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社會物流統計核算

目錄

  • 1 什麼是社會物流統計核算
  • 2 社會物流統計核算的主要內容[1]
  • 3 社會物流核算的指標[2]
  • 4 社會物流統計核算的問題與對策[3]
  • 5 參考文獻

什麼是社會物流統計核算

  社會物流統計核算由總量指標和行業指標組成。總量指標根據物流相關行業、產業統計數據與企業物流統計調查資料進行核算,需要核算的物流指標有社會物流總額、社會物流總費用、社會物流總收入和物流業增加值等。行業統計指標則主要依據企業統計調查資料彙總取得,需要計算的行業統計指標有行業平均物流費用率、行業平均運價、行業物流業務外包率等。[1]

社會物流統計核算的主要內容[1]

  社會物流統計指標體系以物流費用為核心指標,並向縱向和橫向延伸,構成一個T形結構,適用於進行總量、行業和企業統計分析的“三維”統計指標體系。

  由社會物流費用向縱向延伸,對社會物流費用進行結構分析。

  由社會物流費用向橫向延伸,以物流需求、供給、市場規模、最終產出、可持續發展能力、物流業務活動量等物流費用構成因數指標,對物流經營的規模、產出、投入進行分析。

社會物流核算的指標[2]

  一、物流業增加值:增加值指常住單位在生產過程中創造的新增價值和固定資產

的轉移價值。物流業增加值是物流行業在一定時期內實現的,以貨幣表現的最終服務成果。貨物經過物流活動前後的價值之差,在扣除物流成本後就是物流活動所創造的物流業增加值。物流業增加值可以反映物流產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是物流統計指標體系中的核心內容。物流業增加值的構成涉及到物流統計各子行業的增加值。物流業增加值的核算方法有生產法和收入法。生產法是從增加值生產的角度計算的,即從物流總產出中減去物流業中間投入後的餘額。收入法是一種按照各生產要素在生產中得到的收入份額的計算方法,是按照原始收入來反映最終成果的,包括固定資產折舊、勞動者報酬、生產稅凈額和營業盈餘四項。

  二、社會物流總費用 :是指一定時期內,國民經濟各方面用於社會物流活動的各項費用支出。

  社會物流總費用=運輸費用+保管費用+管理費用

  (一)運輸費用:指一定時期內,生產和使用企業在銷售或購進物品的過程中,由於物品運輸而支付的全部費用。

  運輸費用=水上運輸費用+民航運輸費用+公路運輸費用+鐵路運輸費用

  (二)保管費用:是指社會物流活動中,物品從最初的資源供應方(生產環節、海關)向最終消費用戶流動過程中,所發生的除運輸費用

和管理費用之外的全部費用。

  保管費用=倉儲總費用+利息總費用+增值服務費用+保險費用+貨物損耗費用

  在保管費用中:

  1、倉儲總費用:是指社會物流活動中,為儲存貨物所需支付的費用。

  2、利息總費用:是指社會物流活動中,物品從最初的資源供應方(生產環節、海關等)送達最終消費用戶的過程中,因為流動資金的占用而需承擔的利息支出。

  3、增值服務費用:是指社會物流活動中,支付的配送、包裝、流通加工費用。

  4、保險費用:社會物流活動中,為預防和減少因物品丟失、損毀造成的損失,與社會保險部門共同承擔風險,向社會保險部門支付的物品財產保險費用。

  5、貨物損耗費用:社會物流活動中因物品的損耗,包括破損維修、完全損毀導致的價值喪失。同時也包括部分時效性要求高的物品因物流時間較長而產生的折舊貶值損失。

  (三)管理費用:是指社會物流活動中,物品供需雙方的管理部門,因組織和管理各項物流活動所發生的費用。

  三、社會物流總產出:物流相關行業的營業收入的總和。

  社會物流總產出=運輸業收入+保管業收入+管理業收入

  四、社會物流總額:一定時期內,初次進入社會物流服務,已經或正在送達最終用戶的全部物品的價值總額。從國內物品初次來源看,一定時期內,能夠進入社會物流領域,需要經過社會物流服務,送達最終用戶的物品,主要有以下五個方面:

  (一)進入社會物流領域的農林牧漁產品商品總額,簡稱農產品物流總額;

  (二)進入社會物流領域的工業產品商品總額,簡稱工業品物流總額;

  (三)進口貨物物流總額,即進口總額;

  (四)進入社會物流領域的再生資源商品總額,簡稱再生資源物流總額;

  (五)單位與居民物品物流總額,包括鐵路、航空運輸中的行李、郵遞業務中包裹、信函、社會各界的各種捐贈物、單位與居民由於搬家遷居形成的物品裝卸搬運與運輸等。

  社會物流總額=農業物流總額+工業產品物流總額+進口貨物物流總額+郵政業務物流總額

社會物流統計核算的問題與對策[3]

  一,存在的主要問題

  1、行業統計口徑不一致

  由於長期受計劃經濟體制影響,我國的物流行業劃分過細、條塊分割、分行業管理,傳統的物流業分佈在物資、貿易、儲運、倉儲、交通運輸等部門之中,長期各自為政、封閉發展,少有溝通交流。因此,目前我國物流相關的數據除了國家發改委、國家統計局、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聯合組織實施的調查外,相關行業的統計如商貿易統計、倉儲業統計、交通運輸統計等物流統計的分支,分別由相應主管部門或協會組織調查並部分公開發佈,數出多門,統計口徑不一致,令人無所適從,同時又造成了社會調查

成本極大的浪費。

  2、物流費用的核算標準不統一

  目前物流統計中由於具體指標的分類和界定不當,導致測算過程繁瑣、人為估計過多,與實際的成本狀況偏差較大,在有些方面值得商榷。首先,由於統計數據的缺乏,在測算基本運輸費用、運輸輔助費用和倉儲費用時,採用了間接統計的辦法,而建立數據的間接聯繫必然需要一些假設前提存在。比如各種運輸工具的噸公裡運輸費率彼此相同,倉儲人員、運輸人員和運輸輔助人員的工資率是~ 致的等等,

  而這些假設前提在該相關報告中沒有得到驗證。其次,保險費用和企業自營運輸費用核算方法有誤,航空費用機場建設基金、管道運輸費用的核算、保管費用中利息費用、物資保管期間的增值或貶值費用、管理費用核算繫數、入圍物流成本統計樣本企業的門檻與定額抽樣比例等方面均有不妥之處。

  3、行業類別物流成本統計不全面

  現行的《社會物流統計核算與報表制度》重點在核算製造業與流通業的物流成本,筆者承認這兩個領域是社會物流的主要需求方,是物流成本的主要承擔者,但是物流的需求是全社會,事實上其他行業,如農業在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地位不可忽視,而現行的物流統計極少涉及“三農”問題。從全社會角度統計核算

各行業物流成本既能夠突出區別對待各行業不一樣的物流成本,有利於同行業比較物流成本管理差距,也有利政府的巨集觀政策的制定。而目前的《社會物流統計核算與報表制度》卻不能涵蓋全行業的物流成本統計數據。

  4、物流統計報表制度有缺陷

  在目前我國收集統計信息的主要渠道仍然是統計報表。但這種方法對於物流活動來說,由於統計內容具有比較固定的局限性,它要占有大量人力、物力,報表的內容比較固定,而且要經過規定的報送與彙總程式,使資料的取得要花費較長的時間,彙總層次多,經過中間環節多,就容易增加調查誤差。據筆者所知,原本於2007年正式開展的《社會物流統計核算和報表制度》,原計划上報時間截止3月底,不少省份至6月底統計數據仍未收齊,這種調查制度的缺陷。

  5、物流活動過程成本核算缺少系統化

  傳統物流活動的運輸、倉儲、包裝、裝卸、配送、流通加工、信息處理等環節物流成本在現行的物流統計制度中有所體現,但由於物流產業的發展,現代物流已越來越多地融入社會大生產的供應鏈,與傳統物流業有很大的差別。人們應該系統化認識物流成本,供應鏈整體成本最低成為全體供應鏈企業共同追求的目標,物流成本根據供應物流、生產物流、銷售物流

、逆向物流分別核算供應物流成本、生產物流成本、銷售物流成本、逆向物流成本,成為眾多企業比較物流成本效益的重要依據,但目前的《社會物流統計核算和報表制度》未能提供相應數據。

  6、綠色物流成本統計尚未觸及

  近年來國家統計局攜手國家環境保護總局正緊鑼密鼓地建立綠色國民經濟統計核算制度,儘管舉步維艱,但2004版《中國綠色國民經濟核算研究報告》的推出已引起全社會的強烈反響。現代物流活動中的各個環節都在不同程度上對環境造成污染。眾所周知物流活動已是環境污染的重要污染源,物流對環境的污染通過交通工具尾氣排放、噪音、震動、排污、包裝物廢棄等多途徑對水、空氣、土壤的污染直接間接地對人類生存發展產生強烈的負面影響,由物流活動帶來對水環境的污染、大氣環境的污染、固體廢棄物對環境的污染、噪音污染、光熱污染治理成本、物流事故污染等治理成本以及物流過程對物資的耗損到底有多大是個未知數。建立綠色物流成本統計數據庫是大勢所趨,但是幾乎與中國綠色國民經濟核算制度同期著手建立的社會物流統計制度卻尚未觸及綠色物流成本領域,可能將失去一次物流統計與環保統計接軌的絕好契機。

  二、對策與措施

  1、統一物流相關行業物流統計口徑

  目前我國有物流相關數據“數出多門、統計口徑不一致”這一現象究其原因,有其計劃經濟的歷史淵源。筆者註意到出具這些物流數據的機構除了國外機構外,多數是國家各部委或背靠國家行政機關的各行業協會為主,2006年起國家發改委、國家統計局已決定正式建立的全國社會物流統計制度,並委托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每年發佈權威統計信息,雖然還是由政府部門來完成物流成本統計工作,但這次物流統計工作的領導機構的級別更高了,由國家發改委、國家統計局聯合下文建立社會物流統計制度;職能部門更專業了,由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承擔調查任務,經貿委、統計局參與審核與評估。因此,我們可以充分發揮政府職能部門的巨集觀協調作用,依據《統計法》由國家發改委、國家統計局協同國家質檢總局,由全國物流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制定物流成本統計標準文件,統一部署各級物流牽頭部門(經貿委、貿發局、物流辦)協調、指導現有開展各類相關物流統計調查的各部委、行業協會做好物流成本統計的分工協作。一方面儘可能地統一物流成本統計口徑,另一方面又可以充分發揮社會調查資源,減少重覆勞動與社會調查資源的浪費。

  2、加快論證並實施我國《企業物流成本構成與計算國家標準》

  目前物流統計中物流成本具體指標測算方法、費率的確定、核算繫數等具體問題,實質上是物流成本的計算標準的認定問題。筆者註意到日本在物流成本統計歷史上也曾遇到過相似情況,其後得到較好的解決,值得我們借鑒。

  近年來日本之所以能夠取得良好的管理績效,這與其有效的物流管理體制有關係。日本對物流成本的核算方法體系的研究較早,1977年日本運輸省流通對策部就公佈了《物流成本算定統一基準》,這一基準對於推進企業物流管理有著深遠的影響。原因是當時物流合理化先進的企業正熱心地從事物流成本控制的研究,各個企業都制定了自己獨特的成本控制體系,因而出現了成本概念不一致的狀況,這樣各企業所計算出的成本就缺乏相互對比的基礎。另外,在一般企業中,儘管物流成本的核算是以物流合理化為前提,但是由於缺乏統一明確的會計成本核算標準和整理方法,因此,對於物流成本的計算是不完全的,進而影響了物流合理化的發展。正是在這種狀況下,日本運輸省制定的《物流成本算定統一基準》,為統計日本社會物流成本統計奠定良好基礎 。

  2006年由全國物流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提出,西安交通大學管理學院、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中國物流信息中心等科研機構參與,在借鑒日本《物流成本算定統一基準》的基礎上,從物流成本項目、物流範圍和物流支付形態三個維度展開編寫了一套我國《企業物流成本構成與計算國家標準》。主要包括適用範圍、物流成本內涵及計算對象、物流成本構成和物流成本計算四部分內容,其中物流成本構成和物流成本計算是本標準的核心內容。這套標準經反覆研討,已四易其稿,至筆者撰寫本文時仍未定稿付諸實施。因此有必要敦促全國物流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組織專家、學者加快論證進程,就該項標準的合理性、可行性提出科學合理的修改意見,及時實施推廣適合我國國情的《企業物流成本構成與計算國家標準》,讓各類企業核算物流成本有章可循,以避免有爭議數據的出台。

  3、區別對待行業類別物流成本統計問題

  目前的《社會物流統計核算與報表制度》未能涵蓋農業在內的全行業的物流成本統計數據。現行的物流統計極少涉及“三農”問題,這不符合我國國情,農業物流的分散性與多樣性,確實不利於目前《社會物流統計核算與報表制度》在農業領域的實施,我們可以適當增加農產品生產企業、農產品加工企業、農業生產資料企業在當前物流統計的樣本比重,如北大荒、新農開發、新五豐、隆平高科等涉農上市公司已頗具規模,經營管理也符合現代化、規範化要求,適合報表調查。對於廣大農戶個體物流成本可以通過抽樣調查來收集相關數據。農業固然如此,燃氣及水的生產和供應業、建築業和公共設施管理業等其他行業同理也可以通過報表調查與抽樣調查相結合的方式取得相關物流成本數據。

  4、用多元化的統計調查方式彌補物流成本統計報表制度缺陷

  我國現行物流統計制度中收集物流成本信息的主要渠道仍然是統計報表,信息來源單一,報表內容比較固定的局限性問題可以通過多元化的專項調查方式得以解決。在採用統計報表為主的調查制度中適當增加抽樣調查、典型調查、重點調查等專項調查為補充的多元化的統計調查制度。多元化的物流成本統計信息的來源渠道有利於對現有物流成本信息進行補充與修正。

  報表調查中間環節多,占用調查資源多、容易增加誤差、信息滯後性問題,可以通過建立政府物流統計信息專業網站,利用電子政務平臺,將數據的傳遞方式從傳統的郵寄、電訊等方式,改為網上直報的方式,提高信息的傳遞效率。

  5、對現有物流活動過程成本統計信息進行歸類與完善

  供應鏈整體成本最低成為全體供應鏈企業共同追求的目標,物流成本根據供應物流、生產物流、銷售物流、逆向物流分別核算供應物流成本、生產物流成本、銷售物流成本、逆向物流成本,成為眾多企業比較物流成本效益的重要依據。雖然目前的《社會物流統計核算和報表制度》未能提供相應數據,但是傳統物流活動的運輸、倉儲、包裝、裝卸、配送、流通加工、信息處理等環節物流成本在現行的物流統計制度中有所體現。供應物流成本、生產物流成本、銷售物流成本、逆向物流成本等過程物流成本信息可在此基礎之上進行歸集。同時,筆者註意到倉儲協會在物流活動過程成本統計已有所涉及,已取得部分供應物流成本、生產物流成本、銷售物流成本、逆向物流成本數據,但尚未形成完整體系。因此,筆者建議由上述物流牽頭單位協同倉儲協會在充分利用現有這部分調查資源基礎之上,進一步完善物流活動過程指標體系的其他數據的搜集工作。

  6、借鑒歐洲國家綠色物流統計經驗.融入綠色國民經濟核算體系

  眾所周知,物流活動是環境污染的重要污染源,物流對環境的污染及物流過程對物資的耗損到底有多大卻是個未知數。雖然綠色國民經濟統計核算制度由於種種原因受阻,綠色物流成本暫時未能作為綠色國民經濟核算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建立綠色物流成本統計數據庫是大勢所趨。如果我們能利用國民經濟統計核算制度受阻這短暫時間,借鑒發達國家綠色物流統計經驗與試驗數據,建立一套健全綠色物流指標體系與綠色物流核算模型,現有的不利條件將成為綠色物流成本統計核算的契機。為制定全歐運輸政策,自1993年起,歐洲聯盟委員會曾組織了大量研究工作,運用經濟、財務支出分析,將公路、鐵路、空運、水運方式對環境污染影響造成的費用量化,併進行比較研究。專家研究分析了歐盟的15個國家和瑞士、挪威的大量資料,僅1991年各種運輸方式對環境的影響及費用支出就達到2 720億歐元,約占當年這些國家國民生產總值的4.6% 。

  根據歐盟《運輸中公平與效率價格》綠皮書計算,全歐盟每年損失達1 184億歐元,約占國民生產總值的2% 。綠皮書為公路和鐵路對環境影響造成的費用支出以歐元計提供了兩份研究報告合成的數據。經過大量分析比較,在歐盟運輸政策中,有關環境保護方面明確提出:發展鐵路、船運,限制公路貨運;對各種運輸方式使用的燃料,每升至少增收0.15歐元作為改善環保的支出。在涉及城市規劃、市區交通等方面,也對發展鐵路提供了有力支持,如增加電力牽引,擴大城市輕軌運輸等 。

  歐盟專家對綠色物流成本的測算方法與結果因國情的不同可能在某些領域有所不同,但就交通工具對環境的影響而言,德系、法系汽車從歐洲到中國,其對環境的影響不會有多大差異。即使存在差異,借鑒歐洲專家對綠色物流的測算方法與試驗數據也會讓我們在建立綠色物流成本統計工作中少走彎路。

  社會物流統計核算的研究對理論界和政府職能部門都是一個新的研究課題,本文對建立物流統計核算的探索,側重理論上分析,所提出的對策措施還需要實踐檢驗。因此,在今後的研究工作中,還需要對社會物流統計核算的應用等課題進行深入研究,使這項基礎工作體系不斷完善、發展、成熟。

參考文獻

  1. 1.0 1.1 霍佳震,周敏.物流績效管理[M].清華大學出版社,2012-9-1.
  2. ↑ 深圳市社會物流統計核算相關指標解釋.深圳市交通運輸委員會,2013-12-11.
  3. ↑ 陳成棟.社會物流統計核算存在的問題及對策[J].閩江學院學報,2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