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Itochu

9547 171

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Itochu)
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Itochu)

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網站:http://www.itochu.co.jp/ 英文

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簡介

  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起始於1858年第一代伊藤忠兵衛通過銷售麻布的創業,持續發展歷經一個半世紀,現已成為對紡織、機械、信息、通訊相關業務、金屬、石油等能源相關業務、生活材料用品、化工品、糧食、食品等各種商品的進出口及國外貿易,更有損害保險代理業務、金融業務、建設業務、房地產買賣、倉庫業務及與此相關聯的各種附帶業務及事業進行多方位投資的企業。1997年,該公司推行了新的組織開工,把各個業務部門劃分成獨立經營的“分部公司”,並引入了CEO制度。

  以至今為止本公司實施的A&P戰略*所確立的高收益結構和堅實的財務機制為基礎,從2006年3月起,開始實施中期經營計劃「Frontier- 2006~轉向進攻與堅持防守~」。公司上下都在(1)挑戰擴大收益規模(Challenge),(2)開拓新興業務(Create),(3)通過堅守財務機制的進一步改善,將目標鎖定在使公司成為穩定持續地創造集團凈利潤1,000億日元以上的高收益企業集團(Commit),發揮著靈活對應激烈的外部環境之變化的伊藤忠集團的綜合實力。

  伊藤忠商事具有多種業務機能及遍佈世界80多個國家的廣域業務網路,強有力地展開著貿易及金融相關業務、項目投資等廣範圍的商務活動。1997年,我公司引進了部門公司制度,各部門公司自主開展獨立的經營活動。1999年度起並引進了執行委員制,建成能迅速作出決定並具有統合力的最佳公司組織。如此,確立了能更快、更確實地應對市場變化,滿足客戶需求的經營體制。

  地球環境問題也作為經營方針的重要事項之一,很早就開始了活動,而且於1997年12月取得了環境管理系統ISO14001認證,邁出了新的一步。今後我們的目標,是建成“生氣勃勃的強勁企業”。     伊藤忠商事多年以來領先於其他日本的大型綜合商社與世界最大市場的中國展開貿易往來。早在日中邦交正常化6個月前的1972年3月,伊藤忠商事即與中國建立了正式的貿易關係,成功的與中國結成了濃厚的友好關係。

  伊藤忠商事的這一先驅行動深受中國政府好評,隨之帶來了諸多項目的簽約。伊藤忠商事持續不斷努力,在對中國貿易方面,一貫保持著最強的地位。

當前的商務活動

  伊藤忠商事自開展日中貿易以來,一貫將中國作為伊藤忠最重要的重點市場,在中國改革開放的政策下,積極拓展業務,奠定基石,無論在質或量任一方面,始終居日本綜合商社對華商務活動首位。

  對華貿易的基本方針

  • 通過加盟WTO,第10次五年計劃以及西部大開發,中國經濟的將實現全球化併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飛躍向上,今後更應將中國作為重點市場,致力於扎實的擴展事業。
  • 以下述各點作為對中國貿易的支柱。

  ①擴大進出口貿易

  —積极參与支柱產業,整備基礎設施,積极參与並擴大有關農業資源開發等商務。

  —不僅於日中兩國,還致力於三國貿易。

  ②收益體質的強化與效率經營

  —傘形企業以及中國各當地法人(上海·大連·天津·青島·廣州·深圳)以及各投資公司

  ③加強商社機能

  —充分發揮傘形企業以及中國各當地法人的機能,加強中國市場貿易的展開。

  ④第10次五年計劃有關項目的展開

   —根據2001年開始的第10次五年計劃,致力於獲得成套設備項目等大型項目的商權。(西部大開發項目)

  ⑤參與國內銷售事業

  —以伊藤洋華堂,韓日啤酒,日清食品為中心展開國內銷售事業。

  ⑥奧林匹克特別需要

  —為2008年夏季舉行奧林匹克、展開各種基礎設施整備項目、廣播事業項目。

在華經營的日本企業革命靜悄悄--伊藤忠破繭

  變革一:在伊藤忠商事年功序列已經消失。對此,日本本部的年輕人拍手稱快,認為好日子終於來了!

  變革二:“日本文化受孔孟之道影響,提倡‘性善’文化,對別人抱有相信的觀點, 可以信息共用,這在其他國家很難行得通。日本的企業要想實現國際化,必須學會隨機應變。”

  伊藤忠破繭

  伊藤忠商事的海外部部長曹學文正在為一件事發愁:繼上海、武漢兩地順利實施之後,外國人在京長期居留的相關法規卻遲遲不能出台,這讓他頗為著急。“手續什麼的不成問題,關鍵在於要是中國的綠卡能儘快發下來,佐佐木先生希望能拿到001號的那一份。”曹學文解釋說。

  自上個世紀70年代來到中國任駐在員開始,這位伊藤忠的總代表見證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整個過程。其中的感觸自不待言,30多年的“時光磨礪”讓他看上去已不再像個“日本人”。對他來說,也許拿到001號證件更多的意味著一種期盼、一種認可、一種滿足,或者是一種殊榮。

  “中國的企業家志向遠大,具有日本企業家所少有的理想主義色彩。相比之下,日本的企業已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那些喜歡洗溫泉的老家伙們應該動一動了。”佐佐木言辭出人意料。

  “中國幫”大肆宣傳

  “日本經濟從90年代初一直處於低潮期,這導致在華的一些日本商社不斷在收縮規模,有的甚至已經撤並。對於伊藤忠來講,同樣面臨著經濟不景氣

的壓力,國內市場消費能力持續下降,現在把中國進口的東西拿到日本去銷,在渠道上確實不太容易。”佐佐木坦誠在華的經營還是受到了一些負面影響。

  日本現在發生的一切,在未來20年或30年會不會發生在中國?中國是一個新興的市場,更多是靠拉動內需來實現GDP的增長。其經濟結構與日本不同。中國擁有13億人口,各個省的發展不一樣,僅僅在自己內部進行交流,尋找平衡就能解決問題,拉動增長。

  日本社會的方方面面都面臨著大刀闊斧的改革,包括政治體制、金融行業、企業經營管理等。我覺得改變這一切應該從教育開始。某種程度上日本是個比中國還要社會主義的國家。比如官僚機構保守,學校教育搞平均主義等,改革應該‘從娃娃們抓起’,把市場競爭的理念帶到早期教育中去。

  在伊藤忠的系統里,佐佐木和一批在中國工作的日籍員工被戲稱為“中國幫”,“這個幫的宗旨就是在總部大肆宣傳中國的一切,他們的幫規是不允許人家對中國說長道短,我就是這個幫的幫主。”佐佐木指指鼻子笑了起來。

  戳破堅硬的外殼

  在和中國的企業家接觸時佐佐木感覺到了些許的差異:“如果說中國的企業家和日本的有哪些不同,那麼在視野和國際化方面,中國人正在迎頭趕上,並且有超越之勢。”

  “中國的企業家們志向遠大,他們身上有著理想主義色彩,一般來說中國的企業家習慣於先把自己的企業做大,然後上市,從市場上籌集資金再用於發展。這一舉措使企業經營範圍和規模不斷擴大,最終形成跨行業發展。歸根結底,內陸大市場的貿易機會要比日本大得多,相反日本的企業家們因循守舊,總是過多地陷於思考之中,已經不代表‘先進的生產力了’。”

  二戰後,在長期的日本社會形成特有的用人制度,伴隨它的建立,也形成了一種附著於、寄生於這種制度特殊的既得利益集團以及他們的政治代表。有人形容;它就像一層堅硬的外殼,包裹在陳舊的制度外面,使改革力量很難去觸動、去打破陳舊的制度。現階段,日本改革的突出問題就是缺乏改革的真正動力。

  在1999年世界500強中,伊藤忠排名第六,是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公司。這一成績實際上就歸功於銳意改革。在社長丹羽宇一郎上任後,就對創建於1858年、有100多年曆史的伊藤忠商事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他下令,凡是賬面上存在的呆賬、壞賬一律清掉,金額高達40億美元。關閉不掙錢的部門,人事制度的改革目標是起用新人,消滅人浮於事的現象,大力降低公司成本。因此,伊藤忠商事成為在亞洲金融危機後,日本企業中率先恢復元氣,並重新充滿活力的少數企業之一。最近,伊藤忠的紡織部門和食品部門分別搬到了上海和青島。

  “在伊藤忠商事年功序列已經消失。對此,日本本部的年輕人拍手稱快,認為好日子終於來了!但45歲以上的人普遍很不滿意。”佐佐木舉了個例子說明此事,“以前,伊藤忠每年要從高校招收100個大學畢業生,但現在只招收70個,另外30個從社會上高薪招聘有專業背景的人。一進公司就意味著端起了“鐵飯碗”,過去人們從一而終,不思進取。現在,他們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重新選擇。”一個事實是:在日本,以前很少有市場的獵頭公司正在興起。

  日本文化緣於中國,但是經過發展後,逐漸演化成不同於其他國家的一種不中不西的文化。比如綜合商社這個體制就只有日本才有。反過來說,日本文化受孔孟之道影響,提倡‘性善’文化,對別人抱有相信的觀點,可以信息共用,這在其他國家很難行得通。日本的企業要想實現國際化,必須學會隨機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