低監管資本RC。具體計算公式如下:

  RA=EAD×RW (1)

  RC=RA×8% (2)

  新巴塞爾協議標準法計量加權風險資產時對各類信貸資產的風險權重作了明確的規定。表3、表4是新協議中對銀行貸款和公司貸款兩種信貸資產按照信用評級所規定的風險權重。

  根據表3和表4中信用評級所對應的風險權重,運用公式(1)和(2),即可計算得到A、B、C三筆貸款的監管資本,結果如表5所示:

  Image:根据新巴塞尔协议计算的监管资本.jpg

  (三)監管資本和經濟資本收益率的計算

  在上述監管資本和經濟資本的基礎上,利用下麵的公式即可以得到兩者的收益率:

  監管資本收益率=凈利潤/監管資本 經濟資本的收益率=RAROC=(凈利潤—預期損失)/經濟資本

Image:监管资本与经济资本效益的比较.jpg

  表7是利用上述模型和各個參數計算得出的監管資本和經濟資本收益率。表7中三個資產的監管資本收益率都為正值,且絕對值都很大,說明資產組合的監管資本收益率也為正值,表明該資產組合及組合中的每個資產的資本收益率都很高,貸款資產能夠為銀行帶來收益。但資產及資產組合的RAROC值卻不如監管資本收益率表現得那麼好。表7顯示資產A和B的RAROC值分別為8.29%、7.34%,均為正值,而資產C及資產組合P的整體RAROC值分別為-12.09%、-2.80%,均為負值。如果設定銀 行資本的最低收益率為6%,則上述數據表明,資產A和資產B均能為銀行創造價值,帶來價值增值

;而資產C則會減損銀行的整體價值;資產組合P也無法為銀行帶來價值增值。如果設定銀行資本的最低收益率為15%,則所有資產及組合P均無法給銀行創造價值,反而會縮減銀行股東價值。

  (四)監管資本和經濟資本收益率的比較分析

  進一步分析監管資本收益率與基於經濟資本的RAROC,兩者在度量銀行資產業務績效方面存在著較大的差別。監管資本收益率高的資產,其RAROC值可能會很低,或者是負值。究其原因,主要有兩點。

  1.RAROC考慮了資產的預期損失。監管資本收益率直接用凈利潤除以監管資本,而沒有考慮資產的預期損失。實際上,儘管單個貸款資產到期時僅有兩種狀況:按時還本付息或者違約,不存在預期損失的發生;但多筆貸款資產組合在統計意義上是有一個預期違約率的概念,即貸款資產組合在某個時點的違約額除以該時點到期的貸款總額。因此,銀行貸款資產作為一個整體組合來說,每筆貸款應該分攤該組合的部分預期損失。RAROC值則在銀行凈利潤的基礎上扣除每筆貸款所應該分攤的預期損失,得到該筆貸款所帶來的預期收益,以更好地反映貸款給銀行帶來的價值。

  2.RAROC中的經濟資本更靈敏更準確地測度了資產風險。監管資本的計算僅僅考慮了每筆貸款資產的信用評級及其對應的風險權重,按照巴塞爾協議

規定,風險權重僅有5個~6個取值,這並不能準確地反映不同資產的各種不同風險屬性。因此從本質上講,監管資本不具有風險敏感性,即無法準確度量每個資產的實際風險大小。而RAROC模型中的經濟資本卻很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它不僅考慮了每筆資產的違約概率、違約損失率,而且通過測算資產之間的相關性考慮了資產風險分散效應,並且把這種效應分散到各個資產,以成分經濟資本的概念測度了每筆資產在組合中的風險貢獻。

  綜上所述,RAROC模型與監管資本收益率相比,綜合考慮了每筆貸款資產的風險和收益的平衡,具體表現在:RAROC模型的分子在計算收益中剔除了預期損失風險;在分母計算中,採用經濟資本更精確地度量了其非預期損失及為了緩衝該非預期損失而需要準備的資本數額。所以,從理論上和實際計算公式來看,RAROC模型能夠更好的度量銀行資產收益和風險的平衡。

  四、結語

  目前國內四大國有商業銀行已經嘗試建立以經濟資本回報率為核心的績效評估系統。建設銀行經濟資本計量範圍涵蓋信用風險、市場風險、操作風險和資本性占用四個方面,其信用風險資本分配採用增量配置法,經濟資本分配和計量結果是以經濟增加值為核心的績效評價體系和激勵約束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銀行 2004年引入了經濟資本的概念,對各分行經濟資本計量對象僅涵蓋信用風險,經濟資本管理已經納入了信貸管理流程;中國農業銀行在2005年已經制定並下發了《中國農業銀行經濟資本管理暫行辦法》,以此加大業務調整力度;工商銀行也在研究向業務單元分配經濟資本方法。而股份制商業銀行中,以招商銀行、光大銀行為代表的部分股份制銀行也開始意識到轉變傳統的戰略管理手段的必要性,試圖建立經濟資本管理體系。但是國內銀行現有的內部評級體系和風險管理系統無法提供真正意義上的經濟資本數據,選擇使用監管資本替代經濟資本是商業銀行過渡期的現實選擇。從中國銀行業的實踐看,建立和實施監管資本配置機制,能夠促使商業銀行強化資本約束理念控制風險總量、促進結構調整和激勵價值創造。銀監會鼓勵商業銀行積極探索資本管理模式,推動商業銀行建立並不斷改進監管資本配置體系,進而向經濟資本管理過渡,建立以RAROC為中心的績效評價系統,逐步提高商業銀行風險管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