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TAT

9547 171

主題統覺測驗(thematie apperception test, TAT)

目錄

  • 1 什麼是默里的主題統覺測驗?
  • 2 主題統覺測驗的內容和實施
  • 3 主題統覺測驗原理與分析
  • 4 主題統覺測驗的事實依據
  • 5 主題統覺測驗研究與評價

什麼是默里的主題統覺測驗?

  主題統覺測驗(thematie apperception test, TAT)是摩根(C.D.Morgan)和亨利·默里(H·A·Murray)於1935年設計研究幻想的一種方法,後來出版《主題統覺測驗》一書,該測驗幾經修改,與其他同性質的測驗一起成為心理測驗的一個新門類--投射測驗,是現在通用的人格測驗。

主題統覺測驗的內容和實施

  全套測驗有3O張黑白圖片和一張空白卡片。圖片內容多為一個或多個人物處在模糊背景中,但意義隱晦。施測時根據被試的性別以及是兒童還是成人(以14歲為界),取統一規定的19張圖片和一張空白卡片,每張圖片為一題,最正規的測驗應分兩次進行,因為每一組圖片的後1O張都比較奇特,容易引起被試的情緒反應,但是實際施測中也有再從19張圖片中選取若幹的。被試的作業是看一張圖片,然後據以講個故事,故事的敘述應該包含三個基本維度:

  (1)圖片上的情境是怎麼造成的;

  (2)圖片中的情境表示在發生什麼事件,並描述其中角色的情緒表現;

  (3)結果會怎樣。被試敘述故事時眼看空白卡片,它起著集中被試的註意和刺激想象的作用。

  主題統覺測驗的圖片之一:

  默里的主题统觉测验

主題統覺測驗原理與分析

  TAT的原理是讓被試給意義隱晦的圖片賦予更為明確的意義。錶面上看,這一賦予意義的活動是絕對自由的,比如在指導語中,主試就鼓勵被試者無拘無束的想象,自由隨意的講述,故事情節愈生動愈戲劇性愈好;但是實際上,默里相信被試在這過程中會不自覺地根據自己潛意識中的欲望、情緒、動機或衝突來編織一個邏輯上連貫的故事,這樣,研究者就可以對故事內容進行分析,捕捉蛛絲馬跡,從而瞭解被試特定的內心世界。這一整個過程就是分析過程。默里還提出了六個方面以為進行這種分析的指導。

  1、故事的主角身份。據信被試往往會認同故事中的主角(通常,故事人物中總有一個與被試的年齡、性別、身份地位相仿佛),進而把自己的內心欲望或衝突等人格特征投射在主角身上,反過來,研究者從故事主角是隱士還是領袖,是個有優越感的人還是一個罪犯之類的信息來探測被試的人格特征。

  2.主角的行為傾向。分析時應註意主角的行為,行為若有非常的特點,甚至僅僅是提到的次數多,就可能反映某種動機傾向十分強烈。默里曾指出,行為中反映出像屈辱、成功、控制、衝突、失意之類的特征,幾乎都可以按敘述過程中的強烈性、持續性、重覆次數以及在故事內容中的重要性,標識

在一個五點量表上。

  3.主角的環境力量。尤指人事的力量,或者是圖片上本沒有的、被試自己想出來的人和物。在故事中,這些環境力量的表徵物對主角的影響作用,如拒絕、傷害、失誤等等,也可以根據其強度而標識在五點量表上。

  4.結局。指主角的力量和環境力量經過相互作用,經歷了困難和挫折之後的成乎,敗乎,樂乎,悲乎之類的結果。

  5.主題。主題是故事主角的內部動機力量,欲求與外部環境力量的相互作用及其結局。主題可以是簡單的,也可以是複雜的,但每個具有特定意義的故事的主題是解釋的主要依據。

  6.趣味和情操。指故事人物的喻指,如老婦喻指母親,主角之為正面人物還是反面人物,諸如此類。默里的分析方法意在評估個體的人格特征,而一次全面的分析費時甚長,往往需要4-5個小時才能評定一份記錄,這是典型地把TAT當做一個測驗來使用的情況。有的研究人員實際上是把TAT當作採集當前研究所關心的個人資料的工具,因此若想考察個體的攻擊性傾向,則主要留意故事中攻擊性行為的表徵,若想考察個體的焦慮,就主要捕捉故事中與焦慮有關的跡象,此時採用的圖片也就不一定限於TAT所提供的了。但是不論怎麼使用,基本的原理仍是一樣的。

主題統覺測驗的事實依據

  主題統覺測驗所依據的事實是:當一個人解釋一個含義模糊的社會情境時,他很容易像他所關註的現象一樣暴露出他自己內心狀態來。他完全傾心於解釋那個客觀的現象,變得非常天真,沒有意識到他自己,也沒有想到別人正在仔細地看他,這樣一來,他也就毫無戒備,沒有平日那麼有警惕性……參與者暴露出了自己內心深處的一些願望而絲毫沒有察覺。羅夏測驗與主題統覺測驗,目的都是為了誘導出被試者的生活經驗、情感、個性傾向等心聲。

主題統覺測驗研究與評價

  當認真探究起TAT的原理時,研究人員並不一律贊同默里的觀點,或者至少得對TAT原理的適用性作某些限制。例如G.奧爾波特就認為正常被試在敘述故事時可以通過意識控制,隱匿潛意識中泛起的那些"骯髒的"或者"會惹麻煩的"東西,這樣研究者實際上就得不到"真實的"資料。不過奧爾波特也承認神經症患者和精神病患者不大會這樣。奧運會爾波特觀點得到一些使用中能否揭示個體內心潛在的東西,以及能夠提示到多大程度,依賴於被試的特點、動機的類型,以及測驗的情境條件等變數。

  TAT的臨床應用人員更關心故事的主題能否預言被試在現實生活中的行為。對此,默里的回答是肯定的,他根據的也是關於意識-潛意識機制的基本理論,但是他也指也這裡有性別差異、項目間差異,以及兩者間交互作用。例如就男子來說,在權力這個項目上,想象與實際行為呈正相關,而對女子來說,則呈負相關

;在別的一些項目上,相關也會接近於零。

  想象與實際行為之間是否相關,以及呈怎樣的相關,還與個體的人格特征間是否衝突有關。例如K.波切爾發現,那些對TAT故事中出現的攻擊性傾向沒有負罪感或悔恨感的被試,其在TAT測驗中表現出的攻擊性傾向同在真實生活中的攻擊性行為具有更密切的關聯。D.奧爾文斯發現這裡的相關程度也受被試的心理抑制的程度不同而變化,變化的幅度甚至在+0.50~-0.50之間。

  比起墨跡測驗來,TAT的長處在於呈示的刺激更有結構性,要求更複雜、意義更明顯的言語表達。但是TAT的短處也很明顯。它沒有標準化的施測規程,臨床上實際是根據被試的年齡、性別等特征而隨意調整指導語;做完全套測驗的人不多,主試往往根據自己關心的問題來選擇其中部分的圖片;雖有默里提出的分析原則可供評分使用,但這畢竟不是客觀的評分標準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