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double taxation

9547 171

重覆徵稅(double taxation)

目錄

  • 1 什麼是重覆徵稅
  • 2 重覆徵稅的類型[1]
  • 3 重覆徵稅的影響[1]
  • 4 減少重覆徵稅的建議[1]
  • 5 參考文獻

什麼是重覆徵稅

  重覆徵稅是指對同一課稅對象或同一時期被相同或類似的稅種課征了兩次或者兩次以上。重覆徵稅問題既可以發生在一國之內,也可以發生在國與國之間。

重覆徵稅的類型[1]

  我國現行增值稅與理論上的增值稅存在差距,與國際上主流增值稅也存在差距,最為突出的就是存在更多的重覆徵稅,這是與稅收公平、效率、中性原則相違背的,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類型差異型重覆徵稅。

  由於我國實行生產型增值稅使投入要素抵扣範圍縮小,商品計稅的增值額變大,稅基加寬,由於資本性貨物不能抵扣,納稅人在資本投入的,資本所耗進頂稅成了產品成本的一部分,最終也構成了價格的組成部分不能抵扣的進頂都使稅負加重,這突出體現在於高新技術企業之中。由於高新技術企業的資本有機問成高,產品中相對較高的折舊費用得不到抵扣,這部分稅額便資本化為固定資產價值的一現分,並且分期轉移到貨物的價值中去,該貨物的銷項稅額中還包含一部分購進環節的增值稅,貨物流始次數越多,對已徵稅款的巨復徵稅就越嚴重。

  2、稅率差異型重覆徵稅。

  消除行政管理徵稅的必要條件之一就是實行單一稅率,而目前世界上實行單一稅率的國家占多數,其次是採用雙稅率的國家,採用三個以上稅率的國家較少,而且稅率的檔次呈減少趨勢。但我國採用的是多檔稅率,有17%、13%、0以及6%、4%兩檔征收率,抵扣稅率有4%、6%、7%、10%、13%、17%.稅率差異導致的重覆徵稅主要體現在一般納稅人與小規模納稅人之間,小規模納稅人的稅員往往高於一般納稅人,只有一般納稅人的貨物增值率達到63.82%,一般納稅人與小規模納稅人稅員才相同,低於此增值率時小規模納稅人的稅負重於一般納稅人,因為小規模納稅人沒有進頂稅金抵扣。一般納稅人也同樣存在稅率差異導致的行政重覆徵稅。如果納稅人購進貨物適用免稅統低稅率,銷售貨物適用基本稅率,則這些購進貨物在新貨物售價中將被視為增值額重覆計算徵稅。

  3、技術型重覆徵稅。

  增值稅是一種技術要求高的稅種,因為憑票抵扣稅款,無票就不能抵扣進項稅,這使得抵扣聯發票在整個徵稅環節顯得極其重要,但在實踐中有些行業還不能完全有抵扣聯進行稅款抵扣,這樣,貨物或勞務的實際增值就與發票增值不一致,導致銷貨發票與進貨發票的差額大於實際增值,此時重覆徵稅就不可避免了。這主要體現在當動的自然資源

的採掘中、高附加值和部分基礎工業等行業中,如煤炭、石油、天然氣、礦業、沙土等。因為從大自然中取得,不能獲得進項發票抵扣聯,就不能抵扣進項稅金,那麼,抵扣稅款就明顯變小,稅負加重,重覆徵稅就不可避免了。①而我國鑒於這種原因,對這些行業多採用簡易征收辦法或定額征收。

  4、政策型重重徵稅。

  稅收是國家巨集觀調控的杠桿,國家往往根據不同時期產業政策的需要進行稅收政策調整來保持經濟持續地發展。如我國曾將出口退稅率調低,使出口產品不能完全以不含稅價格參與國際競爭。這就不符合徵多少退多少、不徵不退的出口退稅原則。這種重覆徵稅完全是由政策調整所致。又如:價外費用中代收代墊款要作價外費用計提銷項稅金,但有些非受益性代收款(如汽車維修行業代收的年檢費,手機銷售行業代收電信部門的入網費等)就因為無抵扣稅(多數是征收營業都不可能取得專用發票),就必然導致重覆徵稅。再如廢品、下腳料的出售也同樣存在重覆徵稅,因為廢品的過項稅金已作進項稅轉出不予抵扣。銷售自己使用過的游艇、摩托車、應徵消費稅的汽車,依照6%的征收率計算繳納增值稅,因為此三者一般作為固定資產在購進時進項稅不予抵扣,而在銷售時又要交稅,明顯重覆徵稅。

  5.稅種差異型重覆徵稅。

  我國增值稅中有對混合銷售和兼營業務徵稅的規定,營業稅中也存在對混合銷售和兼營業務徵稅的規定。因為以人事貨物的生產、批發、零售為主的納稅人,其涉及的混合銷售行為應一併征收增值稅。但是,當對該項混合銷售行為征收增值稅時,對其中的營業稅項目因為無增值稅進項稅金抵扣而稅負加重。例如,對工業企業的運輸行為按照17%征收增值稅,這同繳納營業稅的交通運輸企業相比,工業企業的運輸收入因適用17%的增值稅稅率且無進項抵扣而比運輸企業適用3%的營業稅率稅負明顯偏重。對從事電腦軟體開發銷售繳納增值稅的公司,同從事軟體所有權或專利權轉讓征收營業稅的企業相比,因為後者繳納營業稅使得前者得不到進項稅抵扣而稅負明顯加重,這主要因為增值稅未實行普遍征收引起的。

重覆徵稅的影響[1]

  稅不重徵是增值稅優點和突出特點,也就是為了剋服流轉稅多環節存在重覆徵稅才有增稅的誕生。但世界上實行增值稅的國家都不能完全剋服重覆徵稅,實踐與理論上完美還有一段距離,並且重覆徵稅程度的大小給經濟發展、商品生產、製造、流通、消費帶來不良影響程度不一樣,重覆稅越嚴重給經濟發展的負面影響就越大。

  1、違背了公平原則。市場經濟

要來法制的公平與完整,法律首先要為市場的主體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和公平競爭的機會,使國家通過稅收來參與社會產品分配時,能公平、公正,既要橫向公平也要縱向公平。但在技術性重覆徵稅中,同一行業在採掘與加工、流通環節的稅負就遠不一樣,採掘環節的稅負就相同重於理論上稅負,使採掘業在市場競爭中處於不利地位。

  2、違背了效率原則。在自由競爭幣場中,生產者按照市場價格調整其產量,直到邊際成本與價格相等,生產者可以獲取最大利潤。消費者按照市場價格調整其購買量,直到邊際效用與價格相等,消費者可得到最大效用。因此,價格信號所引導的產量能夠使消費者得到最大滿足,資源可以得到最有效的利用。但稅收造成了價格的扭曲,使生產者得到的價格低於消費者支付的價格,這樣,價格便不能真實反映邊際成本和邊際效用,損害了價格作為引導資源有效配置的信號作用,造成了額外的經濟效率損失——即稅收的額外負擔。增值稅會造成效率損失,因為它改變了商品的相對價格,這是由增值說具有稅員轉嫁性決定的,並且重覆徵稅越嚴重,轉嫁程度就地高,效率損失就越大,增值稅就越不能保持稅收中性,其對納稅人的經營決策,投資方向影響就越大。

  3、違背我國的產業政策。我國務教基礎產業

和高新投術產業的資本有機構成較高,生產型增值稅帶來的重量徵稅使該部分產業稅負加重,這一點已經從石油、礦產品、電力、熱力行業調查中得到證實。從區域經濟結構來看,以原材料為主要供應地的內陸地區的企業,一般屬於資本有機構成高的資金密集型,而沿滿一些省份以加工工業為主,一般屬於勞動密集型,二者稅員不平衡使中西部地區與沿海地區差距進一步擴大。從技術角度看,轉讓技術屬於無形資產範疇繳納營業稅,購買無形資產就無法得到進項稅抵扣,從客觀上限制了企業加大技術開發方面的資金投入,也限制了高新技術企業的發展。

  4、不利於中小企業的發展和社會投資。在稅率差異導致的重覆徵稅中,客易造成中小企業的稅負重於大型企業,尤其小規模納稅人往往重於一般納稅人,而且資本品進項稅金不允許抵扣,影響企業的固定資產投資積極性,這與我國處於經濟轉軌期的發展策略不相吻合,不利於中小企業的發展壯大,至不利於治理當前的通貨緊縮。

  5、稅款流失加重。重覆徵稅使納稅人稅員過重,這使他們避稅、偷稅的心理加強,而目也使市場主體轉向重覆徵稅少、稅員經而且合理的行業,因此,“兩稅”收入占GDP比重連年下降就勢在必然。

減少重覆徵稅的建議[1]

  1、改生產型增值稅為消費型增值稅。我因實行生產型增值稅,使廠房、機器、設備籌資本性貨物在投入生產使用時進項稅企不能抵扣,這樣產品的價值增值中批包含了資本性貨物的耗損——固定資產折舊,使產品增值增大——增值額中既包括活勞動創造的價值也包含固定資產折舊,所以在消費型、收入型、生產型增值稅中,生產型增值稅的重覆徵稅問題是與生俱有的。在當前出口不利、國內有效需求不足的形勢下,改生產型增值稅為消費型增值稅更有迫切性和很大的現實意義,可以加快企業的固定資產的更新改造,有利於高新技術走業進行技術投入和創新。

  2、簡化稅率、公平對待。當前徵稅率有17%、13%、0,另外還有6%和4%的征收容,抵扣稅率有4%、6%、7%、10%、13%、17%,稅率單一化是增值稅稅不重徵的必要條件之一,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實行一檔稅率或兩檔稅率,而我國增值稅稅率不僅沒有向一檔稅率發展,反而向多檔化方面邁進,這不僅不能消除稅率不單一帶來的重覆徵稅,而且使重覆徵稅變得嚴重,也使稅制本身更複雜化,因此,要進一步合併簡化稅率,縮小小規模納稅人的比重,降低一般納稅人認定的數量標準,規範中小型企業的會計核算,使中小企業與大型企業、個體私營企業與國有企業平等的享受一般納稅人的公平待遇。

  3.擴大征收範圍,實行普遍征收。我國對商品貨物已普通實行增值稅,而對勞務只有加工修理、修配買行增值稅,也是世界上未實行商品勞務普遍征收的少數國家之一,這不僅使實行增值稅的納稅人和實行營業稅的納稅人不能受到公平對待,也使得實行增值稅行業與實行營業稅行業交叉或關聯性強的企業稅負加重,重覆徵稅現象嚴重,如果實行對勞務也征收增值稅,這必將使財政收入增加,也使重覆徵稅程度和範圍大大縮小。

  4、政策穩定,規範操作。增值稅的鏈條連續性要求政策必須保持穩定,所有的規定要保持習操作性。例如出口退稅率要保持徹底退稅的幅度,保證商品以徹底不含稅價參與國際競爭,征收率、抵扣率要保持連續穩定,對一些因技術和政策導致的重覆徵稅,要按照中性、穩定的原則加以消除。

參考文獻

  1. 1.0 1.1 1.2 王進猛.我國增值稅中重覆徵稅現象透析.涉外稅務,2000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