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江澤民

9547 171

江泽民
放大
江澤民

目錄

  • 1 江澤民的簡介
  • 2 江澤民的生平
  • 3 江澤民的主要理論和創新觀
    • 3.1 江澤民的主要理論
    • 3.2 江澤民的理論創新觀[1]
  • 4 江澤民的評價
  • 5 參考文獻

江澤民的簡介

  江澤民(1926.08.17—),男,漢族,江蘇揚州人。上海交通大學電機系畢業。黨和國家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曾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2000年,江澤民提出“三個代表”重要思想,集中概括了黨和國家全部理論活動、實踐活動,包括一切工作的根本方向、根本準則、根本依據,成為指引黨和國家新世紀偉大進軍的行動指南。

江澤民的生平

  江澤民1926年8月出生在位於中國長江下游的歷史文化名城揚州的一個書香門第。家學淵源的文化背景,使他得以博覽中外文學名著,打下了深厚的文學根底,但他最終還是選擇了中國的一所名牌工科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攻讀電機工程專業。對他後來走上職業革命家道路產生重大影響的,是他的叔父也是養父江上青。這位曾在中國皖東北和淮北領導一支地方抗日武裝的中共黨員,於1939年在一場戰鬥中為國捐軀。

  江澤民1947年從上海交大畢業。在大學期間他就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反對蔣介石獨裁統治的學生運動,並於194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新中國成立後,江澤民在上海當過副工程師、車間主任、副廠長。1955年被派往蘇聯莫斯科斯大林汽車廠實習一年。1956年回國後,他先後在長春、上海、武漢等地擔任工廠的廠長和研究所的所長。此後,他出任國務院第一機械工業部外事局的負責人。1980年後,他歷任國家進出口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國家外國投資管理委員會副主任,電子工業部副部長、部長,上海市市長,中共上海市委書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等職。1989年6月後,他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的家庭背景和人生經歷,使他始終懷著富民強國和振興中華的崇高理想。當鄧小平提出興辦經濟特區的最初設想時,在國家進出口委員會和國家外國投資管理委員會擔任領導職務的江澤民毫不猶豫地貫徹執行。面對當時深圳的一片荒野,他明確提出:“經濟特區各項建設的起點要高,不要沿襲傳統體制。”現在毗鄰香港的深圳——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已經發展成為擁有100多萬人口的繁華大都會。

  在上海當政期間,江澤民以出色的政績給1200多萬上海市民留下了口碑。為了加快上海的發展,首先需要

改變上海市政和基礎設施相對落後的狀況。他和他的同僚一起擬訂了通過國際融資方式改造市政設施的方案,籌集30多億美元投資興建地鐵、南浦大橋、河流污水治理、飛機場擴建和新增程式控制電話等重大工程項目。現在,人們無不驚羡上海出現的“一年一個樣,三年大變樣”的奇跡。這要歸功於江澤民主政時確定的利用外資的新思路和“自借、自用、自還”的新機制。

  到中央工作後,江澤民的治黨治國才幹得到了進一步施展。在以他為核心的中共中央領導下,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不斷向前推進。根據鄧小平理論,他主持作出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大決策,制定了全國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劃和2010遠景目標的規劃。他在總結改革開放以來的實踐經驗的基礎上,全面論述了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中需要正確處理的十二大關係。他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五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高舉鄧小平理論偉大旗幟,作出了把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全面推向21世紀的一系列重大部署。尤其是經濟體制改革方面取得了新的重大進展,明確確定了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經濟成份共同發展是中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經濟制度;明確提出了公有制的實現形式可以而且應當多樣化,一切反映社會化生產規律的經營

方式和組織形式,包括股份制和股份合作制都可以大膽利用;進一步闡明瞭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要繼續鼓勵和引導它們健康發展。在政治體制改革方面也取得了新的進展,明確確定了要進一步擴大民主,更好地保證人民進行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監督,堅持以法治國,努力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民主政治。江澤民所作的這個長達三萬多字的報告,被看作是“中國第三代領導集體帶領人民邁向新世紀的政治宣言和行動綱領”。

  江澤民在領導中國的改革和建設中,十分註意正確處理物質文明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之間的關係。他說:經濟落後不是社會主義,精神匱乏也不是社會主義。在他主持下,中共中央分別就加強精神文明建設、堅持和改善黨的領導等作出了一系列重大決策。這些措施促進了中國社會風氣的好轉,講文明、講禮貌蔚然成風。反腐敗鬥爭也取得了階段性成果,依法查處了像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這樣的大案。所有這些舉措,都深得人民的擁護。

  江澤民深知,在一個有著12億人口的大國進行現代化建設,社會的穩定是一個基本前提。為此,他特別強調要妥善處理改革、發展、穩定三者的關係,並提出了“抓住機遇、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促進發展、保持穩定”的基本方針。儘管中國社會安定團結,經濟繁榮,人民生活水平一天比一天提高,但他作為中國的最高領導,卻沒有在成就面前陶醉。他經常告誡各級領導幹部:“要有憂患意識,要居安思危。”對於經濟和社會生活中存在的矛盾和困難,他始終保持著清醒的認識,並著力加以解決。8年多來,他走遍了除臺灣以外中國的所有省、自治區、直轄市,深入基層調研,瞭解社情民意。每到一地,對於遇到暫時困難的企業

職工,他總要前去看望,表示親切慰問。他還特別關心偏遠省份的貧困地區的群眾生活狀況。在他主持下,中國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八七扶貧攻堅計劃”,決心在本世紀內基本解決農村貧困人口的溫飽問題。在過去5年裡,中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了3200萬。

  在外交方面,以江澤民為核心的第三代領導集體顯示出了駕馭國際局勢、處理各種複雜的國際事務的卓越能力。在他主政的8年來,中國外交工作取得了一系列豐碩成果,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日益提高和增強。中國與世界各國的關係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得到進一步發展,與周邊國家的睦鄰友好關係更加鞏固,與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團結合作大為加強。中國政府高度重視中美關係。江澤民在會見美國政要和各界人士時,反覆強調一個觀點,即雙方要增加信任,減少麻煩,發展合作,不搞對抗,得到了美國各界有識之士的贊同。

江澤民的主要理論和創新觀

江澤民的主要理論

  在2002年的“5.31”講話中,江澤民就“三個代表”的理論性質和落實要求進一步作了闡述。他指出:“‘三個代表’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一脈相承,反映了當代世界和中國的發展變化對黨和國家工作的新要求。‘三個代表’是加強和改進黨的建設、推進我國社會主義制度自我完善和發展的強大理論武器。”貫徹“三個代表”的根本要求“關鍵在堅持與時俱進,核心在保持黨的先進性,本質在堅持執政為民。”具體而言,要做到“四個必須”,即“必須使全黨始終保持與時俱進的精神狀態,不斷開拓馬克思主義理論

發展的新境界;必須把發展作為黨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不斷開創現代化建設的新局面;必須最廣泛最充分地調動一切積極因素,不斷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增添新力量;必須以改革的精神推進黨的建設,不斷為黨的肌體註入新活力。”

  “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是中國共產黨人在對黨的八十年曆史經驗的高度總結、對當今世界和中國發展變化趨勢和特征認真分析研究、對黨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所擔負的使命和對執政黨的性質與宗旨進一步認識基礎上形成的科學理論,開闢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在當今中國的新境界,是中國共產黨的立黨之本、執政之基、力量之源,是中國共產黨新世紀的宣言書。它同時是全面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的根本指針。它將統一於黨的建設的各個方面,統一於黨領導人民進行改革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全過程。

江澤民的理論創新觀[1]

  江澤民立足於時代的發展和中國的實際,以我們正在從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為中心,著眼於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運用,著眼於對實際問題的理論思考,著眼於新的實踐和新的發展,提出了關於馬克思主義理論創新問題的一系列重要觀點。他的理論創新觀著重強調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理論創新是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品質,是馬克思主義的生命力之所在。江澤民認為,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史,就是一個不斷解放思想、理論創新的歷史。馬克思、恩格斯

廣泛研究前人的思想材料,批判地吸取前人的思想成果而形成超越前人的學說,為無產階級和全人類的解放運動提供了科學理論指導。列寧揭示了世界資本主義經濟政治經濟發展不平衡的規律,提出了社會主義革命可以在一國或幾個國家首先獲得成功,並領導十月革命取得了勝利。毛澤東把馬列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相結合,創立了新民主義革命的理論,指導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取得勝利,並領導中國人民走上社會主義道路。鄧小平總結國內外社會主義發展的經驗和教訓,提出建設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指引我國社會主義事業進入蓬勃發展的新時期。這一切無一不是理論創新的結果。

  馬克思主義的經典作家從來都是根據客觀情況的變化,勇於進行理論創新的。他們總是密切關註社會經濟與科技的變化,並根據新變化及時充實和發展自己的理論。恩格斯曾經這樣說道:“在馬克思看來,科學是一種在歷史上起推動作用的、革命的力量。任何一門理論科學中的每一個新發現,即使客觀存在的實際應用甚至還無法預見,都使馬克思感到衷心喜悅,但當有了立即會對工業、對一般歷史發展產生革命影響的發現的時候,他的喜悅就完全不同了。”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從來都是緊跟科技發展和時代發展的新潮流,根據社會生產和社會生活的新變化,把自己的思想理論不斷推向前進。

  列寧指出:“我們決不能把馬克思的理論看做某種一成不變的和神聖不可侵犯的東西;恰恰相反,我們深信:它只是給一種科學奠定了基礎,社會主義者如果不願落後於實際生活,就應當在各方面把這門科學推向前進。”毛澤東在黨的七大上說過:“全世界自古以來,沒有任何學問、任何東西是完全的,是再不向前發展的”1958年,毛澤東對當時的湖北省委書記王任重說過:“不如馬克思,不是馬克思主義者;等於馬克思,也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只有超越馬克思,才是馬克思主義者。”鄧小平講:“不要把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當作教條。”要“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打破習慣勢力和主觀偏見的束縛,研究新情況,解決新問題。”江澤民在新的歷史發展階段更是強調:“實際生活總是在不停的變動中,這種變動的劇烈和深刻,近一百年達到了前人難以想象的程度,因此,馬克思主義必定隨著時代、實踐和科學的發展而不斷發展,不可能一成不變。”“馬克思主義的生命力,就在於它在實踐中能夠不斷創新。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每一次重大突破,社會主義實踐的每一次飛躍,都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具體實踐相結合進行理論創新的結果。”。

  由此可見,理論創新體現的就是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理論品質,是馬克思主義的生命力之所在。

  第二,理論創新是科學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正確回答新世紀新階段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面臨的重大現實問題、開闢未來發展新境界的需要。江澤民認為,我們黨從小到大,領導全國各族人民取得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偉大成就,都是在近100年來中國和世界發生巨大變化的歷史條件下實現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黨科學地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緊密結合當時的歷史條件,進行理論創新,正確回答黨的事業發展進程中所面臨的重大現實問題,並不斷開闢未來發展的新境界,從而把黨的事業不斷推向前進。

  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我們黨更應該這樣去做。他指出,在新世紀新階段,“作為一個馬克思主義政黨,必須始終註意總結歷史,善於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世界觀、方法論,從對歷史規律的不斷認識和把握中找到指導我們前進的正確方向、道路與經驗,不斷開闢未來發展的新境界。”回當代世界的新發展、新變化,以及我國改革開放中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出現的許多新問題都需要從理論上給予科學回答。如,為什麼說當代資本主義經濟科技的新發展沒有改變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的必然趨勢?怎樣看待蘇聯東歐社會主義的挫折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蓬勃發展?怎樣認識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進行的自我改良和自我改善?怎樣認識在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和所有制形式多樣化條件下工人階級的主人翁地位?為什麼說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可以與市場經濟有機結合?怎樣正確看待現階段社會分配領域存在的收入差距?怎樣看待政治多極化、經濟全球化、信息網路化和高科技迅猛發展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帶來的挑戰和機遇?等等。為此,必須“緊密結合國內外形勢的變化,緊密結合人民群眾對物質文化生活提出的新的發展要求,緊密結合我們黨員幹部隊伍發生的重大變化”並將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同不斷發展變化的客觀實際結合起來,進行理論創新,回答新問題,提出新思路,開闢新境界。

  第三,理論創新是用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指導新實踐的需要。江澤民指出:“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關鍵是要掌握其理論實質,善於把其基本原理運用於社會主義改革和現代化建設的新實踐,併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中勇於創新。”他強調:“現在,世界生產力和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正在深入,各條戰線、各個部門、各個地方都面臨著許多新情況、新問題。推進改革也好,促進發展也好,維護穩定也好,都需要我們在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基礎上,深入總結實踐經驗,發展新的思想理論觀念,找到新的方式方法,掌握新的領導本領。”面對當今世界、當代中國和我們黨自身狀況已經和正在發生的重大變化,我們要在不斷發展變化的形勢下迎接新挑戰,完成新任務,實現新發展,把黨和國家的事業不斷推向前進;同時,必須堅持與時俱進,以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勇氣和理論勇氣不斷推進理論創新。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任何時候都要堅持,否則我們的事業就會因為沒有正確的理論和思想靈魂而迷失方向。但堅持馬克思主義必須同時代特征結合起來,同不斷變化發展的客觀實際結合起來。在實踐中推進馬克思主義的發展,用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指導新的實踐。當代世界的新變化,我國社會主義事業的新發展,都要求我們黨不斷進行理論創新。唯其如此,才能不斷拓展理論新視野,作出理論新概括,用發展了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指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實踐,從而有力地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正如江澤民在黨的十六大報告中所指出的:“世界在變化,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在前進,人民群眾的偉大實踐在發展,迫切要求我們黨以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勇氣,總結實踐的新經驗,借鑒當代人類文明的有益成果,在理論上不斷擴充新視野,作出新概括。只有這樣,黨的思想理論才能引導和鼓舞全黨和全國人民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不斷推向前進。”

  第四,理論創新是緊跟時代潮流、走自己的路、掌握自己的命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需要。江澤民認為,我們黨之所以能夠領導中國人民緊跟時代潮流、走自己的路、掌握自己的命運、努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所以能夠取得偉大的成就、以強勁的姿態屹立於世界的東方,之所以能夠領導中國人民沿著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大踏步前進,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們黨善於把馬克思主義理論與中國實際相結合,不斷進行理論創新。毛澤東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創造性地運用於中國的實際,創立了毛澤東思想;鄧小平在總結我國社會主義建設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在領導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實踐中創立了鄧小平理論;江澤民根據新的實踐和新的經驗不斷進行理論思考和理論創新,正確把握時代特征和要求,對國內外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作出了新判斷和新的回答,形成了以“三個代表”為核心的一系列具有鮮明時代特色的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正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的理論創新指導,推動中國革命、建設與改革開放事業的迅速發展,實現著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中華民族要實現偉大的民族復興,就必須追趕世界潮流。當今世界潮流最為突出的表現是經濟全球化方興未艾,新科技革命日新月異,知識經濟初見端倪。自20世紀40、5o年代以來,世界上新的科學技術迅猛發展,大量新科技不斷涌現。馬克思主義理論是建立在科學技術進步的基礎之上的,其最突出的特點是科學性,新科學技術的一切成就,既證明其基本理論的正確,又為其不斷完善與發展提供新的根據。適應世界發展的潮流,馬克思主義理論必然隨著歷史的變化而前進。只有與新時代相適應的發展了的新的科學理論,才能指引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走上新世紀新階段的民族復興之路。

  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一項極其偉大而艱巨的事業,必須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緊緊依靠全國各族人民群眾,齊心協力、團結奮鬥,必須正確認識和處理各種利益關係,把社會各階層、各個方面群眾的切身利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把他們的積極性調動好、保護好、發揮好。實現中華民族復興所面臨的這些重大問題的解決,都需要理論創新。為此,才可能做到“發展有新思路,改革有新突破,開放有新局面。”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才可能在以理論創新為先導的全面創新中實現。

  第五,理論創新是黨永葆生機、堅持先進性和增強創造力的需要。江澤民指出:“創新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也是一個政黨永葆生機的源泉。”“堅持黨的思想路線,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是我們黨堅持先進性和增強創造力的決定性因素。“唯有創新,尤其是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創新,長期執政的中國共產黨才能永葆生機,堅持先進性,增強創造力,把黨的自身建設搞好,使黨的事業與時俱進。

  江澤民於2002年5月在四川考察工作時指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加強和改進黨的建設,必須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做到與時俱進、開拓進取。”這就要求我們黨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指引下,結合新的歷史條件,認真思考如何始終保持黨的工人階級先鋒隊性質,如何增強黨的階級基礎、擴大黨的群眾基礎,如何始終保證全黨同志按照黨的奮鬥目標,維護和加強黨的堅強團結和高度統一、更好地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更好地實現中國的發展,如何發展黨內民主、改革和完善黨的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如何搞好幹部隊伍建設、解決好選人用人的問題,如何進行城市社區和非公有制經濟組織中黨的建設問題,如何從源頭上防止和治理腐敗,等等。這些問題直接關係到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能否保持黨的生機與活力、堅持黨的先進性和增強黨的創造性。對這些問題,黨要通過理論創新,用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來加以解決。

  江澤民提出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就是理論創新的重大成果,它使我們黨的基本理論特別是關於黨的建設理論,發展到一個新的境界和新的高度。它是保持執政黨的生機與活力、堅持黨的先進性、增強黨的創造力的帶有根本性、長期性的思想武器。

  在新世紀新階段,要保持黨的生機,堅持黨的先進性,增強黨的創造力,必須用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指導黨的建設,以改革的精神全面推進黨的建設的偉大工程。在新的歷史條件下,黨的建設面臨著許多新問題。解決這些新問題,需要我們進行理論創新,探索新路子,尋找新辦法,積累新經驗。

  第六,理論創新是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統一。江澤民明確指出:“進行理論創新,必須堅持兩個基本要求:一是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這一點,要堅定不移,不能含糊。二是一定要貫徹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堅持勇於追求真理和探索真理的革命精神。這一點也要堅定不移,不能含糊。”這是江澤民同志關於理論創新的一個十分重要的思想。

  “馬克思主義是我們黨的立黨立國的根本指導思想,是全國各族人民團結奮鬥的共同理論基礎。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任何時候都要堅持”。但堅持馬克思主義不是背誦馬克思主義的個別詞句,不是固守馬克思主義的個別論斷。“如果不顧歷史條件和現實情況的變化,拘泥於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在特定歷史條件下,針對具體情況作出的某些個別論斷和具體行動綱領,我們就會因為思想脫離實際而不能順利前進,甚至發生失誤。”所以,“我們一定要適應實踐的發展,以實踐來檢驗一切,自覺地把思想認識從那些不合時宜的觀念、做法和體制的束縛中解放出來,從對馬克思主義的錯誤的和教條式的理解中解放出來,從主觀主義和形而上學的桎梏中解放出來。”

  我們對待馬克思主義的正確態度應該是遵循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的思想路線,一要堅持,二要發展。既要敢於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又要敢於突破與現實脫節的個別原理、個別結論,使馬克思主義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得到豐富和發展。

  綜上所述,江澤民的理論創新觀,闡明瞭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創新,是科學理論自身發展和時代發展的必然,是新世紀新階段國家發展和黨自身發展的客觀需要,同時闡明瞭理論創新必須把握的根本原則。它對於我們正確領會和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品質、精神實質,科學地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正確回答新世紀新階段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黨的建設面臨的重大現實問題,進行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實踐,開創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新局面,具有極為重要的現實意義。

江澤民的評價

  江澤民同志是黨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是“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主要創立者。他目光遠大、審時度勢,總是從中國和世界發展大勢、從黨和國家工作全局出發觀察和思考問題,不斷推進理論創新和其他各方面的創新;他信念堅定、處事果斷,總是把黨和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始終不渝地堅持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在關鍵時刻具有作出果敢決策的非凡膽略和進行理論創新的巨大勇氣;他尊重實踐、與時俱進,總是緊緊把握時代發展的脈搏和契機,堅持從黨和人民活生生的實踐出發總結經驗、尋找路子,腳踏實地而又開拓進取地推進黨和國家的各項工作;他尊重群眾、關心群眾,總是高度關註人民群眾的安危冷暖,依據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來檢驗和推動工作。全黨同志特別是領導幹部要認真學習和大力發揚江澤民同志的這種優秀品格和高尚風範,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信念和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堅持理論聯繫實際,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黨和人民持之以恆地去學習、去工作、去奮鬥。

  江澤民作為新一代政治傢具有濃厚的學者氣質。他有著廣博的知識。他喜愛讀書,讀得最多的是最新的經濟、科技、政治、文化書籍。在上海任職期間,他曾撰寫了《論世界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的新特點與我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戰略問題》、《世界能源的發展趨勢和節能的主要措施》等論文,發表在《上海交通大學學報》上。他能夠運用英文、俄文、羅馬尼亞文,還初通德語和日語。在會見外賓時,他時常用外語來表達自己的觀點。他對中國古典名著鑽研頗深,講話中常常熟練地引用中國古代諸子百家和唐詩宋詞元曲中的一些名句。對西方文學名著,他也涉獵甚廣。他愛看馬克·吐溫的小說,能熟練地背誦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中的片段和雪萊的《西風頌》的詩句。他還熟知托爾斯泰、普希金、契柯夫、屠格涅夫等的作品。他不僅愛好文學,其他興趣也很廣泛。他喜歡中國民樂大師阿炳的二胡曲,也喜愛莫扎特、貝多芬等西方音樂大師的交響樂。閑暇間,他也會吹拉中國的傳統樂器笛子、二胡,彈奏西洋的鋼琴。他認為,中西文化中的藝術精品是人類共同的財富。


參考文獻

  1. ↑ 簡析江澤民的理論創新觀.中國幹部學習網,2013年5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