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貨幣流量分析

經濟分析 9547 171

貨幣流量分析(Money-flow analysis)

目錄

  • 1 貨幣流量分析概述
  • 2 貨幣流量分析與貨幣存量分析
  • 3 貨幣流量分析的理論和實踐意義[1]
  • 4 參考文獻

貨幣流量分析概述

  貨幣流量是由美國經濟學家M.A.柯普蘭在《美國貨幣流量研究》(1952)一書中首先提出,後被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採用。它是指經濟社會中一定時期內發生的貨幣的變動數值,表示貨幣在一定時期內的支出或流動數量,即貨幣存量與單位貨幣參加交易次數的乘積。

  流量分析是指對流量指標變化規律的分析,特別重要的是對流量總量指標的辯護規律及對其他總量指標的影響等進行分析。其中,收入流量分析更為重要,因為收入流量指標,如國內生產總值等,反映著一個國家在一定時期內的經濟發展水平、國家經濟實力和國內生活水平狀況等,研究收入流量的影響因素並使其不斷增長是極為重要的。

貨幣流量分析與貨幣存量分析

  自凱恩斯《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一書發表以來,貨幣存量分析方法已然成為貨幣經濟學研究的主流方法,但是由於這種主流方法在處理一些貨幣政策實踐問題方面總是暴露出一些致命缺陷,所以對貨幣流量分析的探討就始終沒有止息過。同時,這個討論又是極具實踐性的貨幣政策操作問題。這是因為,究竟產關註存量還是關註流量,直接關乎貨幣政策的成敗。在一定意義上,自2002年年底以來,我國的貨幣政策

通過調控貨幣供應量(存量)來調控巨集觀經濟運行其少建構,在 2004年不得不重新祭起直接調控偏差貸總量(註時)的老手段來,恰正是因為我們過多地關註了存量問題而忽視了流量的問題。因此,探討貨幣流量分的理論和實踐意義,將有助於提高我國貨幣政策的效率。

貨幣流量分析的理論和實踐意義[1]

  在我們看來,現實的貨幣經濟是以貨幣迴圈為核心的運行過程,其中,貨幣的流動是各種經濟活動得以實現的關鍵。以此事實出發,側重於貨幣流動的流量分析方法對現實的解釋能力,應該強於側重於貨幣餘額的存量方法。這是因為,在現實中,我們其實無法真正觀察到(或許根本就不存在)貨幣存量供求均衡的狀態。此外,存量分析方法以貨幣供求代替了資金供求(也即資金融通過程),因而無法容納對金融體系的考察。由此所導致的最大一個缺陷,就是該體系不能適應金融過程與貨幣供給交織的狀況,而在現代經濟中,隨著銀行負債成為全社會流通貨幣的主體,金融過程(主要是指銀行信貸的發放和回收)卻是可以影響貨幣供給數量變化的,從另一個角度看,由於銀行負債構成貨幣供應的主體,而它又是同(實體的)收入和(貨幣的)貸款密切聯繫在一起,貨幣在相當程度上是內生的。正如許多研究者敏銳地指出的,主流的貨幣存量供求均衡分析存在兩大缺陷,一不能應用於貨幣內生的情況,二難以容納金融過程;而貨幣流量分析方法卻可以充分容納這兩個構成現代金融體系基本特征的制度條件。

  從學說史的角度看,貨幣流量分析體系是由羅伯遜建立,並由蔣碩傑加以發展的。概括起來,該體系主要有三個基本命題。

  其一,貨幣支出流量形成分析期內的社會總需求,進而決定分析期內的名義總收入;

  其二,可貸資金的供求流量決定了均衡的(名義)利率水平;

  其三,在進行任何支出之前,經濟主體手中必先持有貨幣。

  與存量分析不同,在流量分析中,金融體系被納入分析框架,因此,我們可以在這個框架內考察金融機構的行為變化以及內生貨幣供給變動的影響,而這在IS-LM框架下是無法實現的。

  將上述幾個部分結合起來,可以得到一個以貨幣流量分析為核心的總體經濟框架,以確定名義收入、利率以及貨幣存量等變數。

  在設定的分析期的開始,貸款市場上的可貸資金供給將等於以下各項的總和:(1)公眾的現期儲蓄;(2)企業從前期消費中提取的固定資本折舊以及所持有的流動資本;(3)凈反窖藏,即與上一期持有的閑置貨幣相比,本期閑置餘額的凈減少,該項可以為負,意味著經濟主體在本期內意願持有的閑置餘額較上期有所增加;(4)銀行在本期凈創造的新貨幣,等於本期銀行貸款額度減去本期吸收的存款額。

  與可貸資金供給相對應的是對可貸資金的需求

,它由以下幾部分構成:(1)融通本期凈投資(包括固定資本支出和運營資本支出);(2)用於維持或重置固定或運營資本的支出。

  利率是使可貸資金供給等於可貸資金需求的機制,通過它,可以使得消費、投資與貨幣窖藏相協調。由於可貸資金需求中的(1)、(2)項與可貸資金需求中的(1)、(2)兩項,可以各自加總為本期計劃總儲蓄和計劃總投資支出。根據可貸資金理論,利率決定方程式可以簡化為:“現期計劃總儲蓄+閑置貨幣需求的凈變化+凈創造的新貨幣=現期計劃總投資”。以上述等式為基礎,重新界定貨幣需求概念後,我們就可以得出比較系統的貨幣流量分析框架來。

  將整個金融體系納入分析,是流量分析優於存量分析的最主要特征。我們看到,隨著金融體系的發展,金融資產(銀行負債及其他金融資產)成為經濟主體手持資產的主要形式,這意味著,居民持有的絕大部分貨幣資金,儘管可能離開貨幣迴圈渠道,但並沒有脫離金融系統。在這種情況下,除非金融體系不能通過貸款或購買初級證券的形式再將這些資金重新投入經濟運行過程,居民持有貨幣或其他金融資產的行為就不會對貨幣迴圈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從這一論述過程中我們可以發現,在經濟主體貨幣窖藏變得無足輕重的同時,金融窖藏變成了一個重要的概念。所謂金融窖藏,指的是金融機構沒有將其所集中的社會資金

重新投入到生產領域,而將其投向了資本市場,用於金融交易的情況。儘管這些貨幣資金始終處於運動當中,但已經游離出了我們所關註的與實體經濟相連的貨幣迴圈,因而可以算作是一種閑置(金融閑置)。隨著金融市場的不斷發展,金融窖藏的規模越來越大,而其對貨幣迴圈的影響也越來越明顯。

參考文獻

  1. ↑ 李揚.基於貨幣流量分析的貨幣政策[J] 中國社會科學院院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