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司

the Blackstone Group

9547 171

百仕通集团(The Blackstone Group)
百仕通集團(The Blackstone Group),又稱黑石集團
  • 全球最大私募股權基金之一
  • 全球領先的另類資產管理和提供金融咨詢服務機構

官方網站網址: http://www.blackstone.com/

目錄

  • 1 百仕通集團簡介
  • 2 百仕通集團發展歷程
  • 3 百仕通集團的經典案例
  • 4 百仕通集團在中國
  • 5 百仕通:私人股本的前路

百仕通集團簡介

  百仕通集團(The Blackstone Group)又稱黑石集團,不同於美國規模最大的上市投資管理公司黑石集團(BlackRock, Inc.) 。

  美國百仕通集團是一家全球領先的另類資產管理和提供金融咨詢服務的機構。百仕通集團是全世界最大的獨立另類資產管理機構之一,美國規模最大的上市投資管理公司,其另類資產管理業務包括企業私募股權基金、房地產基金、對沖基金的基金、夾層基金、高級債券基金、私人對沖基金和封閉式基金等。百仕通集團還提供各種金融咨詢服務,包括併購咨詢、重建和重組咨詢以及基金募集服務等。

百仕通集團發展歷程

  百仕通集團創建於1985年,由前雷曼兄弟公司高層皮特·皮特森(Pete Peterson)和老下級史蒂夫·施瓦茨曼

(Stephen Schwarzman)創立。公司名稱“百仕通”源於祖籍德國的皮特森和施瓦茨曼的姓氏分別嵌著德文中“黑色”和希臘文中“石頭”的詞義。總部位於美國紐約市,在亞特蘭大,波士頓,倫敦,漢堡,巴黎,孟買,和香港有辦事機構。

  百仕通集團以四位員工、40萬美元起家,第一桶金來自於SONY公司。彼特·彼特森早年和SONY總裁盛田昭夫結下友情,1985年百仕通集團代表SONY出價20億美元收購美國哥倫比亞唱片公司,賺取了不算多的第一桶金。而美國保險和證券巨頭保德信公司(Prudential)嘗試性出資1億美元,讓後來者看到了百仕通的潛力,通用電氣總裁傑克·韋爾奇、大都會人壽、日本日興證券以及其他幾個大企業的退休金紛紛入伙,從而讓百仕通起飛起來。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百仕通現已發展成為美國和全球頂尖的股權私募投資集團,其核心業務包括私人房地產投資、企業債務投資、對沖基金、共同基金管理、私人募股、可銷售另類資產管理和投資銀行咨詢服務。截至目前為止其管理的資產達787億美元。其中311億資產屬於企業股權投資,177億投資於房地產市場,299 億投資於共同基金、對沖基金、債券以及其他金融產品。百仕通集團是私募股權投資基金

當中最為活躍的一個,並且以投資高回報率著,其企業股權投資的年回報率為 22.8%(自1987年起),房地產業務的年投資回報率為29.2%(自1991年起)。百仕通集團的人均利潤9倍於高盛,因此號稱為“華爾街賺錢大王”。

  和KKR咄咄逼人的惡意併購不一樣,皮特森和施瓦茨曼早年就為公司發展定下了一條基本準則:堅持不做敵意收購。他們發現,運用強大的人脈關係網和他們每一單收購生意中的相關公司建立友善關係至關重要、而且無往不勝——這一條現在已經成為“百仕通”的標誌性策略,使" 百仕通"成為一個連對手都願意與之打交道的公司。

  截止至2005年12月31日,其共管理約4527億美元的資產。百仕通公司代表全球各地的個人與機構投資者管理資產,提供種類繁多的證券、固定收益、現金管理與選擇性投資產品。除此之外,百仕通公司還面向數量不斷增長的機構投資者提供風險管理、投資系統外包與財務咨詢服務。公司總部位於美國紐約,通過其遍佈美國、歐洲與亞洲的辦事處為客戶提供服務。PNC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Inc.(紐約證券交易所:PNC)以及百仕通公司員工擁有百仕通公司的多數股權。

  百仕通的核心業務被稱為“另類投資基金”(也被稱為“替代投資基金”),就是進行傳統的股票

、債券等公共資本市場之外的投資。單單在2006年,百仕通集團就新募集了156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收購基金。目前,百仕通集團掌握的資金高達1250億美元,是當今華爾街增長勢頭最迅猛的金融王國。

  最新的統計數字表明,百仕通集團控制著47家公司。他們買賣的企業所覆蓋的領域從生產製造業到服務業。

百仕通集團的經典案例

  百仕通集團發展史上的經典案例是,2004年百仕通集團從德國私人資本中買下了Celanese化學公司,隨即將其推上美國股市。不到半年,百仕通集團轉手之間就拿到了現金收益30億美元,而且手上還掌握了為數不少的股份,其CEO史蒂夫·施瓦茨曼的手段由此可見之一斑。

  今年2月7日,百仕通集團以395億美元的價格成功購得美國最大的商業物業集團——權益寫字樓投資信托公司EOP),此交易成為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宗私募基金收購案,同時也是最大的一宗杠桿收購交易。EOP這家美國最大的房地產投資信托基金地產在美國擁有超過 1.05億平方英尺的地產,其中包括曼哈頓的全球廣場、芝加哥的城市歌劇大樓以及西雅圖最高的建築物——哥倫比亞中心。

  2007年3月22日百仕通集團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上市申請,準備在紐約證券交易所

通過首次公開發行股票(IPO)募集資金40億美元。若上市成功,將開私募基金上市的先例,並有積極的示範作用,私募基金有望在百仕通的帶動下步入監管的“陽光”之下。

百仕通集團在中國

  據報道,中國國家外匯投資公司將購買百仕通集團價值30億美元的無投票權有限合伙單位,與百仕通集團擬議中的40億美元IPO同時實施。由於國家外匯投資公司還未正式成立,所以該有限合伙單位現在由建銀投資旗下的特殊目的公司北京萬德福投資有限公司持有。

百仕通:私人股本的前路

  史蒂夫·施瓦茨曼大概喜歡一切與“大”有關的東西:高大的妻子,迷人的施瓦茨曼太太比她先生高了好幾英寸;寬大的房子,夫婦倆公園大道上那套兩萬平方英尺的公寓共有35個房間,這包括一個游泳池、一個桑拿房、一個蒸汽房、一個撞球房、三個卧室和兩個浴室;盛大的party,2007年2月14日,施瓦茨曼就抓住自己60歲生日的機會大肆操辦了一個,在這場名流雲集的盛宴上,為施瓦茨曼唱生日歌的是靈歌天後佩蒂·拉貝爾,為數百位客人表演的是搖滾巨星洛·史都華,僅此一項,據說就耗資百萬美元。

  對百仕通集團的這位聯合創始人來說,除去生日,值得慶祝的事情實在太多。幾天前,他們剛剛達成了歷史上最大的一宗杠桿收購交易,以39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美國最大的商業地產

信托基金EOP。此前不久,他們聘請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前司長梁錦松擔任其高級執行董事兼中國區主席,百仕通在中國市場的首次收購據說也在醞釀之中。

  EOP爭奪戰

  “玫瑰是紅的,紫羅蘭是黑的;我聽到一個傳聞,那是真的嗎?”

  地產巨頭山姆·澤爾最愛附庸風雅,2007年1月,他寫下的這行詩直接引發了自1988年RJR納貝斯克公司爭奪戰以來最激烈的收購大戰。

  戰爭的序幕早已拉開。2006年7月,房地產投資信托基金Vornado的董事長兼CEO斯蒂芬·羅斯暗地裡向澤爾提出了將 Vornado與EOP合併的建議,EOP雖是美國最大的寫字樓物業業主,卻因經營不善而淪為澤爾的包袱。兩個好朋友開始就此來回談判了好幾個月。

  此後不久,百仕通集團房地產部門37歲的聯合主管喬納森·葛雷就找到EOP的總裁理查德·金凱德,請他在紐約半島酒店共進早餐,簡短的寒暄過後,葛雷直奔主題,詢問EOP的董事會有沒有考慮過出售公司。

  “如果你開出‘教父價格’,董事會有可能會考慮。”金凱德說。

  兩個月後,葛雷向EOP的投行美林打聽“教父價格是什麼價格”,得到的回覆是:至少是每股45美元,接近50美元更好。

  2006年11月,百仕通與EOP以每股48.5美元的價格達成協議,這意味著,百仕通要向EOP支付200億美元並承擔EOP160億美元的債務,總計360億美元。雙方的交易讓羅斯大吃一驚,他顯然毫不知情。

  儘管百仕通的價格已經開得很高,業內人士還是認為EOP被賤賣了。2006年秋天的貝爾斯登論壇上,喜達屋酒店集團的創始人巴裡·斯坦利克就評價這筆交易是“最大的搶劫”。Vornado的總裁米歇爾?法斯特裡也參加了那個論壇。

  羅斯決定展開新一輪競購。他聯合了幾個可能的伙伴,包括GE和Cerberus資本管理公司。此時,他收到澤爾發來的電子郵件,內容便是那行小詩,羅斯的回信是:玫瑰是紅的,紫羅蘭是黑的,我愛你山姆,我們的價格是52。2007年1月18日,羅斯果然開出了每股52美元的價格。

  倉促上陣的施瓦茨曼志在必得,他看好商業地產的前景,“經濟在增長,房屋的使用率在上升,房租在上漲,這營造了一個很好的市場環境……商業地產,無論是酒店、倉庫還是寫字樓,都炙手可熱,這種情況還將延續。”他說。

  百仕通與EOP展開了談判,施瓦茨曼提出,如果EOP將違約金從2億美元增加到5億美元的話,百仕通將把他們的價格提高到每股54美元。

  羅斯那邊也在密謀反攻。一周後,Vornado開出每股56美元的價格,這當然是個頗具競爭力的報價,但因為部分款項要用股票支付,這無疑增加了不確定性,而且,依照Vornado提出的方案,合併可能要花好幾個月才能完成,而百仕通一周之內就能搞定。

  2月7日,EOP的股東高票通過了與百仕通的合併協議。

  羅斯不想再加價了,但他同意多付一部分現金並壓縮付款時間。

  第二天,百仕通又提出了新的價格——每股55.25美元,澤爾討價還價,又加了25美分。與此同時,違約金也增加到了7.2億美元。

  所有人都在等羅斯的反應。但很可惜,羅斯什麼都沒說。

  百仕通贏了。

  從40萬到850億

  1985年,施瓦茨曼與彼得·皮特森共同成立了百仕通集團。

  兩人結識於雷曼兄弟公司。1969年,從耶魯大學畢業的施瓦茨曼去了哈佛商學院,1978年,31歲的他成了雷曼兄弟的合伙人,雷曼兄弟當時的董事長兼CEO便是皮特森,1961年,皮特森才30多歲就被任命為Bell&Howell公司的總裁,1972年,他被尼克鬆總統任命為商務部長,1973年,他離開內閣加入雷曼兄弟,此後不久,他便成為該公司的董事長兼CEO。1984年,兩人離開了雷曼兄弟。

  百仕通這個名字是皮特森想出來的,用以紀念兩人的祖籍:Schwarz(施瓦茨曼)在德文的意思是黑,petra(皮特森)在希臘文的意思是石。以百仕通當時的規模,叫集團真有點虛張聲勢,兩個創始人、兩個助手和40萬美元便是百仕通的全部。“我們覺得40萬美元是很大一筆錢,結果錢像沙子一樣漏掉,在我們掙到第一個美元之前,錢已經損失了一半。”施瓦茨曼回憶。

  好在百仕通還有施瓦茨曼的信念和皮特森的黃金人脈(阿蘭·格林斯潘都是他的球友),“開始就靠兩人的聰明加上彼得的關係和史蒂夫驚人的幹勁。”百仕通前合伙人及柯林頓政府的代理財長羅傑·奧特曼說。

  兩人之間的關係,有人評價情同父子,有人評價愛恨交加——“彼得認為是他成就了史蒂夫,而史蒂夫認為是他成就了彼得。”

  開創私人股本業務非常艱難。“19個最有希望的投資者一個接一個的拒絕了我們,488個潛在的投資者也拒絕了我們,那真是最令人難堪的時刻……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東奔西走,聽到許多朋友對我們說‘不’是很難受的。”施瓦茨曼說。

  最慘的一次,施瓦茨曼和皮特森去波士頓拜訪一個全國性的退休基金,對方代表根本不認識他們倆,兩人只好冒著大雨走了出去。

  峰迴路轉。“英國保誠保險公司的副總裁加內特·基斯正在吃金槍魚沙拉三文治。那是星期五,在紐瓦克市,我根本都沒抱什麼希望,”施瓦茨曼回憶,“他吃了一大口三文治說,‘我給你們1億美元吧。’我驚呆了,我真是萬分感激,我知道其他人會追隨他的。”

  暈輪效應確實出現了。百仕通的第一個基金爭取到了包括日興證券、大都會人壽保險、GE和通用汽車退休基金在內32位投資者,總共募集了8.5億美元。

  在惡意收購非常普遍的1980年代,百仕通確立了一個非同尋常的規則——友好收購。“我們兜售一種理念——你們可以信任我們,我們會跟你們在一起,”皮特森說,“這在那時候很另類,但非常管用。”這個規則一直保持到現在。

  他們的第一筆交易是USX,一家因為罷工受到重創的鋼鐵、能源集團,這家公司急需增加現金流,同意將其物流業務51%的股份賣給百仕通,收購價格是2500萬美元,百仕通後來出售這個部門的時候賺了將近6億美元。

  為百仕通贏得聲望的正是它的高回報率。據業內人士估計,過去的5年,百仕通的房地產和私人股本基金每年的回報率至少是30%。摩根大通的副總裁吉米·李把施瓦茨曼比作泰格·伍茲,“他很多時候的判斷都是對的,他有非常高的打擊率。”

  從1990年代開始,百仕通開始擴大業務,並漸入佳境。現在的百仕通集團儼然一個龐大的金融帝國,它提供商業銀行、私人股本、房地產、對沖基金、公司債券等各種服務,它擁有52名合伙人和750名雇員,它控制著47家公司,每年有超過850億美元的收入。

  施瓦茨曼把它稱作“全球最大的獨立的非主流的資產管理者”。

  私人股本的輪迴與百仕通的前路

  對EOP的收購揭示了兩個趨勢:其一、資本正潮水般涌入商業地產領域;其二、私人資本的力量正在壯大,而這兩個趨勢就是今後百仕通的趨勢,因為施瓦茨曼已經將其列上了自己的日程表。

  施瓦茨曼還記得自己意識到私人股本開始走向活躍的那個時刻。

  “我邊做仰卧起坐,邊看CNBC,突然,電視里有人開始談論我……有人居然開始註意到這個行業了。對於我們這些從業很久的人來說,這很奇怪。”施瓦茨曼最近在沃頓商學院私人股本及風險投資會議上做主旨發言時說。

  作為全球最早的私人股本公司,百仕通見證了私人股本行業的起起落落。百仕通成立的時候正趕上八十年代杠杠收購的高潮,以RJR納比斯科收購案最為著名,此後的九十年代,因為網路公司IPO的熱潮,這個行業進入了一個相對安靜的階段,現在,私人股本又回到了轟轟烈烈的時代。

  人人都能感受到這種輪迴。

  以前,施瓦茨曼全國各地飛,希望拉到1000萬美元的投資,現在,“人們走進我們的辦公室說,我想給你2億美元”;

  以前,人們要找關於私人股本的消息,只能到金融報紙的最後幾頁去碰碰運氣,現在,主流報紙的前面幾頁追著報道這方面的消息;

  以前,商學院的畢業生要麼去投資銀行,要麼去風險資本公司和網路公司,現在,最熱門的去處就是私人股本公司。

  在施瓦茨曼看來,私人股本的劇烈轉變有兩個主要原因:大量的資本以及公司管理層希望避開公眾市場,避開《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的願望。

  但是,就像前面說到的,私人股本投資現象具有周期性,股市上的新一輪牛市就可能它的發展勢頭放慢,甚至於倒退。

  施瓦茨曼對此非常清楚,他知道,在華爾街,你必須做好每一件事情。“這是一種緊張的生活,”他說,“這就像開飯店——如果你的菜開始做得不好吃了,你就將失去你所有的顧客。”

  假如市場環境變壞的話,百仕通希望它名聲在外的團隊精神能保護它,施瓦茨曼說在這家公司,來自不同行業的員工分享著他們的專業知識,這使整個團隊更加睿智:“這家公司其他部門的任何人打電話給你,對你來說都是有用的,”他說,“這不是選修課,這是基礎課。”

提示 本條目僅是Iwiki百科對百仕通集團的介紹。若您需要與百仕通集團聯繫,請訪問百仕通集團官方網站。