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靜脈產業

9547 171

靜脈產業(Venous Industry)

目錄

  • 1 什麼是靜脈產業
  • 2 靜脈產業的興起
  • 3 靜脈產業的組成[1]
  • 4 靜脈產業的特征[1]
  • 5 德日發展靜脈產業的經驗
  • 6 “靜脈產業”成為我國最有潛力的行業
  • 7 參考文獻

什麼是靜脈產業

  靜脈產業,即:資源再生利用產業是以保障環境安全為前提,以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為目的,運用先進的技術,將生產和消費過程中產生的廢物轉化為可重新利用的資源和產品,實現各類廢物的再利用和資源化的產業,包括廢物轉化為再生資源及將再生資源加工為產品兩個過程。

靜脈產業的興起

  談靜脈產業還得從迴圈經濟談起。所謂迴圈經濟,是相對於傳統線性經濟來說的,可以簡明地表述為參與經濟活動的物質要素流動具有環狀特征[1]。

  一般認為迴圈經濟萌芽於2O世紀6O年代,以美國經濟學家鮑爾丁提出的“宇宙飛船理論”為早期代表,其觀點為:整個地球就如同太空中的宇宙飛船,依靠其自身的資源維持,一旦資源消耗殆盡,宇宙飛船也就無法生存了。同理,如果我們還是如以前那般線性地利用地球上的資源,地球也將像宇宙飛船那般因為資源的耗竭而走向滅亡。現在看來鮑爾丁當時的觀點具有相當的超前性,若幹年一直沒被人們重視。

  直到1990年,英國環境經濟學家D Pearce和RK Turner在其著作《自然資源和環境經濟學》中第一次使用了“迴圈經濟(Circular Economy)”這一概念,迴圈經濟才開始有了真正意義上的理論研究。9O年代中期。迴圈經濟開始作為實踐性概念出現於德國、日本和美國,並制定了諸如《物質迴圈與廢物管理法》、《建立迴圈社會基本法》等相應法規,其中日本和德國的迴圈經濟有點類似,相當於“垃圾經濟”、“廢物經濟”的範疇,因此大力發展靜脈產業是德日實踐迴圈經濟的主要手段,美國的迴圈經濟則有著更豐富的內涵[2]。

  靜脈產業(Venous Industry)一詞最早是由日本學者提出[3]。他們把廢棄物排出後的回收、再資源化相關領域形象地稱為靜脈產業,就如同人體血液迴圈中的靜脈一樣。作為解決廢棄物快速增長的一個良好途徑,靜脈產業將成為21世紀具有相當潛力的產業之一,在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的同時還可以解決中國現階段的就業問題。

靜脈產業的組成[1]

  再生資源產業主要由從事再生資源回收、加工和利用三大核心活動組成。

  再生資源回收活動(Recycling Collection)是將分散在社會生產和生活中的各種廢棄物進行回收、運輸

和貿易流通,其中還包括簡單拆解、清理、分類,以及適當的分割、粉碎、打包、壓塊等初加工。此外,仍具有原產品基本使用價值的舊貨流通也是再生資源回收活動的一項內容。在迴圈經濟中是產成品物質流的逆迴圈,也稱其為靜脈物流產業,屬於資源流通領域。

  再生資源加工活動(Recycling Processing)是將回收的各類再生資源,如廢舊銅、鋁和塑料經過分揀、熔煉、拉絲造粒等環節加工而成再生資源中間產品,為製造企業深加工,得到再生資源的製成品提供原料。此外,各類拆解業,如報廢汽車、船舶、報廢電子產品、機電設備,以及進口廢五金電器、廢電線電纜和廢電機等的拆解,也是再生資源加工活動的一部分,屬於工業生產領域。

  再生資源利用活動(Recycling Manufacturing)是以各種再生資源中間產品為生產原料進行深加工,製造出全新使用價值的物品,涉及冶金、化工、機械、紡織等工業生產領域。根據再生資源原料用量占企業全部生產原料的比例,可以劃分為以再生資源為主要原料的專業再生資源利用企業,以及以再生資源為部分原料的一般企業,後者也是再生資源加工利用活動的參與者,例如廢鋼鐵通常是鋼鐵冶煉廠回爐煉鋼的重要原料。

  再生資源產業還包括一些從事與再生資源產業三大核心活動相關的輔助活動單位,主要包括:一是再生資源加工利用機械製造企業,如從事金屬的剪切機、壓塊機、打包機,廢塑料、廢橡膠粉碎等機械的生產,這些企業的產品通常專用於再生資源的回收加工和利用,因而屬於再生資源產業的範圍;二是再生資源運輸企業,指從事大宗再生資源物流運輸的企業,包括海運、陸路運輸等;三是相關科研及信息服務機構,包括再生資源集散市場等交易組織、各類再生資源交易網站、再生資源科研院所、再生資源專業咨詢機構等。以上三類部門和單位雖然不直接從事再生資源的回收和利用,但為再生資源產業的發展提供必要支持。

靜脈產業的特征[1]

  再生資源產業的特征主要表現在:

  一是政策調控性。由於再生資源在總體上具有賦存形式的分散性、獲得渠道與數量的不穩定性與使用範圍的狹窄性等特征,僅僅依靠市場機制往往難以按照可持續發展要求所應達到的資源利用水平。因此,對這一產業的一部分經營活動必須採取必要的政策調控;

  二是環境補償性。由於某些再生資源具有一定的環境外部性,若不對其進行必要的加工利用,將可能造成一定的環境污染。因此,對這一部分再生資源的回收和加工利用所產生的環境影響應予以適當補償;

  三是回收市場進入控制性。由於再生資源的分散性和總量供給的有限性,因而其回收價格與回收服務質量對回收量的彈性很小。在這種情況下,為了不致使某些廢棄物品因回收者的過度進入而達不到最小回收規模,從而使其所有者因得不到相應的回收服務,不得不將其作為垃圾處置,往往要對回收市場的進入作必要的控制;

  四是彙集量的規模性。再生資源產業的形成與再生資源的彙集量有關,只有在一定時空內彙集相當數量能夠進行規模化再生利用的再生資源,並保證供應的連續性,才能形成相應規模的企業;

  五是特種管理性。再生資源產業的某些經營性活動涉及社會治安,因此,再生資源產業屬於特種管理行業;

  六是創收微利性。再生資源產業屬於微利產業,應兼顧經濟效益、環境效益與社會效益。

德日發展靜脈產業的經驗

  在可持續發展思想的指導下,發達國家日益將迴圈經濟的理念貫徹到資源的開發利用當中去,其中德日以發展靜脈產業為主要實踐方式,通過靜脈產業儘可能地把傳統的“資源一產品一廢棄物”的線性經濟模式改造為“資源一產品一再生資源”閉環經濟模式,減少對原生自然資源的開采,註重資源的迴圈利用,從而把經濟系統對自然生態系統的影響降低到最低程度。通過比較分析

德日靜脈產業的發展歷程,總結如下幾方面的成功經驗:

  1、法律體系

  完備的立法和嚴格的執法是根本保障。德日在發展靜脈產業,構建迴圈型社會方面的立法都處在世界的頂級行列。其中又以日本的立法更具有規劃性,採取了基本法統率綜合法和專門法的模式,其基本法律體系分為三個層次:首先是基本法層面,包括《環境基本法》和《迴圈型社會形成推進基本法》;第二是綜合法層面,包括《固體廢棄物處理和公共清潔法》和《資源有效利用促進法》;第三是各種專項法層面,如《容器包裝分類回收及再生利用促進法》、《特定家用電器再生利用法》等[4]。

  德國的相關立法體系包括憲法、普通專項法律、條例和指南四個層次。1996年《迴圈經濟與廢物法》生效,成為德國建設迴圈型社會的總綱性專項法律 J,是靜脈產業法律體系的核心,其強調生產者的責任和意識,要其生產者對其產品的整個生命周期負責,規定廢棄物的管理原則是:避免產生—迴圈使用一最終處置。在這一法律框架下,不同的行業有不同的迴圈經濟法規,如《飲料包裝押金規定》、《廢舊汽車處理規定》、《廢舊電池處理規定》、《廢木料處理辦法》等。在德國,靜脈產業已經成為一個重要的產業,每年就有約410億歐元的營業額

,並可創造20多萬個就業機會[6],在日本也是一樣,2000年僅回收和再資源化事業一項的產值就高達21兆日元,創造了57萬個就業機會。

  2、政策體系。

  由於正常的市場機制不能很好的反映自然資源的價值,所以為促進靜脈產業的發展,德國和日本都制定了相應的優惠政策。

  日本方面制定的主要政策有:稅收優惠政策(如對廢舊塑料製品類再生處理設備在使用年度內除普遍退稅外,還按取得價格的14%進行特別退稅;企業設置資源回收系統,由非贏利性的金融機構提供中長期優惠利率貸款)、價格優惠政策(如規定廢舊物資要實行商品化收費,即廢棄者應該支付與廢舊家電收集、再商品化等有關的費用)、生態工業園區補償金制度(國家對人園企業給予初步建設經費總額1/2—1/3的經費補助,地方政府也有一定的補貼)、政府獎勵政策(日本設立資源回收獎,旨在提高市民參與回收有用廢棄物的積極性)。

  德國方面制定的主要政策有:垃圾收費政策(和日本的廢舊物資商品化收費政策相仿,歐洲許多國家都採用了垃圾收費政策。)、押金返還制度(在德國的《軟料容器實施強制押金制度》和《包裝條例》中都有所規定)、生態稅(對那些使用了對環境有害的材料和消耗了不可再生資源的產品另加的一種稅)。

  3、社會回收組織(公司)。

  提到社會回收組織(公司)必然首先想到德國的雙向系統Duales System Deutschland,簡稱DSD,其擁有專用商標——“綠點”(Der Greune Punkt),故也稱為綠點公司。該公司是一家主要負責管理全國包裝廢物回收再利用的非贏利民間組織,還負責社區黃色垃圾箱和垃圾袋中垃圾的收集、分類、回收和再利用,處理費用由獲得“綠點”標誌認證的企業或銷售商支付。德國的WEEE(廢舊電子電器)回收處理行業也有很多社會上的公司,如RDE公司,該公司主要從事WEEE的拆解、分類和破碎等工序。日本相對而言這方面的典型成功案例少些,但也有一些民間團體在獲得有關部門的許可並得到一定的資助後進行資源回收活動[7]。

  4、綠色採購[8]

  這方面日本做得最具影響,通過政府的綠色採購來啟動和引導市場需求。2001年4月,隨著《綠色採購法》的實施,日本國家機關和地方政府等單位就承擔了優先購買環境友好型產品的義務。該發案規定所有中央政府所屬機構都必須制定和實施年度綠色採購計劃,並向環境部長提供報告,地方政府也要儘可能制定和實施年度綠色採購計劃,這不僅促使了環境產業產品在政府購買中的占據主導地位,對公眾的綠色消費意識也起到了示範作用,為靜脈產業創造了巨大的市場需求。2005年底日本已有83%的公共和私人組織實施了綠色採購。

  1979年德國開始推行環境標誌制度,規定政府機構優先採購帶有環境標誌的產品,1994年通過的迴圈經濟法中做了原則規定,要求政府採購和使用環境友好型產品和服務。

  自日德實施政府綠色採購以來,世界各國紛紛響應,政府綠色採購迅速發展,至2005年底,已有5O多個國家實施綠色採購。

  5、環境教育。

  一種新的社會發展模式能否在一個國家順利實施,受該國的國民價值觀、道德觀的影響很大,國民的積极參与是建立新社會發展模式的必要條件 ,另一方面,企業的生存依賴消費者,那麼在有經濟利益的前提下,消費者的消費取向決定了企業的生產方向,故消費者的環保意識提高對企業環境意識的提高有著很大的促進作用。因此環境教育對於德日靜脈產業的發展起著重要的作用。通過加強對學校、企業、社會各個層次多渠道的教育,德國和日本為本國靜脈產業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公眾基礎,消費者的綠色消費意識和企業的環境意識都得到了明顯提高[10-11]

“靜脈產業”成為我國最有潛力的行業

  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大力發展迴圈經濟,完善再生資源回收利用體系”的要求。然而中國當前缺乏關於再生資源管理的基本法規,再生資源回收利用業的發展在實際操作中表現為缺乏執法管理的依據,這就使得中國的再生資源回收利用體系相對比較落後,造成了大量的再生資源得不到有效回收利用,加大了中國的資源損耗和環境治理難度。

  2006年9月剛實施的《靜脈產業類生態工業園區標準(試行)》(HJ/T275—2006)標志著中國靜脈產業作為一門獨立產業的真正發展,但可以看出中國各方面的配套制度都不完善,關於靜脈產業體系的研究在中國還剛剛起步。

  在美國,2004年靜脈產業(垃圾產業)創造了2360億美元的毛利潤,這相當於去年全美汽車工業產值,而且提供了幾十萬個就業機會。垃圾產業就是垃圾的產業化,其實就是一種迴圈利用的經濟理念,又被稱為“靜脈經濟”和第四產業。昨天,在北京市工業工作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左鐵鏞提出迴圈經濟是未來中國最有發展潛力的行業。

  左鐵鏞說,在過去20多年裡,中國經濟的持續高速增長創造了令世界矚目的奇跡,但也付出了高昂的代價。據中科院測算,2003年中國消耗了全球31%、30%、27%和40%的原煤、鐵礦石、鋼材、水泥,創造出的GDP卻不足全球的4%。這種浪費型發展模式使煤、電、油、運“荒”聲一片。2004年,國家進一步加強巨集觀調控,但資源瓶頸問題依然突出。“巨集觀調控的基礎還不鞏固,固定資產投資的規模極有可能反彈,煤、電、油、運依然緊張。1、2月份,電力增長12%,但是卻有25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發生拉閘限電現象。”走迴圈經濟的發展道路,提倡再迴圈、再利用的迴圈經濟勢在必行。

  迴圈經濟是把生態學規律引入到工業生產中來,是以資源的高效利用和迴圈利用為核心。其實質是以儘可能少的資源消耗和儘可能小的環境代價實現最大的發展效益;是實現從末端治理轉向源頭污染控制,從工業化以來的傳統經濟轉向可持續發展的經濟增長方式,從單純的科技管理轉向經濟—社會—自然複合生態系統,從多部門分兵治理轉向國家統一部署,從根本上緩解日益尖銳的資源約束矛盾和突出的環境壓力。

  左鐵鏞指出迴圈經濟在我國可以用16個字來概括:領導重視,社會關註。形勢逼人,方興未艾。但是就目前的情形來看,我國在迴圈經濟方面做的還不夠,只是做了一些錶面工作。我國現在有56個國家級的工業園區,還沒有一個真正意思上的生態工業園區,有些工業園多搞些綠化、多建幾個污水處理池就標榜生態工業園,其實這個和生態工業園還有很大差距,生態工業園的核心在於“迴圈”就像新陳代謝一樣,而這些工業園把重點還放在末端“治理”上。

  在我國,垃圾回收工作一直被認為是“下等”工作,叫他們是“收破爛兒的”。從事這項工作的一般全是農民和社會底層人員,而廢品收購廠也被排斥在城市的城鄉接合部,全是一些沒有正規經營的“黑窩點”,不僅沒有能力把廢品進行分類回收,還造成了垃圾的二次污染。

  德國於1996年通過了世界第一部全國性的《迴圈經濟和廢物管理法》; 2000年,歐盟、北美、日本和澳大利亞的主要物資總消耗中,再生資源已經占有相當高的比例:玻璃26%、橡膠28%、紙張35%、鋼45%、塑料50%。2003年,美國城鎮產生的廢棄物為5.5億噸,回收利用率達到40%。在各種廢棄物回收利用率中,紙張為42%,軟飲料塑料瓶為40%,鐵制包裝為57%。而我國再生資源的利用卻少得可憐。

  在日本,人們把將廢棄物轉換為再生資源的企業形象地歸入“靜脈產業”,因為這些企業能使生活和工業垃圾變廢為寶、迴圈利用,如同將含有較多二氧化碳的血液送回心髒的靜脈。目前,日本“靜脈產業”已初步形成了三個主要發展方向,即分別把生活垃圾轉換成家畜飼料、有機肥料或燃料電池用燃料。

  把生活垃圾製成飼料和肥料,為越來越多的日本企業提供了新的商機。加茨公司和日本生態農業等公司通過合同方式把食品廢棄物排放者,如城市中的食品加工廠、食品店、飯店、超市等,與清潔公司和農戶等飼料、肥料使用者聯繫在一起,組成食品資源迴圈利用網和生態社區,已取得了可觀的效益。與此同時,專供家庭用的生活垃圾處理器也應運而生,併在日本成為暢銷商品。另外,還有一些日本公司正在開發把生活垃圾轉換為甲烷的技術。用這種方法制取的氫氣,可以作為燃料電池的燃料。

參考文獻

  1. 1.0 1.1 李祝平等編著.第一篇 理論篇 再生資源理論政策及其應用.青海人民出版社,2011.03.
  1. 葉文虎.迴圈型經濟論綱[J]. 中國發展,2002(2):4.
  2. 徐嵩齡.為迴圈經濟定位[J].產業經濟研究,2004(6):63.
  3. 聶永有.迴圈經濟條件下的靜脈產業發展探索[J].南方經濟,2005(12).95.
  4. 薑雅.日本迴圈經濟立法概況及對中國的啟示[J].國土資源情報,2006(1):48—49.
  5. 馮興元.德國的廢物管理政策與迴圈經濟[J].世界知識,2004(21):53.
  6. 馬榮.德國迴圈經濟的發展概況[J].中國環保產業,2005(5):43.
  7. 苗建青.論迴圈經濟的效率問題—— 日本廢棄物回收政策研究[J].外國經濟與管理,2005(12):52.
  8. 張瑛.政府綠色採購的國際經驗與借鑒[J].廣西財經學院學報,2006(2):18—19.
  9. 吳家正,尤建新.可持續發展導論[M].上海:同濟大學出版社,1998.
  10. 範連穎.論環境教育構築日本迴圈型社會[J].現代日本經濟,2005(1):61—63.
  11. 黃海峰,徐明,陳超.德國發展迴圈經濟的經驗及其對中國的啟示[J].北京工業大學學報,2005,5(2):39— 40.
  12. 左鐵鏞.樹立科學發展觀,發展迴圈經濟,推進迴圈型社會建設[A].全國技術經濟與創新暨企業技術創新與管理學術研討會論文集[c].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04.
  13. 秦鵬.國外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立法對中國的啟示[J].有色金屬再生與利用,2006(7):31—32.。
  14. 秦海旭,萬玉秋,夏遠芬德日靜脈產業發展經驗及對中國的借鑒[A].環境科學與管理-第32捲第6期-2007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